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玷污她的视线-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二十四章 玷污她的视线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二十四章玷污她的视线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如果命运可以不改,他宁愿自己这一生始终都在那样一个安安稳稳,平平淡淡的日子中度过。

  如此的话,便也不会颠沛流离,如今落魄到如此境地,

  虽然,他现在的拥有的一切都是曾经,未曾想过他可以得到的,但是他也不曾后悔过,因为他爱的人,始终都只有一个,那也是他愿意找寻的人。

  都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生倾心,一世相随,相依相伴,这就是他向往的爱情生活,可是,别人又岂会知道他心中的酸涩与苦楚。

  是夜,月亮已经偷偷躲进乌云密布的云层当中,在黑暗的乌云中隐藏了自己的身影,周围还隐隐约约才有的散发出来的光亮,那样洁白,那样明亮。

  都说酒不醉,人人自醉,在容廷看来,他的心此刻早已随着大脑重的思想而独自沉醉。

  已经沉醉了几日了,周围没什么变化,只带了些换洗的衣物,偶尔回到家中看看他的老母亲。

  可是,不知为何,当看着母亲那白花花的头发时,他心中翻滚奔涌的泪却再也忍不住,只能独自一个人回到房间中,躺在床上默默哭泣。

  它或许是在诉说着人生中的悲哀,又或许是因为岁月在母亲的脸上和身上留下痕迹而感到难过。

  人生终究是短短几十载的,曾经的幻想过无数种方式来终结他的生活,来找寻他生活中的支点和生命的支撑点。

  现在,他实现了自己当初的目标,给母亲买了大房子,过上富裕的生活,他的生活还算美满,工作也很体面。

  可是,不知为何,这仿佛不是他心中想要的,他并不快乐,并不是不满足于当前的生活,而是因为从他进入容氏集团的那一刻起,他的内心从未曾真正快乐过。

  的确,让一个心思原本就不属于这里的人产生在这里工作,并且每天还要面临他讨厌的人,讨厌的生活环境,讨厌的场合,这确实有些难为他了。

  又是一夜宿醉而眠,站在阁楼上的女人一直观望着这个男人,但看到他又喝的伶仃大醉,趴到在茶几桌上不省人事时,吩咐手下把容廷抬回了客房。

  这样已经有三四天了,这几日,容廷一直在她的香榭丽舍。

  每挑都是从早到晚喝个大醉,什么也不做,还吩咐他们店里的人出去买衣服。

  虽然,表面上他是那样嚣张跋扈,看上去不可一世,可他的确是在用酒来弥补自己心中的空虚,在用语言攻击别人来获得自己心中的安全感其实这样的人又何尝不是很可怜呢张绮是有些同情他的。

  突然灵机一动,张绮似乎想到些什么,在把男人送到房间中的时候,打开手机轻轻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号码。

  “喂,现在鱼儿已经上钩了,有些事情,我们要尽早做决定。”女人娇媚而动听的声音在诺大的包厢里响起。

  张绮承认,她从来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女人,更不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她不会用自己的软弱来博得同情的同情,更不会看着其他女人抢走自己心爱的男人。

  凡是她想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无论是事物也好,还是人也好,更何况是人心。

  早晚有一天,她要让容谦心甘情愿的跪在她的石榴裙下,她要让这个世界都为他们喝彩,她要让他们这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虽然现在说这些话可能还早,但是,在她看来,时间不早了。

  从她见到容谦的那一刻起,她就很清楚的明白她想要什么,她想得到什么,所以,她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无论付出一切代价,无论拼尽一切力量。

  清晨,冬日的阳光不似夏日那般刺眼,透过偌大的玻璃窗折射出一道隐隐约约十分朦胧的光线,顾眠凭着感觉和她自身对光线的敏感度在梦中渐渐苏醒。

  又是美好的一天,又是充满希望的一天。

  每天最幸福的时刻便是早上起来睁开眼的时刻,当睁开眼的一瞬间,她整个人的心情都十分愉悦,像是看到阳光,心情就十分好。

  看到自己面前还在熟睡的男人,仔细观察了许久,在容谦的外轮廓俊逸的外表下,他隐藏的也是一颗时而骚动,时而坚强的内心。

  容谦到底还是一个男人,在顾眠看来,是时候该好好捉弄一下他了。

  调皮的想法在她心里骚动一阵子,轻轻碰了下他冰凉的嘴唇,十分轻薄,好似稍微一抿,唇就会不见一样。

  立体的鼻梁如雕塑一般,天哪,真的是莫大的讽刺,一个男人竟然长得这么好看,就连身为女人的她都有些自愧不如。

  真可惜了他这张明星脸,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明星模子。

  不当明星真是太可惜了,不过就是这样一张绝世容颜的脸放在现在也确实实在太过惹人非议,定会有不少人觉得他定是整容过的吧

  睫毛纤长,却不是很浓密,总之,一张脸干干净净的,就连眉毛的数量都能稀疏的数出来。

  顿时玩心大发,在他好看的睫毛上轻轻挑了几下以后,心中不断的赞叹着睫毛的触感,确实坚韧而又有活力,比那春天的小草还顽强,就如同生命不息,运动不止。

  又开始胡言乱语了,轻拍了几下自己的嘴,偶然间瞥过容谦旁边的梳妆台,看到黑屏的手机似乎有一个灯在亮起,闪着灯的手机迅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发誓,她绝对不是故意的,只是好奇,也仅仅只是因为好奇而已。

  轻轻起身,越过容谦的身子,在不打扰她的情况下,取过梳妆台上的手机,刚一打开就看到那毫无掩饰的信息裸的呈现在她眼前。

  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虽然话没有说的那么露骨,但是却还是玷污了她的视线。

  诚心的问自己,一大早就看到这么肮脏的东西真的好吗

  心里顿时有些不快,果断记下了手机号码,在容谦发现之前,悄悄把手机放回原位。

  各种情绪十分复杂的交错在她的脑海中,大脑中闪过一面面容谦和其他女人纠缠在一起的画面,不知不觉觉得十分恶心反胃,故作呕吐状。

  好吧,她承认,这单单只是意淫,她自己就受不了了,就是不知道如果当这件事情是真的,自己会做出如何的反应。

  一大早的好心情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一条短信突然毁掉了,本来还以为找个机会好好犒劳犒劳他呢

  夫妻俩这段时间没有亲近了,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那条短信的身影,哪有半点想哄他开心的心思

  字字句句全部数都印在他的脑海中:只愿君心似我心,三娘会一直等着你,就像我们的约定一样,一直作数。

  一直在反复斟酌这条短信的意思是什么,不过,她到底不是傻子,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她还是懂的。

  虽然是一句诗词,但是,不难看出来,这是一句情诗,而三娘恰恰又是一个女人,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是爱慕容谦的。

  现在想想也没有哪个字哪个词是不能用或者是非法的,这么说来,纯粹是她的心理作用。

  人家明明还用了经典的古诗词句,好吧,不就是甩了几句古言吗算什么呀她也可以的,她还可以通通用一整篇文言文写信呢

  丝毫未曾想过,嫉妒的小种子已经在她心中慢慢的发芽,一大早上的起床气瞬间爆发,毫不顾及容谦感受,直接一把掀开被子,起身就去衣柜寻找衣物。

  盖在容谦身上的被子本来就是半掩着的,此刻更是只盖了一小半,勉强能够盖住小腿,其余的部分全是的呈现在空气中。

  虽然他有穿睡衣,可突如其来的冷空气还是直接侵袭到了他温暖而舒适的身子,感觉像是一阵冷风划过,不舒服得翻来覆去,却还是依旧沉浸在自己的美梦当中。

  不过,这一切似乎不能如他所愿了。

  就在他还以为自己能够继续睡个好觉时,顾眠却从未顾及到这一点,似乎也根本没有想要让容谦继续睡好觉的打算。

  打开衣柜,关上衣柜,打开鞋柜,关上鞋柜,打开抽屉,关好抽屉,乒乒乓乓一阵子过后,容谦也翻来覆去彻底睡不着了。

  在顾眠不小心把桌子上的梳子扔到地上时,容谦彻底再也不能好好入睡,心中已经等候多时的怒火此刻瞬间爆发出来。

  一大早就不让他好好睡觉,昨天忙了一天,都已经好几夜没有合眼了,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顾眠你到底在做什么”容谦的咆哮在房间内响起。

  声音大得出奇,在这样安静的别墅的早上,就像是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般。

  顾眠被吓呆住了,神情也有些惊慌,默默的站在一旁,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过了半晌以后,才小心翼翼地把地上的梳子捡起放在原位,回头,勉强对上容谦那双深不可测,此刻早已红得像豹子一般的双眸。

  颤颤巍巍的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你继续睡吧”

  说完便匆忙离开,对上容谦的视线,真是太可怕了,还好刚刚的反应过快,否则,容谦指不定会把所有的火全都撒到她身上。

  心里开始责怪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可不过才两秒钟的功夫,她刚刚才有的回忆瞬间烟消云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只要一想到容谦手机中的短信,她内心的小情绪就开始独自膨胀,瞬间爆发。

  不要以为只有她有脾气好吗整天和这样一个女人勾三搭四不清不楚的,真正受委屈的应该是她吧

  也不知道容谦天天在外边都忙些什么,虽然她也听容敬伟说过,最近公司里有一项非常重要的项目在进展。

  但是,这并不足以构成他对自己冷淡的缘由,难道说容谦在外边有了新欢

  而这个新欢恰恰就是这个短信中的三娘想到这里,不禁皱起好看的秀眉,三娘,为什么她觉得这么耳熟呢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