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随她就好-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二十六章 随她就好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二十七章心疼的七百万

  不管曾经也好,现在也罢,容谦对顾眠的想法从来都没有变过。

  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他从来不会多说一句,这些可有可无的身外之物,他是不会参与顾眠的自作主张,只会尊重她的选择。

  但是,一些理论上或者是思想上的东西,他还是希望梦由他把控,毕竟,顾眠那么善良,身心那么单纯,但是,他还是害怕他这个没有脑子的老婆会被别人拐卖了去。

  一边坐在店内的高级座椅上喝着茶水,目光一直扫向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那像是窗外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这样的风景虽然每天都能看到,可今日却显得十分与众不同。

  下雪了,雪花越飘越大,漫天的飞雪似乎在宣告着这个世界的主宰,它们便是这个季节的精灵,随意飞舞,随意旋转。

  是啊,再过不久便要过年了,旧的一年马上就会过去,新的一年马上就会到来。

  回想着近来的半年,真的可谓是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这其中,有他意想不到的事,也有在预料之中的事,更悲痛的却是他与顾眠的每次相遇分分合合,这都经历了太久太久,但那些经历,他再也不想回忆了。

  耳边传来咯吱的响声,试衣间的门被缓缓推开,容谦的本能反应便是转过头。

  果然,当看到一个身形宛若蝴蝶一般的女子,十分飘逸的一步一步向他踏来时,他的心像是静止了一般。

  眼睛也不眨的盯在顾眠身上,慵懒而卷发随意的搭在肩头和肩后,露出白皙的脖颈,十分修长,像是那高傲的黑天鹅一般。

  黑色的裙摆十分轻薄,一阵风吹过都能摆动,裙摆像是迎风飞舞,裙摆处的几只蝴蝶更是绣得栩栩如生,那纤细的腰身黑色突出的更加明显。

  顾眠在他眼中真的宛若一个蝴蝶精灵,美得那样动人美的那样摄人魂魄。

  “夫人,你穿这件礼服真的很合适,就像是为您量身定制的一般。”

  导购员献媚的声音在顾眠看来没什么,虽然,平日,她都不会理会这种恭维奉承的话,但是此刻她并没有说什么。

  因为,她的确很欣赏那试衣镜中的自己,纤细的腰身,修长的脖颈,白皙的脸庞,美丽的身材,都将她的优点凸显的恰到好处,这套礼服真的可谓是一件绝美佳作,甚得她心。

  “好,那就要这件吧”容谦站在顾眠身后,悠悠出口道。

  “是的,夫人。”

  “等一下。”顾眠及时的叫住服务员。

  凭她的直觉,这样一套及完美舒适与一体的礼服定然是十分贵重的,而且从刚刚那名导购员的服务态度来看,这套礼服毕竟十分贵重,她一直在反复强调自己的眼光好,难不成

  虽然明知道是一个很白痴的问题,可她还是忍不住的问出口,“这套礼服怎么卖的呀”

  说话的同时,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缓一些,不让人觉察出什么好,虽说,不管是什么天价的礼服,他们容家和顾家都买的起,但是,她心中还是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夫人,先生,您看好的这套礼服是我们店的孤品,刚刚从法国到的货,国内目前只有这一件,它的标价是700万元。”

  “什么700万”顾眠差异的惊呼道,就连自己好看的秀眉都不自觉的向上挑了挑,半张着口,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秘密一般惊奇。

  转头望向容谦,看到他脸上依旧风平浪静以后,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

  努力深吸了几口气,调节一下心态,然后笑着说道,“这是什么礼服啊怎么这么贵要不我们再看看别的吧”

  “不用了,小姐,麻烦你帮我把这条礼服包起来。”

  “好的先生,请问您是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一边说着一边从他那爱马仕的高级皮包中拿出一张黑色的卡交到售货员的手中。

  全程,这一连串熟练的动作中,仿佛看不到他的一丝紧张或者是不安感,十分从容不迫,这700万花的好像就是理所应当,如同买了一根五毛钱的雪糕一般,花的这样坦然。

  顾眠拼命的在他身边拉着他的袖子,可容谦就好像没看到一样,依旧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700万那个是活生生的700万啊有那700万块钱干什么不好,偏偏买了这样只穿一次的礼服,真是太不值当了。

  按照顾眠的话来讲,这700万花的简直就可以把她的心,她的肺,都豁出去卖了。

  家里的礼服虽然多,但都没有特别看上眼的,唯独看上了这件,还是一个天价。

  换作是她,她是不会轻易买的,平时也就会花个几万块钱买衣服。

  几十万的衣服都是容谦给她挑的,还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价钱,所以,从容谦买完礼服的那一刻起,顾眠脸上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看。

  直到出了店门口后,顾眠的小脾气这才算是爆发出来,一直对站在她身旁的容谦拳打脚踢,口中还止不住的嘟囔,“喂,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不要在这里装聋作哑,这件衣服实在太贵了,我们根本不需要花这笔钱。”

  “买都买了,是不能退的。”容谦根本不把顾眠的所作所为放在眼中,只当什么也没听到,不与她计较。

  他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他越是回应,便会更加助长她的士气,一直会在他耳边唠叨个不停,倒不如不去理她,等她自己吵一阵子过后也就自然消停了。

  “怎么就不能退了呢”

  “喂”

  容谦小心翼翼的为顾眠打开车门,回头的一瞬间,发现时间似乎定格在这一秒,女孩如同一个黑色的蝴蝶精灵站在漫天飞舞的雪花当中,飘渺的身影,美好的让人不禁想抓住她。

  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抹微笑,虽然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瞥了眼四周围观的许多人群,不想让他们分享顾眠此刻的美好,直接拉起她美好的如柔荑,缓缓关上车门。

  上车后,顾眠仍是不断的唠叨,可十分钟过去以后,见容谦还是对自己不理睬,便也失去了兴趣。

  一直以来,自言自语惯了,这会倒显得很没趣,就好像她是一个中年老妈子一样,也怕容谦会不再理她,只好乖乖闭上了嘴。

  他们到达的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门外的装饰豪华而不脱俗,满满的中国风,四支立廊的柱子上面还带着石雕狮子,宏伟壮观,一点没有现代那些欧式简约的风景。

  没什么好感,在容谦的搀扶下一步步走上台阶,唯一给她的感觉便是台阶好长,好在她的裙摆不是很长,也没有拖地,所以行动起来还算是身心自如,可以很好的掌控高跟鞋的力度。

  刚走入大厅的那一刻,顾眠便开始四处张望,和她预想中的场景有些不同,本以为门外的庄严会和屋内形成一致,可恰恰相反,简洁而大气的外表之下,大厅之内却显得华丽而不张扬,一些细节的处理上都恰到好处。

  给她最深的感受便是走在酒店的屏风隔断似乎多了点儿,多得她好像在走迷宫一般。

  虽然,她在这方面的专业并不是很有造诣,但是,她最起码也研究过中国古典的家具,也就分辨出来这些上好的梨花木和檀木。

  毕竟价值不菲,十分珍贵,从木质,光泽,乃至的纹路上看,都有一些年代的历史,而这当中不乏也有新建造的一些木材,想来定是花费了不少功夫。

  它的一些刻雕,镂空,以及浮雕的部分十分光洁,细腻平整,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工匠才能打造出来的。

  看上去简简单单十分普通,可仔细琢磨下来,这样的装饰花费的人力物力财力怕是要比打造黄金白银还要贵重得多。

  心中不禁叹气,这家酒店主人的财力雄厚和眼光精雕,想来,她定是一个学识渊博而又十分细腻的人。

  只是不知道是男人还是女人,或许,他们还可以做好朋友吧

  心中开始渐渐对这位主人有了好感,可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这个想法便转瞬即逝。

  因为,她在其中嗅到了一阵很熟悉的味道,这梨花木香乃至檀木的香气随着空气的流动逐渐进入到她的大脑中。

  鼻息间的感觉让她瞬间清醒了几分,这样的味道太过熟悉,这阵子似乎总会嗅到隐隐约约的香气。

  容谦,对,她曾经在容谦的衣服上闻到过很浓重的檀香味儿。

  虽然,衣服上的味道比这里的香气要重许多,但她还是可以分辨出来,这样的味道如出一致,分明就是一种原材料制成的。

  只不过,容谦衣服上的香气很可能是熏香,所以才会更容易的沾染到衣料上。

  上次,容羽出事那天,她在容羽的衣服上也闻到过这样的香气,甚至,容廷的身上也有,大脑飞速运转着,难道是香榭丽舍

  明知道自己的想法有些突兀,可脑海中还是离不开这四个字。

  这样一家豪华而又大型的酒店怎么能和香榭丽舍比呢

  虽然它们的装修风格可能如出一致,但也只是巧合罢了。

  算了,可能真的是她想多了。

  拍卖会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容谦和顾眠在迎宾人员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大厅,缓缓坐下。

  他们的座位是第一排,而这个座位刚好是按照各个集团和不同层次人士之间的排列顺序而排列的。

  由此可见,容谦的地位还算是很高的,这也在顾眠的意料之中。

  所以,她迈着矫健而又自信的步伐,握着容谦温厚的手掌,两人十分默契的向第一排的位子走去。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