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 独赏夜景-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三十九章 独赏夜景

  张绮望向这般繁华靓丽的都市生活,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还是那样富丽堂皇,还是那样灯红酒绿。

  在这样一个车马云集的城市当中生活,可谓是要付出一定的代价,需要有足够的经历和阅历,才能够在这样一个大都市中站稳脚跟。

  这些年来,她付出的可谓不少,得到的也颇多,可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没有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来得重要。

  张绮把他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可尽管如此,面前的男人还对她仍然不理不睬,手指沿着他完美的外轮廓来回勾勒,直至他性感的喉结。

  容谦啊容谦,她就不相信任何男人在面对她绮三年的诱惑竟然能抵挡得住。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无论是谁,和她对视不过十秒钟,必定会被她勾了魂魄去。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一喜,满是媚态的眼眸中更是沾染了无数宁波的温柔,与窗外的月光更好互相辉映。

  与此同时,还不仅扭动着水蛇般曼妙的身躯,像是早已不耐烦,心情焦躁无比。

  面对眼前这个十分英俊潇洒的男人,张绮早已对它青睐有加,看向容谦眼眸中的爱慕之色日渐更浓,心中对眼前的这个人早已期盼许久。

  四年以前,她便在心里暗自许下重誓,势必要将这样如此优秀的男人得到手。

  如今,她终于凭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离他更近一步来到他的身边,进而一步步实现这个目标。

  眼前这一切到底是镜花水月还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她都不想得知,毕竟,哪怕只是片刻的欢愉也会让她记忆犹存。

  不管结果如何,不管他是否有妻室和孩儿,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除了他以外,她什么都不在乎,和曾经那些围在她身边的男人相比,不过都只是过眼烟云罢了。

  就在她手中的动作越来越大胆,大脑运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时,本想着想入非非,深色中美好而又浪漫的场景再次浮现在她眼前。

  可不过只是片刻钟的时间,还没等她来得及细想,身子便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猝不及防的疼痛感让她还没有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身子一痛,整个人便已经瘫坐在地面上。

  冰凉的感觉袭上大脑,可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只见面前的男人缓缓起身,径直走向阳台。

  “你赶紧走吧,你要是再不走,我可就叫保安了。”见过的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女人,虽然平日里对他青睐有才的女人也到处都有,可他还从没见过像张绮这样胆大妄为,不要脸的女人,还真是什么样的事都敢做。

  如果不是看在她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的份上,哪里还会对她如此温柔,定直接把她扔出去了。

  十分坦然的地上爬起来,踩着那双十厘米的恨天高,十分镇定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和衣衫,将容谦刚刚的举动受尽眼底,在望向男人那十分冷漠的背影时,眼底阴沉了一下,进而又转为一丝魅惑的神情。

  她都已经这样低声下气的来求他了,他到底还要怎样?难道心里还念念不忘着那个十分愚蠢的女人吗?

  一想到顾眠,张绮眼底就不禁多了一份嫉妒,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哪里值得容谦如此费心思,亏她还是堂堂一个容氏集团的总裁,竟然会看上一个对他毫无帮助的女人。

  早晚有一天,她定会让他知道,她才是那个对他有用的人,也只有她才会在意义上真正帮到他,帮助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也帮助他稳固容氏集团。

  心中满满的都是不甘和愤怒,愤怒是因为她恨顾眠那样一个什么都不如她的女子夺走了她心心念念的人,不甘是因为她还没有得到容谦。

  稳稳地踏着脚下的步子,向前方那抹黑色的背影缓缓移去,脚下每动一步,都感觉心口被放在刀尖上那般疼痛。

  这种感觉,她曾体会过无数次,可每一次都没有这次来的疼痛,加倍奉还的用在顾眠身上,让她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容谦,为了那样一个日渐消瘦,骨瘦如柴的女人,真的值得吗?”缓缓走到他身后,双手环抱住他的腰间,趁容谦还没来得及松手之前,自己主动把手松开。

  她也不是那般厚脸皮的人,也不会再引火烧身,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做出这么让容谦恨透了她的举动,这样做下来,她得不到什么好处。

  不过,好在是有惊无险,如今算起来,她已经把容谦的生活习性以及思想都抹的透透的,唯一掌控不了的便是他的心,不过,她也不着急,因为她相信,要不了多久,这早晚会是在她掌控之中的。

  “容总,三娘还有要事要处理,就不打扰您了。”话音刚落,一边向门口的方向走去,一边从她那新买的最新款香奈儿包包中拿去小巧晶莹的口红涂抹在自己那性感的薄唇上。

  虽然外面的天气已经黑得通透,甚至连一点点的光亮都见不到。

  的确如此,在这种时候,的确已经是漆黑密布,漆黑而静谧的夜空上能够见到那星星点点的光芒,那是星星的身影,也是夜空中的主宰,它们和太阳一样各自掌握着半天的时光。

  正如这些夜空中璀璨的星辰,她也如期而至,有了这个习惯,无论走到哪里,无论什么时间,只要出门,必定习惯性的将包包中的唇膏在嘴上滋润一番。

  这在她看来,不单单只是一个习惯,而是一种理论上气质上的标识,无论走到哪里,她都习惯性的将自己看作是全场的焦点。

  所以,得体的妆容和华贵的礼服以及名牌的包包都是她生活当中的必需品,在她眼中,这些生活上必备的物质品早已和它融为一体,不可割舍。

  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她在做什么,就算遇到了再狼狈,再难过的事情,她也会把自己收拾得十分得体,依旧是一副笑脸相迎的样子,收拾好妆容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大概是她的从容和心中的感受太过于从容淡定了,以至于心情稍有不顺就会拿喝酒,化妆当乐趣。

  或许也有人说,她不配得到爱情,更不会得到重视集团总裁的青睐。

  可在她眼中,爱情不分对错,也不分你我,只要是它还存在于这个世界当中,便有争取她的权利,哪怕只是一个卑微的生命也好。

  所以,她不会轻易放弃,因为,她根本就不是那种会轻易放弃的人。

  是夜,月色正浓。

  容谦一个人站在这样一栋摩天大楼上独自享受这美好的风景,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

  可就是这样的感觉让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的生活有多劳累,没错,他是站在人生的顶峰,他从十几岁起,就接管了这家公司。

  这么多年下来,他一直努力,如今,他心中所有的包袱都在一点点展开,所有的事也多一点点时间,所有的目的都已经达成了。

  可当所有的计划都如期进行,他的生活也开始顺风顺水时,他的人生也好像失去了目标,失去了奋斗的动力。

  不自觉的摇了摇手中那透明的高脚杯中明晃晃的液体,在透明的玻璃窗前显得幽深暗红,亦是波涛汹涌。

  轻抿了一口,长叹一口气,现在想来,也许也只有在想起顾眠的时候,才会让他心中有所感触,才会挑起他嘴角一抹不自觉的微笑吧!

  容家别墅里。

  容廷已经站在容羽门外好一阵子,无论怎样说,也无论怎样敲门,里边的人好像没听到似的,依旧是没有发出半声声响。

  见到房门依旧是紧紧锁着,顾眠不禁替容羽感到有些担心,这下可如何是好?不是都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吗?可是这人都来了,为什么还是没有一点起色呢?

  心里一边替容羽感到着急的同时一边劝说容廷,“她在里面会有什么事?你快点说点别的,让她赶快把门开开。”

  “容羽,容羽,你在里面吗?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容羽,我是容廷,我来看你了……”

  ……

  容廷在门外一直呼喊着,可里面的人始终没有半句回响,心中这才有了前所未有的焦急感。

  只是,不知为何,这种感觉越来越浓烈,也越来越替她担忧。

  或许,这种感觉不是第一次了吧,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就在所有人都替容羽感到着急时,容羽恰恰和他们想的相反。

  此刻,她正一个人躺在那张柔软无比的大床上装聋作哑,静静思考。

  一连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房间当中也憋了好几天,再这样憋下去,真的会把自己憋坏的。

  门外的声音一直在耳边回响,大概有十来次了,她听得很真切,那声音是她再熟悉不过的。

  如果在以前,能够时常听到他对自己讲话,心中定会欢喜得不得了,可今日听起来,心中却有些丝丝不舒服,竟然还隐约有一丝刺痛感。

  想不到这几日过去了,如今再听到他的声音,心里还是这样的难过。

  原以为她可以忘记一切,可现在看来,她心底的伤口终究是未完全愈合。

  算起来,从她的床到门口的距离不过才短短十几米,可就是这样一个短程的距离又让她陷入了艰难的抉择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