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她是乌龟?-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二十五章 她是乌龟?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二十五章她是乌龟

  今天天气真好啊顾眠无视容谦想杀了她的表情,径直走到阳台旁,拉过窗帘的一角,让阳光透进整个房间。

  她很喜欢这种被阳光包围,阳光洒满整个大厅和房间的感觉,就好像是那初升的太阳,瞬间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属。

  这种阳光很温暖,她很喜欢这种感觉。

  可是,就算是再美好的一天,再美好的阳光,也并不是永远一直存在的。

  天气中也一样,毕竟有下雨阴天的时候,大概就好像和她的心情一样,前一秒还高兴的感觉可以飞到天上下一秒,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指不定会让她痛哭流涕,悲痛欲绝。

  “怎么起这么早啊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冷冰冰的声音在顾眠的耳畔响起。

  尽管容谦被顾眠吵醒,心情是很不爽,大脑也痛的发胀,可是本能的潜在意识还是提醒了他,面前的这个人,是他心心念念的老婆,是他最疼最爱的人,所以,心中的火气便消减了几分。

  “没事,可能是昨天睡得有点早,今天早上有点睡不着了。”他的态度有些冷淡,生怕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对会激怒了容谦。

  容谦点了点头,也不说话,而是直接拿起自己的手机。

  就在他把手机捧在手心里,按亮屏幕的那一刻,顾眠心中是紧张的,她不会发现了什么吧

  如果被他发现自己偷看她手机的短信会不会大发雷霆啊

  心中有些害怕,心里一直在默默祈祷,祈求老天,一定不要让他发现了,一定不要让他发现。

  转念一想,她自己又没做错事,真正心虚胆颤的人应该是容谦吧

  毕竟是他一直瞒着自己,想到这里,心里顿时来了底气,就连做事情的动作也都自信了几分。

  再次迎上那双深不可测的眼眸时,神情也不似最开始那般紧张,反而多了几分自信,甚至瞪着眼睛。

  她在用行动告诉他,她才不怕他,尽管他是自己的丈夫,尽管他是容氏集团的总裁,那又怎样

  就算以前他害怕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更何况,她身后有两大后台给她撑腰,只要他敢欺负她,她就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她哥。

  就在她以为容谦要开口训斥她,或者是大发雷霆的时候,容谦并没有这么做,而是轻轻起身站起,十分温柔,宠溺的目光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起身去换件衣服吧,一会儿陪我参加一个慈善拍卖会。”

  顾眠并没有答应,看向容谦的眼眸仍然不断放大,直到确认容谦确实没有别的要和她说的时候,这才相信,容谦是真的说完了。

  不自觉的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慈善拍卖会,你说你要带我去慈善拍卖会”

  一边说着,一边在大脑中搜索着慈善拍卖会这几个字,他们已经许久未曾一起出现公共场合了,深吸了几口气,好好消化这个突如其来的信息。

  “对,还有两个小时就开始了,吃饭,换衣服洗漱,也最好,快一点收拾,如果时间来不及的话,我也不能保证你化妆就去现场。”

  话刚说完,便十分利索的起床,甚至一分钟的时间也没有耽误。

  就在顾眠还在呆呆的望着他时,他已经挑好了自己今天要穿的衣服。

  这是什么和什么吗让她去参加慈善拍卖会,为什么昨天晚上不说,今天早上现在才来通知她。

  收拾了一大早上的衣柜,现在,她已经浑身无力,真想找个地方就睡觉。

  心里的算盘本来打的刚刚好,等容谦起床以后再回来倒头睡觉,可没想到,现在却半道杀出来个慈善拍卖会,着该叫她如何是好

  按照她现在的速度来看,简直可以用龟速来形容顾眠。

  洗漱,化妆,吹头发,再加上挑衣服,刚刚收拾完的满满一衣柜衣服现在又被她扔的满床都是。

  为了避顾眠十分带有攻击性的随意乱扔,容谦匆匆起身后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一边走一边摇着头,女人真是一个危险的动物,还是赶快离开的好。

  由于房门是大敞四开的,所以,顾眠的动静折腾得特别大。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楼上楼下的人全都被她折腾起来,纷纷站在她的门口查看里面这个有些疯癫的女人。

  叶茜更是一边皱着眉头一边打着哈欠的说道,“顾眠,你这是在干什么呀一大早上的不睡觉在这里瞎折腾什么”

  “对不起啊,妈,容谦说要带我去一个慈善拍卖会,所以,我这是在找衣服。”顾眠一本正经的说道。

  她知道,叶茜过来一定会找她的麻烦,可是,她确实是在忙正事,而且又是为了叶茜自己儿子才这样做的,所以,她晾叶茜也挑不出个所以然来。

  事实上,她说的也没错,所以也并没有什么好理亏的,依旧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

  “哎呦,你找衣服就好好找吗这种活交给保姆就是了,自己在这里折腾什么”

  “我是看你们都没有起,所以想着还是自己弄比较好。”顾眠一般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把自己刚刚挑好的几套衣服胡乱的摆放在床上。

  此刻,床上已经连一丝让人坐下的余地都没有,堆得满满登登全是她的衣服,甚至鞋子也摆满了地上,包包更是满天飞,如果不知情的人过来,定是会以为这个房间进了贼。

  该死,偏偏这个时候容谦也不知去哪里了,指不定会躲在某个角落里看她的笑话呢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嘲笑我起的晚吗你是不是在笑话我这个婆婆呀”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在顾眠的耳畔响起。

  叶茜似乎还嫌这个事情闹得不够大,声音提高了几分,似乎想让全家里的人都过来看她们婆媳俩的笑话。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时间来不及,又不想打扰你们。”顾眠匆忙的解释道,生怕叶茜和容敬伟一同误会了她。

  本来一大早上她就把容谦惹得十分不愉快,这下子,由于她的动作,又把楼上的公公和婆婆招惹下来,确实是她理亏,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什么时间来不及,依我看啊,你就是自己不想睡觉,也不让我们睡觉,非要把我们这一家人全都折腾起来陪着你是不是”

  叶茜才不会相信顾眠会有那么好心,她又不是她的亲生闺女,肯定不会安好心,按照她心里所想的,顾眠就是这样。

  “行了,别说了,看看你自己都在说些什么。”容敬伟适时候后的开口,脸上的表情有一些无奈。

  “我我我”在叶茜十分无奈的说了几个“我”之后,还没来得及说下文就被容敬伟拉走了。

  顾眠无奈的摇了摇头,她这个婆婆,整天就是一副小孩子的心思,虽然平日里是刁钻刁蛮了一些,可心思到底还是不坏的。

  人家都说,做长辈的要让着小辈,偏偏她嫁到容家来以后,刚好调了过来,每每都是她在让着叶茜。

  这对公公婆婆走之后,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一边轻微喘口气,一边扶着诺大的衣柜,望着自己还有半箱子的衣服而发愁。

  打开手机,迅速查看了一下天气预报,挑了挑好看的秀眉。

  明明窗外风和日丽,可天气预报显示今日会下雪。

  轻笑两声,指不定是这天气预报坏掉了,算了,毕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场合,她还是挑一身华丽的礼服吧,省得再去慈善拍卖会的路上,容谦会嫌她穿得太寒酸。

  这会儿,她刚刚翻箱倒柜,试了又试,终于把目光锁定好一套黑色针织晚礼服时,容谦已经站在门口看着她多时。

  双手环抱在胸前,目光紧紧盯在顾眠那双一直慌乱不停的小脸和手上,摇了摇头,十分无奈。

  “等一下我我马上”

  顾眠本来想说她已经挑好衣服,马上换完就可以走了,可是,容谦并没有给她说出下文的机会,而是几个大步直接走到他面前,也不管胡乱贴在地上的衣服包包鞋子,直接踏过它们,拉扯着顾眠的双手,向外而去。

  “你要干什么我,我马上就好了,我还没穿鞋子,还没拿包包呢”

  一时间,空旷的别墅里只能听到顾眠的嗓音不断回响,可终究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她就已经被人强拉上车。

  上车后,那摄人魂魄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是乌龟吗”。

  容谦这也就是说顾眠太慢了,可是,顾眠还没从刚刚的场景中反应过来,一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这会儿她的大脑还定格在房间里发生的那一幕,哪里想得了这么多直接张口就回问道,“什么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乌龟吗”

  “我怎么可能是乌龟,就算要是也是一只最美的龟。”

  说完后,容谦没有作答,只是轻笑了几下,轻佻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让人想不发现他隐藏的笑容都困难。

  顾眠只觉得空气中的气氛似乎有些尴尬,难道她刚刚说错了,仔细回想起刚刚两人的对话。

  乌龟,对,他们刚刚讨论的话题是乌龟,为什么会扯出乌龟这个话题呢

  大脑中闪过一丝画面,脑海中再次浮现记忆中那是个淫荡的笑声,突然想到些什么,刷的一下扭头望向容谦,气愤的说道,“你竟然骂我是乌龟如果我是乌龟的话,你也是乌龟,而且还是一只最丑最丑的乌龟。”

  骂完以后,似乎还觉得不解气,嘴半张着,大脑思索着还想说些什么,可吱吱呜呜的,却吐不出来半句,“你你”

  看到容谦的脸上没有丝毫变化,甚至没有丝毫反应时,顾眠坐视不理,身子转过来,呆呆的望向窗外,一副生气的模样。

  容谦轻笑一声,余光瞥过她气鼓鼓的脸蛋,只觉得十分可爱,幽幽开口说道,“你的速度那么慢,我可不是乌龟。”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