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不干不净-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不干不净

  第三百四十九章不干不净

  很快,两人相视一笑后每过多久就开始了他们说走就走的旅行。

  起初,容谦有些很不情愿,但是当他观察到周围各种好奇的目光在朝他们的身上聚来时,神色也瞬间变得淡定许多,优雅的姿态缓缓起身,淡定的望向容谦,只是一个眼神,两人便不约而同向隔壁的包厢走去。

  不过就是有事情而已,这有什么好怕的,在他看来,容谦又不是狮子猛兽一般,虽然他的脾气是差了一些,但他到底毕竟也是个人,只要不是魔鬼以及不存在于这个世界这个时空当中的一切事物,那么他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大家都是共同生存在这个地球上的生物,难道又有谁说非要高是一种直说嘛?还不是取决于各自后天来的修养以及先天性的因素。

  这大概就是他身体内最大的缺失,他的确实只在于先天性的因素而已,若非于此,他和容谦的待遇差别也不至于有如此之大的区分。

  前段时间,他常常会想,如果容敬伟当时选择的不是叶茜,而是他的母亲,那么这一切的结局似乎也会逆转,而拥有顾眠的人会不会就是他。

  可这一切终究是太迟了,上天就是如此不公,带给他了不仅仅是磨难,竟然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要被他的对手给抢走,这一切,仿佛是冥冥之中,又像是上天注定的安排。

  容谦一出生起什么都比他用得好,就连这些先天的资源也都是被他一个人所占有,而容敬伟却丝毫没有认过他这个儿子。

  在这十几年甚至二十年的过程当中,他们父子俩并没有见面,或许有多少次不经意间的擦肩而过,可在这茫茫人海当中,却也只是陌生人而已。

  或许容敬伟也不知情,但是,容廷内心却深深的知道,从小也爱他是多渴望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多渴望有一个慈祥爱他,甚至是严厉的父亲也好。

  无论别家的孩子总是抱怨自己的父母对他们很严格,很严厉,甚至动手打他们,但是,这在容廷看来,都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因为,至少别人有的,那是他却没有。

  而这自然就成了一些没有办法被改变的事实,直到她他这个梦想,离他的生活,离他所向往的生活越来越近时,越来越多的人的出现,从而改变了他的生活。

  他曾经想要的生活现在是拥有了,他拥有一个父亲,而且,是十分令人尊敬的父亲,他是那样的慈祥,是那样的令人敬佩,在事业上是那样的有所作为。

  他的这个父亲,甚至让所有的同学所有的同事都羡慕和嫉妒,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正是因为有了这个身份,有了这个父亲,有了这个家庭,有了这个总经理的头衔,他的生活也自此开始苦恼。

  最大的遗憾莫过于当你得到曾经想得到的一些事也会失去曾经所拥有的一切,这便是上天带给他最大的惩罚了吧!

  或许知道这生活都是他想拥有的,是他想追求的,但是他知道,这一生当中他只能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并且将永远不可更改,一直走下去。

  从大厅到他们最近的包厢里距离,不过才短短的十几米,但是,他却仿佛走了整整层楼那般长的距离。

  心思一直心绪不宁,仿佛若有若无的在思考着过去乃至现在甚至到将来的事情,他的将来原本被规划得完整无缺,可是他生命当中缺失了最重要的一块父爱。

  现在,他把曾经的缺失贴满了,可是心中反而更加落空了,像是一个没有目的没有飞行的小鸟,折断了自己的翅膀,只能停留在原地,思索着曾经无限遐想的过去。

  爱或许可以重来,但是命运将不可以更改,曾几何时,他也开始变得这样多愁善感,他们不就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如今却变成了他最讨厌的样子,婆婆妈妈的,哪里还有一点男人英姿飒爽的豪气。

  心中积压不下这口窝囊气,又深知他没有办法做什么,毕竟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无奈的打了个响指,伸手一把推开面前的推拉门,巨大的声响猛的冲击了墙面,发出清脆的响声,大脑也随着这记清响嗡的一声,好似如触电一般,久久不能回神。

  他自己倒没有什么关系,倒是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容谦不禁皱了皱眉头,冷眼扫了一眼容廷的方向,低低咒骂了一句,什么东西啊?摔门给谁看呢!

  要不是看在容廷今日喝醉的份上,定要和他好好理论理论,明明就是他自己做错了事情,又趁机俘获了他的妹妹,他才懒得和他在这里心平气和的说话呢!

  “刘总,来,坐,坐,这里宽敞的很,随便做。”从门外走过来时还好好的,这刚一进门,身子就开始左右摇晃,好似是那唱大戏的人一般,整个人摔手挥了挥袖子,随便一指旁边那些空座,悠闲自在的说道。

  “你在这里倒是闲散自在的很,和你的办公室没什么差别嘛,都是来去自如。”

  容谦将容廷的表现看在眼中,心知,容廷此时已经有些半醉半醒的状态,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定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男人的酒量他再清楚不过了,更何况还是和他打交道这么久的容廷。

  纵使他们没见过彼此喝醉的模样,但他也多多少少和容廷在一起喝酒过,更何况公司里的大小业务和外界接触的一些合约都是需要出去应酬的,这点,容廷不可能不知道。

  如果一个男人连这点酒量都没有,那么又怎么可能在外谈生意呢?所以他丝毫不会相信容廷会喝醉。

  可容廷此时哪里知道容谦的想法,还一个劲儿的在周围瞎乱晃,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围着那放在包厢中间的茶几桌绕了好几圈了。

  “不敢当,不敢当,哪里能和你比呀,堂堂一个容氏集团的总裁,容事集团知道吧,容氏集团那么大,整一个大集团都是你的,谁敢和你抢啊!一切都是你的。”一边转着圈一边懒懒散散的说道,好似随时便可能昏厥过去。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真喝醉了?想不到,我堂堂容氏集团的总经理,酒量也不怎么样嘛?”猛翻了个白眼,翘起二郎腿,将身子直直的靠在身后送来的靠垫上,头也不抬的说道。

  对于这样一个男人,实在是大扫他的兴致,亏他还将公司那么多重要的项目指派给他,想不到竟然这般窝囊。

  “醉,我醉了吗?我没有醉,总裁,你一定是看错了,我怎么可能喝醉呢?一定是你,你醉了。”容廷现在还没有完全处于纯粹的状态,大概也只有三成醉,所以,他的头脑现在可以说是很清醒,只不过走路有点飘飘然的感觉。

  可是,最起码他连自己说的话以及眼前的人还是听得清也看得清的,但是他却丝毫没有避讳。

  既然两个人面对面相处,那他也没有什么可避讳的,他们对彼此双方看不顺眼,早已经不是秘密,那都是人尽皆知的事了,既然都已经在这种情况下便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今天就要趁着这个酒劲要把想说的能说的。

  总之,对容谦的种种不满以及自己心中的不满全都宣泄出来,狠狠的发泄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让容谦也尝一尝,这种被人恨,被人讨厌,甚至是被人误解的滋味。

  看着他有些神志不清,说话间也有些喃喃自语的状态,难不成是真的醉了?

  管他呢!也实在懒得理他这副鬼样子,还是先把重要的事情谈了,清了清嗓子,定了定神,又摆出一副他在公司的常态。

  “行了,别在这里跟我装疯卖傻,我今天找你来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最好把你那些不干不净的心思全都收起来。”

  转过身回望了一眼容谦,见他像大爷一样的在你旁边坐着,心中顿时很不是滋味,每每都是如此,还真把自己当成那在香案上的神仙了吗?对待公司的人也是呼风唤雨,真是一个典型的自恋狂魔。

  纵使他在许多人的心中是非神即魔的形象,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但是,在他的心中,他什么都不是,顶多算是一个路人甲,又或者正是因为容敬伟的关系才导致他们之间有那么一点点关联,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对于这样一个人而言,他丝毫没有和他相识的兴趣。

  “不干不净,你说我不干不净?我哪里不敢不静,我看你,才是那个不干不净的人吧?还有,总裁大驾光临找我究竟是什么事?有话直说吧,别在这里拐弯抹角。”说话的同时理了理自己的情绪,将这些话在大脑中有只言片语的词组串联起来,这才组成了这句话。

  容廷的反应倒有些出乎容谦的意料之外,但是,容谦也没有因此而生气,反而是一脸笑意的看着他。

  他都要看看这个容廷到底在卖弄些什么,到底又想做些什么?这场游戏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而他这个人也是让他越来越琢磨不透了。

  “你当真不知道我来找你是什么事情?”有些诧异的问出口,他在等待容廷的回答。

  可他心里有自知,不管他回答,或者不回答,撒谎或者是说出实情,他心底的那个答案还是不会变,毕竟他已经认定了自己所判定的事实。

  容廷先是愣了一下,神情有些微醺,可大脑还是飞速的运转,几秒钟后才缓缓开口说道,“总裁真是见笑了,我这几日一没去公司二没去您家,我怎么知道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儿啊?难不成我是您肚子里的蛔虫?你未免想的也太多了吧!”

  话音刚落,便是一阵哈哈大笑,尽管房间内的音响已经开得足够大,但是却还是掩饰不了容廷那发自内心的笑声。

  不过,这样的笑声和往日有着大大的差别,听起来不是那么爽朗,反而其中带着一丝让人听起来很不舒服的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