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果然和他有关系-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一十四章 果然和他有关系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一十五章兄妹情分

  直到看到容谦放下电话走过来后,整理了一下衣服的一角,缓缓说道,“容谦,我知道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既然事情是因我而去,那今晚就由我来照顾她吧,你们就先回去吧”

  这也是他犹豫许久以后才做出的决定,虽然这样做可能弥补不了什么,但毕竟也是他的一份心意,能做多少是多少吧

  毕竟一个女孩子受了那样的刺激,放作是谁,多少都会有些受不了吧

  “我没听错吧你说你要留下来照顾我妹妹不会有什么企图吧”容谦仿佛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不可置信的问道。

  在他眼中看来,像容廷这种心术不正甚至是另有企图的人根本不应该留在他妹妹身边。

  “容谦,你怎么说话呢”顾眠着急的说道。

  这两个人到底怎么回事啊才消停了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一见面又开始了,真是让她头疼,两边为难。

  容谦本来就看容廷不顺眼,真不明白顾眠为什么还要帮容廷说话,他本来也没什么好怕的,所以,说话的语气就硬朗了几分。

  “我说的也是事实,如果不是因为他,容羽现在会躺在这里吗如果爸妈知道这件事,他们会有多担心,你知道吗”

  说话的语气带着几分埋怨,似乎是故意说给容廷听的。

  “容谦,你放心吧我要是真有什么企图,当初就不会救她了,况且,请你记住一点,他不光是你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名义上,我们还是一家人。”

  他说这句话倒是提醒了容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容羽竟然这么在乎容廷了,虽然,他们两个表面上并没有什么特别亲近的关系,但他隐约间还是可以感觉的到容羽对容廷的关爱一点也没有比自己少,反而还多了几分。

  细细想来,数日前,容羽白天经常不在家,就连晚饭都很少和家人一起吃,现在想想,她的行迹倒还真有些可疑。

  “你和我妹妹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十分严肃的说道。

  容廷的大脑明显放空了一下,双眼十分呆滞,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容谦会在此刻问出这个问题,难道他真的察觉出了什么吗

  还是说,他已经有所怀疑,虽然说他和容羽之间并没有什么其他关系,但他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容羽对他的心意,况且一次两次的巧合,难道三番五次还都是巧合吗

  一时间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是或者是不是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之间原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

  想到这里,深呼吸了几口气,神态自若的说道,“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也不是很清楚吗就只有兄妹之间的情分。”

  在看到容谦点都不说话后,容廷又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就这样吧,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要是想过来明天再过来吧”

  说话间,他的眼神不经意间瞥过站在容谦身旁的顾眠,虽然顾眠没再说话,但是看她有些憔悴的样子,他心里也是心疼。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想让容谦早些带着顾眠回去休息,如果没有顾眠,他才不会管容谦的死活呢

  哪怕容谦累个半死在这里站上一夜,他也不会心疼半分,毕竟是他自作自受。

  容谦冷哼一声,“不用了,我自己的妹妹自己会照顾,不用你在这里装好心,你刚刚说的话应该换作我对你说。”

  他是不知道容廷和容羽之间关系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

  但是不管容廷和容羽之间有什么关系,他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只要有他在的一天,容廷就休想挑拨他们家人之间的关系,更不会让他的存在而影响到他和容羽的兄妹情谊,单单是这份情意就是容廷未曾拥有过的。

  兄弟二人针锋相对,你一言我一语,似乎从未停止过。

  “我想,还是不用麻烦了,既然是因我而起的事情,那是因为我在这里最合适,你们二位请便吧”容廷笑着说道。

  比起以前的紧张,他现在更多的却是自信,那种以前之所以会存在的畏惧感再也不复存在了。

  他再也不是当初的袁木,也再也不会惧怕容谦那双冰冷的眼眸,他有他想追求的生活,有他想做的事情,有他的理想,也有他奋斗的目标。

  “行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吧我们大家一起照顾,到时间轮班就好了,这样每个人都可以休息一阵子。”

  “顾眠,你还是休息吧这种事换做我们男人来做就行。”

  “对,正好旁边还有一个病床。”

  两人这会儿倒是默契,顾眠还突然有些不适应。

  不过才一秒钟的功夫,容谦和容廷再次四目相对。

  眼看着就要结出无数的火花,顾眠急忙推开两人,“好了,都这么晚了,你们两个别吵吵了,赶紧带我们去看看她吧”

  轻推开门,容羽十分安详的躺在病床上,长长的睫毛扫在眼尾处勾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像是那童话故事里的芭比娃娃,俏皮而又不失灵巧。

  顾眠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此刻的容羽,同情,或者是疼惜,看到那样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此刻十分安逸的躺在床上,她也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这种感觉她也曾经有过几次,那种痛苦,她能够很清楚的理解她,她也相信,容羽此刻一定不愿意醒来。

  或许,她不敢面对这一切,也不想面对醒来以后的自己,或者比起在这当中发生的所有事情,她心里在害怕,更多的是对伤害她那些人的痛恨。

  怕影响容羽的睡眠,他们并没有开灯,三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守在床旁。

  容廷轻轻地叹了几口气,容羽哭得那般撕心裂肺的样子此时还在他的眼前浮现,他的心也不禁紧紧的揪在了一起。

  起初,他们还是能听到容羽均匀的呼吸声,在后来,那呼吸的频率时而快,时而慢,时而有时无。

  再到后来,他们竟然听到容羽不自觉的呢喃声,像是在说着梦话。

  “袁袁木袁木”

  “不要走袁木”

  “”

  刚开始,容谦和顾眠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越到后来声音越大,他们几乎听得已经非常清楚,容羽口中呼唤的那个名字就是袁木。

  两人心头都是一震,特别是顾眠,竟然皱起了秀眉。

  她根本就不明白容羽为什么连做梦都叫着他的名字,而且还不是容廷,竟是原木。

  一时间想得出神,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这其中的原因时,容廷已经被容谦拉出了房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叫你的名字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接连的三个问题都是容谦一直想问却没有问出口的,听着容廷在他面前解释了这么多,也不知道他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现在倒好,从他妹妹口中亲口听到她喊着袁木的名字,这就证明容羽受伤的事情一定和他有关系。

  “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骗你,事情就是想,我刚刚告诉你的那样简单,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叫我的名字,可能是因为,他想让我救她吧”

  “说谎,事情不可能像你说的那样简单,你不要以为你骗了我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瞒天过海。”总之,不管容廷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的,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情查清楚。

  “我真的没有骗你。”容廷说话的语气十分坚定。

  这中间有太多的疑问,也有太多让人难以置信的事。

  比如,容廷去香榭丽舍究竟做了什么他都和什么人见面真的只是像他所说的谈事情那么简单么也就是说,他去找了绮三娘。

  虽然他们身在门外,可房间内还是源源不断的传来容羽呢喃的呼唤声。

  “袁木袁木”

  “容廷,你”尽管容谦一直在质问容廷,可容廷还是给不出他一个相对满意的答案,无论容廷说什么,他始终都是将信将疑。

  就在他想继续追问到底时,顾眠突然开口说道,“好了,别忘了,可能真的是你想多了,时间不早了,我们先回家吧明天早上我再过来。”

  这好端端的怎么又突然要回家了刚刚明明不是说要在这里待着的吗

  容谦轻皱眉头,却也没多说什么,再次冷眼看了眼容廷,这才拉着顾眠的手离开。

  临走前,顾眠也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容廷,似乎有些话想说。

  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直到上车后,她心中的疑虑还是很难打消。

  不知是不是她想多了,女人天性是敏感的动物,她会以最敏锐的感官和心理的第六感来判断她心中所怀疑的任何事情。

  看出顾眠的心不在焉,容谦一手揽过她的肩膀,轻轻说道,“怎么回事想什么呢”

  温柔的笑了笑,缓缓说道,“没什么,我们赶快回家吧,别让爸妈发现了。”

  他们离开以后,容廷一直守在容羽的床边。

  “袁木别离开我”

  虽然床上的女孩是紧闭双眼,可她眉眼间的紧张感还是能够看得十分清楚。

  容廷缓缓握住她细嫩的双手,喃喃自语道,“别害怕,我不离开,会一直陪着你的。”

  说完后他才惊觉,自己究竟是怎么说出口的

  心底有两个声音在相互叫嚣着,他也不是很确定自己心中的所思所想是否该由着自己的大脑和心里胡来,越来越不确定,也越来越不敢相信。

  这绝对不是真的,这仅仅只是出于他对容羽的愧疚,他对她的关心,他不可能会对她有别的感情的,不可能

  面前浮现的是两张不一样的面孔,一个依旧是她记忆里那张绝美的面孔,还有一个却是此刻躺在床上的女孩。

  她们都在对他微笑,都在为他欢呼,现在发生的一切似乎很真实,可又有些太过真实而导致他自己分不清虚幻和现实,甚至连他心里的所思所想都没有办法控制。

  爱,很玄妙,很微妙,他说不清楚,也看不明白。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