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离奇古怪的一天-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七十四章 离奇古怪的一天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七十五章她怎么会在这儿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公寓的楼道里,一直躲在车里的男人和女人才缓缓下车。

  男人如鹰爪一般犀利的眼神又阴沉了许多,眸色透着一股让人难已觉察的黑暗。

  而对这些还毫未察觉顾眠此时还在对袁木的新公寓连连称赞,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像是一个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对一切事物都充满好奇。

  天色渐渐黑了,顾眠也没再耽误时间,随手拿起一条袁木为她准备好的毛巾,匆匆走进浴室。

  打开水龙头,听着流水的哗哗声,看着蒸汽逐渐涌上玻璃窗,顾眠的身子也暖和了许多。

  换做平时,她定是忍受不了这么一身脏兮兮的衣服被她穿了这么久,看着池内的水温渐渐升高,顾眠褪下衣物,抬起一只脚缓缓迈入池中。

  温热的感觉从她的脚心到脚踝再到小腿处袭来,刚刚躺下,就在池中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将自己扎好的头发散落下来,放宽心,闭目养神了一会儿。

  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她已经哈欠连天,仿佛只要一闭上眼睛,立刻就能睡过去。

  美好的时刻总是短暂的,她的梦还没睡醒,门外就响起了敲门声。

  “顾眠,顾眠”

  在连续敲了几声门后,浴室内还是无人响应,袁木的音量提高的几分,“顾眠,你能听到我说话么”

  声音持续了几声后,浴室终于响起了一声低低的回应,“我在。”

  感觉到池中的水逐渐冷却后,顾眠的大脑也清醒了几分,关掉花洒,立刻从池中站起来,大声问道,“怎么了袁木。”

  “没事。我帮你准备了件衣服,你先穿我的吧”门外传来低低的男声。

  “嗯。”

  什么他的衣服

  等到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顾眠这才反应过来,袁木刚刚说让她穿他的衣服,不禁捂住了她巴掌大的小脸,大脑中闪过一个她穿着袁木的衬衣在浴室里上演极致诱惑的画面。

  脸红,心跳加速,不自觉把头转向洗脸池上的镜子。

  看着镜中自己那红扑扑的脸蛋,她的思绪又飞到了九霄云外。

  侧过身,对自己身材还是比较满意的,想到一会儿她湿着头发,穿着袁木松垮垮的衬衣在他的公寓里来回游荡,怎么想都觉得是她自己要开挂的节奏。

  天哪她都在想些什么

  不知道她脑中为何会有生出这般想法,她想,她定是疯了,一定是她这两天太累了了,总爱胡思乱想。

  拍拍自己温热的额头,也不管那么多,轻轻推开门,捡起置放在地上的一团衣服,小心穿戴后,蹑手蹑脚的走出浴室的大门,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一颗心脏噗通噗通的乱跳,仿佛乱掉了节拍,只当是她自己太紧张了,却从未想过有一辆车一直跟在他们身后,车上的男主人和女主人正在朝他们的方向缓缓前进。

  或许是她太过于紧张,又或许是她大脑的神经绷得太紧,以至于袁木刚刚开口跟她说话,身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紧接着,心中便是一阵颤抖。

  “你怎么了身体是不是不舒服”

  袁木木边走过来边说道,目光却紧紧盯在顾眠身上,一刻从未离开过,像是能把她整个人看透一般。

  宽松的体恤衫穿在顾眠小巧玲珑的身子上,显得刚刚好,湿漉漉的头发还在肩上不断地滴着露水,一张清水出芙蓉的脸上带着天然而精致的五官和她脸上诉说的美好,修长而笔直的腿在宽大的衣衫中若隐若现。

  这样一份美好的景色让他迷恋的移不开眼,可他也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并没有对顾眠产生过多的想法。

  见到袁木一直盯着自己看,顾眠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一双无处安放的双手攥紧拳头,紧紧地贴在身侧,脚底的两只鞋仿佛沾了不干胶一般,紧紧贴在地面上,挪动不开一步,心中既紧张又忐忑不安。

  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缓了口气,断断续续的回应道,“没什么这个好像刚刚好”

  说着便用手指指了指肥大的衣衫,脸上带着小女人的娇羞,整个人看起来娇滴滴的妩媚至极。

  一双大而好看的杏眼像是眉间流转都风情万种,让人闪过无数的思念,唇不点而朱红,脸颊泛着点点红晕,若隐若现,像是一层薄薄的纱雾,也要笼罩着她娇嫩的脸颊,泛了一层好看的胭脂红。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仿佛空气平静下来,两人之间都没了话题,甚至都能听到钟表在墙上的挂钟上滴答滴答的走着,就连鱼缸里的金鱼扑腾的声音都能听到。

  顾眠不经意间伸出手指撩拨了一下搭落在脸颊的秀发,移拨到耳后。

  见时间不早后,本想收拾一下衣裳后,赶快离开,可门外此时恰好响起了敲门声,顾眠和袁木相互对视了一眼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摇摇头。

  接着,袁木求路过后面,直接走向门口。

  “谁啊”边说边推开门,袁木原本还带着笑容的一张脸在见到来人时,脸色瞬间阴沉了几分,就连眉色都比往常紧张了几分,眼神中更是带着那难以掩饰的慌张和凌乱。

  “你们怎么来了”低低的声音问道。

  他怎么也没想到,容谦和容羽会在这个时候来到他家里。

  想到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他心脏不禁提到了嗓子眼儿,只想着怎样搪塞着两个人。

  容谦和容羽在门口站了许久不曾见到袁木有让他们进去的意思,容谦诧异地挑了挑眉梢,一如既往的问道,“怎么不打算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容羽并未说话,目光垂直扫向屋内,似乎是在打探着什么,更准确的说是在搜寻着什么。

  袁木冷眼看了容谦一眼,大脑此时在飞快的运转着,正想着怎样推脱,可已经晚了。

  在他伸手阻拦了容谦和容羽几下之后,房间内响起了一声清甜好听的声音,“袁木,谁啊你怎么还没回来”

  正说着,便一手拿着干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过来。

  顾眠本就是一个不经意间的抬头,却没料到,同时对上好几个人的目光,眼色一沉,偏偏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真是应了这句话。

  看向容谦的双眼早已发直,整个人呆呆的立在他们面前,像是失了魂儿一般。

  手上的动作一滞,原本被她牢牢抓在手中的毛巾差点被她扔掉,不敢想象今日老天竟会如此厚待她,一连一而在再而三的发生这般让她不知该如何解释的事。

  本能地想开口解释,可面前发生的一切,再加上容谦那冰冷如寒光一般的目光时,整个人早已木讷了。

  看了眼站在自己身侧的袁木,又看了眼对这一切还产生疑问的容羽,最后,目光紧紧定格在容谦的脸上。

  她和容谦的目光仅仅是刚交织在一起,她就感觉到周围的空气中瞬间凝结,从他眼中冒出来的寒光似乎直直逼进自己心里。

  最终,还是容羽先开的口,“大嫂,你这是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会在这儿”

  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在这儿

  顾眠在她脑中拼命的搜索着这个问题的答案,她特别想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她怎么稀里糊涂的就跟袁木来到了这里。

  眼球飞快地转着,似乎是在回忆当时的情景,不敢再看向容谦那血腥和寒冷的目光,也不想再面对种种冰冷的质问。

  急于解释一切,迫切的开口道,“对,下雨了,今天下雨了,我淋湿了,就上来洗个澡,就是这样。”

  说完后,用一副期待的眼神看了容谦,便把目光转向了袁木,奋力的点着头,似乎是在向袁木征求答案。

  可还没等袁木开口说话,容羽接下来的问题又迅速将顾眠判处死刑。

  “大嫂,仅仅是因为这样”

  在容谦和容羽心中,这样的解释是不能够说服他们的。

  如果真的是因为下雨才进入别人的公寓去洗个热水澡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便会有太多可以解释通的理由了,况且,还是一个陌生的是男的家里。

  在容谦看来,顾眠的这个解释似乎是太或许天方夜谭,有些不可理喻。

  他根本想不通她为什么会这样做,就算她说的对,今天刚好是下雨了,但他的车一直跟在他们身候,从她走上袁木车的那一刻起,根本就没有下雨。

  在他眼中,顾眠在说谎,就当他是傻瓜吗真当他是那么好骗的吗

  从他刚刚进门起,就注意到了顾眠身上穿着的衣服。

  不难分辨出顾眠身上穿的是一个男人的衣服,整个人明显刚从浴室走出来,扑朔迷离的眼神再加上她脸上此刻还隐约泛着可以的红晕,极度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容谦不敢继续想下去,心中突然出现莫名的紧张感,仿佛自己的心跳都要静止了,一副不可置信的眼神,像是要把她身上穿着的衣衫撕碎。

  要是现场没有人在,他真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举动。

  他们今天只不过是刚刚吵了一架,她非要这样对自己吗

  刚从家里跑出去,转身就立刻就投入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要不是他的车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他还真不敢想象这件事情不是他亲眼见到的。

  原本是担心她一个人跑出来会有危险,忍着头痛欲裂的感受开车一直跟着她,却没料到她半路会上了袁木的车,要不是路上有容羽的认证,他也不敢相信顾眠真的跟着袁木去了他的公寓。

  微微勾起唇角,讽刺的讥笑了一声,终于发声道,“这就是你的解释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说话间,容谦的目光一直盯着顾眠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想从她的眼眸中分辨出她说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

  可结果似乎总是不尽人意,顾眠口中一直支支吾吾,“我我”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