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雪上加霜-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零八章 雪上加霜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零八章雪上加霜

  许多事,张绮也是无能为力,没有办法更改。

  都说事在人为,有些时候,她也很希望她可以是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傻子,可以尽情的疯狂,任性的付出,就算是不求回报,最起码却爱得十分坦荡。

  可事实证明,她这辈子终究是不能实现这个愿望了。

  再次抬眸看了眼正在借酒消愁的容廷,其实,从这个人的身上,她可以看到很多他们共同的特点,他们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在面对感情上,他们都是同病相怜,深爱的人都是那样身不由己,却又得不到。

  有些时候,在这里呆久了,她甚至分不清这里的世界和外面究竟有什么不同,繁华无限,灯红酒绿,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在光顾她的生意,她却只有一个落得清闲的老板娘的身份,这确实是一份极好的差事。

  这种生活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后半辈子的依靠,又或许是一种消解自我的方式。

  它可以使一个人的内心变得平静起来,可对她绮三娘来说,她又怎甘心随意就闲了下来了呢

  一颗五彩斑斓的心永远是不安份的,就好像她天生就该是生活在这花花世界中的人。

  酒过三巡后,容廷的大脑开始有些发晕,发胀,口中还不断的喃喃自语说道,“我到底有什么比不上她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如此对我”

  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高脚杯中那浑浊又清透的液体,暗红色的液体像是波涛汹涌一般肆意流动着。

  它就好像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导体,明明是那样好看的酒红色在这样昏暗的地方却又看不清楚,而透过高脚杯还能清晰的看到它。

  “来,容总经理,我敬你一杯。”张绮娇媚的说道。

  “干杯。”

  另一边,容羽开车在周围闲逛了许久,才好不容易在这家酒吧附近看到了容廷的车牌号,特意看了一眼这里的所在地,香榭丽舍,不就是个酒吧吗还起了个这么文绉绉的名字,看着就觉得十分怪异。

  还没进门前就对这里产生了本能的反感,容羽一心只想着进去找容廷,根本没有在这里到处闲逛的心思。

  若是平日,见到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酒吧,她兴许还会玩性大发,在这里和朋友们喝上几杯,可今日,她实在没什么兴致。

  看着一个个做工十分精美的屏风被分成了一段一段,屏风上还雕镂着好看的图案,半遮半掩,颇有几分古代的味道。

  在这里接连走了几圈,怎么跟个迷宫似的半天见不到几个人影,直到越过一条长长的屏风,又路过一个回廊,这才见到了一些人。

  每一个隔断被分成了单独的空间,即两个隔断之间闭合的区域就独自形成的个体,还有单独的小吊灯和射灯在周围打着不一样的灯光,房间十分昏暗,明晃晃的灯光照在每个人的脸上,看的不是很清楚。

  容羽就这样漫无目的的一件件寻找着,企图能够看到她想看到的身影。

  可结果总是不容乐观,或许是她想找到容廷的心情比较急切,以至于根本没有注意到在这样一个眼花缭乱的酒店中,一群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肆意的扫荡着。

  此时,容羽的衣衫早已湿透,原本玲珑有致的身材此时显得更加丰满,头发也处于半干半湿的状态,披肩长发衬托她的小脸更加完美。

  精致的妆容被雨水冲去了一小半,那张青涩的脸庞却显得我见忧怜,颇有几分单纯的味道。

  从她路过的一瞬间,身上似乎还带着阵阵的清香,有如少女的体香一般,带着致命的吸引力和诱惑力。

  找了几间后,仍然没有什么进展,她开始加快步速,一路小跑着,路上还时不时的问问服务员有没有看到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子。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段回廊的末端,她看到了一个做工极其精美的屏风,材质和上面的花纹比其他都高出了不止一个档次,材质上用的是上好的梨花木,木纹光泽,细腻的木质更是千金难求,容羽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缓缓移动着步伐走过去。

  她本是没抱着什么期望,可结果正和她所想的有些差池,她心心念念要找的人此刻正坐在那里。

  只不过,和容羽的想象还是有点出入,在容廷身旁还坐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虽然距离很远,女人的五官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容羽还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来评判出那个女人绝非池中之物。

  好看的五官再加上她那完美的身材,就是这样一个自身带着媚态,长相又十分完美的女人,让身为女人的荣誉看了都觉得自愧不如,心中不由得滋生出嫉妒感。

  容羽一时间望了进去,就这样怔怔的站在屏风门口。

  包厢里的两人并未注意到容羽的出现,依旧我行我素的一起喝酒,把酒言欢,好像是一对多年未见的老友,共同举杯相对。

  “来,我们接着喝。”

  绮三娘的话才刚一出口,手中十分精致的酒瓶就你一间被人夺下,原本好好坐在沙发上的一个人就这样被容羽硬生生的拽了起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发生什么时,胳膊就一下子被她甩开。

  张绮吃痛,整个人还处于完全懵然的状态,大脑有些渐渐不清醒,一副茫然的样子看着容羽,脸上画着两个大大的问号。

  “这位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在这里勾引男人,还问我要做什么,你是不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不要以为天生长着一副狐媚的脸,就可以靠着这点姿色来勾引别人。”

  “我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们”

  “我刚刚说的话你没听懂吗不要真把这里当成你们的场子,也不要是个男人就直接扑过来,真是不知羞耻。”

  纵使张绮平日里再宽宏大量,可是,他也容忍不了一个和她年纪相当的女人在这里对她恶言相对,还在口出狂言的侮辱她。

  要不是看在容羽年纪轻轻,又是一个女孩子的面子上,她这会儿就直接叫保安把她抓起来了。

  “这位小姐,我想你一定是误会了,况且,我的确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张绮伸出修长的兰花指,捋了捋自己额前好看的发丝,随手拿着放在茶几上的梳妆镜,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脸上的精致的妆容,这才缓缓开口说道。

  总是这样,她这个人就像是那空谷幽兰的兰花一样芳香美丽,时而会让人觉得十分亲切,时而也会让人觉得十分疏离。

  说完,放下镜子,抬眸,十分自信地望向容羽。

  面前的这个小丫头对她来说还只是一个黄毛丫头而已,根本对她造不成什么威胁,只不过,她的模样看起来有些眼熟,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轻笑一声后,把视线从容羽的脸上移开。

  “还在这里跟我装,真不知道像你这样在这里四处游荡的女人是不是都是一副样子,既然已经做了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还怕被别人说吗”容羽说完后,两只黑溜溜的眼睛瞪得老圆,见面前的女人不说话,还笑盈盈的望着她,心中的怒火燃得更旺了。

  她一生下来就是堂堂豪门的千金,哪里受过别人的气。

  别人巴结她都还来不及,更不要说有给她脸色看的时候,一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对她这般没大没小,还敢勾引容廷,心中便忍不下这口气。

  此时,从一个小时前到现在,在她心中积压多时的怒火刚好无处发泄,再加上她还不明不白的被雨淋湿了,她的心情本就更加烦躁,此时的事情无疑是雪上加霜,在他心中又添了一个堵。

  既然眼前的这个女人如此不识抬举,更没有把她放在眼中,那也不能怪她白白当了个炮灰。

  边想着,原本攥在手心里的拳头便松散开伸手就朝张绮的脸上砸去,可预期之中的巴掌并没有稳稳地落在她的脸上,而是停在半空中,被面前的女人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腕。

  “你干什么放开我”

  “够了,容羽,你闹够了没有”男人极其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从容羽一进来开始,她的嘴便像机关枪一般突突个不停,一刻都没有闲着的时候,这会竟然还对他的金主大呼小叫。

  如果张绮是普通的女人也就算了,那样的话,他可能会巴不得容羽这样做。

  可眼前的这个女人背后有着滔天的力量,让人根本没有探测出她的来历,更何况她手中还掌握着星河计划一整套项目,这可是所有人都赤手可得的项目,自然不会在这其中出什么差错。

  容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背后的脊梁骨也浑身发冷,身上的衣衫原本就未干,此刻倒是感觉那冰凉的液体直接从皮肤表层进入到她的骨髓当中,让她心寒。

  这是容廷第一次这样吼她,满腹的委屈感让她心情十分低落,更多的却是伤心。

  他怎么能这样说怎么能这样吼她

  怎么能向着那个女人明明他们的关系才更亲近一些呀更何况她就是为了他才过来的,难道他当真一点都看不出来她对他的关心嘛

  两人之间的气氛骤然下降,张绮倒是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刚刚想要扇她巴掌的女人竟然是容羽,容谦的妹妹,也是容家唯一的千金大小姐,怪不得会如此嚣张。

  她是个观察十分细致的女人,从刚刚容羽一进来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打量着她。

  这会儿,她已经将顾眠全身上下,包括她的面部表情连带着她的心理描写都打探得十分清楚。

  只不过,有一点让她很不明白,按道理来讲,容羽和容谦的关系应该要远远在容廷之上,可女人的第六感直觉告诉她,事情并不是像她想的那般。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