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做他干爹-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零六章 做他干爹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零七章只不过是看孩子

  容谦又怔怔的在门外站了几分钟,隐约间还能听到房间内传来咯咯的笑声。

  原本沉在心底的气一下子全被提了上来,心情十分焦躁,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一脚踢开面前的门,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此时变得无比阴鸷,像是那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夜空。

  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同意让容廷来做宝儿的干爹,这件事,他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容廷想都不要想。

  本来就看着他特别不顺眼,这会儿竟然还想捡个白白的便宜,他当然会以为天上会掉下饼,把什么好事都安放在他容廷的头上,现在这件事在他眼里就好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房间内原本正在相谈甚欢的两个人似乎也没料到门会被突然踢开,声音的巨响导致房间内的三人都吓了一大跳,宝儿竟然哇哇大叫了起来。

  原本正坐在床上的容廷立刻站起身,有些诧异的望向怒气冲冲出来的容谦,不知道他这会儿发的什么疯。

  “容谦,你这是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吓到宝儿了”顾眠说话的口吻有些责怪,一边说着一边抱起床上的宝儿小心翼翼的把它放进旁边的摇篮里,轻轻摇晃了几下后,哭声这才渐渐停止。

  还好小孩子比较好哄,她们家宝儿又不是很调皮,否则还不知道要闹腾成什么样子呢

  转过身,再次看向容谦的时候,目标只不过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秒钟,嘴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只见到容谦几个大步走上前,拎起容廷的衣领,也不顾他的反抗,将他生生拽了出去。

  “喂你干什么”

  “容谦”

  顾眠朝着容谦的身影叫喊了几句后再次转头看了一眼在摇篮中十分听话的宝儿,这才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跟着走了出去。

  想到容谦刚刚的激动情绪,顾眠猜想容谦定是又误会她和容廷了。

  不知道这个人怎么总是这样,看来,她的确是该好好解释一下,生怕两个人之间再大吵大闹,要是惊动了容敬伟和叶茜就不好了。

  刚走到楼梯口就见到正在僵持不下的两个人,双目似乎冒着怒火,怒斥着对方还瞪着眼睛。

  “容廷,我已经警告过你很多次了,不要再来破坏我和顾眠的生活,我们两人现在生活的很好,也不会因为你再有任何的矛盾,所以,你休想在从中阻挠我们。”

  容谦算是发现了,只要有容廷在的地方都不是好地方,只要有他在的片刻,他们之间便会产生永无休止的征战。

  “容谦,你是不是疯了我只不过是上来看看你们的孩子而已,你不要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容廷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要说心里一点也没有别的想法,这是断然不可能的。

  “你说的倒是好听,只是看看我们的孩子,你当真以为你心里的那些心思我就一点不知道吗”他刚刚站在门外已经把容廷的话听得十分清楚,这个男人现在还想抵死不认么真是笑话。

  “容谦,我不想跟你在这里吵,这些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是这样想的,那就按照你想的去做吧”容廷十分冷淡的说道。

  与其在这里和容谦做些无谓的争吵,倒不如找个清静的地方潇洒自在,这嘴啊,一但解释的多了,也就变得十分懒。

  所以,他干脆连看都不看容谦一眼,直接稳稳的下楼,拿起在茶几上的公文包,转头走人。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里只能听到保姆说话的声音,“二少爷,这才刚刚做好了饭菜,不在家吃一口吗”

  “不用了,麻烦张嫂了。”

  “可是,可是这是老爷吩咐的,您真的不能再考虑一下吗”

  轻挑了挑嘴角,回头的一瞬间,无意识的瞟过顾眠那张十分干净的侧脸,头也不回的离开。

  顾眠刚走到楼下,就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埋怨的看了容谦一眼,低低的开口说道,“怎么回事啊你怎么把他气走了”

  “我没有气他,是他自己要走的。”容谦一手拉过站站在他身侧的顾眠,缓缓坐下。

  “你还说没有我刚刚明明看到”

  “怎么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几个在这儿吵什么呢”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在楼上响起,两人的视线同步向楼上望去。

  “爸,您怎么下来了”

  容敬伟原本在书房处理公司的事务,却听到张婶说容廷没吃饭就急匆匆的走了,他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儿,就急忙下楼过来看看。

  “容廷呢”疑虑的问道。

  “走了。”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

  “走了怎么回事儿容谦,是不是你又和你弟弟吵架了”

  容敬伟一下楼就看到容谦脸色十分难看的坐在沙发上,心中断定是这两个人吵架,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其他理由。

  客厅内的气氛一时间静得出奇,顾眠也只是默不做声,静静的坐在一旁。

  末地,还没等几人说话,便是听见窗外下起了瓢泼大雨,豆粒般大的雨点敲打在透明的玻璃窗上,声音清脆入耳,仿佛还有一些细小的冰雹粒砸在上面。

  眼下看来,这场冰雹来得正是时候,刚好化解了在客厅内的尴尬。

  顾眠一时望着窗外出神,竟然不仅感叹起世态炎凉了。

  曾经,她曾无数次的希望容廷和容谦两个人能够和平相处,他们一家人能够安安稳稳的坐下来吃顿团圆饭,不知这一天何时才能到来

  或许,很远,或许很紧,这些都说不准。

  “哎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啊我二哥呢怎么不见他人”容羽此时刚从浴室走出来,一边擦拭着还在滴着露水的头发,一边心不在焉的说道。

  一双水汪汪娇媚的大眼睛在众人脸上巡视了一圈,依旧没见到容廷的影子,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容敬伟此时正在气头上,闷不作声坐在一旁,只是冷冷的看着容羽一眼,继续低着头,一副深沉威严的样子。

  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只是感觉很不安,求助的目光望着容谦和顾眠,“哥,嫂子,到底怎么回事二哥他人去哪里了”

  “怎么了你们倒是说话啊”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一停滞,也不顾自己还在滴着水的头发,径直把毛巾扯下来搭在肩上。

  顾眠先是看了一眼容羽,又看了一眼容谦,见他还是不愿开口说话时,只好自己发声道,“没什么,他已经走了。”

  “什么已经走了他去哪儿了”声音中带着一丝很明显的不可置信,见到顾眠不说话,又接着问道,“他连饭还没有吃,怎么又出去了呢现在外边还下着大雨”

  不是为何,在每每提及到容廷的事情时,她总是不由自主的不讲理,大脑和心里似乎已经不受控制的偏向了他这一方。

  一旦被情感冲昏了理智,便什么也顾不得,怪不得她刚刚在穿衣服的时候就听到院子里的车声。

  好在她出来的及时,轻轻跺了下脚,十分不耐烦的看了他们三人一眼后,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直接把毛巾甩在茶几上,朝着容廷的方向追了出去。

  或许,是她的潜意识里本能的就这样做,可她此时还不知道,这样做带给她的后果是什么更没有料到她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对她心理造成多大的影响。

  这一次,他是对的,又或许,这一次是错的。

  总之,这些错错对对在她心中又何尝重要呢

  她在乎的只不过是一个人,一份真挚的感情而已。

  尽管室外的瓢泼大雨能随时打透她的衣衫,可容羽还是没有片刻的犹豫,直接冲入那漫天洪水一般的大雨中。

  从门口走到轿车之间的距离不过也只有二三十米,可她却是在用尽全力的奔跑。

  刚走进车里,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已湿透,开车就朝着容廷又可能去的地方飞奔而过。

  好在接下来的路程还算一帆风顺,一路上并没有遇到过多车辆的阻碍,这会儿倒像是开了挂一般,就连十字路口的红绿灯每每也都是绿灯。

  下了高速,行驶在天桥上,蓦然在前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辆黑色凯迪拉克的车牌号她早已熟记于心,一时间,原本有些焦虑的心情此刻变得更加激动,像是那被石子激荡的雨水一样,泛起无数水花。

  一心只想着早点能见到他,哪里还顾得上自己自己此时的形象,眼看着距容廷还有一定距离的车辆渐行渐远,马上就要在下一个路口转弯,心里却也只是干着急。

  香榭丽舍。

  容廷已经将车稳稳地停在一旁后就快步走进了这个看上去十分雅致的酒吧,他来这里的目的很明确,一是为了寻欢作乐,二是为了公事。

  这段时间,因为星河计划的事情,他也没少费心思。

  他喜爱来这里的原因不单单是如此,还有一个原因是这里的环境和其他地方不太一样,浑浊中似乎还透着一丝清雅。

  “呦,容总经理又来了。”

  从容廷进来的一瞬间,张绮的目光便一直盯在他身上。

  “酒,三娘,给我来你们这里最好的酒。”

  “好嘞,您先等着,我这就过去。”

  不多时,便见到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手中端着那好看的红酒瓶和两只高脚杯缓缓朝这个男人的方向走去,脚上的高跟鞋子乎与她早已成为一个整体,看上去轻飘飘的,走路的样子十分随意,像是腾云驾雾一般。

  “总经理,今日的酒我请客,您尽管喝。”说着便将自己刚斟满的那只高脚杯在手中轻晃了几下,而后才递到容廷的手中。

  她绮三娘是何等精明的人,容廷来找她的目的,她岂会不知。

  这些生意场上的男人不过都是如此,名和利都是他们在乎的对象,若她手中没有星河计划,这些身居高位的男人又怎肯屈尊于和她谈判。

  其实,从容廷一次来找她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他的身份。

  虽然这段时间他也没少花心思来讨好自己,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尽管他出的价钱太高,尽管他给她的首饰再好,可她的心却早已给了别人,更何况他给她的感觉不安全,让她总觉得很怪异。

  无论是她多心与否,心里既已笃定的事情就不会再悔改。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