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八章 良家妇男-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二十八章 良家妇男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二十八章良家妇男

  这段路不算长,可他们却走得十分缓慢,这一点也是容谦十分细心的地方。

  因考虑到礼服的不舒适,或者是不适应而导致顾眠脚下的步伐可能不是那么自在,再加上穿了十厘米的高跟鞋的缘故,所以挪动起来的步伐定然是要小心翼翼。

  他宁可走得慢,一点儿也不想让顾眠在众人面前跌倒,虽然丢的不是他的脸,可毕竟是他的老婆,别人定会说闲话。

  当容谦带着顾眠的步伐从大堂的一端走到另外一段时,在场的所有人员几乎是把焦点全数转移到他们身上,一对黑衣人,一个风流倜傥,一个貌美如花,真可以用佳偶天成来形容他们。

  虽然来的人是容氏集团总裁和夫人,他们的名声早已在业界传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也知这一对金童玉女的身份不仅十分珍贵,而且夫妻感情十分和睦。

  其中虽流传过不少的流言蜚语,可也只不过是有人故意兴风作浪,其他人并没有太当回事。

  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看向他们的目光中无疑是带着满满的祝福和羡慕。

  顾眠虽不喜欢这样庄重的公众场合,可又不得不坦然接受,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从容不迫。

  所以,她的目光一直是向着前方,隐约却感觉到对面的屏风后似乎传来一道十分犀利的目光。

  那后面有人吗这是她的第一反应,还没来得及再仔细查看时,就已经走到了属于他们的座位上,这才与容谦相视一笑,两人同步坐下。

  没错,那偌大精美的屏风后,的确大有其人,而且,那人便是今天慈善拍卖会的主角。

  屏风后的女人已经在此等候多时,本想着一会儿可以给容谦一个惊喜作为今日的开场舞出场,也算是有她的主导权。

  可这一切在她看来,顾眠的身影已经灰飞洇灭了,那样美好的身影,连她都嫉妒,高贵的礼服,她也想穿,只不过去晚了一步。

  心中的嫉妒感让她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思考现在的处境,她道,“你一会要拍什么呀”

  “不拍什么。”就在顾眠想着容谦会解释出一大堆的理由时,他却只说出来的这四个字。

  “不拍什么,你来什么呀”顾眠拍了拍容谦的手,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光是带她来参加这种十分无聊的场合也就算了,竟然还白白花了七百万元买了一套十分无用的裙子,确实不知道该叫她怎么说容谦了。

  她依旧不会放弃,又在容谦的耳畔嘟囔了一番,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在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悄悄话。

  旁人倒是没怎么在意,倒躲在屏风后的那一抹身影的目光却一直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心中早已恨意满满。

  然而,对这一切还好未察觉的顾眠仍然不知这场慈善宴会的举办方正是让她感受到威胁的对象,也正是她这么多天以来百思不得其解的答案。

  “接下来,是我们的第一件拍卖物品,和田碧玉莲花藕。”

  随着司仪的话音刚落,台下的众人开始纷纷举牌竞标。

  容谦此刻却默不作声,静静观望着这一切,他在等,在等一个时机,在等那个拍卖物品的出现,按照他的推算,应该是一个压轴作品。

  果不其然,在拍卖会已经进行到大半的时候,画风突变,就连音乐都悄然无息的发生了变化。

  顾眠心中不由而然的产生了一丝警惕,难道是要发生点儿什么吗

  上半场都没什么结论,难道后半场中间要开始出击了

  随着一个又一个物品已经被拍卖出去,很快,司仪再一次郑重其事的说道,“我们接下来有请我们这次慈善拍卖的主办方,张绮小姐为我们来本场拍最后一件拍卖作品,同时,这件拍卖物品也是她本人十分尊重的一个物件,对她有着特殊的意义。”

  话音刚落,台下便响起一片十分热烈的掌声,虽然,顾眠不知道这个张绮是谁,但是,她也觉得十分耳熟,似乎最近在哪里看到过她的名字。

  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这个女人与容谦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就在她还来不及细想的时候,一抹倩影已经缓缓走入了殿堂。

  曼妙的身姿被古典风的大红衣衫修饰的恰到好处,不愧是一个古香古色的美人,唇不点而朱红,眉如远山黛一般,一双杏眼更是像是会说话一样,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被一抹云钗简约的挽在脑后,发丝间插了几根金步摇,随着她脚下的频率而随之发生,轻微晃动,十分小巧可爱,精致到几点。

  顾眠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一个如此古香古色的女人,就算真的说她是从古代过来的人,怕是也不为过吧

  这下,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张绮出现时,台下的掌声如此热烈了,想来,大家都不是真正想看她手上的拍卖物品,而是想看这位古香古色的美人吧

  随着她目光紧盯着台上的这位大美女时,台上的人似乎也在朝着她的方向打来。

  不过,目光只是交接的几秒间,顾眠就从中感受到了火药味浓烈。

  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暗示自己吗

  很快,顾眠发现,张绮的目标已经从她这边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轻微侧脸,果不其然,她在看容谦,而且看的这样明目张胆。

  裸爱慕的眼神,一点也不知道避讳,好歹她这个正牌娘娘还坐在这里呢

  怎么想都觉得心中十分不快,一把挽起容谦的胳膊,十分挑衅的看了一眼台上的女人,叫她还敢嚣张,她就是要让她知道,容谦是她的。

  就算她长得再漂亮,就算她是这次慈善拍卖会的主办方,那又如何

  不是长得漂亮就可以随意卖弄风骚,也不是长得漂亮就可以随意调戏良家妇男。

  良家妇男,一想到这个新鲜的代名词用在容谦身上,她就不禁想笑,越想越觉得好笑。

  想来容谦是一个多么霸道的人,这个词用在他身上,真的毫无违和感。

  无视周围人诧异的目光,就连她自己身在什么环境当中也完全忘记了,不自觉的咯咯笑出了声,甚至打断了台上司仪要说的话。

  一时间,场上的气氛十分尴尬,容谦也十分诧异的望向顾眠,不知道她这又是怎么了发什么神经

  大厅顿时鸦雀无声,这才感觉到气氛不对劲的不顾眠缓缓抬头,十分尴尬的望了一眼在她周围的人,微笑的示意一下,表示她的歉意,接着深深埋下了头。

  糟了,糟了,这下真的糟了,丢死人了,她刚刚怎么会那样不受控制竟然笑出了声,想来,台上的女子定会十分嘲笑她。

  “大家好,我就是这次慈善拍卖会的主办方,张绮,很高兴各位的到来。”

  “”

  她呈上最后一件拍卖品的时候,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故作惊讶状,对这件拍卖品有十分好奇。

  对于他们来说,这件拍卖品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所以,这里有不少人都在等着最后一件拍卖品。

  后排的一些人甚至都站了起来,由此可见,他们对这场拍卖会的重视程度以及这场拍卖会举办的有多么成功。

  毕竟是一些商场上的事情,顾眠并不想了解太多,所以,她也毫不在意,这些人至于吗不就是一个拍卖品么

  有什么好的再说了,捐献慈善,什么时候都能捐献,非要挑这样一个场合,不就是作秀做给别人看的吗反过来还要让别人说他们的好处,真是太可耻了,想想都觉得恶心。

  在她不经意间转头,看到容谦嘴角的那一抹微笑以及她眼中的淡定时,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天哪,他不会是要拍这最后一件物品吧脸上的表情再熟悉不过,每当容谦露出这样的表情,顾眠便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试探性的开口问道,“你不会是要拍下来吧”

  容谦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目光却一直集中在那缓缓冲上来的拍卖品上。

  这是一套十分罕见的令牌,分别用梨花木檀木以及和田玉雕镂而成。

  最精妙的地方在于三块令牌,无论是大小还是做工,甚至是雕刻方面如出一辙,就连上面的图案都是一模一样,让人挑不出来半点瑕疵,精美极致。

  众人皆是一番赞叹,虽然是那样一个小小的物件,可却集中了尽数的精华。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