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八章 勾引他-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三十八章 勾引他

  第三百三十八章勾引他

  人走茶凉,直到他们周围的环境从刚刚的喧闹再次变得安静下来时,顾眠这才发觉时间不知不觉间已过去了这么久,不经意间看向手机,才发觉已经晚上8点了。

  出来了两三个时辰,想到家里人就会很担心她,如果容谦发现她不在家中,定会发了疯的找她。

  如此看来,手机上既没有短信,也没有电话,说明他应该还没有回来。

  想到这里,心中刚刚担忧的一些事情便瞬间被她放在了心中。

  抬眸一笑,十指交握放于面前的桌案上,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

  “是啊,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吧!”容廷挑了挑好看的眉毛,眼睛一眨都不眨的盯着顾眠。

  今日之事,带给容廷的感受也颇多,即使回忆再美好,终究也只是回忆,既然都已经做回忆,也是回不去了,一直用来憧憬,也不是办法。

  生活吗?总归是要向前,所以,在今日看过年少轻时的一对小情侣的世界过后,他心中的感慨便又多了几分。

  他的时间原本就不多,匆匆一晃几年过去,自己的心里瞬间沧桑了不少,可此刻,英俊的外表下却藏着一颗时而躁动,时而狂热的心。

  这点就好像他又回到了当时年少轻狂的时候,一身的热血,仿佛身体中有了用不完的力气,大概是对爱情,对一些事无限的希望,觉得终究会过去,而且,那些不开心,繁琐的事情也终究会过去,何必要跟那些痛苦的过去过不去呢!

  “不用的,我坐公交车回去就可以。”不知怎的,苦中还是本能的拒绝道容廷诚恳的邀请,这番话,她也不是有意说不出口的,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吧!

  “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这里的公交车早就下班了。”容廷轻笑道。

  本以为,这半年以来,顾眠会有所长进,现在看来,倒是他高估了他,没想到平日里还是这副笨拙的样子,竟然连公交车是几点下班竟也不知了。

  “没关系,我可以打出租车的。”勾勒唇角,目光转向别处,用来掩饰自己刚刚发生的尴尬。

  “好了,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还是亲自把你送回去,我才放心,正好也可以看看容羽,你不是让我帮忙了吗?”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其实最初的心意还是为了顾眠,这份珍贵的情意,他是不会放弃的,就算是顾眠根本不会选择他,一辈子都不会选择他,他也愿意把心底的那份回忆放在心里。

  许多事,看开便好,许多感情也不必在执着,为了那一个莫须有的结果而苦了一辈子,实在是太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终究是他想多了。

  爱或许不需要什么理由,只愿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幸福就好,就算他看不惯容谦平日里的所作所为,看不惯他的行事作风,可归结到底,他们还是兄弟,更何况,他愿意为了顾眠和他重修旧好。

  “嗯。”挑起嘴角,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多说别的,而是默默开始整理外套。

  与此同时,容氏集团的顶层总裁办公室依旧还亮着灯,就连公司几个高层主管的办公室也是一些灯火通明。

  仅仅是这几间办公室的光明却如同黑暗中的烛火虽然只是星星点点的萤火虫之光,虽然那般微弱,却还是在成都摩天大楼当中尤为突出。

  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此时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刚刚运来的高级爱马仕真皮座椅上,金色的笔尖在房间内吊顶灯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半晌过后,终是停下那沙沙作响的笔尖,抬眼望了下窗外的摩天大厦,轻叹一口气。

  从他回公司的那一刻,桌上的文案都已经退的有一种小山那么高了,从他坐下来的那一刻,就一直在批阅文件,直到现在一刻都没有停歇过。

  林助理刚刚沏的咖啡此刻都已经凉得透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想放松一下心情,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脑海中都是那抹挥之不去的身影,顾眠美好的样子在他脑海中再次浮现。

  也不知道她此刻在做些什么?心情有没有好些?再过一个时辰,她就要睡觉了吧,真想早点看到她,紧紧把她拥抱在怀中。

  经过这么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想必她定是十分劳累,就连心情也十分不好,现在想想,还真是有点担心她呢!

  手中的工作告一段落,终于是能够放心回家了,刚起身向准备收拾衣服,转身出门,这间办公室的房门被缓缓推开,迎面走来的是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瞬间传来刺鼻的香味儿,不用猜也知道,定是张绮。

  长叹一口气,该来的总会来,没想到,这个惹上的这个麻烦终究是甩不掉了,也不知他们的缘分是从何而起,想想便觉得头疼,真不知自己上辈子究竟是造了什么孽,非要和这样一个女人纠缠不清,如今还对他有感情。

  偶尔见几面也就算,了现在,竟然又出现在他面前,之前,他承认,利用她的确是有点私心或者想得到星河计划。

  可如今,他们的合作就此达成,两人之间也没了继续交易下去的必要,可如果,用完她,又这么快的速度把她踢开,会不会显得自己太有些小人得志。百`度或手`机`上搜:木`木`书`吧`网免费阅读更多精`品小说

  这样总归是不好的,但又没有办法,商场就是商场,兵不厌诈,这是永恒的道理。

  “呦!没想到你还真在这里,我路过你们公司楼下看到,一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也想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过来,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在这。”

  女子的语气略微平淡的说道,看他那十分从容的样子,就好像是这件办公室的主人一般,来也从容,去也从容。

  “你怎么来了?”容谦说话是个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并没有因为面前这个香艳而绝色的女子而动容半分。

  他不是不会怜香惜玉,而是不会对眼前的这个女人怜香惜玉,早知道她的心思不会那么单纯,但张绮最好不要把手伸到他这里了,否则,他是不会顾及她是女儿身的。

  “怎么?容大总裁翻脸比翻书还快啊!你最起码也要让我适应适应啊!”张绮调侃的说道,身子却不由自主的望向昨晚上已经对的十分高的文件,随手抽起一本,漫不经心的翻阅到。

  容谦见张绮出入十分自如的,竟然还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更是卖弄车太难修长笔直的双腿,时不时的撩拨着目前的几缕秀发,真是不忍直视。

  他若不是念在她是一个女子的份上,不便多说些难听的话,便只好缓缓又坐回椅子上,闭上双眼,尽量让自己放空。

  奇怪,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才刚刚一闭上眼睛,眼前便是张绮的形象,怎么会想到这个女人?

  兴许是他最近闻多了这种味道,可不到一会儿,身边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鼻息间的雾气越来越重,心里的疲惫感和大脑的沉重让她不想睁开眼睛,依旧是紧闭的状态。

  不过才几秒钟的功夫,竟然感觉到一个身体径直坐在他的双腿上,虽然不轻不重,可那真实的触感却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本能的反应,睁开双眼,便看到张绮那双明媚动人的大眼,只不过得盯着他看,像是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

  心里作出的不舒服开始,感受到一丝厌恶,本能地推搡着面前的女人,可那身子像是粘在他身上一般,无奈的轻叹了口气,随之翻了个白眼,并不在乎张绮的感受,很直白的说道,“张小姐,麻烦你注意点自己的行为,如果你继续这样,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虽然容谦的话听起来让她很不舒服,可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既然她要下定决心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底。

  无论是她厚着脸皮也好,还是被他伤的彻底也好,今天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时间,并且,在她看来,容谦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抵触她,最起码,他还是有那么一丝怜香惜玉的,想到这里,便勾了勾手指,心中的胜算也多了几分。

  伸出一只芊芊玉指挑起容谦有棱角的下巴,侧着头,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的吐露着,“容总,依三娘看,容总也并非传说中的那般冷血和暴力吗?最起码,对于面前这个活色生香的女人还是有所动容的。”

  容谦在心里冷笑一番,嘴上更是十分张扬地上调了嘴角。

  “你笑什么?”张绮摇了摇头,不明白容谦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也不知他笑的是前半句还是后半句,若是前半句,那他所指的便是冷血和暴力。

  对于这点,根本不用她做充分的解释,相信所有的人都会明白,容氏集团的总裁容谦从前是一个怎样的人?现在又是一个怎样的人,凡是与他作对的人都得不到任何好下场,这已经是他习惯性的作风。

  这两年,这些风言风语在业界倒是少了不少,还算是手下留情了。

  不过,对她来说,这样的手下留情反倒让她忆起了容谦当年的风采,那样英姿飒爽,那样手段游刃有余,那样的容谦在着实吸引着她的注意力。

  如今的他倒显得有些优柔寡断,才没了往日的风采,虽说都是同一个人,可张绮却深知,这一切的缘由都归根于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