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她变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一十七章 她变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一十七章她变了

  容廷的情绪出乎意料的激动,这完全顾眠的意料之外,可她自己的情绪没有好到哪里去,毕竟她说出了她真实的想法,她也希望容廷能够意识到他们之前存在的问题。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你明明知道我心里不是那样想的。”猛地抓住顾眠的肩膀,用力的摇晃了几下,已经形同一只发疯的狮子。

  就在一瞬间,他突然不明白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距离很遥远,让他触及不到她,这种感觉让人容廷觉得很陌生。

  “容廷,你现在能不能理智一点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说这些吗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激动”

  尽管他们站在走廊外边,可在这样安静的走廊里,他们的声音瞬间被无限放大,走廊的尽头似乎还留有他们的回声。

  很显然,当一个人内心爆炸的情绪被烈火点燃的时候,是他自己所没有办法控制的。

  所以,当容廷的心情本来就处于非常极端的时候,不要说他自己都调整不过来,更不要指望顾眠会以这样的话能让他清醒。

  她说的每一句话,说话时的每一种语气,以及她在别墅里的种种表现都会让她很难理解,不管是她无意识的行为,还是自然而然的行为,或者是刻意给他看的行为都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明明她才是那个别墅之外的人,也是他应该获得同情,会引起顾眠关注的人,顾眠不但没有帮助自己,反而和这样虚伪的一家人来共同指控他。

  想都没有想,本能死死地抓住她纤细的肩膀,对着她冰冷的面孔,用力咆哮着,“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顾眠心头一震,起初,她还能觉得他们之间能够好好交流,可这样的人挺实在太可怕,太过于陌生。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容廷,她的心在颤抖,大脑也完全处于发懵的状态,神情已经怔住。

  这种情况持续了十秒钟,眼睁睁的对着那双陌生的眼眸紧盯着看了十秒,时间看似很短,可她却一秒也不愿意继续在那里停留。

  不知怎的,心里发慌,用力推开他的双手,不再继续做这样无谓的解释。

  因为,在她看来,此刻已经有些癫狂状态的容廷,根本听不进去她说的任何话语,就连她的劝告都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多说无益。

  挣脱了那双牢牢禁锢她的手臂,瞬间感觉心里轻松了许多,猛的深呼吸几口气,冷冷的说道,“你在这里太吵了,还是赶快离开吧”

  尽管再次说这句话的时候毫无人情味可言,甚至都没有带任何情绪。

  本来空气就十分稀薄,正是因为这样,显得越发荒凉,像是周遭都布满了冰块。

  在这样的环境下,空调的力量显得十分微弱,如果此时换作是夏天,或许还可以有解暑清凉的功效,可顾眠的话冰冷的好像瞬间把这层楼的空气凝结住,让人没有一丝喘息的机会,浑身瑟瑟发抖。

  就在顾眠给了他一个冷冰冰的背影,转身就要走进病房时,她突然冷笑一声,带着异样的口吻说道,“等一下。”

  停下缓缓向前的脚步和正在推门的双手,缓缓出口道,“容廷,你还有什么事吗”

  “呵呵”容廷轻笑了几声,继续说道,“我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陌生了容廷,你很少这样叫我,估计早就把当时的回忆抛到脑后了吧”

  这句话一直存在他心里很久,今日终于说了出来。

  很久以前,他就想这样问了,却一直不敢说出口,今日不知是冲昏了头还是怎的,早就已经不顾及他自己的形象,单薄西裤里的双腿也在止不住的打颤。

  又来了,顾眠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再次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没有忘记,但是,许多事都已经过去了,我们都应该活在当下,你也应该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或许能帮到他的只有这么多了,其实在顾眠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的情绪已经不再是刚才那般浑浊,反而变得清晰可见。

  因为她心里清楚的知道,这段时间发生过太多的事,也正是因为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导致他们的距离比以前更加疏远,可她没有办法去改变什么,她心里唯一的希望只是他能够过得好。

  这一切似乎总是不尽人意,许久未等到容廷的回答,就在她以为他不说话,想要转身离开时,却从他口中听到了意想不到的三个字,“你变了。”

  对他说了这么多,对他解释了这么多,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三个字,不得不说,她心里的难过失望是自己以前也没有办法想到的。

  她是变了,她变得再也不是从前那般软弱,不光是心理上的强大,就连面对感情或周围人的嘲笑时,也越发的让自己强大起来,努力让自己的一颗心变得坚强无比,坚不可摧。

  从她遭遇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一次又一次的吵架,甚至一次又一次的背叛时,她的内心依然在悄然无息地发生变化,一个人遭遇了这么多,怎么可能不变呢

  强忍住在眼圈里打转的泪水,咬紧牙关,艰难的说道,“你也变了。”

  转身背过墙角,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脆弱的肩膀和憔悴的面庞。

  难过的是,她曾经拥有的一个挚友,现在变成这副模样,难过的是再没有机会回到以前那段无忧无虑,很开心的日子,难过的是袁木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容廷,变成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

  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和袁木有着同样的面庞,虽然他们的脑海中有着相同的回忆,可带给她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

  有得就会有失,顾眠知道这两者中的重要性,也是她在心中经过衡量的,虽然天平的一端始终不会平衡,可她心里却十分明净,家庭在任何时候都是最重要的。

  难过的不仅仅是她一个人,不,应该说,比她更难过的另有其人。

  梦醒时分,大概就是如此,曾经做其他的一切梦在此刻都灰飞烟灭,两个人之间终于面对面的说出这番话时,也正是他们曾经的回忆不复存在,他们此刻的感情变得决裂之时。

  这样的滋味是何等心酸,这样的难过是何等痛楚。

  或许,容廷从未想过这一天的到来,可眼前发生的事实却又真真切切。

  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手背,只差掐出一道紫痕,痛是真的,心里的痛更是真的,怕是心里的那道伤疤再也难以愈合。

  拳头用力捶在走廊的墙面上,引来行人的纷纷侧目,他倒像个没事人一样,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目光,只想努力发泄自己的情绪。

  什么狗屁友情,什么一辈子的好朋友,什么在一起谈心,聊天

  这些通通都要拜拜了,他似乎从来不曾拥有过这些。

  房间内。

  随着走廊砰的一声巨响,躺在床上的女孩儿动了动她卷翘上扬的睫毛,小巧的鼻子好看的像是经过精雕细琢一般,让人不禁赞叹。

  顾眠不得不赞叹,容羽这张精致的面孔上,长的最好的要属她这张小巧的樱桃小嘴了。

  很美,她真的美的让人心疼。

  虽然她知道容廷是一个不错的对象,也是一个不错的人,如果没有这层关系,他们可能是一对让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可他们之间的这层关系不是一般的关系,虽然她也很同情容羽,可长痛不如短痛,这种感情还是快刀斩乱麻的好。

  在病房里响起顾眠的第三声叹息时,床上的女孩儿不自觉发出了一声嘤咛。

  这一夜,她做了很多很长很久的梦,在梦里,她在疯狂的奔跑,想要抓住她眼前梦看到的月光,可无论她使出多大的力气去追寻,都没有任何成效,她还是连那个人的影子都看不到,永远望不到尽头。

  眼看着天亮了,黑暗中的那抹影子开始一点点消失不见,她的心忽然好痛,像是被锋利的刀刃刺痛一般。

  不,不要,她拼命的奔跑,想要凭借自己仅存的力气抓住一丝一毫的可能,可这一切根本来不及了,地平线上升起的太阳光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刺眼。

  身体猛的一哆嗦,在睡梦中惊醒,猛的睁开一双好看的眸子,映入她眼前的是陌生的环境,床边只有顾眠一个人。

  奇怪,她怎么会在这里,浓烈的消毒水味刺激着她的神经蓓蕾,沉睡一夜的她对这种味道十分敏感,医院里的一切,她都很熟悉,本能的望向身旁的人,“大嫂,怎么了你怎么在这儿”

  其实她是想问她自己是怎么了,可她看得出来,顾眠的脸色不是很好看,而她本能的直觉告诉她,她应该会想起来点儿什么,大脑在昨天的记忆中拼命思索,努力想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画面。

  “你渴了吧,我给你倒点水喝。”顾眠说着拿起床头柜上的水壶,小心翼翼给容羽倒了杯水。

  高度透明的水中能清晰看到自己那张十分憔悴的脸庞,猛的想到些什么,一把紧紧握住顾眠抓着水杯的手臂,十分急迫的说道,“大嫂,昨天是你送我来的吗你有看到容廷吗他在吗”

  顾眠的神情猛的一怔,她虽知道容羽对容廷的心意,可还是没想到,容羽竟到如此痴情的地步,一醒来后问及的话题便是他,现在她连这点分寸都不够了吗难道还真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吗

  缓缓握住她因为紧张而有些冰冷的双手,对上容羽焦灼而又充满不安的目光,缓缓说道,“好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现在,你一天好好照顾自己,知道吗”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