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又一段视频-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十三章 又一段视频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十三章又一段视频

  “监控录像我看过了,真相你知道,我也知道,别挑战我的耐性。”容谦睨视她,眼神冷冽凛然,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他对樊若水是愧疚,因为她的病情,容忍度也很高。但不代表着,什么事都由着她胡来。

  樊若水暗恨,手指紧紧揪住被子,指甲都劈了,她只是趁着这疼痛挤出眼泪,柔弱的望着他:“阿谦,真的要这样吗求求你,我不想召开发布会,让公众知道这视频另有隐情,我的演绎事业就毁了,我不想就这么退出娱乐圈,求求你了”

  容谦终究被她的泪水和苦苦哀求浸软,改变了心意:“若水,这是最后一次,不要再招惹她,不然别怪我无情。”

  他清楚知道她对演艺事业的执着,还有当年发生的那件事,为此,选择了再次退让。

  “我我只是一时冲动,并不是存心发视频,害沐浅夏的。”樊若水见好就收,不忘给自己洗白。

  即使,这话假的连逻辑都不通顺。

  容谦深深看了她一眼,是那种能透析一切的锐利目光。随后,他走出病房,拨打沐浅夏的电话。

  “喂,哪位”沐浅夏躺在床上快一个小时,好不容易有了些睡意,就被忽然响起的电话吵醒,看都没看,就随手接了起来。

  “是我,容谦。”容谦没有计较这个问题,而是难得关心的问,“你睡了有没有打扰到你。”

  “什么事,你直说吧。”沐浅夏并不领情,直接挑明道。她被容谦一点温软化开的心湖已经重新冻结,再起不了丝毫涟漪。

  容谦眉头皱起,沉默片刻,沉声道:“网上的那段视频,你看过没有”

  沐浅夏喉咙紧了紧,简单回道:“看了。”

  得到这个并不算意外的消息,容谦拢在一起的浓眉颦得更紧,叠出一个川字。

  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他不会因此而犹豫。

  “你这几天,乖乖待在家里,不许对媒体乱说。”他严厉的警告,这事会另外想办法解决。在此之前,只需要她避开媒体。

  沐浅夏冷笑,她果然不该有不切实际的奢想,幸好已经绝望,没有在他询问时,升起依赖和希冀。

  咬着牙逼出声音,冷静淡定的让自己都感到诧异:“要我不乱说也可以,我们俩离婚。只要离婚,我保证不说一个字。”

  反正,她也没有办法澄清事实。

  早先和秦蜜蜜所说的猜想,在容谦所说的话中已经得到证实,他不会让她拿到录像证据的。

  以他的高效率,想必这会儿所有的完整录像,都已经销毁了吧

  离婚这两个字眼一出,容谦立即大怒:“不可能别妄想我会答应你沐浅夏,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什么会因此怒不可遏,比当年樊若水离开时的怒火,都要旺盛的多。

  只知道一点,绝不会放沐浅夏离开,她是他的妻子,也只能是他的妻子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沐浅夏低喃一句,将电话挂断,并关了机。

  她要睡觉,至于容谦的绝情,她早就知道不是吗虽然心脏还是不可抑制的在抽疼,但她会忽视的。

  “沐浅夏”容谦盯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再次拨过去,就听到客服经久不变的声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他差点将手机给摔了,半夜打电话给严旭,让派人密切注意沐浅夏。

  第二天,从睡眠中醒来时,已经是九点多。

  沐浅夏这一觉睡得时间很长,却疲惫的很,她根本没睡踏实。

  习惯性拿起手机看时间,才想起昨晚自己干了件大事,先挂了容谦的电话。

  开机后,一条短信跳跃而出。

  “沐浅夏,你若是敢私自接受采访,我就让你的声誉比现在还不如”

  还真是容谦的风格,她默默感叹了一句,就不再理会。

  却不知,医院里的容谦很是暴躁,将晚到一分钟来挂滴液的护士长喝骂一顿,都没消息。

  那条短信发出,他就想想撤回,可惜,短信不是qq邮件,也不是n消息,没有回撤功能

  十点多点时,秦蜜蜜传来又一条噩耗。

  “浅夏,你当时在天桥真的要自杀怎么这么傻呢容谦根本不值得你拿生命来赌”

  沐浅夏早餐正吃到一半,听到她这话,当即放下手中烤面包:“你听谁说的我没有要自杀”

  她经历过的挫折痛苦不要太多,从来没升起过自杀的念头。

  不,或许有过

  她蓦地想起那天逼迫容谦离婚时,她确实有一瞬间产生了这种念头,否则不会滑倒在地上,差点摔出去。

  “蜜蜜,你怎么知道这事”沐浅夏急急询问,没记错的话,未好友担心,她将这事给瞒了过去。

  好一会儿,她才听到秦蜜蜜没忍住愤慨的说道:“在网上啊不知道是哪个贱货把当时拍下的视频传到了网上。那些人都说,说你是用自杀来威胁容谦娶你,说你活该,怎么没真死都怪樊若水,贱女人,臭婊子,要不是她没事发了前面那个视频,又怎么会引出这么多事我诅咒她出门被撞死”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沐浅夏贝齿咬住唇瓣,脑海里几乎一片空白,已经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了。

  她不是樊若水那样的明星,根本不喜欢私生活暴漏在大众眼中。这两段视频接连发出,她应该就成了所谓的网红吧还是红的发黑那种。

  就算成功和容谦离了婚,还有生存的空间吗

  “浅夏,我相信你,别太沮丧了,邪不压正,这件事一定会真相大白的,相信我,我这就去想办法。”秦蜜蜜信誓旦旦的说,但她心里根本没底气。

  沐浅夏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时,清澈的瞳孔中满是坚定:“蜜蜜,你别管了,这事交给我吧。”

  她这就去求养父,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将这事给抹平了,都要和容谦彻底断绝关系。

  “我们可是闺蜜,再说这件事我也是主角,前面那个视频中,那些话都是我说的,要不是我,你根本不会这么被动,我能不管嘛”秦蜜蜜大喊一声,“姐妹齐心,其利断金浅夏,我们会战胜那个贱女人的,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人”

  沐浅夏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被绝望覆盖的心中升起一簇火苗,虽然没有收获爱情,但她还有至纯至坚的友情。

  秦蜜蜜拿出全部积蓄,在论坛中找到洗地党的联系方式,通过扣扣和对方联系上。

  只要出得起钱,网上评论是可以控制的,至少能从中挑出有利于她们的方面来说。

  然而,她那几万块的财产,根本没有扭转局势,反而令那些自以为正义的人士更加激愤,评论几乎在一个小时内就翻了一倍

  秦蜜蜜简直快哭了,她坐在电脑前愣了好久,才想起一个人,或许能提供帮助。

  “顾洛顾少,是你吧”

  “秦蜜蜜,你找本少有事是要投怀送抱吗洗干净了先,我可以考虑下。”顾洛没有给秦蜜蜜备注,但他在第一时间就认出秦蜜蜜的声音,谁让这女人和他天生犯冲,印象不是一般深刻。

  秦蜜蜜恼羞成怒,却硬生生压下怒喷他的冲动,龇牙咧嘴道:“少油嘴滑舌的,我有事找你帮忙,是关于浅夏的。”

  顾洛听到帮忙两个字,就准备挂断电话,他可以游弋在女人花之间,和她们玩的很嗨,却不会付出钱之外的东西,包括人情,哪怕他是施舍方。

  但是秦蜜蜜最后一句,让他的手指停住,下意识皱眉问询:“浅夏怎么了”

  “我必须先确认一点,你和容总的关系很好,非常好是吗”秦蜜蜜没有立刻说出恳求,要是顾洛不能影响到容谦,或者是不能为浅夏做很多,她就不能在他身上浪费很多时间,还让他看笑话

  “兄弟,铁哥们,妞,你满意这个答案吗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