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扰了他兴致-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章 扰了他兴致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章扰了他兴致

  容家别墅。

  当顾眠再次睁开双眼时,却望见她眼前放大这一张无比俊俏的面孔。

  虽然记不清楚容谦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但是本能的直觉告诉她,她昨晚定是睡得一塌糊涂,竟然连容谦回来都不知道。

  想必她最近真的是累了,身子也不自觉地开始沉重起来,感觉整个人消沉,颓废了不少,当然这只是她的心理作用,毕竟今天还是一个大喜的日子,在叶茜的生日会上,她可不想这样扫兴。

  润润嗓子,慵懒的说道,“你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

  容谦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目光紧紧的盯着她那睡眼惺忪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懒洋洋的小猫,只不过最近却瘦了不少。

  原本那胖嘟嘟的脸蛋此时也变得消瘦下来,有些心疼,看来是时候该给他这个小娇妻好好补一补了。

  “怎么为夫不在家里陪你夫人自己一个人是不是觉得特别寂寞”说完还一脸喜悦的神情看着距离他仅有十厘米左右的顾眠。

  越看越觉得爱怜,特别是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顾眠那张素颜的脸上时,十分清纯。

  此刻就说顾眠是个高中生,或许都会有许多人相信。

  容谦心里得意的很,他的老婆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最棒的,就连素颜的样子也是这般娇媚可人,这才是真正的美人。

  虽然顾眠的眉毛虽然不是很浓密,却有着完好的眉形,就算是不画眉也显得十分自然,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就像是会说话一般,单单是眨眨眼睛就会让人觉得心被勾走了一般。

  就是这样的顾眠,无时无刻不吸引着他,他心里有什么还会容得下别人他的眼中,他的视线,能看到的都只有她一个人。

  “那个,我们赶紧起来吧,别耽误了妈的生日会。”顾眠见容谦一直盯着她看,神情有些不太自然,准确的说是有些不好意思。

  这一大早上的,也不知道这个家伙要干什么

  想起前些日子,两人一直都是分房而睡,突然间有些不好意思,似乎不太习惯这样的感觉。

  虽然一方面这样想,但是另外一方面却不是十分在乎,毕竟她心中还是很期待容谦那宽厚而温暖的怀抱的,

  “不着急,我们再睡会儿,妈的生日我到中午才开始呢”容谦像是能读懂她的心事一般,缓缓抬起手掌,揽过她的身子,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几分。

  这下倒好,就连顾眠喘息之间都会感觉到那温热的气流和自己发出的声音。

  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身体本能的僵硬,整个人像是绷成了一根筋一般,十分不自然。

  不行,她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感觉了,最近一直十分自在,哪里会受得了这样被捆绑的感觉,她想要拥有的是自由的灵魂,一心只想着赶紧挣脱这个禁锢的怀抱。

  “要不我们还是早点去吧,顺便也能帮着收拾收拾。”带着商量的口吻,语气中满满的都是关怀。

  容谦挑了挑好看的眉毛,眼前的这个小娇妻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家里明明什么都不缺,佣人更是一大堆,她过去做什么呢

  再说,他怎么不知道他这个傻老婆什么时候这么爱干家务了

  以前,有多少次让她收拾房间都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像她这种懒起来比男人还懒的女人竟然还会有主动要干活的时候,真是让他笑掉大牙。

  若不是考虑到会破坏此时这个暧昧而浪漫的气氛,他定会好好的嘲笑一番。

  “家里又不缺佣人,你跟着过去干什么那些粗活重活只有别人来管,你只管做好你的总裁夫人就行。”

  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时,顾眠的心中一暖,就像是在极其寒冷的冬日里捧着一杯奶茶,滚烫而温热的感觉从手心直接温暖到了她的内心,绽放出了朵朵鲜花,心中喜悦无比。

  一时间默不作声,两人之间没了话语,顾眠更是害羞的低下了头,而容谦的视线却还在她光洁无瑕的脸上打量着。

  都说男女之间的感情是一种很奇妙的化学反应,爱情就是这种化学反应产生出来的代名词,

  顾眠心中一直在纠结,为何女人总是弱小的那一方。

  造物者真是不公平,心中曾经幻想过无数个捉弄容谦的方法,一次都还没有实施过,如果让容谦吃瘪,或者是出糗,那一定很有意思。

  “呵呵”

  想着想着,竟然不自觉的发出了笑声,就连她自己也是浑然不知,若不是容谦拍了拍她的后背,她到现在都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轻微抬眼间就见到容谦的眉已经拧成一根筋的,像两条毛毛虫一样挂在脸上,脸上的笑意渐渐止住,心中却越发的笑到不行。

  真是太逗了,她只不过笑了几声,容谦脸上的表情就这样逗,如果

  “顾眠,你想什么呢”一个慵懒好听的嗓音打破了她正在幻想的思维,把她从戏谑容谦的幻境中拉了出来。

  情绪上有些不满,在心里暗自抱怨着容谦打搅了她的美梦。

  “没没什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这温暖而冰凉的薄唇堵住了口,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吓了顾眠一大跳,这完全是在意料之外,本能的发出一声“呜”

  可她对面的男人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开她的意思,双手死死地抵住她的后脑,不允许怀中的小女人有任何一丝抗拒的心理,加大力度,贪婪的吮吸着她口齿间的芳香。

  那清香的感觉像是清晨花园中的花香,容谦急迫的吸吮着她口中的蜜汁,那清甜的感觉就像是花瓣上的露水,十分美好。

  逐渐吻越来越浓烈,两人之间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随着他们动作的加剧,以至于两人的鼻梁紧紧贴在一起,容谦恨不得把顾眠揉进他身体中一般,动作霸道得像是一只凶猛的狮子许久未见到自己的猎物一般。

  二十秒,三十秒,四十秒,直到怀中人的脸蛋已经红得像是一个熟透了的苹果,他这才缓缓松开她。

  双眼泛着浓浓的爱意,还没等顾眠来得及口喘息的机会,吻再次扑面袭来,直接攻城略地。

  容谦温柔的撬开她禁锢的贝齿,带动着她,与他一起嬉戏共舞,还时不时的挑逗她一番。

  顾眠在他的带动下渐渐迷失了自我,由最开始的被动开始逐渐配合起他,两人就像是那水中的鱼儿,自由洒脱,像是重获了自由一般,带着些迫不及待。

  随着室内温度的升高,两人之间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容谦的吻渐渐滑落至顾眠精美的锁骨。

  在他进一步有所动作,吻继续缓缓向下时,一个破天荒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此时正沉浸于爱河的两个人。

  “铃铃”

  电话的铃声一声接着一声,在安静的卧室中显得十分震耳。

  该死,是谁在这个时候这么扫兴,偏偏在他要进入到最关键的时刻还过来打扰他,如果让他知道,定然不会放过这个人。

  心里虽想着,可他的动作依然在继续,大手仍然在顾眠纤细的腰间随意滑动着,有意无意的时不时撩拨几下。

  直到顾眠的身子实在有些不舒服,只觉得全身都酥酥痒痒的。

  耳边的另外一端的电话铃声依旧在不断的打来,他实在是有些没了耐心,弱弱的出声,“你去接了吧,兴许是重要的事呢”

  容谦神色一滞,手上的动作渐渐停了下来,一双布满的眼睛再次变得深沉,快步走到电话机旁,一把接起电话,没好气的说道,“谁啊”

  话一出口,声音凌厉得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依旧躺在松软的大床上的顾眠神色也是一惊,心中开始为这个电话中的人默默祈祷,但愿他不要是什么受害者。

  而她却不知自己完全祈祷错了人,在容谦接通电话,听到电话里传来那苍老而带着雄厚的声音时,脸上的表情缓和了几分,尴尬的润了润喉咙,十分无奈的说道,“爸,怎么是你啊您这么早打来什么事儿”

  刚刚只顾着和顾眠亲热,自己的好事突然被打断,欲火自然无处发泄,却没料到电话那一端竟是他家老爷子,早知道他就克制点儿自己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怎么还不过来啊,现在还早吗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快点收拾收拾,带着宝儿和你媳妇儿一块儿过来。”

  电话里的声音震耳欲聋,尽管顾眠隔着一定的距离,却也听个一清二楚。

  虽然她这个公公年纪大了,可声音却是相当洪亮,听叶茜以前说过,容敬伟年轻的时候还曾在合唱团做过领唱呢

  果然如此,这曾经学过音乐和唱歌的就是和他们这些普通人不一样。

  不过,要她说,容谦的特质一定是遗传了他爸,兴许发掘发掘,他还有唱歌的潜力呢

  如果真的可以,她倒是打算从小就培养宝儿唱歌的天赋,让他的父亲亲自给他做导师,这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此时,容谦已经清醒了几分,不觉间像是被一盆冷水一般泼灭了成,带着沙哑的声音说道,“好,我知道了,我们收拾收拾,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后就看了看手机,在他们刚刚恩爱的那段时间里,不知不觉间过去了一个半小时,这会儿,时间真的已经快到晌午了。

  被容谦继续盯了几分钟,顾眠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

  双眸放大,像是一个鲤鱼打挺一般,从床上直接猛地坐了起来,“完了,完了,要是再不收拾,我们真的来不及了。”

  嘴上边说着,手上也不闲着,开始倒腾起自己的衣服。

  心里暗叫不好,叶茜和容敬伟定会觉得他们不把他们二老放在眼中,连生日会都可以这样随便到,现在还没起床,肯定觉得她这个儿媳懒死了,说不准,连生日礼物都不会接受了。

  一想到此,顾眠就觉得自己刚刚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如果不是她贪睡,如果不是她懒,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原本就担心叶茜不会喜欢她的礼物,这下倒好,还没等礼物送出去,自己就先提前惹了一大堆麻烦。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