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二章 把握当下-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四十二章 把握当下

  第三百四十二章把握当下

  容廷的一句话来得正是时候,刚好把容敬伟的注意力从顾眠的身上转移到了容羽身上来。

  此时,他也十分惊喜,自己的女儿竟然从伤心的阴影中走出来了,没有比这个消息更让人值得振奋人心了。

  他这几日工作也满脑子想着容羽,就连吃饭睡觉少了她的身影都觉得十分无趣,仿佛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就连做梦都希望他的宝贝女儿能够恢复以前生龙活虎的样子,心里边已经打算好,如果容羽再没有起色,就带她去国外治疗,要请最好的心理医生和精神科的大夫去把她的疾病治好。

  所以,这几日,他也是十分伤神,几乎动用他所有的人际关系都去打听容羽的病情,可结果都无疑令他满意,所有人都说没有办法根治,只能进行初步的调养。

  现在好了,眼前的幸福来的太过于突然,老容敬伟脸上一笑,不禁堆了许多褶子,恨不得老泪纵横,马上就要流下来。

  天下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为人父母看着自己的儿女都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吧!

  当他们拥有这个小生命的那一刻起,就在精心为他们打算着未来的每一步,想让他们拥有更好的幸福生活。

  虽然想让他们拥有自己想要的所有东西,也想让他们拥有最好的学习环境,吃到最好的东西,用的,住的,什么都是最好的,几乎把所有好的东西都恨不得安装在他们身上。

  这大概就是父母对他们的孩子最好关心了,所以,从容羽出生的那一刻起,他便一直很宠她。

  可无奈,纵使他想给他们的更多,所以,便要努力的更多,自从她和容谦出生以来,容敬伟和叶茜便极少去管他们兄妹二人。

  这一忙便是365天,接着又过了几年,每天都在匆忙的工作中度过。

  一年下来,没有几天是不忙碌的,不知不觉,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时光匆匆,当初的岁月一去再也不复返了。

  轻轻拍了拍容羽与纤细的肩膀,嘴里一直在不断的连连称好,“好,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其他人都是没有说话,容廷是时候的开口,“好了,时间不早,我也该走了,你们早点休息吧!”

  “容廷……在这里睡吧!”容敬伟用着一丝略显沙哑的声音征求道。

  “不用了,我妈还在家等我呢!”嘴角轻微上扬,露出一丝不经意间的微笑,接着便十分潇洒的转身,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看到容廷十分坚决而过分的口吻,其他人没有再继续强留他,容羽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一家人默默的上楼。

  看到容羽的神态恢复正常,得知这种情况下,容敬伟一定有许多话要和容羽讲,顾眠也是时候的离开他们身边,回到自己的房间内。

  直到走到卧室门口才想起来,容谦已经回房间有一阵子了,不知道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做些什么?

  还隐约记得回来时,他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十分阴沉,就好像是那久违的冰山脸又回来了一样。

  虽然早已习惯了他如此冷冰冰的态度,可心中还是有些不舒服。

  所有人都走了,有的只是她一个人面对所有事情的时候,蹑手蹑脚的站在房门口,站了足足大概有十几秒的时间,这才伸手去触碰那已经冰凉的把手,缓缓推开房门。

  下意识的几乎是屏住呼吸,她曾设想过无数个进门以后看到的场景,或许,他正在躺着在床上看报,看文件,或者是玩手机。

  再或者,他已经睡着了,可是,这些设想统统都不是,她在床上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这才想到容谦已经出去的时候,从她背后突然发出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回来了。”

  磁性而好听的声音带着丝丝魅惑从她的头顶飘过,直接跳进她的耳朵中,丝丝绕过她的心房。

  有那么一刹那,她是真的感觉到有一点特别的感觉,可不过一瞬间的功夫,这种感觉就瞬间在对视上他凌厉的眼神是变得烟消云散。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不是那么重要,而刚刚发生的一切也瞬间被她抛之脑后,十分尴尬地清了清嗓子,继而说道,“嗯,内个……容廷走了。”

  气氛瞬间变得很尴尬,就连顾眠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是么?”容谦带着略显不可置信的语气缓缓向顾眠的身旁走去,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步步向前挪动。

  直到两人之间的距离变得很小,基本上也只有十厘米之差的距离时,顾眠甚至还不断的向后退,猛的,脚底到了床前,身子向后仰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与大床来一个亲密接触时,身子却毫无防备的落到一个温暖的臂弯当中,咯得她的后背有些生疼。

  对于顾眠刚刚所说的事情,容谦完全不放在心上,对于那样一个男人,他也没有什么好计较的,更不会因为仅仅是说话这一点小事就胡乱生气。

  况且,这段时间,他真的想了很多,一个人站在阳台前静静发呆,许多事想明白也看开了,但唯独对于她,却还是会有当初十分浓烈的感觉。

  不得不说,顾眠觉得,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极其不真实,反而多了一丝尴尬。

  虽然,天时,地利,人和,恰好都被他们所拥有了,熟悉的房子,温暖的灯光,暧昧的光掉,整个室内都是暖洋洋的,像是被暖黄色的灯光打得通彻透亮,浪漫的气息围绕在房间内就此展开,而顾眠也开始随着容谦接下来的举动脸红心跳,浑身上下都不自然,感觉周身的细胞集中在了大脑,瞬间麻木。

  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事儿吧?一想到这里,呼吸声都变得急促了许多,不自觉的眨了眨她浓密而好看的睫毛,像两把蒲扇一样,呼扇呼扇的眨着眼睛。

  从一大早的惊喜到下午的不愉快,再到换发后的失落,以至于刚刚的紧张感……

  这一天的时间,顾眠接连转变换了各种不同的情绪,以至于每一种情绪都给她带来不同的心理感受,百感交集,像是一天当中我会加成吃了许多种不同味道的糖果。

  酸涩的,甜蜜的,辛辣的,还有苦涩的,每一个都让她很难忘,每一个却又是她的经历。

  与其说现在她的心里是忐忑不安,倒不如说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浆糊,早就已经乱作一锅粥,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你……你……”半天才拼命从嗓子中挤出这两个字来,好像说不出话一般。

  面前的男人高兴那么好看的唇角微微上扬,像是在盯着什么有趣的事情,特别像是发现了新鲜事物一般,神色中充满好奇,就连刚开始的那么阴沉一瞬间化得无影无踪。

  现在他的眸子中反而多了一抹精致,漆黑的眼眸在明黄色灯光的照射下形成一种好看的褐色,准确的来说,更像是琥珀色,半透明状,让人不知不觉陷入其中。

  轻轻转头,一个侧脸便可以看到他好看的鼻梁,倾斜的弧度勾勒出一个完美的角度,冰凉的薄唇更是在无形中平添了一丝性感。

  干净的白衬衫露出他好看而性感的喉结,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几分独有的魅力,默默的香气从她的鼻息间传来,带着一丝清幽的感觉。

  好闻的古龙男士香水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不知不觉,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心中感到很安稳,感觉整个人都被带入了梦境一般。

  她就如同是生活在森林当中的公主,迷失了行走的方向,恰巧遇到了接受她的白马王子,这一切看似来得刚刚好,可这一切中又有许多待定的因素。

  无论是危险也罢,安全也罢,总之,眼前的这个人是她的夫,尽管有的时候,她心里不愿意承认,可到底上,她还是相信他的,还是愿意支持他,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四目相对,两人之间的话越来越强烈,浓烈的情感也越来越浓重,特别是在两个人的神色中都饱含真情实,从他们内心当中所流露出来的感觉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这是一种真实的情感,也是他们两个人最坦然最自然的反应,可有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却都不愿意去承认彼此之间的感觉。

  在他们的生活当中,有许多未知的事,在未来的道路上,更有许多想不到的事在前方等待着他们。

  或许,是美好的,又或许是残忍的,这可能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他们对彼此之间产生许多的不确定以及怀疑的因素,这使他们不能够再将自己当初那副毫无保留的相信付出于对方身上。

  也可能会导致他们两人之间的间隙越来越大,可未来如何,他们都选择珍惜当下,把握当下的每一寸时光,珍惜当下的每个场景。

  是夜,月亮已高高挂起,两人温存一番过后,都很快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