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这一切就完美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二十章 这一切就完美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二十章这一切就完美了

  新江区外的地下仓库里。

  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背对着身后的一群男人。

  他们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男人气场的强大,也很清楚的感受到这间地下仓库的阴森和冰冷。

  没错,站在他们身前的男人并不是林助理,而是容谦。

  容谦之前的确是通知林助理过来解决这件事,但他毕竟是自己的家务事,还是在自己亲手了结比较好。

  这段时间,他的手上一直没有沾过血腥,转了转手腕,活动一下筋骨,也是时候该让他的手脚放松一下了。

  那个流氓中的头领被众人推倒前面,脸上表情十分不情愿的缓缓走上前,脚下的步伐似乎有些不稳,双腿在那十分宽松的牛仔裤里止不住的颤抖。

  “你,你是谁不知阁下找我有什么事”强迫自己说话的语气带着几分自信,可他的眼神已经明显带着慌乱,就算是容谦不回头,也能看到他眼底的慌张听到的语气中的颤抖。

  容谦只是单单冷哼了一声,身后的男子竟然被吓得浑身一哆嗦,紧握在手中的手机差点被扔掉,瞬间感觉有一阵冷风吹过来,周身都被吓出来了冷汗。

  回头低低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兄弟们,神色十分无奈,那天从香榭丽舍里出来以后,他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事情不妙,似乎暗中最近总有人跟踪他自己。

  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只不过比他预期的还要快了些,就连想着逃跑都没来得及。

  可此时,他还是不想承认自己心中的所思所想,仍然把眼前的这一切尽可能的幻想出最好的结局。

  强迫自己镇定的说道,“这位先生,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如果你没事的话,你看我们兄弟几个还急着去别的地方,就连今天的车票都买好了,您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

  他虽然猜得出来眼前的人不好惹,都有着自身很强大的气场,可他还是搞不明白容谦过来是干什么的。

  所以,说话一直比较谨慎,先探探对方的底细,想从他身上摸索出什么来。

  容谦再次冷笑一声,是想逃跑吗不过,这样会不会有些太着急了,该做的都做了,不能做的也都做了,既然他都已经做了,却还要怕他们会拿他怎么样吗

  真是太可笑了,上扬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脸上的阴霾瞬间烟消云散,转身的一瞬间,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中阴鸷了几许。

  或许是因为光线太暗的缘故,那几个流氓竟然从容谦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让他们感觉到害怕的东西,具体是什么他们也不清楚,可本能的直觉告诉他今天必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着什么急走啊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或许还可以聊出你们十分感兴趣的话题。”

  “我想应该不用了吧,您看,这马上就到车票的时间了,我们还是快点去车站吧至于兴趣,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

  “是么既然我来都来了,你觉得我有让你们离开的打算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男人先抬头瞥了一眼容谦,几乎是本能的反应,转身向仓库的大门跑去。

  可不管他多用力,拳打脚踢,牢固的铁门始终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这才反应过来,门已经被人从外面反锁了。

  所以说,他和他的弟兄这一群人已经被困在了这个仓库里。

  前所未有的紧张感顿时席卷上心头,一切早已有了定数,可他仍然抱着心底的一丝希望,缓缓开口道,“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关我们”

  “关你们,你们难道真的就仅仅是关关你们这么简单,未也太不把我容谦放在眼里了吧”容谦一边说着,一边在这群人的周围,不紧不慢的绕着圈。

  抬眸,冷眼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在见到他们脸上面面相觑的神情时,就可以十分笃定他们心中的猜想。

  做错了事就想逃跑,这倒还真是这群流氓的做事风格。

  很好,都已经到现在这个份上了,这群人竟然还在他面前装聋作哑。

  尽管没有调到洗手间的监控录像,可他还是能够听到容羽凄惨的叫声,但他是听了一两声,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只觉得周身都被泼了一盆冷水,心底早已凉透。

  从听到录音的那一刻起,他整个人的心都在颤抖。

  那可是他妹妹啊,他们家里什么都不缺,而他这个唯一的妹妹从小也被他保护的极其好,从未让她受到过什么伤害,就连做梦都从未想过都会受到过这么大的伤害。

  只要想到他妹妹那凄惨的叫声,绝望无助的眼神,以及到现在都躺在病房中那冰冷的身影,他的手心再次紧握,手背上的青筋不断挑起,看向他们的眼神多了几分凌厉。

  那是仇恨的力量,是他作为容羽哥哥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虽然他已经知道,在他到处找这群流氓的同时,还有一伙人也在找这群流氓,如果他猜的没错,另外一伙人也就是容廷。

  不管容廷是出于真心还是假意,他都想回给他三个字,“用不着。”

  这就是他的态度,不管是别人说他怎样也好,还是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也好,他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他从来不会说因为别人或者是因为一些突发的状况而去轻易改变自己内心的想法。

  这不是他做事的风格,也不是真实的他。

  或许,他的人生中,他做的一些决定会有一些变数,但造成这些变数的人绝对不会是容廷。

  再说了,他自己的妹妹,他会亲自替她出了这口恶气,直到容羽满意为止。

  当然,从现在开始,他也绝对不允许容廷再靠近一点点容羽。

  因为,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世界必然不会安宁,他也不会让他轻易靠近他的家庭,不会让他破坏他和顾眠之间的感情,更不要妄想夺走他的儿子,对于这一点,容廷想都不要想,

  就在容谦绕着他身旁的这些流氓一圈一圈的行走时,他的大脑也在不停的思考,到底该怎样让这场游戏变得好玩一点呢

  如果直接把他们送进监狱,那岂不是太没意思了,就连他自己都还没有玩够了,怎么可能白白让警察捡去了这个便宜。

  在他从那些男人的眼神中明显感到绝望而又胆战心惊时,他的心里也早有了自己的答案。

  痛不欲生,折磨到他们发疯,发狂

  这或许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报复,到那时,再把他们送进监狱里,体会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觉,这一切就完美了。

  在这样一群人中间,容谦显然是最惹人注目的,也是最显眼的。

  无意于得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让他在这仓库中间立刻凸显出来,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身为一群无恶不作的流氓地痞竟然也会有如此胆小如鼠的人。

  就在他近距离地靠近每一个人,想从他们的脸上表情甚至是眼神中,想看出一些他们的内心情绪以及内心变化时,其中一个穿着十分邋遢的人竟然尿了裤子,周围的空气,瞬间发生了悄然无息的变化。

  强烈的刺鼻气息让他掩了掩鼻子,瞬间远离了这个人,周围一阵哄堂大笑。

  “哈哈”

  容谦此时真的不知道到底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面前的这群人,到底该说他们是讲义气还是到底是一帮流氓地痞,本性难改,就算这里再将就的人,也难上得了台面。

  不想在这样空气污浊的地方呆下去,润了润嗓子,努力让自己说话的语气保持平静,面不改色的说道,“你们昨天都做了什么去了哪里最好如实招来。”

  虽然心中早已笃定他们的结局,可他还是愿意留给他们一丝余地,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毕竟,他是看在顾眠和容羽的面子上,也许他妹妹不会说什么,可他知道,顾眠打从心眼里还是不希望他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可这些人明显已经触碰了他的底线。

  “我们昨天做了什么我们没做什么呀”其中一个戴鸭舌帽的男子信誓旦旦的说道。

  接着另一个声音随声附和道,“对啊,我们本来就没说什么,和以前一样,干了一天的活,然后大伙一起去喝酒。”

  “就只有这些”他发誓,这绝对是他给这些人的最后一次机会。

  在容谦吐出最后一个音节的时候,他的内心早已下定决心,如果这些人说的实话,他愿意对他们从轻处罚,但如果这些人还是继续否认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便真的不客气了。

  “就,就只有这些啊”其中一个胆小的男子,吞吞吐吐的说道,眼神更是不敢直视容谦,说话的同时,手指还不断拉扯着他们老大的手臂。

  他的这番做法在容谦看来非常可笑,难道他们真的以为随便出几个谎言糊弄他,就可以洗脱一切罪名,就可以当做他们做的事都没发生过

  有些事,做过了,就是做过了,没有办法更改,也没有理由不承认。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