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星河计划-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八十四章 星河计划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八十四章星河计划

  “你找我来到底什么事”几秒钟后,容谦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眼前的这个女人让他摸不出她的心思,能有这般见识和胆识的女人并非凡人,若非她太聪明就是心机太深。

  总之,他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女人,她们都太自以为是了。

  张绮勾了勾纤纤玉手,好看的红玛瑙手钏衬得她肌肤似雪,宛若那天山雪莲一般的藕臂裸露在空气中,轻轻吸了一口气说道,“看来容总真的如外界传闻那般只谈正事,无关风月。”

  无关风月,这个词倒还真是新鲜,一般人只会说他冷血,残酷,什么时候还有这样的词语了。

  “你和我想象中的倒是很不一样。”说话的口吻依旧镇定自若,显然,他并没有把张绮的话放在心上。

  对他来说,也着实没有必要,和他有眼前利益之分的都可以称得上的朋友,一旦走出这个大门,他们也就只是比陌生人更熟悉了一点而已,所以,他一般只谈生意,不谈感情。

  “哦不知在容总心中,三娘是一个怎样的人”

  她一直很好奇容谦是怎样看她的,虽然她张绮的名声一直不好,但她到底是一个女人,对于有些方面的事情,她还是充满憧憬和期待的。

  爱情,这大概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每个女孩子心中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婚纱,南瓜马车,还有那最重要的男主角。

  虽然,她心知自己配不上容谦,甚至差了十万八千里,可她还是不忍心把这样的感情一辈子埋在心里,埋久了,就连她自己也不曾记得她是何时喜欢上容谦的。

  尽管他早已有家室,可她依旧看得很开,就连做梦都希望容谦有一天能多看她一眼。

  男人先是沉默了许久,而后才低低的答道,“没什么。”

  这三个字对容谦来说或许没什么,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不愿多说,或者是懒得说而已。

  可对张绮来说,她心里的落差感一下子油然而生,她爱这个男人,可他的心终究是对自己冰冷。

  鼓足勇气,悠悠出口道,“容总不愿多说是否是在芥蒂三娘是一个红尘女子”

  说话间,一双好看的丹凤眼在容谦的眼眸处来回巡视,红唇轻勾,任凭是她的任意一个动作都可以做的风情万种,尽显女子的温柔和媚态。

  特别是她穿在身上的那一袭红衣,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丝俘获的味道。

  容谦承认,这个女人是有魅力的,他也开始有点同情那些拜倒在张绮石榴裙下的女人了,想来,她也确实是精明,这装修夜总会的钱想必都是从那些京中大腕和富佬手中抠出来的吧

  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丝叹息,如若他们早认识几年,说不定还可以成为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处于生意的角度来讲,他很欣赏张绮,这个女人很有头脑,也精于算计,如果能够为他所用,定会在很多方面帮到他。

  可出去感情的角度来讲,对于这样一个心里颇深的女人来讲,容谦是绝不会对这样的女人动心的。

  脑海再次浮现顾眠的身影,容谦突然没了兴致,渐渐失去了耐性。

  “时间不早了,我们长话短说吧”

  “既然容总都已经喝了这茶,不知道容总以为三娘的手艺如何”

  容谦刚刚喝的这壶好茶正是张绮亲自泡的,而他所用的这套茶具也刚好是她特意为他准备的。

  “既已是行家,又何须来问我”

  从容谦刚一走近张绮时,就在她附近嗅到了一丝清透而幽香的清茶气息,虽只是细细一嗅,可他立刻就分辨出这茶叶的高贵,茶具的精致,茶水的余温,以及沏茶之人的心情。

  所以,他也无需多言,张绮定是精通茶道之人。

  莞尔一笑道,“三娘很久以前就十分敬仰容总,来,三娘敬您一杯。”双手交握于胸前,轻轻扶了下身子后,端起面前的茶盏,深吸一口气,抿了一口。

  几番闲聊过后,时间已过去了大半个时辰,容谦不经意间抬起手表,见时间不早后,缓缓开口道,“张小姐,时间不早了,如果你找我来就是为了品茶赏景的,估计你是找错人了。”

  话虽这样说着,可心里却并没有那么反感,空气中隐隐弥漫的木香让他感觉心神安宁,很舒服,缓解了近些日子以来的疲惫感,就连大脑一直紧绷的神经都舒展了不少。

  其实,张绮一早就看出来容谦的心不在焉,虽然他的表情和眼神都很到位,可他的一些细节动作还是出卖了他。

  “我们谈一谈星河计划吧”

  容谦正在打着响指的手突然停顿一下,慵懒的靠在背后的靠椅上,双手改为环抱于胸前。

  星河计划,所谓星河计划就是一个大的海外收购项目,小到收购一整条街,大到收购整个商业区都可能,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收购计划,甚至是关系到一个家族和企业的问题。

  曾经有多少大型公司和海外的一些知名企业集团,就因为失手错过了这个计划,把这个机会白白让给对手,从此一蹶不振,很难东山再起。

  同样,对于这样一个炙手可热的计划,想争想抢的人必定很多,容谦这几天在公司加班到深夜忙的就是为了这个计划而做准备。

  所以,张绮的话很成功的吸了他的注意力,轻轻闭上双眸,仍然不带有一丝语气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就有兴趣和你谈”

  因为张绮心中早就笃定他会这么问,所以脸上依旧是一副沉静自若的表情,和之前并没什么太大差别,也正是她的这幅表情让她心里的胜算多了一份。

  容谦这个人虽没有接触,但她还是很了解他的。

  对于他不感兴趣的事,他根本不会和别人耗费一分一秒的时间,在时间上,她就已经占了绝对的优势。

  所以,她从心里笃定容谦一定会听她继续说下去。

  “如果是做不成的事情当然没必要再谈但如果可以做成,那就另当别论了。”

  容谦心中明白,星河计划的成败与否对他们容氏集团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和晋升计划。

  如果没有成功,他不会损失什么,可如果让其他公司抢占了先机,容氏集团将会面临空前绝对的危机,而他们屹立不倒的地位也会随之而破灭。

  “好,说吧张小姐想要什么”

  能够做成,自然最好,可他心里明白,这样的好事不会平白无故的发生在他身上。

  凡是以利益为前提的事情,最终都付出相应的代价,他得到一方就会失去一方。

  “我要什么你都会答应么”她等这一刻等了好久,容谦刚刚所问的问题正是她一直在等着问题。

  “尽我所能,不过,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什么我不能满足你的事情。”

  “好,既然容总这么说的话,我也不客气了。”说完,脸上露出粲然一笑,好看的像是那抹天边上的晚霞。

  容谦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我要你离婚,和我在一起。”

  短短的十个字道出了她做这一切的目的,不为钱财,不为世事,却只为了他。

  这样的结果无疑也是出乎容谦的意料之外,他也没有想到这个绮三娘竟然会提出这无理的要求。

  看向她的眼神凝重了几分,就连表情也渐渐变得严肃,他想从这个女人的眼神中探究出什么,可除了那么深不见底的眸色外,他看不出任何。

  与此同时,容家别墅里寂静得连苍蝇飞过的声音都能听见,皎洁的月光笼罩在别墅的屋顶,像是折射出一抹好看的丝纱,轻薄而又带有神秘的色彩,和这景色融为一体,像是一个独立而美好的存在。

  一个小时以前,顾眠就一直坐在餐桌旁等容谦回来。

  时间越来越久,天气越来越晚,她疲倦的身子早已抵不住困意的侵蚀,整个人犹如散了架一般呆呆地坐在椅子上发呆,想要放空自己,却又怕一觉睡到天亮。

  纠结而复杂的情绪占据了她整个大脑,压抑着心中愤怒的火苗再次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当手脚都已冰凉时,她也顾不得其他,径直起身回到卧室,没有片刻的犹豫。

  这一夜,她的心是冰凉的,大脑是麻木的,全身都好像空落落一般无力的让她连喘气都觉得费力。

  心里苦笑一声,她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脆弱了,无形之中,她已经放弃了许多她曾经一再坚持的东西,尽管这些都不算什么,可她依旧努力的却做了。

  容谦,他们之间到底怎么了

  女人天性就是一个敏感的动物,特别是像顾眠这种典型的处女座,无论是什么时候,只要是别人的一个眼神,一个说话间不经意的语气,她都能记得一清二楚。

  虽然观察的细致入微,可无形之中也给自己平白增添了许多心理负担。

  梦,是她现在唯一能用来放松自己的方式,每天临睡前,她总会告诉自己的睡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好了。

  今夜,她也同样期待着这一觉醒来,她的全世界都会被点亮。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