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宠妻狂魔-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三十一章 宠妻狂魔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三十一章宠妻狂魔

  顾眠的回答让不少人都震惊,但更多的是对她的才气以及外貌身材这几方面的夸赞,虽然说,她和张绮都属于商界上1:1的大美女,但是,他们更倾向于前者。

  让张绮出乎意料的是,她也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看起来娇滴滴的小白兔竟然会如此爆发的一面,倒真是大开眼界。

  不过,她实在没有这个兴趣陪顾眠继续玩下去,因为接下来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千载难逢的机会,她是不会白白放弃的,所以,为了今天的这一时刻,她已经等了许久。

  拍卖会结束后,他们便来到大厅外的展厅进行娱乐的酒会。

  张绮瞥了眼站在她前方不远处正在和顾眠喝酒的容谦,低低的笑了一下。

  容谦既然接了她飞花令也就相当于认可了她张绮的身份,这个是没有人逼他,是他自己心甘情愿的。

  在场的许多人心知肚明,这次慈善拍卖会的举办目的就是为了星河计划仪式,虽然容谦拍下最后一件物品让他们有些失落,但是这也确实是在意料之中的,非同一般人可以与之比较,对于这个结果,他们并没有感到什么不满。

  从始至终,顾眠的心思都没有变化,她本就无心来这样的场合,既然能屈尊来了,要么就是好好对她,要么至少维护她的面子。

  可如今看来,这两者,她没有一个是十分顺心的,也就不要怪别人怪她了。

  容谦牵着顾眠的手走时候,容谦并没有要和他拉手的意思,每每在容谦伸手入拉顾眠的胳膊的,顾眠躲过去,接着便端着酒杯走到另外一个方向,每每都让容谦扑了个空。

  顾眠的表现,容谦都看在眼中,早知她会生气,可没想到,这小家伙的脾气来的还如此大。

  其实,那700万元给她买了这件礼服也算是容谦提早向她赔罪了,只不过,顾眠却未曾想到这一点。

  今日在台上的那番言辞并非容谦内心的真实想法,也只是迎合张绮随着她客套几句罢了。

  毕竟,这拍下的990万元并非真正是自己出资,绝大部分还是动用的张绮的资产,可如果他不拍下那三块令牌,那么,他将与星河计划使之交臂。

  他很清楚的知道,那三块令牌就相当于是星河计划的主人,掌控了先机,并掌控了整个星河计划,这一切迟早会落入他手中的。

  不过,这下好了,既然星河计划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那么,他可以全身心的将自己投入到他的小爱妻身上了。

  一心想着怎么弥补她,怎么讨好她,这会儿,心里已经七七八八的想到一大堆主意了。

  容谦像一只跟屁虫一样一直粘在顾眠的身后,顾眠去哪里,他就跟去哪里,顾眠吃什么,他就小心伺候着,就连顾眠喝杯酒,他也要亲自递到她手中,可谓是典型的宠妻狂魔。

  “哟,这不是容总和夫人么看到容总的夫人如此恩爱,我等真是羡慕呀”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男子,棕黑而干练的头发可以彰显出他做事的干净利落,脸上带着青涩的胡茬,说话间谈吐不凡,顾眠单单是从这几点就可以断定他一定是一位实力雄厚的商业大咖。

  果不其然,这个与他们最先打招呼的人真是商业城号称传奇一八的龙天雄,以前对待此人也十分客气,端过一杯鸡尾酒,笑着说道,“多谢容总的美意,还希望以后可以多多合作。”

  两人皆是因为客气一番后,容谦又对顾眠陷入了之前的死缠烂打阶段。

  虽然事先知道容谦的脾气,可还是怕他不搭理自己,所以,容谦算是使出了浑身的百般解数,只为博得美人一笑。

  如果可以,他当然不会选择那么做,但是,谁又能知道他心中的苦衷和苦楚呢

  只不过是表面上和张绮寒暄几句就会换来那么大的利益报酬,那他何乐而不为呢

  可顾眠这幅样子确实是他不愿意看到的,所以,容谦决定回家后便把这一切事情原封不动的告诉顾眠,他相信他会理解自己的。

  张绮对这场聚会一直密切关注着所有人的举动,一切尽在她的眼中。

  屏风的位置刚好可以看清楚楼下的一举一动,所以,张绮的目光从顾眠和容谦出现的那一刻起便从未从他们身上离开过。

  十分不屑的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小心翼翼的捡起旁边餐桌上的手帕,浸湿后,轻轻擦拭几下自己指甲上那好看的丹蔻。

  世人只知这丹蔻很美好,可他们却不知这手指上的丹蔻却还有另外一层用处,那便是可以借刀杀人,在你不经意间置你于死地,而且丝毫不费力,也不需要任何武器,因为她们的丹蔻便是最好的武器。

  冷哼一声后,踏着她那十分优雅的步伐以及脚上踩着十五厘米的恨天高缓缓下楼,一眼便挑中人群中那十分,出彩的猎物,她是不会放过他的。

  就算心里明知容谦对顾眠的感情不是说说而已,他对自己的感情也只不过是利用,可张绮还是没有放弃,仍然心不甘情不愿,在这个时候认输才不是她的性格,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要得便要得到。

  谁知,她刚走到窗前不远处的附近就见到两人十分恩爱的模样,还互相在一起喂水果吃。

  这种恩爱的场面对她而言实在是有些辣眼睛,本想转过身去,可转念一想,这是她的地盘,她又没有什么好怕的,今日便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顾眠一点教训。

  瞥了眼桌旁那些五颜六色的鸡尾酒,缓缓端起一杯朝前方的那抹倩影走去,一颦一笑之间都风情万种,可目光却始终盯着一个人。

  “容总,顾小姐,我敬你们一杯。”说话的同时,脸上带着娇媚的笑容,好像那花丛中的花朵一样,明媚的盛开。

  顾眠虽然不愿意见到她,但还是很礼貌的取过旁边的酒杯,就在两人手中的高脚杯碰撞的那一刻,张绮脚下的步子向前迈了一步,接着便踩到了顾眠的衣裙上。

  显然,这样的结果是三个人始料未及的。

  顾眠本能的反应就是将裙摆向后撤,那好歹也是七百万高价的礼服,她可不想让人随意践踏。

  可她不撤还好,这一扯便导致张绮的身子就向前倾去,酒杯中那明晃晃的液体全部倒在她的胸口处,虽然黑色的礼服不是很明显,却还是留下了斑斑驳驳的污渍,酒红色的液体顺着她的衣领滑落至胸口,她甚至感觉到小腹都是冰凉的。

  顾眠的身子原本就已冰凉,再加上那些冰凉的液体浇灌她娇嫩的身躯之后,只觉得全身麻木,自己如同那冰窟中的是雕像已经被冷水浸入。

  一阵怒火上来,可自己又没有办法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张绮,默不作声的走到一旁。

  容谦知道张琦的行为不是故意的,可自己的女人受了欺负,他根本没有办法站在这里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那绝对不是他的性格,也绝对不是他做事的风格,只要有他在的一天,就一定会护顾眠的周全,这是他给她的诺言,也永远不会变。

  “张小姐,我希望你的下次走路时可以看清楚,否则,我不敢保证我们接下来的合作是否会顺利进行。”

  被自己的心上人当众警告,这种滋味当然不好受,但她也不是吃素的。

  分明就是两个人合作,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大家既然谈到合作的方面,她手中自然握有容谦的把柄,毫不示弱的回击,“我心里想的什么,容总再清楚不过了,大家都是生意人,何必把话说的这么死呢合作还是要继续的,万一日后发生些变动,你我的脸上都不好看,容总,你说是吗”

  容谦被张绮气的说不出话来,全都愤怒的砸在旁边的酒桌上。

  顿时,酒杯上的瓶瓶罐罐碎了一地,清脆落地的响声引来周围不少人的注目,大家皆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在他们面前的三个人。

  容谦还是头一次被一个女人威胁,他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但是这次,他还不愿意轻易放弃他们之间的合作,这也是他第一次尝到了忍气吞声的滋味。

  好,张绮,你等着,等她拿下星火计划的那一刻起,他们之间也就没有了合作的必要,到那时,新帐旧账一起算。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感觉到三个人之间的火药味儿越来越重,虽然大家并不知道他们三人之间是怎么回事,但还是仍有不少媒体记者十分八卦。

  从拍卖会的现场情况来看,他们就隐约感觉到这个香榭丽舍的老板张绮似乎对容氏集团的总裁有着异样的情感,只是不知是真是假。

  现在看来,容氏集团的总裁夫人顾眠此时已是狼狈不堪,原本那十分光鲜亮丽的礼服此时也布满斑斑驳驳的酒渍,就像是一只落水的乌鸦。

  “天哪这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成这样了”

  “就是,她那身礼服可是不便宜呢这下可好,真是可惜了,可惜了。”

  “不知道那总裁夫人得罪了什么人”

  听着耳边群众们的你一言我一语,顾眠只觉得对于他自己十分讽刺。

  今天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此这般倒霉,穿了一件最贵的礼服也就算了,还被弄进来了一个她十分不愿意来的场所,无缘无故的生气吃醋,一直到现在被人无缘无故的撒了一杯酒。

  这些看似毫无道理的焦点一下子转移到她的身上,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这样受到关注吗还是说有的人故意为之

  虽然她也不愿意这样想,可这发生的种种偶然和张绮攻击的目标却让她不得不这样想。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