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昨天睡得晚-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四十四章 昨天睡得晚

  第三百四十四章昨天睡得晚

  都说人的心情一旦好了,吃什么都是香的,这句话果然不假。

  心情便像是你人生当中的一抹很重要的位置,它主宰着一切,随时能够让你对自己喜欢的事物充满食欲,也会对自己以前讨厌的食物产生一丝别有异样的兴趣,这都会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感觉和不一样的体验。

  但反之,如果你的心情十分糟糕,那么,即便是以前在你眼中看起来十分美好的东西,也会因为你的坏心情而打破他们原来的美好,在你心中反而会添上一丝隔阂和一丝缺漏。

  也许,事情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可哪怕就只是一个细微的表情以及一个细微的观察都会让你的心理产生丝丝毫毫的不舒服,这种感觉便会一直压抑在你心底。

  而顾眠的心情就好像是那从水龙头中缓缓流淌出来的水流,时而大,时而小,时而急,时而缓。

  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一家人仿佛都十分默契,各自不语,只是闷闷的吃饭。

  过了半晌以后,终于才突然反应到什么,十分惊讶的说道,“哥,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你们昨天是不是睡的很晚啊?”

  “是啊,我们昨天的确是睡得很晚。”一边说,着一边满口打哈欠,这困意还真是说来就来了,可偏偏来得十分不是时候。

  “每天都那么晚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怀上二胎?”叶茜不偏不倚的说道。

  叶茜的话音才刚落下,顾眠原本已经沉到心底的一颗心此刻又被翻上来。

  这都什么和什么嘛?好端端的,怎么又提到这件事儿了?

  刚刚糊里糊涂咽下去的一口饭差点被噎到,猛地往嘴里送了几口果汁,这才顺了下去。

  正在她想着怎么回答时,容谦是时候替她解了围,“妈,瞧您说的,什么事儿都不要着急嘛,只要有时间,还怕生不了二胎吗?”

  说完,脸上一脸淫荡的笑容对着顾眠,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让顾眠看了都觉得心里恨得牙痒痒,真是恨不得立刻去撕烂他那副好人的嘴脸。

  这个话题才刚刚消失了好一阵子,现在却又被突然翻出来,顾眠突然没有了吃饭的动力,却又不得不装作很爱吃的样子,却拼命的向嘴里塞着大口大口的米饭,只希望可以用吃饭来分散自己和其他人的注意力。

  坐在一旁的容羽轻笑了几声,仿佛在看一场绝美精妙的戏。

  突然有些庆幸自己还没有结婚了,看看她嫂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嫁到豪门以后必定要每日做一个家庭主妇,贤妻良母。

  照顾孩子已经成了她生活中必为不少缺的一件事,孝敬公婆也是常态,现在倒好,竟然还要被婆婆催着要生二胎,想着想着,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大。

  “诶,对。顾眠,什么时候把你周围认识的那些男生多介绍几个给你妹妹,你看她现在还一个人单身,也该是时候给她物色一个好的对象了。”容敬伟抬起眼还望了一圈四周的人,目光最后定格在还在低效的容羽身上,瞧他的宝贝女儿笑的那个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多大的人了,整天还跟个小孩子一样。

  顾眠听到后,神色先是顿了一下,接着抬起头看了容羽一眼,停顿了几秒钟,意识到自己的尴尬,清了清嗓子,缓缓说道,“好,爸,有合适的我会帮容羽留意的。”

  “什么叫合适的?那可不行,我们家容羽要嫁的人,那一定是十分出色的,至少要和我们门当户对。”叶倩似乎有些不太满意顾眠的态度,一边掐着她那只兰花指,一边阴阳怪气的说道。

  “对,爸妈,这些事你们不用操心,公司里有那么多人呢,什么设计部的经理?还有人事部的经理,帮我妹妹留意一下的。”容谦十分诡异的看了一眼神色不太自然的容羽,似乎还嫌不够事儿大,津津乐道的说着。

  “哥,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本来还十分兴高采烈的容羽在一瞬间像是头顶被浇了一盆冷水一般。

  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虽然前不久刚刚逃脱了相亲的魔爪,这会儿自己大病初愈,却再次迎来了爸妈的进攻。

  现在,她这个从小到大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和她站在同一战线的哥哥都不站在她这一边了,现在,她也只好自求多福。

  而另一方面,她和容廷的关系才刚刚缓和,她可不想再次被推入到其他男人身边,这让她根本没有办法继续待下去。

  只感觉心里的压力倍增,大脑好似被压了一层雾一般,只是不知道拨开云雾以后是否能够重见天日,看得到一片光明和明朗的未来。

  求助的眼神本能望向顾眠,现在,只有这个嫂子能够帮她的,而且,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她和容廷之间的事情。

  容羽能够对顾眠说出这些,不光是信任的这么简单,早已把她当作是自己的好朋友,唯一,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知己。

  接收到来自容羽给她发出的求救信号,无奈的望了她一眼,接着点了点头,眨了眨眼睛。

  实话说,面对眼前的这种情形,她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但是,作为一个女人和容羽朋友的角度来考虑,她是很希望能够帮助她的。

  尽管明知道她爱上的是一个错的人,可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谁都有头脑发热的时候,谁也都有痛哭流涕的时候。

  她不愿意看到一个那样坚定而内心又脆弱的女孩再次受到伤害,或多或少,她都有些于心不忍。

  明明也是她没有办法说出口的事情,一直憋在心里,也实在是够难受的了,顾眠此刻心里清楚的很,就算再能隐瞒,也瞒得了一时,也不能瞒得了一世。

  只要容羽没有打算把她和容廷的感情放下的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一直会存在危险性,而这件事也迟早会被人发现的。

  再次看了眼容羽那可怜巴巴的小脸,还是决定帮一次她,顶多冒着极大的风险,悠悠出口道,“爸,妈,我觉得这件事情还不着急,容羽的病才刚刚有所起色,还是等她彻底好转以后再说吧!”

  她的话音一落,餐桌上的气氛瞬间安静了,大家也觉得顾眠的话说得也有道理,便终止了这个话题继续,各自吃着各自餐盘中的食物。

  才刚吃过早饭,顾眠就被容羽匆忙拉到房间。

  “怎么了?你到底要干什么呀?”顾眠的手几乎是被容羽拉着小跑了一路,现在手指还被讨论拉的感觉瞬间成长了一截,若是再这样继续下去,她不敢保证自己的手指会不会断掉。

  平时看着一个挺柔弱的小女子,没想到力气这么大,不是都说生病的人身体非常虚弱嘛,可她看容羽那样子根本就不像,根本就不像是一只病殃殃的小绵羊,而是一只生龙活虎的大灰狼。

  容羽先是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轻轻把房门带上,“大嫂,刚才多谢你帮我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顾眠本来觉得没有什么,但听她说完以后就开始觉得焦躁不安,仿佛顾眠也把自己置身其中,容羽的事情就好比她的事情一般在她的头顶盘旋着,耳朵也嗡嗡直响,回响的都是容羽刚刚跟她说的话。

  “大嫂,我真的很害怕,我爸妈一直催着我结婚的话,那我真的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我感觉我真的快要疯了,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容廷……”

  ……

  可她们永远都想不到,就在两人刚刚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容谦刚好站在门外。百度或手机上搜:木木书吧网书城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房门没有关严,两个人的对话,他能听得很清楚,即使有些他不确定的地方,大概心里也会多多少少有些感触,这至少证明,自己这么多天的想法并不是凭空想象,而确实是有所依据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不敢想象,容羽接下来会做出怎样冲动的事,所以,她是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更何况,她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容廷那个男人。

  一双阴沉的眸子顿时锋利的几分,好像是那鹰爪一般,多多少少心里是有些不舒服的。

  由此看来,顾眠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好啊!敢情他们俩人这是把他蒙在鼓里。

  准确的来说,被蒙在鼓里的不止他一个人,就连他爸妈也不知道,也对,如果让他们二老知道了,还不闹翻天了。

  想到这里,便也没在门口继续停留,心里早已打定主意,既然他们有他们的决定,不告诉他也罢,他也没有必要去探究这其中的原因以及事情发生的经过。

  既然他们不想让他知道,那么,他就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私下里该解决的事情都还是会一一解决,毕竟,这件事情不能任由他们这么胡闹下去。

  不由分得捋了捋额前的几缕头发,转身下楼,刚好碰到叶茜和容敬伟上楼。

  “儿子,你这是要去哪儿啊?”叶茜关切的问道。

  “我去上班了,公司里还有点急事要处理。”容谦朝着他们都点头笑了笑,接着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