第二百五十七章 又爱又恨-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五十七章 又爱又恨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五十七章又爱又恨

  回到家后,容羽的心情一直得不到平复。

  满脑子里都是袁木那温柔以待的眼神,包括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她都记忆犹新。

  走了一路,想了这么久,直到现在,她才想起正事来。

  到家后,拿起手机给容谦拨了出去。

  电话那边传来嘟嘟两声响后,便是一直无人接听。

  这会儿,容谦已经朝着公园的方向驶去,调了下车档,法拉利迅速在高速公路上驰骋而过,路上的行人都未来得及看清车的颜色,就只能感受到身边一阵疾风飞过。

  周围的气氛阴阴沉沉,连带着她心里也是忧郁烦躁。

  打开车里的电台,“倾听寻爱电视台,现在您收听的是1786频,下面就由主持人悦悦为您带来今日的寻爱目标。”

  “倾听最遥远的距离,或许不经意间你才会发现,那些曾经离你很近的人,不凡的身边渐行渐远,其实,他们只是在你不经意间,停下了脚步,一旦你回过头来,便会发现,那些美好的瞬间其实并没有走远,他们只是累了。”

  影片中经典美好的主播声音在时不时在脑海中去思考着每个词语的意思,这一切似乎说到了心坎处。

  昏暗的灯光打在街道两边的树木上,映得浑浑噩噩,看不清楚,墨绿中似乎还有几缕星星点点的斑点,看不清楚那是什么,却让容谦分外留意。

  在公园绕了一周,没有发现他想看到的身影时,心中闪过一丝失落和慌张。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让他心中忐忑不安,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拼命的找到顾眠。

  在黑暗处,又是如此大的场地,要在茫茫人海之中找寻的人,远比他想象中要难许多,摇下车窗,重重叹了一口气。

  不远处似乎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一个加油冲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女子静静的坐在公园长石板凳上,冷漠的背影让他一眼就觉得她就是顾眠。

  走过片刻的犹豫,脚下的步伐突然一顿,是心疼,是落寞,是纠结,更多的却是心酸。

  爱一个人的滋味大概如此,酸甜苦辣说不清楚。

  虽然他又爱又恨,虽然他恨顾眠,也恨袁木,可他心中的爱还是大于恨,单单是这一点,他就输给了自己。

  脚下的步伐一点点向女子的身影走去,换换抬起手停在半空中,停顿几秒后,视线最终还是落在了女子纤细的肩膀上。

  盯着三秒过后,一个温柔可人的脸庞,一双大大的杏眼似乎可以溢出水来,高挺的鼻梁,小巧的嘴唇,可这般可爱的模样却不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原本有些期待和兴奋的神情在一瞬间灰飞烟灭,脸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尴尬。

  迅速收回停留在女子身上的手,连声说道,“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说完后还抱歉的点了下头,可那女子神情似乎有些错愕,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没关系。”

  话音刚落,容谦修长俊逸的身影早已上车,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女人的视线里就只剩下一辆法拉利的车尾灯。

  长长的廊道上只剩下一个女人落寞的身影,在这样寂静的深夜中轻轻的叹息一声,带着若有若无的惋惜,似乎是在感叹刚刚一瞬间的美好遗失了有些可惜。

  开出数十米远后,容谦似乎还有些不甘心。

  车子在公园绕了三圈,直到确认无疑都没有顾眠的身影时,这才下定决心沿着街边的道路寻找。

  心中的焦虑感和紧迫感越来越强烈,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都已经渗出了汗珠。

  容谦用力过猛,以至于肩膀有些颤抖,眼睛睁得老大,生怕一不小心便会错过那个他朝朝暮暮心心念念的人。

  刚出公园左右两边两条通道,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如果再不快点找到顾眠,他真的害怕顾眠会出什么意外。

  突然想到自己临走前看她的眼神似乎太过于冰冷,这两条道一条通向于市里,一条通向外区。

  对于这两个问题的选择,他一直犹豫不决,心里拿不定主意,想了许久以后决定按照自己心里的直觉赌一把。

  他不敢确定顾眠一定会选择回到市里,可她在在郊区没什么朋友,更没有住的地方。

  由此想来,顾眠最大的可能性也只有向这边走。

  行驶了大概有一公里的路,街道两旁无一人,就连树木的影子也是稀稀拉拉。

  夜晚的寒风从窗外吹过他的脸庞,鼻尖透凉,涌过丝丝寒意。

  这样的一阵风都让他此刻不能清醒了不少,鼻息间涌过的凉气像是那薄荷糖的清香。

  不过是一瞬间,他便觉得此刻的心情和刚才仿佛判若两人,时间仿佛也变了,沧海桑田。

  他自然是清楚顾眠的品性,也晓得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可如今这种事摆在眼前,想想他今天早上的所作所为,确实有些太过于冲动。

  想到这里,他便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顾眠。

  他们两人明明说好的,要彼此相互信任,要信任对方,无论有什么事情,他们都一同面对,一并承担。

  可当他听到录音笔里的声音时,确实有些不敢相信,心中更多的是愤怒,他容忍不了那样的事情发生在顾眠身上,更容忍不了袁木那个男人竟然会玷污她。

  她在他心中就是那样美好圣洁的存在,犹如天边最美好的一处景物。

  曾几何时,就算他拼尽全力,也绝对不会让顾眠身上发生这样的事,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可今日,他并没有听她解释,甚至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就直接否定了她,转头离去。

  容谦只记得顾眠最后看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心痛和不舍,他并没有回头,更不敢看她,他害怕自己稍稍看她一眼便会沉沦进去,陷入感情深渊。

  心中渐渐有了定数,只盼着此刻自己能够尽快找到她,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顾眠,你究竟在哪儿

  不知车子行驶了多久,也不知路过了多少高楼大厦,路过了多少杨柳岸堤,这些没有一处入得了他的眼。

  直到看到前方不远处屹立在风中依然前行的背影时,心中一喜,似乎还觉得眼前的幸福来得太突然,有些不真实。

  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容谦就把车稳稳停到了顾眠面前,稳稳停下后,便下车。

  当看到她单薄的身子在风中被风吹得瑟瑟发抖,甚至头发上的雨水还未干,就连单薄的衣衫也是湿漉漉时,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滋味。

  不觉间有些心疼,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修长的手指穿过她的发间,将她的头按向向自己的胸膛。

  原本温热的胸膛顿时一凉,只觉得此刻面前的女孩的身体早已没有了温度,她就如剥了一块冰块一般。

  逐渐闭上了早已湿润的眼眸,隔着衣服料子触碰到她的肌肤,恨不得把自己身体里的热量全都传输给他身旁的这个女孩。

  为什么他突然很恨自己,恨不得用拳头用力的敲打自己的胸膛,明明是那样在乎她,却偏偏要做出伤害她的事,有些事似乎不由自主,却又让他觉得万般为难。

  怀中的女孩身子一僵,对于容谦的到来,明显感觉到很诧异,似乎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外。

  可不得不说,当她看到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心中还是有片刻的惊喜和激动的。

  她爱他,期待着他能永远在自己身边,可当他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时,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是在做梦吧

  此刻的感觉就像是在街边流浪的她似乎找到了自身的归属地,男子温暖的怀抱便是她一直追寻的港湾,是可以为她遮风挡雨的避风港,是可以让她心神安宁的一颗心窝。

  脸上扯出一丝温暖的笑容,眼泪不由自主的淌了下来,滑落到她的衣襟上,为这个原本的衣襟再添一抹伤痕,可这颗泪滴是幸福的颜色。

  “容谦,你终于来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好久了。”原本清甜软糯的声音中此刻带着一丝沙哑,倒像是久经风沙,神色都变了模样。

  可唯独这说话的语气还是和从前一样,容谦记忆犹新。

  她说不得这般情话,可仅仅是这样的话从她口中说出也觉得十分悦耳动听。

  轻轻抚了抚她单薄的肩膀,刚一触碰,手指就畏缩了一下,仿佛像是触碰了一块冰块儿。

  这本不是正常人该有的温度,紧紧贴近她冰冷的脸庞,深吸一口气,想用自己身体的余温包裹着她,让她心里好受一点。

  背后突如其来刮过一道寒风,怀中的女子身形明显一震,接着,容谦便紧紧拥住她。

  下一秒,脱下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她身上,一把将她抱上了车。

  “容谦,我”

  刚刚惊呼一声便被容谦立即打断,“别说话,乖乖呆着。”

  容谦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这种她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心中说不出来的温暖,看向她的眼神满满的宠溺。

  不过才几秒钟的功夫,顾眠便失去了知觉,眼前的一切似乎渐渐朦胧,看得越发不清楚,再后来,他便一刻都不记得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