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染缸-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染缸

  第三百四十七章大染缸

  “砰砰砰……”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门外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容谦头也不抬的应道,“进来。”

  林助理在得到容谦的允许后,缓缓推开门,将手中端着的咖啡杯轻轻放在容谦的办公桌面上。

  “总裁,您找我。”

  “嗯,容廷现在在哪?”

  “总经理现在正在香榭丽舍。”

  心里冷笑一番,这个容廷倒还真是不死心,竟然三天两头就往香榭丽舍跑,若说之前去,他还可以理解,毕竟星河计划在张绮的手中,人尽皆知,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这件事已经尘埃落定,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可去的,总不会是看上那个女人了吧!

  想着想着,情不自禁发出了几声轻笑,“呵呵……”

  他是觉得容廷这个男人越来越有趣了,纵使顾眠曾经把他说的都么优秀,多么和其他男人不一样,可现在却还是变了,在他眼中,容廷和正常的男人没什么两样,反而比有的人更可恶。

  林助理悄悄打量可几眼坐在他面前容谦,不禁皱起了眉头,张了张口,却还是什么都没说,如今这个世道啊,不知道是他的问题还是容谦的问题,毕竟他面前的容谦不是一般人,从他在业界的名声打响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的不平凡。

  这样优秀又果断刚毅的男人可能真的不是寻常人那么简单,一想到这里,林助理的心里不禁舒坦了许多。

  “好了,把桌子上的文件整理一下,下班之前整理好放我桌子上。”

  “是,总裁。”

  林助理的话音才刚落,就只见得容谦已经走出了办公室的房门,瞬间脱离了他的视线。

  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在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回头扫视了一眼围在门口的人,阴阳怪气的说道,“看什么看,是不是不用干活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林助理把容谦的那一套都学会了,不得不说,这种感觉还真的不错,尤其是看到这些人一哄而散时,那种感觉真是自我良好,而且是相当爽。

  香榭丽舍。

  一个身材修长,穿黑色休闲上衣和黑色工装裤子的男子正在大厅里一个人品酒。

  酒杯中明晃晃的暗红色液体就像是他体内的血液,时而平静,时而沸腾,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受,树欲静而风不止。

  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喜欢上了红酒的颜色,蠢蠢欲动的滋味像是那呀缓缓流淌的多瑙河,承载着一切生命的滋味。

  嗅觉变得没有以前敏感,也只有酒精的味道才能让他清醒几分,从前,他是绝对不会喝这么多酒的,更不要说一连几日泡在酒吧了。

  在这之前,他的目的一直在星河计划上,虽然他知道容谦的能力很强,但他还是愿意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去努力。

  他的目的不是为了让自己得到的更多,也不是让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去谴责某个人,而是为了战胜容谦,有一天将他踩在脚下。

  成败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尊严,作为一个男人,又是深深爱着顾眠的男人,他绝不甘心于此,可这次没有争取到星河计划的项目,他不怪任何人,也没有权力去责怪任何人。

  归结到底,还是他自己能力不够,那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杯酒不知不觉竟已被喝去了大半,他自己竟还浑然不知,完全没有意识到时间的飞逝和周围人的目光。

  毋庸置疑,容廷是优秀的,也可以算是一个成功男人,至少在外人眼中是这样的,可这些人却看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

  抿了抿唇角,眼神开始变得扑朔迷离,就连修长的手指都不禁有些颤抖,他在纠结,纠结的不是他和容谦,而是他和顾眠以及容羽之间的纠葛。

  这个社会就像是一个大染缸,它是五颜六色的,每一种眼色都有自己特有的味道,酸甜苦辣。

  一旦下起雨来,这个染缸里的水就开始变得浑浊无比,他的心此刻就像是这个大染缸,无比复杂,各种莫名的情绪都在他心底交织,各种人和事都在他心底喧嚣。

  “呦,这不是我们容氏集团的总经理么?您这是怎么了?”一个打扮的十分妖娆的女人拿着一天真丝围巾缓缓走来,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轻点了点她那十分性感的红唇。

  大概是她的气场太强大了,以至于起初围在容廷身边的不少女郎都自觉退到一旁,留有足够的空间给他们。

  过了半晌,容廷没有回应,只是默默的喝着透明高脚杯中的红酒,“酒,服务员,来酒。”

  张绮看了眼醉醺醺的容廷,而后给那送酒的服务员使了个眼色,那服务员会意后就离开了。

  “容总,不知道容总这般醉酒究竟是为何?三娘猜猜看,容总莫不是为了感情吧!”

  容廷放在手中的空酒杯,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反应,抬起头,迎上张绮信誓旦旦的目光,“你怎么知道?”

  张绮轻笑了一声,“对于感情这方面,我还是很有发言权的,容总这般神情一看就是为情所困,我当然知晓了。”

  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容廷看不太明白,但是张绮却以一个第三方的角度把这一切看得透透的,包括他现在心里在想什么,她都一清二楚。

  这不单单是她作为一个女人的直觉,更是一个铁板钉钉的事实。

  或许容廷还不知道,但他却看得一清二楚,容廷眼神纠结的同时,其中带着一丝很复杂的情感,而男人的眼中出现这种情感就只有一个原因,为情所困。

  以情感为中心画圆,凡是他的一举一动,包括他的思想以及不经意间的眼神都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

  那种浓浓的情欲和复杂的情感是正常人眼中都会出现的,所以,容廷的这个问题在张绮看来十分可笑。

  容廷伸手触了触自己的额头,仍然是一脸困惑的样子。

  他有这么明显吗?明明是连自己也觉得纳闷的事情,竟然可以被一个局外人看的一清二楚。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的情绪以及内心的想法明明掩饰的很好了,可为何却还是被人轻易的看出来,难道是他的道行不够吗?

  “看起来你懂的倒是不少,你经历的也够多。”容廷有意无意的说到,虽然只是不经意间的一句话,却让外人听起来有些格格不入,甚至是话里话外总有些别的意思,似乎对张绮有些冷嘲热讽。

  但是,张绮并没有因此而介意,反而开怀大笑,故作一副东道主的模样,神态十分自然的坐在容廷的身旁。

  接过服务员手中的酒,动作十分优雅的将空落落的酒杯中填满,不大一会儿工夫,血红色的液体便充盈了整个酒杯,明晃晃的液体在透明的酒杯赛再加上昏暗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十分美好异常,好像身体当中正在沸腾的血液。

  盯了许久,张绮缓缓开口道,“刘总,这句话倒是说在点子上了,如果要是谈感情三年的经历可能并没有其他人那么丰富,但是,三娘到底是一个女孩,以女人的角度来看容总的心思,那是再合适不过了,所以,容总如果有什么需求尽管向三娘开口,三娘定当尽自己能力,帮助容总在所不辞。”

  这样客套的话听多了,容廷也不知道张绮说的是真是假,不过,听起来倒是让他觉得心里舒服。

  在商场呆久了竟然连自身的修为也跟着逐渐的增长,看来潜移默化这个词用在他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生活的小圈子,而从他的圈子被改变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的今生不能够在回到那原本淡泊名利的生活。

  或许,那样的生活在此刻看来已经是世外桃源再无可能了,突然觉得有些懊悔,又突然觉得有些惋惜。

  过去的终究是美好的,不能总停留在回忆当中,拾起桌上的酒杯后,只能听到两只酒杯相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乍一听,悦耳动听,但在仔细一听却不难发现,这其中夹杂着一丝尖锐刺耳的感觉。

  “这女人啊,就像是红酒,要一点一点慢慢品,才能品出味道来,时间一过便会觉得,香浓淳厚越来越有味道,而这种味道便会留存在心中,让你念念不忘,挥之不去,但如果你是大口大口的猛灌,那么你体会到得只有辛辣和苦涩的味道,体会不到一丝美好而甜蜜的感觉。”

  这点,他倒还是真说对了,这人生当中的许多事情都和这红酒一样,如同香水,如同红酒,又如同茶,都需要仔细品慢慢品着,才会余音绕梁,留有余香。

  前调的青涩和苦涩,中调的甜蜜和浓郁,后调的追忆和回忆……

  虽然理是这样说,话也是这样讲,但容廷心中还是有一丝疑虑在他心中埋藏了许久,这人真的喝酒喝茶,深深和这香水一样吗?

  或许有的人说是,有的人说不是,但是,他认为虽然它们有很多相似近乎相同的地方,但还是有一点不同,香水,红酒,甚至是茶,都可以倒掉,但是人内心却不能倒掉,发生过的事就是发生了,埋在心里的痛有什么可能会轻易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甚至是抚平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