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 三角恋-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三十二章 三角恋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三十二章三角恋

  虽然,顾眠也很明白,容谦这次是带着目的性来的,他也带着目的性和长期合作的,无论事情本身与否,顾眠是不太所愿来,但是归结到底,这都是他们之间的合作关系,她能理解,但这么做,是为了保持他们的合作。

  可顾眠心里还是有许多事弄不明白,容谦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现在受委屈的人是她,一直在默默在他身后的人也是她,而带她过来的却是容谦。

  他既然带她过来,既然让她来到了这样一个场合,既然对她许下了诺言,为什么要对她,为什么在她受到别人欺负,在她受到委屈时,却选择不出声,毫不犹豫的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即使她心神着急,不是故意的,但是,她毕竟还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身为他的女人,她绝对不允许这样尽失颜面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最让顾眠生气的是,他竟然还花了990万去买了那样三个一点用处都没有的令牌。

  在她看来,那种东西就如同废铁一般,家里古董玉器挺多的事,多这三个不多,少这三个也不少,可为什么偏偏买了呢最主要的是这个价钱是不是太贵了。

  最后冷眼看了一眼容谦和张绮,既然那是他们的选择,那么,她也不会任由别人欺负她的,心里想着就端起面前的酒杯毫不犹豫的一把泼下张绮的脸上。

  那女人似乎也没有要躲的意思,就这样直接接下了顾眠的攻击。

  在看到刚刚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此刻十分狼狈时,顾眠也惊呆了,她是傻子吗难道都不知道躲一下的吗

  可在看到张绮嘴角挑起了一抹微笑时,恍惚间秒懂了什么,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直接回头望向容谦,见他脸色并不好看时,出口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是她刚刚先这么做的。”

  “没事的,我相信,大家都看的很清楚,相信顾小姐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那么小心眼,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张绮那娇艳欲滴的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

  顾眠十分讨厌她这段惺惺作态的样子,明明心中就是这样想的,却装出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现在倒好,所有人矛盾点都指向了她,她就算是想逃也逃不开了。

  狠狠瞪了张绮一眼,恨不得上去撕烂她的嘴巴,叫她胡乱说话。

  就在顾眠有过片刻的错愕时,已经来不及了,所有的闪光灯以及众人的指责声都已经传入她的耳朵和眼睛,明晃晃的灯光照射在她脸上,让她睁不开开眼,本能地伸手挡住自己的眼前。

  “顾小姐,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顾眠的心情略微沉重,叫她解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刚刚的做法。

  难道说是太冲动了她心里清楚,此刻,就算她现在说什么都是于事无补,因为,无论她说出什么答案,那些记者总有各种扭曲的意思,到时候就更加解释不清了。

  语气十分着急的胡乱解释一通,倒不如坐观其变。

  “我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看到刚刚是你动手泼了张小姐一杯红酒,请问您是出于什么原因这样做呢。”

  现在想来,都怪她一时太冲动,竟然忘记了现场有这么多记者在场。

  本想说没有人会注意到她刚刚的举动,可谁知,张绮刚刚说话说得那么大声,让人想不注意到他们都难,况且,他们三人的穿着长相都十分出众,灰色的人群中一眼就能够找到他们。

  看来,说到底,是她自己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一双平静无奇的眼神则开始泛起阵阵波澜,没错,她在紧张,她在害怕,也在犹豫。

  不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面前的这些恐惧感并不是因为面对这些记者的质问,而是面对她心里的那个声音。

  “我想请问容总,你们三个的关系是什么关系难道是三角恋吗”接着,一个戴眼镜的男记者文绉绉的问道,要不是听他们说的话这么犀利,看起来倒像是一个文质彬彬的男生呢

  三角恋,当这个名字全记入到顾眠的脑海中时,她确实有想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可现在从这些记者追问出来,还是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

  不知怎的,心里隐约有种不安的感觉,他们的感情才渐渐有了好转,她可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又闹出党什么事了。

  她脑中反复思量,考量着心中的答案,在她刚准备开口时,一双温暖的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抢先他一步答道,“我想是大家弄错了,刚刚是一个误会。”

  “怎么能是误会呢我们刚刚明明亲眼看到顾小姐泼了张小姐身上。”

  “就是否则,张小姐的衣服上和脸上怎么会脏了呢”

  “就是,顾小姐和张小姐之间是不是有过什么矛盾啊顾小姐的身上也有不少的酒渍,难道这是张小姐做的吗”

  一时间,原本好好的酒会已经乱作一团,所有的记者都围在他们三个人之间,像是在观看一场新奇的表演,好似在看向杂耍团里的动物一般。

  密不透风的包围下,顾眠这会儿有所好转,身体不再似刚才那般冰冷,大脑也突然清醒了许多。

  真的是太糟糕了,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断然不会这么做的。

  她定会把张绮拉到一个角落,给她一阵拳打脚踢,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看到的。

  在今天这样十分隆重的场合动手显然不是一个十分明智的选择,而张绮的种种行为就是为了故意激怒她,显然,她的目的达成了。

  容谦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一步,本以为这个女人也就是会耍些小聪明,可没想到竟然连他身边的人都算计,原本就十分深沉的墨色此刻更加阴沉了一分。

  他现在心中还是不确定,脑中在思考着重大的事情,因为眼前的这个女人太过于阴险,他完全掌控不了她的思想,也完全左右不了她的举动。

  虽然,表面上拉同意了他们的计划,表面上可以和自己结成联盟,让他拿到星河计划,甚至是把星河计划拱手让给了他,可这一切没有不劳而获的道理,天上更不要白白掉下馅饼的事,容谦心中突然开始紧张起来。

  这一切都还只是个未知数,未来会发生什么,她也不知道,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各位安静一下,这件事情由我来解释。”容谦咳嗽几声后,打断了现场喧闹的气氛,十分沉稳的说道。

  他承认,今天他没有做好一个丈夫的责任,但是此刻,他是不希望顾眠受到伤害,所以,他一定会在他需要的时候站出来。

  伸手揽过顾眠白皙的肩膀,将她紧紧地牵过他自己的臂弯之中,一字一句地说道,“今天的事情就是一场误会,也的确是因为我的疏忽而造成了我家夫人与张小姐之前的不愉快,我希望今日当着各位记者朋友的面儿能把这件事情说清楚,张小姐,您说是吧”

  接收到来自容谦无意识的警告,张绮很不情愿的看了他一眼,在这双微笑的眼眸当中,她看到了危险的讯号,虽然很不想接受,但也是没办法,此刻别无其他选择。

  勉强从嘴角扯出去一次笑容,艰难的开口道,“我和顾小姐刚刚的确是有些误会,不过容总和夫人有大量,想来就不会和我计较了。”

  虽然所有的人都知这件事情却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简单,可当事人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们又不好再追问什么。

  况且他们的话天衣无缝,配合得极其默契,那些记者也就一哄而散了。

  “我们走吧”

  好听而温暖的声音在顾眠的耳畔响起,接着,拉起顾眠一步步走到了场外。

  早就想出来了,顾眠很不情愿待在这里,此时,外面的雪还没有停,晶莹剔透的雪花洒落在顾眠性感而精致的锁骨上划上了一道完美的弧线,可就是这样美丽的景色却也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有时,她真的很想问问上天为何总爱跟她开这样一场玩笑,突然觉得心好累,身体也好累,她真的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冰冷的寒气从她的头顶一直贯穿到脚底,那刺骨的感觉让她无法呼吸,甚至是稍稍一吸气都能感觉到鼻尖的凉气,就连睫毛上都已经结成了晶莹的露珠,仿佛下一秒钟自己便会冻结。

  顾眠宁可就这样冻着,也不愿意在这样一个恶心的怀抱当中,所以,这一路,她基本上是在用力挣扎着自己冰冷的身体。

  可容谦并没有当回事,依旧是我行我素,紧紧禁锢着她,而周围看热闹的人也只当是小夫妻之间的打情骂俏,并没有多在意。

  直到车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这个世界才算彻底安静,周身的寒气此时好像已经散发开来,刚刚她在外边冻得已经麻木,此时在这样暖和的地方却显得有些不舒服。

  现在,顾眠终于明白为什么了,从一开始看到这件礼服时,她就隐约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回想起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明明是一条路,来的时候和回去的时候确是有着不一样的心情,两个人仿佛也没有了话题,顾眠一直在思索怎样跟顾眠解释,而顾眠此时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致。

  打开手机,悄然无息的给秦蜜蜜发了一封短信。

  说来也怪,每每当她在这样失落的时候或者是和容谦吵架的时候总是会想到那个疯疯癫癫的疯丫头。

  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但她深深的知道秦蜜蜜在她心中占据着不可磨灭的地位,那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代替的。

  毕竟爱情和友情相比,在有些方面还是没有办法取代的。

  如果可以,她希望,爱她的人,永远都爱她,她爱的人,永远都会留在她身边,他们一辈子不分离。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