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太不要脸-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二十九章 太不要脸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二十九章太不要脸

  “啧啧,你就骗人吧,以我的火眼金睛,早看穿了。”同事摇头,完全不信。

  沐浅夏情绪低落,不想争执:“你说是就是吧。”

  “好没意思,还想着给你出出招呢。”

  “你出招你自己都没交过男朋友,大龄剩女一枚,怎么给人浅夏出招啊”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再说,旁观者清,我帮忙参考参考,总是有价值的。”

  “得了吧,还不如浅夏问一问度娘呢,什么事百度都知道。”

  沐浅夏不想谈这个问题,极力忽视她们的说话声,打开一份没处理好的文件,却怎么也沉浸不下去。

  她和容谦的婚姻,总不能这么胶着下去。

  如果没有樊若水的出现,还能忍耐,孩子也可以得到一个相对完整的家庭。

  现在,却是绝对不可能。

  若继续下去,自己怀了宝宝的消息掩饰不住简直不敢相信后果,那太沉重,她承受不起。

  思绪纷乱,更加静不下心。

  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把,她抬眼望去,就听到同事说道:“浅夏,总裁的女朋友叫你呢。”

  “哦。”沐浅夏愣愣的应了,才反应过来,扭头就看到樊若水姿态万千的站在办公室门口。

  不愧是明星,即使不在舞台上,也给人一种自信张扬的明艳感,远比普通人惹人瞩目。

  注意到她的目光,樊若水再次喊道:“沐浅夏,我有事找你,出来。”

  “嗯。”沐浅夏点头,起身向外面走去,她想,樊若水找自己应该是有关离婚的事,只要能让容谦离婚,她不介意退让。

  两人来到这一层的露台,樊若水脸色蓦地难看下来,冷冷讥讽:“你真是好算计,以退为进,明知道阿谦顾忌你有个市长父亲,逼着他离婚,不过是有恃无恐,知道阿谦不会答应,心机真深”

  沐浅夏愣怔,眼中流露出不悦:“樊小姐,麻烦你慎言,根本不是这样。”

  她刚刚在容谦办公室时,虽然想过这个理由,但是根本不成立。而在此之前,她丁点都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不是这样是哪样这种手段我见得多了,别以为能得逞阿谦妻子的位置,只会是我的”樊若水双手抱臂,信誓旦旦的宣告,好似一点都把她看在眼里的蔑视。

  沐浅夏抿着唇,十分认真道:“我是真的想离婚,夹在你们中间,太难受。”

  真的太难受,这些天以来感受到的痛苦,比她以往三年体会到的都要多。

  从樊若水归来开始,她心脏的疼痛就没有停歇过,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樊若水冷哼一声,眼中闪过恶毒:“你死了,我才会相信这鬼话”

  说话间,她一把推向沐浅夏,唇看着她身体往后倒,唇角划过得逞的笑意。

  两人正好站在门内,露台和过道有着大约半米的高度,用三道台阶相连。

  沐浅夏后脑勺着地,不定会伤的多重,最好死了算了

  她恶毒的想着,念头刚划过脑海,就看到沐浅夏手在慌乱中抓住墙角,虽然脚下很不稳,却止住了倒地的趋势。

  樊若水准备再推一下时,从楼梯上来的秦蜜蜜看到这一幕,快速冲过来,扶住了沐浅夏。

  “浅夏,你没事吧怎么样,有哪里磕到了吗”她紧张不已的连声问道,幸好还有理智,没有将宝宝有没有事这句话话问出。

  “我没事,蜜蜜,谢谢你了。”沐浅夏脸上惨白如纸,额头渗着细密的汗珠。

  她惊慌未定的一手轻怕胸口,一手捂着小腹,不敢想象自己若是再从台阶上跌落一次,还有没有那好的运气,能保住宝宝。

  秦蜜蜜不由分手的检查一遍,确定她确实没问题了,才将矛头对准樊若水,眼神喷火:“真是再恶毒不过小三,最恶毒的小三就是你我家浅夏什么都没对你做,你就狠心下次毒手这次是我瞧见了,我没瞧见的地方,还不知道你干了多少坏事呢”

  喘了一口气,秦蜜蜜继续怒骂:“我告诉你,今天这事没完,我们去找容谦评评理去,若是他不公正,我就把你做的那些事发到网上,把你的存在告诉沐市长,真以为得了容谦的青眼,就能肆无忌惮了我家浅夏的后台可比你硬”

  樊若水避开她的手,冷笑着否认:“我做什么了她自己没站稳倒下,怨得了谁有本事拿出证据来,不然后台再怎么硬,也不能仗势欺人,公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呵呵,我亲眼看到的”秦蜜蜜一手叉腰,毫不退缩,准备跟她大战,“你是想说你那些脑残粉眼睛是雪亮的吧可惜,粉了个没有人性的明星,眼睛都白长了,一大群瞎子,眼前当然是一片雪白咯。”

  沐浅夏也愤怒的很,她可以忍受加注在自己身上的污蔑和痛苦,却不能忍宝宝因此受到伤害:“樊小姐,你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

  樊若水以一对二,也不示弱,笑着讽刺:“你想要个什么说法我还要告诉阿谦,你因为嫉恨我和他的关系,就布下陷阱陷害我呢,至于这个女人,她就是你找来的帮手,自然帮你说话。”

  “你,你这是颠倒黑白”秦蜜蜜气到要爆,脸色涨红一片,大声唾骂,“真不要脸”

  沐浅夏眼神发寒,她愿意退让并不代表着性子懦弱,冷冷盯着樊若水,一字一句道:“容氏的监控,除了洗手间外,遍布每一个角落。我们所处的位置,不仅头道:“浅夏,你还真听的话,就这么回去啊”

  “嗯,我回去好了,昨晚没有睡好,回去再睡一会儿。”沐浅夏不想她太担心,随口扯了个理由。

  秦蜜蜜皱眉,怒其不争的戳戳她额头:“你就这么吃了哑巴亏,以后樊若水的气焰的只会更嚣张,听我的,你还不如回沐家,把这事告诉沐伯父,让他老人家为你做主。”

  就是考虑到闺蜜有个给力的养父,她才忍下了一时之气。只等着沐市长为女儿做主,狠狠惩治作死的樊若水一番。

  沐浅夏轻轻摇头:“我暂时不能回沐家。”

  不等秦蜜蜜询问,她就直接说明了缘由:“你忘了,我上次住院,就是因为在沐家时,被我姐从楼梯上推了下来。我养父他这几天,都出差不在家。”

  “啊,我给忘了”秦蜜蜜拍了拍额头,“那怎么办”

  “先回去,等等再说,总归这婚姻我是离定了。”沐浅夏镇定的说,眼神寡淡,看不出对容谦有过爱意。

  她没说的是,今天这一闹,等容谦抽空回到别墅,她将要迎接的绝对是暴风雨。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