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巧遇流氓-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零九章 巧遇流氓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零九章巧遇流氓

  容羽的目光一直在容廷身上,可她面前的男人却从未正眼瞧过她一眼,他的眼中似乎只有那可以让他一醉方休的红酒。

  晶莹剔透好看的液体似乎吸引了他全部的眼球,难道真的连她存在的一丝地位都没有吗他的心里就真的那样容不得她吗

  还是说,他的心里原本就从未有过她,从此以后也永远不会有她

  不知是她身上的衣服太凉,还是怎的,心口处竟然传来丝丝阵痛感。

  心里仿佛被掏空,身子也突然没有了支点,整个人摇摇晃晃,似是有些站不稳的状态。

  原本一直是支撑在她心底的动力此刻也在这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颗真诚的心也不知该何去何从。

  或许,容廷不知道,她也很想像他和那个女人一般,坐在那里开怀大笑,共同畅饮,把酒言欢。

  这就是她向往的生活,其实,无论怎样,无论生活的艰辛苦难,无论他们遇到多少挫折,只要是能和他在一起,她都是心甘情愿的。

  在那一瞬间,刚刚看到两个人在一起十分和谐的画面,但她从心里是嫉妒的,是羡慕的,她身体的细胞在宣泄,在发了疯的嫉妒,心中无限的长草。

  她承认,在这一刻,她输了。

  她见不得容谦和其他女人有说有笑,更见不得他们在一起喝酒。

  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感觉,那种不安感在她心里越来越强烈,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把容廷从她身边夺走一般。

  这种感觉太真实了,真实的让她有些恐惧,想用自己的家世背景来向面前的女人宣誓主动权,所以才会造成了刚刚的那一幕。

  可她却不知,张绮那样一个女人又岂会在乎容羽一个小女孩的做法,这番幼稚的举动在她眼中不过也只是小儿科一闪而过,更何况,她对容廷根本就没有半分兴趣,又谈何勾引一说呢

  容羽怔怔的站了许久,仍然不见容廷说话,自顾自的在她身旁坐下,端起面前的酒瓶,将那酒瓶中还剩下的13液体尽数一饮而尽。

  “你干什么别喝了。”容廷厉声喝道,接着便从容羽手中抢过酒瓶。

  “容廷,你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解决,非要你在这里借酒消愁呢”一边撒娇道,一边紧紧抱着容廷的胳膊,还不断的摇晃,那模样倒是一个十足的小女孩,若张绮不是女子,怕是连她见了都要心软几分呢

  这对兄妹俩真有意思,一唱一和,像是在演话剧一般。

  张绮在一旁站着,她好像是个局外人,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她当了一颗特别大特别亮的电灯泡一般。

  在她面前的是两个人倒不像是兄妹,反而像是一对正在热恋中的情侣,闹了别扭。

  这会儿,张绮倒是有些好奇容廷接下来的回答了。

  这会儿,酒劲上来,容廷的情绪有些不受控制。

  容羽刚刚说的话在他脑海中不断重复,心情有些烦躁,张口就说道,“有什么好解决的你懂什么别在这烦我”

  “容廷,可是”容羽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从未见过他对她如此冰冷的样子,就感觉和往日里的他好似不是一个人,一时间还想解释些什么,可容廷似乎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滚”一个字厉声吼道,就连他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也不知道。

  容羽没想到她千辛万苦等来的就是这样的答案,她对他的关心换来的却是这样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心里失望到极点,痛彻心扉。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个脸皮十分饱的女孩子,再加上父母对她从小就宠爱有加,上学时成绩优异的她更没有被别人训斥过。

  就连和她交往过的男生都从来没有凶过她,这还是第一次有一个人这样对她,还是她心心念念的男子,是她想守护在身边的那个人,是她想用尽自己真心陪他度过余生的那个人。

  爱,还是那般明确,可痛,却早已伤到心里。

  拼命忍住眼眶中的泪水,不让泪滴从她的眼角滑落出来,咽了咽哽咽在喉咙中的口水,唰的一下起身,最后冷冷的看了张绮一眼,取过自己的包包,头也不回的甩手走开,那模样十分潇洒。

  沿途路过几个同样规模大的包厢,身子不由自主摇摇晃晃。

  整个人好似失了魂魄一般,眼睑垂下来,像是一朵已经完全枯萎的花,经过风吹雨打的洗礼,枯萎得早已彻底,连种在心里的情根恨不得都连根拔起。

  一连走了几圈,始终找不到出去的路口,晃晃悠悠走到了洗手间的旁边,嘲讽的挑了挑嘴角,看了眼自己那在镜子中十分憔悴的脸色,突然有些不认识自己了。

  她都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了

  明知道已经是一段不可能的感情,却还是要执迷不悟,如今被伤得彻底,可她为何还是不死心,伤心欲绝的滋味大概就是如此吧

  就在她冥想之际,几个一路尾随她许久的小混混已经跟她来到了这里,四五个男人站在附近谢谢打量着容羽。

  毫不掩饰心中由内而散发出来的贪婪之色,看向女孩儿的眼神都带着光芒,犹如黑暗中的饿狼一般,恨不得立刻扑过去。

  一般情况下,来到这里的人要么是结伴而行,要么是男子过来谈什么重大生意像她这样单独出来行动的小女生还甚是少见。

  更何况,她的模样本就生得极好,略显慵懒意味的发型平添了几分温柔妩媚的味道,疲倦的感觉倒是与她现在有些狼狈的模样十分符合。

  她在这些人的眼中怎么看都像是个落魄千金,兴许是走投无路,或者是中途遇到什么难事。

  其中一个为首穿着白色衬衣的男子几步走到容羽面前,十分轻佻的说道,“怎么了小妹妹一个人啊要不要和哥哥们一起玩玩儿”

  说着便将自己的十分邪恶的手搭载容羽的肩上,正当他的目光在女孩儿的身上肆意打量时,猛的被容羽推了一下,身子毫无防备的向后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你你们都离我远一点”容羽一边指着刚才占她便宜的男人,一边吞吞吐吐的说道。

  见到面前的人没反应,她冷眼看了看他们,原本就短小的身材此时又穿上了宽大的衣衫显得更加臃肿,脸上冒着油光,那邪恶的眼神,似乎你想想他们丑陋的内心直接显露出来,是何等的丑恶,何等的难堪

  就算这次癞蛤蟆现在还想吃天鹅肉,简直是痴心妄想,就算是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有些落魄,而且还被自己心爱的男人赶了出来,可那也不代表他就会自暴自弃,自甘堕落,这才不是她的性格。

  “呦这小妞儿脾气挺爆啊不过我喜欢。”一边说着,脸上洋溢着那十分淫荡的笑容,口水像是随时会从口中流出来一般,在容羽眼中看起来十分恶心。

  明知道这些人不怀好意,容羽也没什么心情在这里和他们周旋,只想尽快离开这样的是非之地。

  可才走了几步远,就被其中一个穿黑外套的男子扯了回来,她纤细的胳膊被他紧紧攥在手心中,手掌粗糙的感觉摩挲着她细嫩的皮肤,像是稍稍用力就会把它划破一样。

  “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一边生气的叫喊着一边将手往回拽。

  可是,她的力气和男子相差太多,但凡他稍稍一用力,便会感觉到手肘处的疼痛感。

  “放开,这会儿,你倒是叫啊,叫的越大声越好,不过就算你把嗓子叫破了,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另一个戴黑色鸭舌帽的男子大声说道,一边说着,眼睛有恃无恐的容羽白皙的脸蛋上来回扫过。

  “就是,你这个臭娘们还是乖乖听我们老大的话吧一会儿让你好好享受享受,哈哈”说完,接连大笑了几声,那几个随从的小弟也跟着一同大笑起来,“哈哈”

  “你们这群疯子,我要报警了。”容羽气急败坏地说道。

  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地痞流氓,本能的求生意识让她开始恐吓到他们,本来没想着他们会做出怎样过分的举动,可毕竟人多势众,她是一个弱女子,孤身一人,怎么看来都不太划算。

  “哈哈,听到了吗她说她要报警,真是太可笑了。”

  “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眼神中带着恐慌,身子已经不似刚才那般镇定,这会儿,她是真的害怕了。

  “放开我”

  “你们放开我”

  一时间,空荡的走廊便只能听到容羽的叫喊声,可惜的是,音响的声音再加上人群熙熙攘攘的脚步声和周围喧闹的声音,根本没人注意到这里,更不会有人在意一个和他们毫不相干的女子在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她越是挣扎,这些流氓脸上的笑意开始变得更加深沉,像是得逞了阴谋诡计一般。

  那好像地狱中魔鬼一般的笑容在容羽的面前来回飘过,只感觉心跳加速,全身紧张得止不住发抖,周身的感觉更加冰冷,一颗心早已石沉大海,像是再也浮不起的石头一般,心如死灰。

  等待她的只有无尽的孤独和绝望,嗓子撕扯得早已沙哑,哪里还有说话的力气,更别说她的呼喊声有谁能听到了。

  此刻,她是多么希望她心里的那个人能够像立刻飞过来救她,他就是她的白马王子,是她心中的黑暗骑士。

  可事实上并非如此,他们虽然都在同一个地点,虽然离的那般近,可心却离得那么遥远,想及于此,只会觉得更加痛彻心扉罢了。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