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大动干戈-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四十五章 大动干戈

  第三百四十五章大动干戈

  看容谦往前走的那匆匆忙忙的样子,叶茜也有些失神,这都忙了多少天了,却没有一刻消停的时候,每天都是这样忙碌。

  一家人平时就很难聚,现在倒好,自从容廷来到他们家的日子以来,他们家里的人就一刻没有消停过,不是今天这个有事情就是明天那个有事情,真是不知道上辈子倒了什么霉了,真是摊上了容廷这个祖宗。

  “这孩子,真是的,天天这么匆匆忙忙的。”叶茜一只手臂挎着容敬伟,一边无奈的说道。

  “好了,好了,一会儿我也去公司了。”一回到家就听到每个人唉声叹气,都各有各的苦衷,也都各有各自忙碌的事情,容敬伟听都听烦了,挥了挥手说道。

  而在二楼角落里的房间中,顾眠和容羽对楼下发生的一切竟然毫不知情,也丝毫未曾察觉容谦已经知道了他们的事情。

  女孩子就是如此,一旦投入了一件事情,无论是几个人,即使有时和陌生人之间,他们也会毫不留情的把自己的心和肺完完全全的掏出来,更何况是已经深陷感情当中的容羽了。

  或许,上次的事情对她的打击很大,给她的心理造成的伤害以及心理阴影面积都占据着她心中的绝大部分。

  但是,她认为这个世界还是有美好的,不是因为她自己不想去争取这份感情,而正是因为这段时间,她体会到了许多。

  虽然顾,眠对她所说的大道理,她并没有完全懂,但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内心想要什么。

  感情这件事是不可控制的,也是她心中悸动的某一块,虽然她知道,并不可能事事如她所愿,但是她还是希望,尽力一试。

  “大嫂,这件事可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只有你知我知,就连我哥都不知道,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哥,如果让他知道了,我定没有好果子吃了,指不定连你都要受到牵连呢!”容羽说话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祈求,那双眼波流转的美眸,更是泛出了无数层水花,像是一瞬间就会把所有的冰块融化。

  “好了,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顾眠拍了拍容羽的肩膀,让她放心。

  她可是一个不轻易许给别人承诺的人,但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

  其实,顾眠又何尝不知道,如果让容谦知道这件事的后果会是什么,怕是根本不会放过容廷,搞不好连他的妹妹也不会放过,更不要说让容敬伟和叶茜知道这件事的后果了,根本就不是她能想象或者是她能够阻止得了的。

  虽然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是一家人,她也嫁入了容家,成为了这里的一份子。

  可她毕竟还是和他们不同的姓,不是一家姓的人在一起难免会有磨合和摩擦,这是没有办法改变得了的,就像是他们之间终究没有血缘关系一样。

  “嫂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欣喜的口吻说出这句话,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心情什么时候竟变得如此好。

  开心的不单单是顾眠没有反对她,反而帮了她,最开心的是顾眠接受了她喜欢容廷这件事。

  一个人孤立无援的感受,他体验的多了,这样突如其来的惊喜,不止带给他多大的动力和安稳,有姑娘这般见识,的后盾,在他身后,顿时觉得自己和荣庭的事情有了着落。

  虽然带着感情被太多的人不看好,虽然这件事还没有得到证实,但是,她却已经把能想到的结果都想到了,就连最糟糕的事情都已经被她看得清清楚楚,透透彻彻。

  所以,她明知道自己做了一些天大的错事以后,任何人都不敢告诉,但同时又期盼着这件事情能有好的结果。

  所以,容羽心里一直在犹豫,直到这件事情掩盖不了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对容廷的感情有多大,犯下了多么大的冲动,犯下了多么大的错误。

  既然这件事早晚有一天都会被所有人知道,那她不如亲手决定自己的命运。

  “你知不知道这次我来帮你,我可是下定了不小的决心,总觉得这心里整天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小心把你的这件事说漏了嘴。”

  “哎呀…嫂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

  不大一会儿工夫,房间内又恢复了往日的欢声笑语,有别于这样的场景,容谦从出了这个别墅的房门以后,就一直心思重重。

  清澈的眼底开始渐渐变得浑浊,有一丝捉摸不透的意味存在于他的脑海之中,曾经越来越不可能的两个想法在他心底越来越明朗,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这让他有些不敢相信,可又不得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尽管没有确凿的证据,也没有亲口听到容羽说明她和容廷之间的种种,但是他的感觉应该不会差。

  毕竟这么多年以来的感觉从未出错过,他心里也知道,此刻他只是在为自己的妹妹辩解,想找到一丝安慰自己的方法,尽管他不断的在给自己做心理暗示,可事实证明,这一句根本是徒劳的。

  一路上,一边开着车,一边沉思,思考了许久,容谦开始越来越确定心中的想法,一想到容羽有可能会喜欢上容廷,他的心里就直发毛。

  怪不得,这一阵子,他始终觉得不对劲,从容廷来到他们家里以后,容羽出去的次数变少了,只要是有容廷在的时候,容羽肯定都是回家吃饭,相比之下,以前他回来的时候,也没见她这么积极啊?

  拨通了林助理的手机号码,电话接通后,容谦立刻发声,“容廷在公司的话,让他去我办公室等我……”

  说完便要挂断电话,只听林助理那头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总经理要是不在呢?”

  “立马查到他的行踪,第一时间报告。”容谦想也不想,就直接说道。

  “是,总裁。”林助理干净利索的答道。

  刚挂下电话,林助理望着办公室里的窗外倒吸一口冷气,真不知道总经理又怎么惹到他们家谦爷了,看容谦这幅说话的语气,怕是又有一场灾难要降临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刚好打开窗户透透气,却不想一阵狂风刮过啪的一声,将窗户立刻关上,只觉得,上至头顶,从鼻息间划过,再到脚底,全都冰凉的透彻,吓了他一跳。

  默默的摇了摇头,来不及想别的,只好去查询容谦吩咐他做的事。

  胡乱折腾了一番,将公司里里外外查了个遍,直到确认容廷确实没有在公司以后,这才开始着手去查询他的踪迹,却不料时间已经1分1秒的过去了许久。

  说实在的,在他忙碌的这段时间当中,实在是摸不透他们这个大总裁脑袋里想的是究竟是什么了,什么时候开始为了找一个人而大动干戈,甚至不惜让他去跑前跑后。

  虽然容谦什么,他都照办,只要是总裁的吩咐,他都愿意去做,可是,对他来说,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毕竟以前做的都是一些整理文案或者是约见客户之类的工作,也想,自从总经理来了公司以后,他做的最多事情,就是找寻总经理的行踪。

  怎一个愁字了得,就在他刚起身走出办公室派人去查容廷的行踪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谁啊?”本来心情就十分急躁的他哪里有别的心思,一心想着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任务后给容谦回个话,毕竟,他那边可是还等着自己呢,所以,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就十分不耐烦。

  “怎么?还有谁能自由出入我的办公室?”冷冷的嗓音带着十足的魅惑,虽然没有发什么火,可林助理还是从那平静的声音中听到了一丝暴风雨的前奏,慷慨激昂。

  抬头,迎上面前那张千年寒冰脸,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一番,勾起一抹十分不自然的笑容,“总裁,我,我不知道是您回来了,我还以为……”

  “我还以为是那些不懂事的小职员们,我刚刚派他们去查总经理的行踪可,现在刚有了一点点线索,正想着……”

  林助理稀里哗啦的解释了一大堆,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那么多,但是,他最害怕的就是把容谦惹恼了,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的人生可就真的玩完了。

  容谦的脾气他可是再了解不过了,在他之前,容谦已经换过好几任助理了,用时最短的不过才在容氏集团里呆了十五分钟,还是从走近容氏集团大门的那一刻算起,刚到总裁办公室门口,甚至还没来得及见总裁一面,就被ko了,应该是最倒霉的一个了。

  其中用时最长的也就是他的上一任助理,lisa,正如她的名字所显示的那样,她是个洋气十足的海归女,就是因为心性高傲,又爱慕容谦,所以才被炒鱿鱼的。

  不过,在容谦的众多绯闻女友中,她也算是一个,谁叫人家要脸蛋又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呢!

  她也不过是比其他人幸运了一点点而已,只在容氏集团中呆了三个月的时间,抛出去时间最短的,再抛出去时间最长的,中间的有待一周的,也有待几天的,不过,这些人辞职的原因无非只有两种,要么,他们自己受不了了,要么,容谦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