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感谢她?-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四十三章 感谢她?

  第三百四十三章感谢她?

  人的心一旦累了,便会自动去控制自己的大脑,不去想那些让他们不开心不愉快,甚至是劳神费心的事情。

  这一切对于顾眠来说,反而让自己的身体和大脑更轻松了许多,就连她自己的睡眠质量也不自觉的提高了不少,这也让她安稳的睡在梦中。

  她遇到了自己前所未有,最放松最愉快的事,那是一大片绿色的草地,是一大片,蓝蓝的天空,蔚蓝的海,周围全都铺满了鲜花,缓缓的小溪在静静流淌,这样一幅美好的景致着实让人心旷神怡,心情不放松都很难吧,更何况是在梦中了。

  不过,美好的事情总是短暂的,刚才还好好的晴天一瞬间变得乌云密布,头顶上的乌云密不透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漆黑的匣子。

  她被牢牢的锁在里面,拼命的跑,拼命的跑跑向河边,跑向杨柳堤岸,可始终跑不出一片天气,甚至距离那蔚蓝的天空还有很远,她也不知该飘向何处……

  神情变得很迷茫,就连在梦中都皱起可眉头,似乎变得有些都是无助,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心里突然很惶恐,仿佛见到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渺茫的,这种感觉让她心里很不安,仿佛在下一刹那,她就会变成孤魂野鬼一般,四处流浪。

  虽然这几年来,她已经过惯了平静的生活,可童年的回忆,她依旧没有忘记,那是对他的心理阴影以及心理造成的伤害,在她心中还是会是时候的翻涌出来。

  这是不会变的,毕竟,这也是她身体中的记忆,是在心里的一部分,无论走到哪里,始终会带着那过去的记忆,

  也是自从遇到容谦开始,她的生活有了转变,该怎么说呢?

  他就像是个在她生活里的福星,又像是她人生当中的煞星,时而会带来好运,时而会带来厄运。

  如果说她最倒霉的时候是从她认识容谦开始的,那么,她最幸运的时候也是她从认识他开始的。

  和容谦在一起以后,她的性格变了很多,也变得越来越坚强,还接二连三的找寻到了她的亲人,她的哥哥,她的亲生父母,并且,还了结了她在沐家的仇恨,虽然谈不上是仇恨,但沐风衣这么多年来却是对她和家里的下人一般。

  虽然处在某种意义,她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些痛快,可心底的某处到底是有一丝不舍的,毕竟,沐风衣得到的惩罚已经够多了,而这其中最难过的人就属沐凯德了。

  过去的十几年当中,她一直体会过那种亲生父母不在身边的感觉,尽管养父母对她很好,但始终还是寄人篱下,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沐凯德这般心思,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她这般肚量。

  所以,当沐风衣被送往国外的时候,她的心中还是会有一丝柔软的,她们的想法虽然大不相同,可她们毕竟也在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这种朝夕相处她都不见低头见的情分还是有的。

  所以,书上的那句话说的还真对,当你得到一些东西时,同时也会失去一些东西,而你也会为你所一直追求的东西付出相应的代价。

  这看似是一种毫无道理的交换,甚至是毫无条件,可这至少是他们想要交换的东西,至少是她心甘情愿的。

  所以,即使是付出相应的代价,他们也没有一丝不满,顶多是有些无奈和感慨罢了。

  而他所指的霉运似乎也是因为认识容谦以后发生的挫折,以及他们感情道路上的阻隔和各种没有办法改变的事情。

  怎么说呢!这就是生活吧!她还是希望以后的生活会越来越美好,她和容谦之间的摩擦也会变得越来越少。

  因为,她是真心希望他们两人能够和平共处,白头偕老的。

  也不知道上天能不能听到她真心的乞求?又或许,她也不知道容谦到底会不会辜负自己,这些都是一个未知数,可她心中却还是对这些充满了期待。

  在睡梦中隐约看见前方的路途中有着星星点点,似乎是前途未来道路上的光芒,能够指引她出去的方向,身体一个激灵,猛的睁开双眼,便看到了这充满阳光的屋子。

  通透而美好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帘的缝隙照射到他们盖的被子上,蚕丝被上的金线花纹,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显得尊贵无比。

  刚醒来,却感觉有哪里不舒服的感觉,扭了扭身子,却发觉自己脖子下边似乎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什么的时候,自己的身子却在一个强有力的臂弯的带动之下,翻身侧了过去,和面前的这个男人面对面。

  “怎么?看来你这一宿睡得不错呀!”漆黑的瞳孔还是一方深不见底,说话时脸上更是一副,戏虐的神情,顾眠看了就想去揍他,而不是看在现在自己被他禁锢在怀中,定要对他拳打脚踢一番,叫他还敢这样放肆。

  她原以为是什么东西咯了她一宿,原来就是条硬邦邦的手臂呀?

  不过枕着人家的胳膊睡了一晚上,也确实是自己理亏,终究是撇了撇嘴,倒没有说什么。

  看到顾眠低头不语,她一直低下的头像深深,把头恨不得埋进被子里,那模样看起来十分可爱。

  容谦不仅轻笑了一声,接着把被子向下移了移,却看到她裸露在外的香肩,不知是他最近火气太旺还是怎的,一大早醒来,便看到如此香艳的画面,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眼睛更是一眨不眨的盯着顾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他们两人这样暧昧的姿势维持了多久,顾眠只觉得自己的脖子都要扭断了,顾眠缓缓将头抬起,若无其事的说道,“内个,你上班的时间到了,一会该迟到了。”

  容谦没有再说别的,干净利索的起身,穿好衣服后就直接去了洗手间。

  因为容羽的病情因为昨晚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所以今天早上的早餐格外丰盛。

  等他们俩人起床下来时,一家人都已经坐在餐桌旁,就等他们俩人了。

  “爸妈早。”顾眠客客气气的打招呼,然后在容羽的邀请下直接坐到她身旁。

  “还以为你们一时半会儿不下来呢,真是饿死我了。”叶茜娇嗔的说道。

  顾眠也不想如此,可这一大早上,容谦就和她耽误了太久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这么久,略带歉意的说道,“爸,妈,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行了,行了,别说那么多了,快点吃菜吧,这菜一会儿都凉了,张婶儿一会儿再拿下去热一热。”

  话音才刚落,叶茜也没有给顾眠说话的机会,而是把矛头直接转向容羽,“羽儿,看看你,最近都瘦了,赶快多吃些好吃的补补身子。”

  “是啊!羽儿,你妈说的对,你是应该好好补一补,今天早上我让张婶儿多做了些你爱吃的菜,多吃些。”容敬伟也随声附和的,一边千叮咛万嘱咐着,一边细心的为容羽布菜,生怕她这个女儿会一个吃不消,便继续瘦下去。

  在他眼中,除了这两个儿子以外,最心疼的就是这个女儿了,偏偏最好的什么东西都留给她,也是最疼爱她,可到底,她也不是个让他省心的。

  小的时候就老给他惹祸事,长大了更是如此,偏偏让他们做父母的天天担心,真是想赶紧找个好人家把她嫁过去,也让他们少点操心。

  可是,嫁人又谈何容易,这年头,为自己家的千金选择一门好亲事,不只要讲究门当户对,也要讲究他对他女儿的关心程度。

  放眼望去,现在合适的人选倒也有一大批,但容羽心高气傲,就怕他没有看上眼的。

  摇了摇头,一旁无奈的咀嚼着口中的食物,一旁在思考着容羽的婚事。

  “谢谢爸妈,我会的,不过,我的身体能这么快恢复,还要感谢一个人,我嫂子,要不是因为她,估计我现在还把自己关在房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呢!”

  容羽对旁人笑脸相迎,恨不得把自己的嘴角裂到天边去了。

  对这件事,她从心眼里感谢顾眠的,一是感谢她没有把自己的秘密说出去,二是感谢她能够让容廷过来看她。

  就算她们曾经有过误会也好,芥蒂也好,过去的那些事都过去了,最起码,她知道她这个嫂嫂人还是不错的。

  “对对对,这件事是顾眠的功劳,羽儿啊,你可要好好感谢感谢你嫂子。”

  “放心吧,爸,以后就让嫂子都住在家里,我还怕找不到感谢她的机会吗?”

  ……

  “你们说什么呢?这么高兴。”刚从洗手间里走出来,容谦一边超他们的方向走来,一旁捋了捋自己额前的头发。

  从老远就能听到他们这里笑声连连,不知道的还以为发生了多大的喜事呢!

  所以,他自己也不自觉跟着好奇起来,究竟是什么事能够让他们笑得这般开心?

  容羽的身体好了起来,他也很开心,虽然不知道自己心中的那个预感到底是不是真的,可想到于此,他的眼神还是凛冽了几分,看来,是时候该找个机会和他妹妹好好谈谈了。

  “没什么,哥,你和嫂子今天怎么都起这么晚啊?”容羽说着扬起高傲的小下巴,夹了一块虾仁肉塞入口中,入口即化,松软嫩滑,突然感觉今天的早餐格外丰盛,又十分可口,都是她爱吃的东西,而且百吃不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