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你确定吗?-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七十七章 你确定吗?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七十七章你确定吗

  虽然袁木已经被他打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但是容谦心中仍然不解气。

  他只要多朝袁木看上一眼,就恨不得立刻把他碎尸万段,挑他的手筋脚筋。

  别过头去,把头转向旁边的花瓶中,一把捡起桌上的花瓶,“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那花瓶再一瞬间变成一地的碎片,容谦奋力抬起脚,用力踩在上面,一脚一脚的的跺着,像是在发泄他心中的愤怒,更像是在对袁木裸的宣示和挑战,同样也是在蔑视袁木此时此刻的表情和心境。

  此时,屋内一片狼藉的景色,这和他们刚刚进来时的画风截然不同。

  好端端一个干干净净的别墅在瞬间就被容谦搞得支离破碎,仿佛是小偷或者是劫匪闯到了家中。

  不过才几分钟的时间,古董花瓶碎了一地,就连书架也都歪歪倾斜,沙发上的抱枕,床单,衣橱里的衣物,全都被掀了个遍。

  总之,容谦把能砸的都砸了,能打的都打了,就连人也丝毫没有放过一分一毫,更何况是这些身外之物,他通通都不在乎。

  对他来说,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最起码,能用钱摆平的东西,都不算是难事情。

  所以,钱也是个好东西,有钱就是比没有钱要方便得许多。

  他不是在生顾眠的气,也不是不相信顾眠,他只是觉得袁木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样正人君子。

  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他看向顾眠眼神里的爱慕之意是难以掩饰的。

  就从刚刚他们两个人悄无声息的对话中,他便能很清楚地感受到袁木此刻对顾眠仍然残有非分之想,他怎么可能容忍别人有这样的想法

  不多时,公寓嘈杂的声音渐渐消散,只剩下容羽坐在原地不断抽泣的声音。

  她看着袁木那双红肿的眼睛,再次心疼起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来,原本刚刚渐渐平复的抽泣声又开始周而复始,源源不断地循环着。

  起初,顾眠还没太把这件事当回事,可容羽今日的表现实属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这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就连容谦都觉得十分诧异。

  反倒是袁木一直抽搐着嘴角,苦笑着安慰道容羽,“没事的,都是一些小伤,乖,别哭了。”

  边说边探出手掌,温柔的抚了抚容羽那巧克力色的秀发,看向她的眼神也充满宠溺,却有些不像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关爱那样简单了。

  心中苦笑一番,这可能也算是他唯一赢了容谦的地方了。

  周围的所有人,无论是哪一方都会选择毫无条件地支持容谦。

  尽管容敬伟常在外人面前夸起他这个刚刚认回的二儿子,可他心里清楚的很,在他们所有人的心中,容谦始终就是容氏集团的老大,也始终是最能干的,无论他再怎么努力,却也是望尘莫及。

  有唯有她,会在她需要的时候帮助他,会在他受伤时,第一时间来看他,也会在他心情不好的时候陪他聊天,一个人的时候陪他说话。

  最起码,此时此刻,容羽是关心他的,在这一点上,他还是赢了容谦。

  容谦面对他面前发生的这一切,却是漠不关心,只当是没看见。

  不顾顾眠的反对,强行把她带走,架着她胳膊的一路上,两人的手上一直在暗中较劲。

  顾眠到底是一个女子,就算是她使出吃奶的力气,却挣脱不开容谦十分牢固的臂膀。

  平日里谁看不出来,但在这种场合下,他们之间的差别就十分悬殊。

  手部和肩部一根根明朗的线条犹如那钢筋水泥般坚固,任由她的拳头怎样在上面随意挥洒,容谦脸上却还是那般镇定自若的表情,甚至都不曾变过。

  可他的这个表情也随着这一路,一直延续到容羽家别墅。

  在车里不过才二十多分钟的时间,顾眠却觉得好像过去了半个世纪,就算往日坐公交车,她也不曾觉得这般空寂无聊过。

  面对着空旷的车中,就他们两个人存在时,感觉车中的空气都要凝固了,甚至比户外还要冷上几分。

  不明白容谦到底是什么做的难道是用冰做的冰人吗

  照他这样发展下去,等到夏天,家里都不用安置空调和冰箱了,真是哪里有他,哪里就凉快的很。

  轻轻叹了几口气,撇了撇嘴角后,视线也从容谦身上转移开。

  既然他要执意如此,那正好也随了他的心愿,省得她还要伤心费神的去大费周章解释一番,如此看来,这倒是省了时间和精力。

  袁木所住的公寓里,从容谦离开后,整个楼道似乎都安静了许多,要不是这栋公寓的隔音效果好,怕是物业的人此刻早就找上门来了。

  从顾眠和容谦离开后,容羽就一直在为袁木小心翼翼的处理伤口,可也只是简单的包装擦拭。

  她始终没有找到药箱和清理伤口的酒精和纱布,一直在翻箱倒柜,把她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头都有些发晕,可这足足有130平米大的公寓中竟然连一个小小的酒精棉都找不到。

  忙前忙后的把满地的狼藉清扫一番后,又在家中翻箱倒柜了一阵子,此刻早已累得满头大汗,可她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力气,就算如此,依旧在乐此不疲地倒腾着。

  比起她这个大忙人,袁木坐在床上倒显得十分清闲。

  虽说他自己心里清楚,这本就是一些轻微的伤口,可无奈他说的那么多,容羽那个丫头却还是一副死性子,袁木也只好由着她去做。

  当他看到容羽手中捧着一个足足有两个鞋盒大的箱子出现在他面前时,眼睛睁得老大,根本不敢相信他看到了什么,同时对这个想到什么就立刻做什么的小丫头佩服的五体投地。

  “你买这么多药做什么”

  “当然是给你的。”

  他没听错吧,这个容羽,买这么多药做什么还要放在他家里

  抿了抿嘴唇,无奈的开口说道,“用不着吧,我又不是总生病,况且这些药都是有保质期的,吃不完就只好扔掉。”

  “没关系,一个人住在这里,家里常备些日常用的药吧万一感冒或者生病,来不及去医院,我又没有来及时照顾你,你也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啊”

  容羽说完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满脸的娇羞,尽显小女人的姿色。

  袁木虽把她的姿态看在眼里,却并未放在心上,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自顾自的说道,“看来你还真是把我当成药罐子了。”说完还自嘲的笑了笑,眼神中尽显万般无奈,就连他对他自己也没有确切的把握能够一定不生病。

  其实,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他都应该感谢容羽。

  无论是兄妹之情也好,还是普通朋友之间的感情也罢,毕竟,她照顾了自己。

  这确实是别人不曾对过他的,纵使是他心中对她再铁石心肠,他心中再装得下一个人,却也会有一丝余地给她,至于她这般对他。

  天气渐晚,容羽给袁木清理完伤口后天色已经全黑,本想收拾收拾东西,替他把家里清扫好后就离开,没想到却意外被袁木留了下来。

  “今天太晚了,你就留下来吧,明天早上再回去。”

  容羽自己的心中也十分诧异,心中停顿了半个节拍,像是受宠若惊的感觉。

  恍惚间还觉得不太真实,又大脑迟钝的问了问,“这样不好吧,你确定吗”

  “现在外面这么黑,我又没有办法送你,我是怕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说完还邪恶地挑了挑嘴角。

  容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却觉得自己的脸上又开始不断升温。

  天哪她这是怎么了

  袁木不就是偏偏说了几句话么,她的脸红心跳就如此严重,什么时候这样经不起开玩笑了,心中明知道他是在调侃自己,却依旧还是傻傻的当真了。

  过了半晌,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也只好默默的起身走向厨房。

  尽管他们这一边的景色倒还十分顺利,可容家那边却不甚乐观。

  从容谦和顾眠踏进别墅的那一刻起,便都是默不作声,即使是在回来的路上,也没吭声一句。

  就连上楼的过程中,容谦也是对顾眠爱搭不理,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和平时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就连一直在等候他们的下人和张婶儿看到这两人的样子都觉得不对劲。

  从顾眠一回来起,张婶儿便拉着她的手问东问西,“夫人,你可回来了。”可刚说这句话,再转头望向她身上穿着男人的衣服时,神色充满诧异。

  顾眠虽没觉得什么,可见到她的神情时,也是微微一愣,转头说道,“张婶儿,我有点饿了,麻烦您帮我煮一碗百合莲子粥。”

  “好嘞。”

  刚上楼回到卧室,顾眠就直接扑到她那张想念已久的大床上。

  温暖的感觉瞬间袭来,整个人如同一只大熊一样慵懒的躺在上面,一动不动。

  虽然刚刚离别了没多久,但她太想念此刻的时光了,还是家里的床舒服。

  折腾了一整天,整个人累得抬不起一点精神来,可偏偏肚子叫得十分严重,为了她的身体健康着想,还是多少吃一点吧

  就这样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想了许久,直到张婶儿叫她下楼吃饭时,这才回过神来,却发现不知不觉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