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又欺负她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百九十一章 又欺负她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百九十一章又欺负她了

  直到走出这个包厢后,容谦还在寻思到底该以怎样的方式和张绮坦诚相待才能让她直接说出心中的打算。

  也只有这样,他们双方才能达成共识,得到彼此都想要的东西。

  可这一切恰恰不是他想的那般简单,张绮现在这个时候抛出橄榄枝,除了离婚之外,别无他法。

  这个问题对于容谦来说不是没有考虑过,同时,他的心里也笃定,自己究竟会以怎样的筹码去和张绮谈判,可眼下看来,他并没有打算退让,更没有其他决定的打算。

  如果说他拿星河计划和顾眠比,当然在他心中是顾眠重要。

  星河计划只不过是一个死东西,要了那么多有什么用

  如果非要把它们放在一起,他必定会选择顾眠,但此时,他面临的不单单是一个选择性的问题,这次的计划是一次机遇,千年等一回。

  如果说容谦对星河计划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这样一个庞大的计划和庞大的地产业,如果是能收购下来,那将是至高无上的繁荣,几辈子都不用愁吃穿用度,怕是任何人都会心动吧

  开车回家的路上,他仔细思量了一番,顾眠此刻正在气头上,他不想拿他们的感情再赌一次,他也赌不起。

  当顾眠那张娇柔可人的脸再次出现在他眼前时,他脑海中已经打定主意,坚决不会有半分的退让。

  不管张绮对他开出的是什么条件,凡是和顾眠有关的,他一概不会答应。

  猛地想到刚刚顾洛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打开车内的蓝牙耳机,拨了过去。

  “嘟嘟”电话响了两声后迅速被接听。

  “喂,容谦,你死哪去了我给你打那么长电话不接干嘛呢是不是又泡妞呢”电话另外一端传来顾眠急迫且不耐烦的声音。

  车内的容谦皱了下眉头,不明白顾洛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家伙大脑搭错了哪根筋。

  转了个方向盘,路过一个红绿灯后,缓缓出口说道,“你瞎说什么呢我刚才谈正事去了,有什么事快说。”

  顾洛的心情本来就极其不佳,特别是在和顾眠畅谈一番后,便对容谦的罪行屈指可数,几个手指头都能算得清清楚楚。

  这段时间,他不在的日子里,这家伙竟然敢这么欺负他妹妹,现在反而在这里质问他,真是好大的胆子,想想就觉得气恼。

  一股火上来,撒开了吼道,“容谦,你不要总拿这条借口来搪塞我,你用来搪塞我妹妹可以,但是你别想用这照片把我糊弄过去,我可没我妹妹那么好糊弄。”

  听完顾洛的这一番陈腔滥调,容谦的大脑嗡嗡作响。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又扯到顾眠那儿了

  心里有了一丝异样,察觉到了什么,转移到话题,“顾眠是不是在你那”

  此时,正坐在公路一侧的顾眠把两人的谈话听得一清二楚,他已经透过电话感受到电话另一端涌现出来的冰冷感,丝丝沁耳,让他不由得心头一颤。

  连忙对顾洛挥挥手,不想让容谦知道他在这里的消息,可已经来不及了。

  “对,容谦,我就告诉你,我妹妹的确在我这,只要她在我这里的一天,我就不会让她白白受你的欺负,也不要再打欺负她的主意,否则,我们顾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其实,顾洛的这番话就是说给顾眠听的,容谦是什么样的性子,他是再了解不过的。

  他这个人整日一副死脑筋,平时看上去,脑筋转得挺灵活的,可面对感情的问题上,他还是很专一的。

  所以,光凭这一点看来,把顾眠交给他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如今,顾眠的话,他也听在心里,隐隐约约觉得这其中定然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些时候该做样子还是要做样子,他这个做兄长的也只当是为了自己妹妹好,希望她能多体谅一些容谦,放宽心。

  其实女人不过都一个样子,在他看来,白悦和顾眠的性子就很像。

  天下女人一般,在面对爱情时,都会变得时常小心眼儿,他早就习惯了。

  这样想着想着,竟然忘记了电话另一端还有人在听电话,手中的电话就这样一直举着。

  过了半晌也不见那头有人回答后,这才低低发出了两个声音,“喂,容谦容”

  哪里有容谦的声音,电话早就已经被挂断,更不要说他指望容谦在电话中对他许下什么承诺。

  顾洛心中明显感觉自己被人耍了一般,“啪”的一声挂断电话,端起茶几上的水杯,猛地一口喝到底。

  刚要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怒火,却见顾康德和宋书玉的身影刚好从门外回来。

  强行压抑下去自己的情绪,自我调节一番后,从牙缝里拼命挤出一丝看起来毫无违和感的笑容,“爸,妈,你们回来了。”

  “呦是家里来客人了吗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你平日里不是从不在家呆着吗”略显清甜的女声回荡在偌大的别墅客厅中。

  宋书玉说的的确没错,如果家里没有什么特殊情况,顾洛的确不会在家呆着,定会带着白悦到处乱逛,再不然就是去公司。

  按照他的话说,这就是闲云野鹤一般闲情逸致的生活。

  算下来,他和白悦两人也没有多少这样闲逸的日子过了。

  等到两人结婚过后,便会纷纷到集团工作,生活也会再次回归正轨。

  “妈,你说的对,但这也得分什么事儿啊眠眠来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当然要亲自下来陪她了。”

  “眠眠来了”宋书玉惊喜地问道。

  “看看,看看,妈就是偏心啊,我妹妹来了,你就这样兴高采烈的,我从外面回来也不见你这样高兴的样子。”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娇嗔和埋怨,顾眠和白悦故作呕吐状。

  “臭小子,瞧瞧你那副死样子,你妹妹来了你也不早告诉我,等会儿,我这就去让张嫂准备你们爱吃的菜。”

  刚放下包,宋书玉就直接朝顾眠的方向快步走来。

  对于她这个女儿,她可是疼爱的很,恨不得天天早日见到她呢

  只可惜她已经嫁人了,没有那么多时间不在他们身边,所以,每每见到她,心中对她的疼惜感都会被牵扯出来。

  “妈,爸。”顾眠温柔地打了声招呼。

  “诶,快让妈看看你,眠眠啊我怎么感觉你最近瘦了呀,是不是吃的不好,还是累着了,今天好好给你补一补啊”说完后,顾眠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

  不知从何时起,这样淡然的笑容已经成为她的招牌表情,无论是面对陌生人也好,还是熟人朋友也罢,她总会显现出这样一个招牌的笑容,看起来虽然是无公害,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就是怪怪的,仿佛这笑容不是发自内心的。

  都说母女连心,宋书玉心中有一丝强烈的感觉,轻蹙了下眉头,温柔的说道,“眠眠,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还没等顾眠回答,顾康德便发声问道,“眠眠,容谦呢他没陪你一起过来”

  经过顾康德这么一提醒,宋书玉立刻察觉到什么,马上反应过来,“眠眠,告诉妈,容家那小子是不是又欺负你了你们吵架了”

  白悦站在旁边已经有好一会儿了,从顾洛刚刚跟容谦在打电话时,她就想插上几嘴,一直没有来得及。

  这会儿,顾康德和宋书玉回来了,她心中有些按捺不住,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却见顾洛对她摇了摇头,只好作罢。

  顾眠本就是满腹的委屈,此时见到自己的亲人一个个站在她面前,对她嘘寒问暖,甚是关心,差点忍不住掉下眼泪。

  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停顿了好一会儿后,才开口说道,“爸,妈,你们想多了,容谦平时对我很好,他疼我爱我还来不及呢这几天,只是他工作太忙,我一个人在家有些无聊罢了,所以便带着宝儿过来看看。”

  看到顾眠十分笃定的眼神,似乎也没什么。

  见顾眠没再说什么,只是一直吩咐道她,如果容谦真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一定要及时告诉他们。

  她刚刚谈及这个话题,张嫂匆匆忙忙的赶来说道,“老爷,夫人,姑爷回来了。”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顾康德话音刚落,容谦便提着大包小裹的走进来。

  宽松长袖长版的风衣只到膝盖,走路带风,这一路走过来,风尘仆仆的,像是经历了暴风暴雨一样。

  “爸,妈,我回来了,公司这两天有点紧急事情要处理,所以就没陪她一起回来。”

  “嗯,容谦啊忙公司的事是好事,但是也要顾家,别太劳累了啊”言外之意就是说容谦应该多抽出一些时间来陪陪顾眠。

  不过,顾康德的话说的还是婉转了一些,尽管顾洛也一直在暗地里搞些小动作,对容谦吹胡子瞪眼一番,可也奈何不了宋书玉对自己闺女的心疼。

  “容谦,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既然娶了我们家眠眠,没事的时候应该多陪陪她,况且你们两个人连孩子都有了,虽说,咱们家庭情况不同于那些平常百姓,但是,人家都说自己的孩子还是自己带的好。”

  这样一番语重心长的话是她发自内心说的,的确如此,她就这么一个宝贝闺女,年纪轻轻的就扔到了他们容家。

  容敬伟还好说,但是叶茜,她实在是不放心顾眠的这个婆婆。

  容谦吞了几下口水,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不知怎的,听到岳父岳母这么说,他心里突然松了一口气。

  显然,顾眠并没有对他们说出事情的原因真相,这至少说明,她还是相信自己的。

  “爸,妈,你们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的,无论工作再忙,我一定会抽出时间陪她的。”

  “这可是你说的啊记住你今天说的话。”顾洛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拍了拍容谦的肩膀。

  这一拍不要紧,空气流动导致容谦身上的气味全部都钻进了顾洛的鼻息间,幽幽檀香似乎还带着女人的清香感。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种味道绝对不是容谦身上会有的,本能的反应道,“什么味儿啊你什么时候换香水了”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