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潜在的暴风雨-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一十九章 潜在的暴风雨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一十九章潜在的暴风雨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他们这房间可谓是惊天动地,吵的所有人都叹为观止,可就是从没有人说什么。

  可能是隔音效果太好了吧,顾眠心里想到,算了,随容羽去吧,她爱怎样就怎样。

  尽管容羽对她一直大吵大闹,该做的能做的该喊的,能说的全都通通做了个遍,说了个遍。

  反正顾眠给出的结果都是一个,不问,不听,不应,什么都不管,随她去吧看她到底能把这个病房里折腾成什么样子,她就不相信容羽一个女孩子还能把这里闹翻天不成。

  无论容羽怎样对她撒泼,用脚踢被子,把床上的东西摔了一地,也无论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顾眠给出的答案始终都是摇头或者点头,装作没听见,任由她去吧

  但是不得不说,她这个方法果然很有效,在容氏一番随心的抨击一下,顾眠的心里不但没有得到半点的反应,神色更是淡定得如那平静止水的湖面,觉得一阵风吹过,都掀不起一丝波澜。

  自娱自乐,自导自演的许久,容羽终究是累了,重重叹了一口气之后,身子猛的向后靠到床头,只觉得口干舌燥,直接端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水,一饮而尽。

  突然觉得大脑清亮了许多,润了润喉咙,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说道,“我说大嫂,你看我看了这么久,是不是也该发表发表言论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她之所以对顾眠发那么大脾气,一直足以把自己的抱怨和心里所想的全部一股脑的说出来。

  她也不是为了发火,也不是为了故意气顾眠,只是想让顾眠理解她,想让她帮自己。

  可顾眠的反映出乎她的意料,她不但没有答应帮她,没有说出自己的想法,就连训斥她都懒得训斥,真的是对她无语或者无话可说了吗

  “你问完了问完了就听好我接下来说的话。”顾眠称了称自己的衣角,云淡风轻的说道。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也知道,喜欢一个人得不到的感觉很难受,但是要怪就怪你爱错了人,你明知道他是一个不该招惹的人和你却偏偏招惹他,所以你就要承担这个后果。”

  话音才刚刚落下,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熟悉的电话铃声。

  看到容谦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她猜容谦定是想询问容羽的病情,怕他这个做哥哥的担心,毫不犹豫的接听,“喂,怎么了你这个当哥哥的电话打的倒是挺勤快的。”

  “什么爸妈来了,你怎么不早说呀,现在医院里乱七八糟的”顾眠埋怨的说道。

  也就是说,容敬伟和叶茜已经知道了顾眠住院的事。

  虽然她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本来想瞒着这件事的,可他们怎么突然就知道了呢

  可也来不及细想,毕竟他们已经在出发的路上了,看到此时地上狼藉一片,心里暗自着急,手心里也是捏了一把汗。

  她不敢想象容敬伟和叶茜知道这件的事情后会做出什么极端,或者是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如果他们一定要追查事情的源头,肯定会把容廷牵扯进来,一旦如此,他们一定会发现容羽喜欢容廷的事。

  一边说着,便听到走廊中传来一阵匆忙而又带着节拍的脚步声,心里突然有一种预感,慌忙的说道,“好了好了,不跟你说了,爸妈好像来了”

  电话也来不及挂断,直接扣在床面上,起身把地下的东西整理一下,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大嫂,是我爸妈要来了吗这件事,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啊就算我求你了行吗”

  “大嫂”

  躺在床上的容羽似乎比顾眠还要着急,心里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迅速盖好自己的被子,佯装睡着的样子。

  在房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时间瞬间静止,房间里的气氛也瞬间平静,一切都好像是从未经历过一场暴风雨,仿佛原本就是这般平静的。

  就在此时,容氏集团顶层的总裁办公室与这里的情形大不相同,刚刚经历了一场暴风雨,此时又来一波。

  容谦听到容廷没有来公司上班的消息,便在给办公室大发雷霆。

  昨天刚把他妹妹弄进医院,今日就来跟他挑事,公司都不来了,这家伙是想要反天吗

  好啊,容廷愿意这么做,那他都要看看,容廷究竟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他就不相信容廷永远不来这个公司,有本事他就辞了容氏集团总经理的职位也不要。

  林助理低眸不敢看向容谦,双手更是一直放在身后。

  对于他面前的这个总裁,他此刻断然是不敢惹他的,否则指不定便会引火烧身,给自己惹出什么麻烦来。

  不知怎么回事,容谦昨日在酒吧遇到流氓的事今天早上一早就在公司传开了,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

  就在容谦来的时候,所有的员工似乎都在看笑话一般低头耳语,似乎当他是空气一般的存在。

  从容谦摔门进到办公室的那一刻起,外面仿佛炸开了锅一般,所有董事都在办公室等着他去开会,可偏偏不见了容廷。

  问过助理才知道,容廷光是失踪就不说,就连请假都没有请,这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的状态。

  真是越来越胆大包天了,沉思了许久,容谦终于睁开眼那时候,眼眸彻底冰冷可,如果现在能够用一个词来形容他,能让林助理想到最合适的词便是冷若冰山。

  冰山的一角还可以融化,可容谦的脸看上去却没有能够被丝毫融化的可能。

  “昨天晚上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来自地狱一般冰冷的声音缓缓传入林助理的耳畔,大脑像是冲入了到电波一样,仿佛还有些惊魂未定,没从刚刚的愣神中缓过来。

  “总裁,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就是一些当地的小流氓小混混,不值得一提,他们经常去香榭丽舍喝酒,还经常”

  话说到一半儿,林助理突然不说了,实际上,后半句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一直吞吞吐吐,不知道这件事到底应该不应该告诉容谦。

  “经常什么”容谦挑了挑修长的手指,口中幽幽吐出了四个字。

  “经常玩儿女人。”这句话刚一说出口,林助理自己都有些觉得不好意思。

  此刻,他已经准备好静静等待容谦发火了,按照他这个总裁的脾气,迎接他的应该是房间内的一顿轮番轰炸和仰天咆哮。

  办公室中的气氛变得很微妙,窗外的阳光刚好,从透明的玻璃窗折射进来一脚。

  好在暖洋洋的光线看上去像是那天边的夕阳,让人突然很想沉浸在这一刻好好感受一下如此安静的时光。

  可美好的始终是短暂的,越是珍贵的,越想珍惜的往往却是越难得到,越是不可能的。

  容谦轻轻转过身下的高级转椅,甚至连眉头都没有轻皱一下,连眼睛都一眨不眨的直接迎上窗外那刺眼的阳光,温暖而刺眼的阳光照射在他轮廓分明的脸颊上。

  在他完美的侧脸上让人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破绽,别人根本猜不到他在想些什么。

  就在林助理还以为这一切都风平浪静,会等到阴天转晴的时候,预期中的灾难还是来了。

  “好,很好,最快的速度把他们解决了,这件事一定要做得干净利索。”眼神冰冷而绝望,像是早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可心中仍然在冷笑,因为,他已经从他的世界中看到了那些人的未来。

  敢动他的亲人,单单是这一点,他就不会原谅他的,并且,要让他们会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相应的代价。

  “好的,总裁,我马上去办。”林助理毕恭毕敬的答道。

  随着林助理转身出去的时候,容谦还不忘嘱咐一句,“记住这件事我要你亲自去办,别人,我不放心。”

  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在他手中玩转不停的钢笔啪的一下稳稳落在桌案上。

  这一切是该有个了结了,在他看来,这些人的做法就是犯罪。

  虽然他们挑衅了他的权威,挑衅了容氏集团,这些人都该死,只要有他在的一天,断然不会让这群人好过。

  嘴角轻微勾起,心中冷笑一番,挑断手筋和脚筋,这还算是轻的,他要让他们生不如死,尝一尝这种绝望而痛苦的滋味。

  手掌心再次紧握,从中间散发到两端的最边缘,不断传来丝丝温度,像是从他身体里的最深处散发出的丝丝恨意如滔滔江水般延绵不绝。

  无论这些人的目的是什么,或许他们并不是受人指使,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纵容这些人。

  凡是和他作对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不管是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会让这些在他背后兴风作浪的人遭到应受的惩罚。

  还没来得及感受到一丝报复的快感,容谦反倒比起从前平静了许多,翻开一只它放在桌面上的请柬,望着那上面的几个大字眨了眨眼睛,挑出两根手指,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

  拍卖会,星河计划,这两者缺一不可,不管别人是说他贪也好还是说他其他也好,他全要。

  只要是他想得到的东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不到的,容氏集团现在的局面应该由他把控,不给别人一丝一毫的机会,在他拿到星河计划之前,他更不会让容廷给他捅出什么篓子来。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