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知悔改-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不知悔改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六十三章不知悔改

  顾眠能想到仅仅是因为两顿饭的问题,樊若水竟然就这样轻易妥协,看来在这几天的日子的确不好过。

  人瘦了一大圈,整个人都是蓬头垢面,面黄肌瘦,哪里还有当初那个当红明星樊若水的半点影子。

  “呵呵”樊若水苦笑了几声,自从容谦当初带她来拘留所的那一刻,她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只是她一直对这件事还抱有一丝希望,仍然觉得自己在他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地位的。

  但她心中所有的幻想在顾眠到来的那一刻起便灰飞烟灭。

  事到如今,她今时今日做的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她为容谦做的这一切有什么意义她回国的意义又是什么

  原来,她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在自取其辱,容谦从未将她放在心上。

  用力将凌乱的头发散落在身后,摇摇晃晃的,一副疯癫状,“容谦,这么多年,我在你眼里到底算什么算什么”

  说话间,樊若水的眼神已经充满了绝望,冰冷至此,她的心仿佛已经跌入谷底,犹如那冰冷孤寂的寒潭之渊。

  为什么她很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上天为何对她如此不公为何她要如此努力走到他身旁,换来的却只是被推得更远的距离。

  这到底是为什么其他人对她如此,可容谦对她也是如此,她到底该怎样做谁能告诉她,她底该怎样做

  从小到大,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她都会想方设法的得到。

  这一次也是如此,可是事到如今她才发现,不管她怎么努力,容谦的心根本无法回到她身边。

  为了能够回到他身边,她放弃了一切,放弃了出国,放弃了成名的机会,放弃了事业,可是到头来却发现她放弃的这一切在容谦眼中根本就不屑一顾。

  如果什么她什么没有了,容谦根本连看都不会看她一眼。

  可是现在呢她拥有了一切,又恢复了以前的名誉,这下倒好,容谦却又嫌弃她失去了清白之身,直到今天才发现,无论她付出过多少,这一切根本没有办法改变。

  “樊若水,我不是看在当初你我情分上,难道你真的以为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我身边捣乱,以我的性格还会轻易放过你吗”容谦的声音冰冷的不带一丝语气,让人听上去好像是那遥远的南北极之地。

  樊若水心如死灰时,她差点忘记了,容谦是这世上最少有的薄凉之人,他在商场上最心狠手辣,血腥残暴而出名,又怎么会顾及她呢

  容谦始终还是那个容谦,这么多年,一点都没有便,可她心中还是不甘,为何容谦却可以因为顾眠而改变,为何他对自己还是和当初一样冷酷无情

  此时她哭的就像个泪人一般,顾眠见樊若水的样子实在可怜,扯了扯容谦的衣袖,劝他不要说话,自己则缓缓走上前,润了润嗓子,开口道,“樊若水,事到如今,你听我一句劝,事情既然已到如今这个地步,该想开点了。”

  “想开,你说的倒容易,那我倒要听听,按照你的说法,我该如何想开”樊若水用嫉妒和绝望的眼神看了眼顾眠,神色中满满的狠厉,一点都不像是一个正常女人的神色。

  樊若水此刻哪里还听的进去顾眠的劝告,不论顾眠说的对错与否,她一个字也听不进去。

  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看向这个女人就恨不得杀了她,心中的恨意早已泛滥到极点,就算是杀了她,也未解心头之恨。

  “你到现在怎么还不明白如果不是你当初做错的事情,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个结果,说到底,今天的下场都是自己咎由自取造成的,你没有必要去责怪任何人。”顾眠稳稳的说道。

  虽说樊若水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她的心中也好受了不少,她的心中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快乐,说到底还是这世间终究是多了一个苦命人啊

  看在她们相识一场的份上,她本是该好好劝她,可容谦见她这幅样子,实在是不知悔改,她也不知该如何办

  “顾眠,都是因为你,就是你,我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顾眠,收起你的假慈悲心肠吧,我樊若水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好了,你要怎么想就怎么想吧,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我可能想过来看看你,只是想告诉你,早点配合警察,或许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顾眠说完这番话后顾眠就转头望向容谦,两人似乎在用眼神交流。

  “不可能,想让我这么快就忍着那些平白无故的罪名,根本不可能。”语气十分坚决,说话间没有一丝犹豫,仿佛心中早已笃定这么做。

  虽然警察已经提审过她许多次,但她都是闭口不谈,没有半点反应。

  “既然如此,我们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至于剩下的路,你自己看着走吧”

  刚说完这句话,就要转身离开,可还没走出几步远,手臂就紧紧被樊若水紧紧抓住,原本纤细的手臂被夹在栅栏之间,手臂被扯的生疼。

  “樊若水,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眼看看一段雪白的藕臂已经被樊若水握出了红印子,容谦一把扯下樊若水的手腕,拉起顾眠,转身离开。

  直到他们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走廊中,顾眠和容谦还能够听到樊若水那凄惨的叫喊声,“容谦你回来容谦”

  直到气冲冲的走出拘留所的房门后,两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特别是容谦,原本一张英俊的脸是个拉得老长,就在上车时也是闷闷不乐,仿佛在想着别的事情。

  车上。

  顾眠小心翼翼地问道,“容谦,你怎么了是心情不好吗还是有什么烦心事”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樊若水那个女人太不知好歹了,你知不知道,我刚刚特别担心她会再次伤害你。”说话间,口气是满满的焦急,神色中充满了忧伤,仿佛在诉说着一件十分悲伤的事情。

  虽然顾眠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了,但看他的神情觉得多半是和樊若水的事情有关。

  从樊若水出事以来,容谦一直是这样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仿佛所有的事情和情绪都写在脸上,顾眠断定这其中肯定发生了别的事情。

  就在顾眠若有所思想着这些事时,容谦的手机突然响了。

  “喂怎么样了”

  “好了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到公司。”

  这挂断电话,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叹气声,虽然声音极其轻微,但顾眠还是发现了这其中的不对劲儿,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公司有急事儿啊”

  “没什么,就是有几个文件需要我签字,我去就会一会儿把你送回家,你今天在家好好休息,晚上不用等我吃饭。”

  “哦。”

  虽然她的语气有些失落,却只能默默的答应。

  心里觉得反复思量着容谦刚刚说过的话,这几年来,公司的事情上,容谦未让她操心过。

  所以,尽管知道是公司的事,她也没有放在心上,她相信,以容谦的能力一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会解决好。

  拘留所内。

  从顾眠和容谦离开后,樊若水的情绪就一直不太稳定,一直大吵大闹的,直到把她周围的所有人全都吵醒。

  可就算是不给她吃饭,她也始终是永无休止的继续闹腾,直到医生给她打过镇静药后,她的情绪这才稍稍稳定下来。

  当樊若水再次醒来后,精神有些恍惚,但现在确实比之前平和了许多。

  她不吃饭,不说话,却是一个人默默在角落中坐着,看起来倒是正常了不少。

  几分钟后,几个中年警官将樊若水带到了审查室,当樊若水坐到椅子上时,她对面的警官观察了她几分钟,然后才开口说道,“樊若水,我再问你一遍,事件究竟是什么样的”

  “那孩子的事情究竟是不是你故意而为之”

  “你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还不愿意配合我吗我们已经跟你们说过了,如果你能够尽早配合我们,或许可以把这件事情早点调查清楚,你也不用在这里受这么多苦了。”

  说到底,这件事情还是樊若水自己的事情,和他们这些警察没有任何关系。

  但是,在他们眼中,樊若水也是人,他们对待正常人和这些犯人都是一视同仁。

  把他们关在拘留室的目的也是想让他们认真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认清自己的错误,然后及时帮助他们纠正和改正,并且以身作则。

  这些是他们警察的职责,可面对樊若水不回答,不听话,不配合,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的想法,他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几个警官面面相觑后都是摇了摇头,最终无奈之下只好把樊若水放回去。

  可从审查室到拘留室的这一路上,樊若水的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如何报复容谦和顾眠。

  这一路上,樊若水一直低着头走路,没人看到樊若水的眼神里的一抹精光和心中的那一抹算计,就连手上新长出来的指甲直直的嵌入手掌心中,划出了一道深深的红印。

  顾眠,容谦,这些都是你们今天欠我的,早晚有一天我要从你们身上全数倒回来,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你们加倍奉还。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