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袁木受伤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七十二章 袁木受伤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七十二章袁木受伤了

  夜越来越深,窗外的一轮圆月越来越亮,顾眠坐在宿舍的窗前,不知不觉,就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情,而一直在门外守候着的秦蜜蜜却是在走廊里守了一夜。

  “小姐你的包掉了。”

  “小姐小姐”

  坐在长凳上的秦蜜蜜迷迷糊糊当中好像感觉有人在叫她。

  这才十分不情愿的撑起自己,惺忪的睡眼,感觉到身体凉,昨天冷空气袭来,不自觉打了一个喷嚏,一个身穿工作制服的小护士出现在她眼前。

  “怎怎么了”感觉到嘴角的口水溢出来,秦蜜蜜连忙伸手擦了擦,这才继续说道。

  “小姐,你的包掉了。”

  伸手接过小护士递过来的背包,两眼眯成一条缝,用力堆出一脸笑容说道,“谢谢。”

  见天色已经不早了,估计再过一会儿,他们就该醒了。

  想到这里,也没有什么适合她的地方,与其在这里,回到家中好好的睡一觉。

  想着想着,大脑还真是如那千年玄铁一般沉重,身子也摇摇晃晃,重心不稳,像是两只脚穿了不一样的鞋子。

  病房内。

  苏修最先睁开双眼,一睁眼便看到自己的床头前趴着一个女孩儿,看顾眠的样子应该是还没睡醒。

  微卷的中长发严严实实将自己的脸盖住,透过发丝间那丝丝缕缕的缝隙,可以见到她那精致的五官,小巧的鼻子,可爱的嘴巴,只是轻轻一眼瞥过,便让人难以忘怀。

  强烈的阳光透过发丝间的缝隙照射到顾眠的双眼上,温热而宁静的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很享受此刻的时光,是那样的安逸美好。

  这会儿,她大脑中的潜意识已经苏醒,可脑海中的另一个声音和极其疲惫困倦的感觉让她不愿睁开那双闪闪惹人爱的杏眸。

  逐渐,面部的阳光越来越刺眼,脸上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她这才睁开双眼望向一直盯着她看的男人,“你醒了,我是不是睡了很久你该饿了吧,我去买些吃的。”

  苏修轻笑一声,脸上带着暖暖的笑意,像那和煦的阳光,让人看着很舒服,接着耳边便传来一句轻柔的声音,“还好,你要是没睡好,再睡会儿吧”

  “不用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去给你买点吃的,一会儿让护士再检查一下伤口。”说着便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作势就要出去。

  “等一下。”

  “怎么了”顾眠怔了一下,回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苏修。

  “帮我买一杯燕麦牛奶吧”

  “好,我知道了。”

  燕麦牛奶,顾眠走的这一路边走边在心里嘀咕的,生怕自己把这个做好的事情忘记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说不上来的不对劲儿。

  直到买完早饭,她这才想起来。

  对了,秦蜜蜜呢昨天不是她让自己来的吗从她进房间后,就没再见过秦蜜蜜,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回事

  殊不知,这会儿,秦蜜蜜已经安然回到家中,而且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扑到最爱的那张柔软的大床上,早就昏睡过去。

  一时想的出神,差点连找给她的零钱都忘记了拿,回过身,才想起来。

  手中一边提着牛奶,一边哼着小曲,在面对这样一个好天气好阳光的沐浴下,她的心情不自觉好了许多。

  一步,两步,三步,离得老远就看到前方聚集了一群人,像是在卖着什么新鲜的玩意儿,她好奇地走过去。

  她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正在卖蛋糕,年纪大了,也挺不容易的,想起小时候吃的味道满满的都是回忆,便买了几斤。

  “奶奶,给我来二斤打糕。”

  一声清甜而活泼的声音传来,女孩儿落落大方的接过老板递过来的打糕。

  顾眠打量到声音的主人,怪不得她觉得声音极为熟悉,原来是容羽。

  “容羽。”

  “大嫂。”

  两人皆是诧异的相互对视了对方一眼,似乎都不曾料到对方会在这里,不约而同的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

  “好了,大嫂,你先说吧”

  “我朋友住院了,我过来看看他。”顾眠和容羽边走边说道。

  “朋友大嫂说的朋友不会是袁木吧”

  袁木顾眠好看的秀眉微皱一下,搞不清楚容羽这么说是什么意思,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不是,怎么了”

  “大嫂难道还不知道吗难道是我哥没跟你说”容羽的声音也是诧异无比,似是没想到连这样重大的消息她竟然不知情。

  “知道什么”她惊愕地抬头,眉眼间闪过一丝连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倦意。

  “袁木住院了,就是公司新开发的工程项目,施工出现了问题,他受了重伤。”容羽虽对顾眠不知道这件事诧异不已,可还是没有多说别的,只是淡淡地解释了这一句。

  毕竟容谦没有跟她的说事,她也不想多事,以容谦日后再找他的麻烦,那她就有好果子吃了。

  容羽的这番话说完,顾眠只觉得自己的大脑“嗡”的一声,身子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现在怎么样了出这么大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啊”

  “大嫂,你是不知道,那天的情况到底有多凶险,医生说,他受伤的距离外偏差一丝一毫,可就真的会当场毙命,好在刚开始一直高烧不退,昏睡了一整晚,现在已经醒了。”

  容羽这一连串的话说的十分顺昌,也不曾注意到顾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仍旧自顾自的说道,“哎要我说,这种事怎么就偏偏发生在他身上呢也就是断了根骨头”

  “什么”

  顾眠像是听到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事情一样,声音不由自主的提到了几分,即使再这样不是十分安静的走廊中也十分明显,纷纷引来行人护士的注目。

  被顾眠这么一吓,容羽似乎没有料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只当她是被自己的消息震惊了,轻轻安抚到顾眠的肩膀说道,“大嫂,你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事,袁木住在哪个病房我一会儿去看看看他。”

  “503。”

  对对对,503是高级病房的,她差一点忘记了,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也只会住高级病房。

  一心想着袁木的伤势,直到回到房间后,顾眠仍旧是心不在焉,索性又和苏修随意说几句后,-他并无大碍,便直接奔向楼上。

  另一边,容谦在办公室忙了一整晚南星海岸工程上的事,直到把手上的案子都处理好,这才回到家中。

  本想着他昨天晚上一夜没回去,今天早上回去给顾眠一个惊喜,可谁料到回去后并未发现她的身影,想着她有可能还在睡觉,便上楼,见房门紧关着,也没再打扰,直接去书房,换了件衣服便离开了。

  一个上午过去后,顾眠把苏修送回家,再次回到了医院,在确认袁木的伤势并无大碍,有容羽在他身旁照顾,也就放心离开。

  这一夜,在医院睡没睡好,吃没吃好,可是把她折腾够呛。

  刚进别墅,就看到那辆熟悉的法拉利稳稳停在院中,心中不禁油然而生一阵怒火。

  好啊容谦,既然他敢现在回来,那么也别怪她没给他机会,既然如此,看他怎么跟她解释,她就不相信他还能把这件事解释出花来。

  客厅,卧室,书房,里里外外找了一圈,都不见他的身影,不但没找到不说,还把她自己累得满头大汗,像是刚刚经历了一段马拉松长跑。

  当然,她也只是打个比方而已,毕竟以她的身体素质怕是连个几百米跑起来都费劲,更不要说是什么马拉松了,在她看来,应该是马拉她还差不多。

  大脑灵机一动,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的向楼上的健身房走去,进门前,她还特意在门前趴了一会儿,无奈门的核心效果太好,她也听不出来到底是有人还是没人。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该找的地方都已经找了,也不差这一个了。

  不管三四二七一,猛的推开大门,顾眠不由得惊呆了,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正背对着她在跑步机上走步。

  姣好的身材让她不由得吞了吞口水,真是罪过,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男人。

  光是身材好也就算了,容谦竟然连上衣都没有穿,身上的肌肉,光洁的皮肤

  总之,能看的都被她看了个遍,虽说这个便宜她是赚够了,可在容谦回过头看她时,她仍然没给容谦什么好脸色。

  “夫人,怎么了是不是对为夫的身材很满意”

  冷冽的眸子中闪过一丝调侃的味道,顾眠在面对容谦周身的清冷,孤傲时,还是保存了一丝机智。

  “容谦,我问你,袁木受伤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

  容谦的神情也是一怔,没想到这件事还是被她知道了,他原本是想等袁木伤好后再告诉她的,看来是不用了。

  抿了抿好看的唇角,将健身器材上的毛巾随意搭在肩上,动作十分慵懒又带着一丝独属于男人的性感。

  蓦地,他终于开口道,“我知道,但是”

  还没等他解释,顾眠就打断了他的话,“但是,你又想说这件事和你无关对不对”

  “这件事本来就和我无关。”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