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看心理医生-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八十二章 看心理医生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八十三章互相试探

  容谦走进香榭丽舍的那一刻就感觉到周围有人在紧紧盯着他看,冷眼环顾一周后,悄无声息地走到一个沙发上,坐下。

  不过又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场景,经过了大风大浪,也见过了装修成各个样式的夜店,可不得不说,这里的确比其它夜店显得高档的多。

  在这个附庸风雅的时代,金钱已经成了一种奢侈和庸俗的替代品,那些把店面装扮的纸醉金迷,灯红酒绿的夜店早已不再是这些所谓的高雅人士所需要的东西。

  他们需要的是一种能彰显出他们品味和高贵的场所,那些明晃晃和金光闪闪的金子只会让他们看起来更加粗鲁。

  在容谦眼中,奢侈也好,风雅也罢,这些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与旁人无关,只要他们自己喜欢就好,何乐而不为

  点了一杯威士忌,小酌了几口,容谦低低轻笑一声,动作十分优雅的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

  半透明的浑浊液体在吊顶灯的照射下闪闪发光,酒杯中那璀璨而明亮的液体像是那犹如爱情的多瑙河,缓缓流淌,生命不息。

  轻轻勾起手指,幽蓝而深邃的目光只注视着自己在杯中的倒影,不觉间,那杯中的倒影变换成了另外一个人。

  也不知道她此刻在做什么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甚至是睡觉的模样都让他记忆犹新,过目不忘,似乎是与生俱来却带有着一种特殊的魔力,当然,这也仅仅是对她。

  一个人影飞速地从他身旁飞身而过,带着一阵风,杯中的液体迅速浮起,溅起了层层浪花,等到平息时,哪里还有了顾眠的影子。

  既来之,则安之,脑海中的一切瞬息万变在不觉间化成了千丝万缕的思念。

  他在等,既然都已经下定决心来到这里,并没有打算空手而归,更没有打算白白来一趟。

  窗外依然是幽静的夜色,他的一袭白衣在这样的黑暗中十分惹眼,他的一举一动也尽在楼上女子的掌控当中。

  从容谦踏入大门的那一刻已足足有十五分钟的时间,张绮的视线就未从他身上离开过,原本带着缱绻意味的眼神此刻的爱意显得更浓烈了一些。

  她喜欢他的霸道,喜欢他的处事方式,喜欢他的果断和独断专行,甚至是他的一切,她都喜欢。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那样的高高在上,她也一直仰慕他许久,虽然几年前也匆匆见过几面,可也只不过是一面之缘。

  纵使她认识容谦,可容谦也不知她是谁,只是把她当成那红尘中错过的匆匆过客。

  这么多年,她本可以一走了之,爱慕她的人也多了去了,她大可以嫁给一个身家过亿对她百依百顺的富豪。

  可她都放弃了,只心甘情愿的在这样一个硝烟四起的城市中扎根驻足,默默地陪伴着他,哪怕只是望着他也好。

  努力的接近他,想离他更近,可无奈,他的身边总有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女人。

  好在在这个十分开明的时代,她看得很开,也终于如愿以偿的等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见时间差不多了,楼下男子也频繁的看着表针上的时间,女子神色有些动容,原本是想试试看他的诚意,可她更怕他会转身离开。

  凡是圈内的人都知晓容谦的脾气,一旦惹恼他,后果便是不可预想的。

  只要是容谦主动离开的场子,他日后便不会踏进来半步,更不会跟这场子的主人有什么交集。

  显然,这是一个双方互相试探的局面,张绮不相信这个平时看起来冷酷无情的人会抵抗得住他这样的致命诱惑力,而容谦也不相信张绮敢冒着巨大的风险跟她在这里周旋。

  世事无常,在下一分钟到来之前,人们永远猜不到会发生什么。

  杯中的红酒渐渐见底,容谦轻扣着手指,指关节敲打在透明的琥珀色茶几上出清脆的响声,即使是这般无趣的声音在张绮听来也十分悦耳。

  一眼瞥到透明的高脚杯颜色逐渐透明,在没了之前的犹豫和试探的心理,吩咐了旁边的侍从几句,转身走向楼上。

  一声,两声,三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容谦特有的直觉告诉他,他要等的人来了。

  抬眼间,果然望到一个人影,不过不是女子,就是一个普通的服务生。

  未等容谦开口,男子率先说道,“容总,我家主子楼上有请。”

  好大的架子,容谦冷笑道,想和他谈生意的人多了,敢让他这样等着的,她绮三娘倒还是第一个。

  可纵使他对一个女子再欣赏,却也容不得她们随意挑战他的底线,更何况还是一个对他来说无足轻重的人。

  过了半晌后,见容谦并没有要起身的意思,男子再次恭恭敬敬的说道,“容总,我们家主子说了,楼上有您要的东西,机会难得,还望请您上楼一聚。”

  轻蹙了下眉头,好看而有力的眉弓勾起一抹弧度,像是那雨过夕阳后的彩虹。

  虽然表情十分冷酷,可那张帅气逼人的脸让人看了却还是身心荡漾,就连同是身为男子的小服务员都不禁怔住了。

  容氏集团总裁的大名,他不是没听说过,只是,他一直默默的跟在张绮身边多年,还从未见过她对哪个男人这般上心。

  心中有了一丝莫名的敌意,就连他原本一颗平静的心都紧张起来。

  可面对这样的大人物,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样的紧张吧

  嘴角挤出一丝无力的笑容,伸出手掌,低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到底还是有目的性的来这里,既然时间已经不早了,他也没想做半途而废的打算。

  毕竟,他是不会平白无故的花自己时间去做不划算的买卖的。

  慵懒的甩了甩胳膊,起身整理了一下西装,这才上楼。

  路过二楼时,他无意间瞥了一眼楼上的布局。

  淡雅精致的珠帘悬挂在每一个包厢的玄关处,虽然这是远远的一瞥,可他还是注意到了那珠子并非普通的玻璃珠子,而是货真价实的水晶,晶莹剔透,表面十分光滑。

  视线转移到从二楼到三楼之间过渡的楼梯扶手上。

  上好的梨花木雕,细致而精美的花纹本就非池中之物,扶廊的梯角处还采用镂空的形式,做工更是精巧的让人挑不出一丝瑕疵。

  若非亲眼所见,容谦还真是难以置信这么一个小型的夜总会光是在装修上就已花费了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额度。

  虽然他也只是估量了一个大概,可事实和他猜的也不离十。

  一些简单的装饰物虽然精巧,不显眼,可其中却包含多个天然海贝珍珠和上等玛瑙。

  甚至是最简单不过的抱枕都是由最顶级的真丝锦缎面料制成的,上面的金丝采用了无数根金丝线,就连抱枕上的图案都是由绣娘一针一线绣上去的。

  走了这一路,也打探了这一路,终于在这个服务员的领导下,容谦来到了所谓的顶级包厢。

  虽说,从门外的设置来看,并未看出什么名堂,容谦却站在门外就感受到了房内的深远意境。

  开门的一瞬间,他眉头紧皱了一下,心中更多的是好奇。

  转身轻轻关上房门,再回过头时,却见到身子两侧的红烛突然亮了。

  好看的花灯从天花板映到地面上照射出了无数个光影,一个古香古色的包厢充满了诗情画意。

  在他四处探寻着这个古香古色的包厢时,同时也在询望着这个精心谋划一切,大费周章把他引来这里的人。

  抬头间,容谦看着对面的珠帘后似乎有一个身形曼妙的女子,看不清她的脸,却隐约感觉到这个身材的背后应该是一个美丽的女子。

  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短短的十米,容谦和张绮放了一道檀香木制的屏风,时不时的还是散发着清香的檀香味,若有若无,感觉十分舒服自在。

  随着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空气中的味道也越来越浓烈。

  “你终于来了。”女子的嗓音若有若无的飘荡在空气中,娇媚中带着一丝致命的诱惑,这种与生俱来的媚骨气息让容谦心头一阵。

  一个带着丝丝魅惑的声音在容谦耳畔响起,这种听起来酥酥麻麻的细嗓,任何人都会喜欢吧

  随着脚下的步伐越来越沉稳,也越来越缓慢,容谦的心情突然复杂起来。

  “既然都已经来了,为何不说话”张绮的声音再次在包厢中响起。

  此时,两人之间仅剩一步之遥,安静的甚至都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张绮心跳已经很快,却还是极力的克制自己,想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些。

  事实上,她的做法还是有点效果的,若不是容谦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估计也会穿帮的。

  “张小姐果然好兴致。”话音刚落,人已经径直走向女子的对面,眉眼间带着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嘲讽。

  唇不点朱而红,略施粉黛,好看的鼻梁凸起一抹弧度,眉稍弯弯,如远山黛一般,一副典型的江南美人景象,骨子里带着柔若无骨的感觉。

  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这样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竟会是那样柔中带刚,阴柔气息中会带着一抹男人的阳刚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