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真的累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三十三章 真的累了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百三十三章真的累了

  显然,今天的这场慈善拍卖会让人并不是很痛快,但是,不痛快的不仅仅是顾眠一个人,除了挣钱以外,就连这次慈善拍卖会的主办方张绮也没有得到半点好处。

  不论是丢脸也就罢了,此刻,她也是狼狈之极,在所有的上流社会名媛以及一些商业大咖中,她显得挫败感十分严重。

  不要说今天的场面让她十分尴尬和难堪,就连她在过去的十几年里也从未落到如此的境地,现在想来,还觉得心痛当中,存在着一丝对顾眠的恨意。

  都是这个女人造成的,如果不是因为她,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如果不是因为她,今日也不会让自己如此难堪,如此想来,这一切的罪恶之感以及她心里的恨意都指向了顾眠。

  当然,尽管事情发生的经过有些让她不忍直视,甚至是心理上有些接受不了,但既然都已经发生了,她也只能选择默默接受。

  在慈善拍卖会的人潮渐渐散去后,她依旧笑脸相迎,打理好一切事务,这才乘着她那辆红色的法拉利飞驰在高速上,不到一会儿的功夫便消失在人群中。

  当年的出国留学让她已经练就了一个好的心理素质以及成为一个成功女人的优雅姿态,无论是品牌的书籍,时尚杂志,名牌包包,她所能学到的,用到的,看到的,听到的

  这些全都已经射在她的脑海中,所以,无论她这些年来遭遇到困境再难,走的路途再复杂,遭遇的人再让她不对胃口,她也会笑着完成自己该做的事。

  她不单单是把它看作上帝对她的一次考验,更是对自己心理的一次考核。

  爱虽然是无私的,但也是自私的,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爱都无私,那么,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因爱而痛苦呢

  她可以选择忘记过去的一种生活方式,但她选择不了自己忘却一个人,纵使知道前途的路有多遥远,可她还是愿意孤身一人继续前行下去。

  张绮的这个性子和顾眠很像,如果不是因为她们共同喜欢上一个男人,或许这两个人还真的不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

  当太阳的直射角逐渐变小,那原本直射顶端的光线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晦暗,寂静的别墅也并没有因为这两个人的回来并没有变得热闹起来,与之前的喧闹嘈杂相比,此时却更增添了一份静谧感。

  拖着沉重的身子,小心移动着脚下的步伐,生怕一不小心脚下的高跟鞋被她踩断,只觉得从心里到身体上都散发着疲惫加上劳累的气息,甚至就连最本能的呼吸都让她觉得劳累不已。

  一把推开卧室的门,也顾不得自己身上已经变得脏兮兮的礼服,只身躺在大床上,感受着柔软而舒适的大床带给她的放松。

  这一刻,她的世界终于静了,哪怕是片刻的安宁也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欣慰。

  不知为何,她竟觉得今天的反应是那般不真实,若一切都没发生过,那该有多好可惜这只是她心中所想,却仍然是不能实现的事,如果一切都能回到过去,那便不会有人再继续憧憬未来了。

  轻轻叹了口气,望着头顶上那白色亮丽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脑处于放空状态,身体似乎也变得麻木,停滞不前。

  无论是思想上,还是身体上,都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消极,不知道是好是坏,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她只知道,现在此刻的状态便是她唯一想维持的状态。

  不去做任何事情,不去想任何事情,只是这样静静的望着一切,静静的感受着身体上的放松,这大概就是她今天感到最满意的状态了。

  或许旁人不这么觉得,又或许许多人觉得她的表现太过于反常,甚至会有人觉得她做作,但事实并非如此,有些时候,做得多了,想的多了,说的多了,也就不愿意去解释了,解释那么多有什么用呢

  总之,她今天一天的感受就像是早上出门之前还阳光灿烂的花朵此刻却已开始枯萎,逐渐慢慢凋零,再重新复苏。

  心大概就是如此吧总有心如死灰的那一天,也总有万物复苏的那一刻。

  不气不恼,不欢不喜,不悲不乐,总之,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她的心情才为合适,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心中此刻想的究竟是什么。

  或许是无奈,也或许是早已是一副看惯世事的态度,这样的场景已经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感情也经历过无数次,大概早已习惯了如此,可心中却连恨意都提不起来,或许,她是真的累了。

  从她进卧室的那一刻,她便把自己反锁在房中,任谁人也不理,就连吃饭也不想吃,只觉得很没有胃口,听着那清脆而带有节奏感的敲门声和门外的一声声叮咛,她有些烦躁。

  不是不想开门,而是不知道该怎样以一种心平气和的态度去面对他,只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还是装作十分气愤的样子

  这两者好像都不是她心中所中意的选择,唯有此刻,不想理会的态度才是她内心中真诚的抉择。

  虽然她自己也知道一直用一种冰冷的态度去面对当前或者是这个别墅中的每一个人着实有些不大合适,但她还是不愿将就,这一次,就让她遵循自己内心的想法吧

  有人说,人的记忆就好像是一辆末班车,真正等到下车的那一刻,才感到伤感离别的痛苦,才会有辛酸苦涩的感受,或许是,又或许不是。

  顾眠心中回忆着对每一个人的感受以及他们初次见面的状态,那时的快乐,那时的无奈,或许是她如今想来却再也不复当初的状态。

  “顾眠,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你把门打开好不好容羽出事了。”

  门外接二连三的传来冷冰冰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可她实在是无心理会,偏偏容谦的这一句让她原本平静的心终于有了一丝反应,就连麻痹的神经都有了一道长长的反射弧。

  什么不想的从床上坐起来,托起千斤重的身躯,款款三向口挪动去,一边打开门,一边用十分慵懒的音色说道,“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不吃饭,不喝水,也不说话,只是一只一个姿势躺在床上。”

  起初,顾眠并没有把这件事太当回事,她只以为是容谦为了让她开门故意编造出来的谎话,可事实并非如此,当她推开容羽房门的那一刻,才知晓,原来他说的这一切就是真的。

  虽然顾眠不知道这当中发生了什么,可距离和容羽相见不过才隔了一天的时间,准确的来说也不过才十几个小时,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成这样了

  和前两日的情景大有不同,最起码前两日就算众人的心情再怎样消极,再怎样难过,可是最起码,家里人说的话她都能听进去,该吃饭的时候也会准时吃饭,从来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可这一次,容羽是真的变了,就连顾眠站在旁边跟她打招呼,容羽也都是置之不理。

  看到十分凌乱的房间,顾眠有过片刻的错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什么,好端端的饭菜就这样撒了一地,枕头,抱枕,只要是床上的东西都在地上,就连容羽本人也是疯疯癫癫,像是一个得了失心疯的病人一般。

  凌乱的头发几乎遮住了她完美无瑕的半张脸,顾眠静静的站在门口,一眼望去,看不到容羽脸上的半点表情,但唯独却能感受得到她心中的落寞和一丝无奈。

  即使容羽什么也不说,顾眠也能深刻的明白那种感觉,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知道一定和那个人有关,最后冷眼望了眼她身后站着的一群人,淡漠的说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我会劝劝她的。”

  门外的一群人撤离后,诺大的房间中留给她们足够的空间让她们两人独自相处,顾眠并没有立刻开口说话,也没有心思去整理地上一片狼藉的垃圾,而是悄然无息的站在阳台前,静静的望着窗外的那一轮红日。

  身边的风景总是无限美好,可能把握住的又能有几分呢

  纵使容颜不改,总是青春依旧,可岁月还是会随着时间而流逝,容颜也会随着时间流逝而苍老,青春也会犹如那枯黄的落叶逐渐消散枯萎,最终逝去。

  如果可以,她也很希望可以和一个人坐看夕阳,静候黄昏,共赏日出,无论沧海桑田,无论时空怎样变迁,美好的回忆和当下的诺言在他们心中永远都不会变。

  房间静的出奇,就在前一秒还十分生动嘈杂的场所却在顾眠的到来后变得瞬间安静无比,钟表的滴答声像是在诉说他们过去的每一个脚印。

  仔细聆听,仿佛就能发现这其中还带着种种旋律,那是声音的宣告声,是在记述他们流失的每一个瞬间。

  随着太阳的地理位置发生变化,顾眠所能感受到的光芒也日渐变得灰暗,越来越小,折射的夹角最后只消失成为一个点,越来越小,越来越渺茫。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