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以牙还牙-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二十九章 以牙还牙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二十九章以牙还牙

  窗外的阳光是时候的透过偌大的天窗,照射到摆物台前,三块令牌被完好的照射在阳光的中间。

  此时更是圆润光滑,带有木质的光泽感以及带有玉的圆润感呈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皆是一阵叹息,这般精美绝伦的物件,要是谁能拍得,便真的是莫大的好处。

  兴许是太过于华丽,或者是太过于细腻,顾眠却隐约发现其中光泽度的某一个聚焦点不对劲。

  她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这毕竟是别人的场子,她也不好凭借自己一人的言辞在这里卖弄。

  虽然她说不上来是哪里古怪,但毕竟她阅读的书籍也不少,再加上对珠宝曾经有过一定的研究。

  所以,对于这方面,她还是有着一些自己独特的见解。

  都说这令牌的最精妙之处便在于它们相差无异的图案以及雕工做工都十分细腻,包括木刻的手段都十分到位,任何人也挑不出来一丝一毫的瑕疵。

  可她怎么看都觉得这三枚令牌不是出自一人之手,虽然它们之间的差距极小,虽然色泽光泽度也相同,但是,大家都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要知道,在这样珍贵的紫檀木和梨花木当中寻找两块一模一样的木材去雕刻令牌,本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天下哪有这般巧合的事,就算有两块儿长得一模一样的木材,甚至连纹路,形状大小外轮廓都相似,这未也太过于巧合了。

  按照顾眠的想法,自然界就算能生出这样两种一模一样的树种,也实属天方夜谭了。

  所以,她断定,这两块木材中其中一块是真的天然的,而且出另一块,绝不可能是天然的,必定是经过后期加工。

  “500万。”

  “500万一次,500万二次”

  “550万。”

  不过,就在她思考的几秒钟时间,竞赛的价格竟然被炒到了550万。

  或许,在这些人眼中,550万用来竞拍是一个不大的数字,但是,她却深深的知道,用这550万买了这三块真假不一的令牌可实在是大财小用了。

  不过,不得不让人赞叹的是,那和田碧玉的质感还是很好的。

  虽然顾眠并不想把自己参与到这场竞拍当中,可是,他们所坐的第一排位置十分抢眼,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连续有几人出价。

  坐在她身侧的人却一直默不作声,就在顾眠以为容谦已经打算放弃这场竞拍时,却不料到他喊出了惊人的天价,“990万。”

  顾眠当时就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不敢相信的望着他,甚至想从容谦的脸上看出花来。

  这都什么跟什么他居然要花990万买这三个令牌,平均算下来,一个令牌要到330万,也就都有七八厘米的大小,真是疯了,容谦定是疯了。

  “你在说什么呀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顾眠此刻也顾不得其他人看向她的目光,直接附在容谦耳旁嘀咕着,想让他快点改变自己的心意。

  对于她来说,丢了面子没什么,不就是没拍到吗这有什么的可没必要白白花那990万的冤枉钱了。

  就是算下来,今天已经花了有1000多万了,她可不希望容谦在这个时候买了这三个没用的东西回家。

  可谁知,容谦并没有理会她,反而摸着她纤细的手掌摩挲了几下后,示意了她一个十分安定的眼神。

  “好,现在我们大家可以看到,容氏集团的总裁容谦先生已经以990万的价格出价,看来,容总是对这套宝贝情有独钟,势在必得呀”台上的司仪一边挥舞着自己的手势,一边扬声说道。

  可他这番激情澎湃的演讲在顾眠眼中却显得十分无奈,她连看也不愿意看一眼。

  “990万一次,990万二次,还有没有人要加价,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

  “990万三次成交。”

  这次交易可谓一锤定因,甚至连反悔的几率都没有了。

  这下可好,顾眠已经心如死灰的坐在一旁,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990万的天价,是个人都不会花这样大的价钱去买这个破东西,也就只有他能干得出来。

  虽然他们家是有些钱财,可也不至于把钱用在这种不值当的东西上。

  在这期间,她曾经看过容谦好几次,可他似乎并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反而目光一直集中在台上。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不难发现,他的目光一直集中在他对面的女子身上。

  这算是什么

  台上的女人似乎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嚣张,回望给顾眠的目光不仅凌厉,其中还夹杂着一丝娇媚。

  那是她绮三娘特有的妩媚,也是她特有的风情。

  她是在给顾眠暗示,暗示着她的危险讯号以及暗示着容谦已成为她的猎物。

  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就这样勾引自己的男人,真是不要脸,怪不得长得一副狐媚子模样。

  起初,张绮给顾眠留下的印象还是蛮好的,只觉得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

  可没想到,她居然是带着目的性来的,越想越觉得气愤,再加上容谦花那,90万的冤枉钱,顾眠此刻觉的自己的肺此刻已经快气炸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一掷千金,为博美人一笑吗

  好一个烽火戏诸侯,千金买得美人笑。

  原来,容谦也不过是这样的凡夫俗子,到底是她看错了他,如果张琦认为她顾眠会是那样乖乖认输的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虽然,她不屑于与别人争什么抢什么,但是,她好歹会维护自己的权益。

  容谦的面子是面子,她的面子也是面子。

  按照道理来讲,他们顾家和容家不相差什么,所以,她也没有必要为了什么而委屈自己。

  刚才本想气愤的走人,可这会儿,她却突然改变了主意。

  他们越是想这样让她生气,她却偏偏不如他们的意。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当然,还有一个名词可以代替,那便是以牙还牙。

  对手是怎么来回报她的,她就用同样的方法加倍还击到对方的身上去,努力深吸几口气,让自己的内心现在平静下来。

  在容谦和台上那十分明艳的女子对视时,顾眠伸出她的邪恶之手,恶狠狠的伸向容谦的大腿根处,罪恶的边缘在她心里滋生,嘴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

  接下来的事情果然很精彩,没有辜负她心里的期望。

  容谦本来在窥探张绮的心里在想什么,神情正专注时,没想到大腿上的痛处已经不能让他继续好好思考下去。

  顾眠那毫无防备的一掐已经让容谦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咬牙切齿的同时还不得不装出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实在是不知道该怎样谈论他的心情。

  这个女人,究竟要做什么

  容谦恶狠狠的瞪了顾眠一眼,眼冒金星,火苗似乎能从头什么。

  容谦愣了差不多有十几秒中,目光这才依依不舍的从顾眠的脸上移走。

  “容总,接下来请您上台发表一下您的感言。”娇媚而嘹亮的声音在偌大的大厅内响起。

  女人似乎是有意为之,那音色明显比起之前提高了几分,顾眠和容谦就算再说悄悄话也注意的到这么大的动静。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