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最动人的情话-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五十八章 最动人的情话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五十九章解释清楚

  当日下午,顾眠便可以出院了。

  午后的阳光十分充足,刚刚吃过午饭的顾眠正躺在床上晒太阳,十分享受的闭上眼睛,只觉得眼睛里都是阳光,心里,身上,眼前都是温暖的一片。

  如果能在这里多享受一段时光就好了,如此温暖的感觉也只能在室内这般享受了,毕竟此时仍是冬日。

  一晃一个多月过去了,c市在这个冬季里也只下了四场或大或小的雪花,不过转瞬即逝,有的还没等落在地上就化了。

  都说北方盛雪,顾眠倒是很想和容谦去那里看一场雪。

  房门被轻轻推开,顾眠本能的睁开眼眸,怔怔的望着朝她缓缓走来的容谦。

  从门口至床以有十几步的距离,他的发丝和脸庞也随着步伐的移动而逐渐发生变化。

  修长的身姿,走路像是带风一般自带气场,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眸在暖黄色阳光的照射下更加耀眼,全身都如同那海边金灿灿的沙滩一般,让人久久回不过神来。

  “收拾收拾可以出院了。”好听带有磁性的声音在顾眠耳畔响起,她这才回过神来,轻轻晃了晃有些疲倦的头。

  直到她舒展筋骨后,这才缓缓开口,“嗯,现在就走吧”

  容谦扶她起身,细心的穿好大衣,两人带了几个随身物品就离开了病房,剩下的事都交由林助理善后。

  度过了浑浑噩噩的一天,顾眠突然觉得外面的空气格外清新,用力大大的吸了一口气,贪婪的享受着雨后的世界。

  刚刚从病房里向外看,原本十分晴朗的天气实则不然,此刻,一阵大风狂啸而过,顾眠微卷的头发被风吹的飘荡在空中,凌乱的秀发在风中狂舞。

  容谦怕她刚刚恢复又再发烧,便紧紧把她护在怀中,拉着她的手,箭步似的向车的方向走去。

  刚一回到家里,顾眠就觉得这里如此亲切,仿佛依旧有许多日没有回到这里。

  室外的花园依旧有人打扫,而室内也如此整洁,看来,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别墅中的下人依旧恪守本分,按部就班。

  想想也对,容谦那样一个公私分明的人,惹怒了他的下场可不是一般的惨,也难怪所有人都害怕他。

  从车里到回到别墅后,两人没再说一句话,顾眠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了宝儿,在婴儿房中一待便是半个小时。

  等她从房间出来,便看到容谦正在穿外套,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要出去吗”

  “嗯,我去趟公司,你在家乖乖休息,有什么事儿就交给他们去做,你身体还没有痊愈。”说完后,又回头看了一眼顾眠,这才拿起车钥匙走了出去。

  刚上车没多一会儿,容谦就接到了林助理打来的电话,“喂我在路上,大概还需要十五分钟。”

  电话里面的声音似乎非常着急,“总裁,各位董事已经在这等您了,要不要我再拖延一会儿”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一会儿就到了。”说完,还未等林助理回答,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一边,林助理站在会议室门外悄悄瞧了一眼神色凝重的各位董事。

  他这边忙得焦头烂额,努力为容谦拖延时间,可容谦那边却仍旧是一副满不在乎,风轻云淡的样子。

  此刻的这番景象倒还真是应了那句皇上不急太监急,虽说大家对于容谦迟到的事情早就习以为常,可时间却从未有一次像今日这般久。

  心中想着便有些无奈,只好现在原地来回踱步,期盼着容谦在路上不要堵车,否则,他真的为难了。

  这会儿,会议室里的人干等十五分中后还不见容谦的身影,此刻已经炸开了锅。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会还开不开了”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一点董事说道。

  这话刚一说完,另一个声音随声附和道,“就是,这也太不像话了,他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这么多年,我们跟着容氏集团出生入死,要是没有我们这些老骨头,他总裁的位置还能做的这么稳”

  “是么看来我容氏集团能有今天,几位还真是功不可没。”

  一个清冷的声音回响在偌大的会议室里。

  众人皆是一愣,刚刚那几个说话的老股东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刚刚最后说话的老头脸色铁青,刚想辩驳什么,就被容谦打断了,“好了,今天临时有点急事,现在我也来了,照常开会吧”

  说完,径直向他的专属座位走去,

  好在他的oss来了,林助理这次走过来的神情都变得昂首挺胸,趾高气扬。

  “总裁,开会要用的文件都已经为你准备好了。”

  容谦轻声“嗯”了一声后,继续说道,“这样吧我听说总经理出师不利被南星海岸的人挡了回来,然后又成功拿下了合作项目,也算是喜事一桩,改天我们开个庆功宴。”

  说完自顾自的拍了拍手,又挑衅的看了袁木一眼,然后正襟危坐,脸色冷了几分。

  “好了,接下来我们说说接下来的工程实施计划,把你们拟好的方案拿来我看一下。”说着,便让林助理一一取来各个高管的计划书。

  只是匆匆掠过一眼后就把做的计划书放在一边,淡淡的看了一眼会议室的所有人,挑了挑眉梢说道,“这些我都看过了,没有一份合格的,你们回去再考虑一下更好的方案,下周一给我。”

  袁木似乎早就料到容谦会如此,又缓缓开口道,“总裁,我这里刚好还准备了一份,请您过目。”

  容谦笑了一下,别有一番意味的看着袁木。

  接过林助理递上来的文件夹,仔细地翻阅一番。

  看得出来,这份文件的确是袁木用心做的,看来,应该是今日特意准备的。

  想不到,为了今日的事,他花费的心思倒还真不少。

  其实这份文件大体上是说的过去的,若是放在平时,也肯定会通过,但他近日频频看这个袁木不顺眼,怎么想都觉得的来气。

  合上文件,轻扣了几下手指,然后若有所思地说道,“文件内容做得倒是还可以,只不过有些细节方面还需要填充,所以,总经理还是拿回去好好修改下再递上来吧”

  出乎意料的是,袁木有没有反驳容谦的话,反而默不作声,只是若有若无的看了容谦一眼。

  十分钟以后,容谦宣布会议结束后便夺门而出,不紧不慢地向办公室走去,这一路上,倒也未曾在意有人跟在他身后,直到走到办公室门口,想要开门进去时,却突然被人叫住了。

  “总裁。”

  一个熟悉的声音萦绕耳畔,容谦闻声回头,“怎么总经理是有什么事儿么”

  “确实有点事,而且还是私事。”袁木说完,轻挑了下嘴角,目光淡淡从容谦脸上划过,笑意满满。

  容谦轻微点了两下头,握着门把手的手指紧了两下,然后一把推开门,转头对袁木说道,“既然有事要说那就行了吧,如果不是什么大事,我看还是了。”

  两人相视一笑,容谦不再理会袁木,而是拉过自己的办公椅坐下了,继续转着手中常年玩弄的钢笔。

  吩咐过林助理去给袁木沏咖啡后,房间突然静了下来。

  两个人面对面相视而坐,互相打量着对方,只是袁木的眼中少有的没有敌意。

  过了半晌后,袁木“噗嗤”笑了一声,打破了原有的僵局,轻轻抿了一口办公桌上的咖啡,开口道,“你和顾眠的事,我都知道了。”

  见容谦未说话后,又继续说道,“这件事其实是个误会,是樊若水故意这么做的,还记得上次我们被一帮人绑架吗当时为了让他们放松警惕,我们才不得已那么做。”

  容谦心里咯噔一下,原来如此。

  他就知道,她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只不过,为了当时脱困,想出来这种法子竟是这个,真是太过于尴尬了,心里虽然放轻松了几分,可脸上的神情依旧没什么变化。

  “所以呢你说这些是想跟我说什么”

  袁木无法洞察容谦现在的心理状态,他能选择这么做的理由,不过是他不想看到顾眠再受委屈。

  他本不想对容谦解释,可是当他一次又一次的看到顾眠为了容谦做出伤害自己的事时,内心还是有所动摇了。

  “你误会顾眠了,事实不是想你想的那样,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见容谦脸上此刻的表情还是没有缓和,还以为他不信,又继续补充道,“樊若水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拆散你和顾眠,所以她才在强制对我和顾眠灌药。”

  其实,就算袁木不解释,容谦也定会查出个水落石出,现在倒好了,这也算省了他一桩麻烦事。

  停下手中正在转着的笔,笑了一下,缓缓说道,“好了,这件事我知道了,如果总经理没有别的事,就请出去吧”

  袁木愣了一下,却还是点头乖乖出去了。

  这是什么人哪好心好意跑过去告诉他真相,可他连一句谢谢都不说,竟然还这么快把他打发了。

  如果不是看在顾眠的面子上,他才懒得过去搭理他。

  虽说这一桩心事算是了却了,可依旧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他习惯了一个人这么久,爱了一个人这么久,却还是走不进她心中半分,心中有些茫然,不知未来的路是否还要按照自己的心意依然前行下去。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