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都知道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五十章 都知道了

  过了半晌后,直到房间内的笑声全部都消散,容谦这才缓缓开口,“既然你确实不知道我在说什么,那么,接下来请你听好我接下来说的每一个字,希望你自己考虑清楚这其中的利弊。”

  “绕了这么半天,有什么事情总裁就直接说了吧,别在这里卖关子了。”

  从两人相识到现在差不多有半个多小时过去了,这人还是一句话都不说,到底卖的什么官司,他也不知情,只是一味的说找他有事情谈。

  可全公司的事情那么多,他怎么知道容谦到底有什么事情要谈,更何况,也不想与他废话,还是早早把事情解决的好。

  “看来…你倒是比我还要着急呀?不过也不要着急,估计等会我说出来了,你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着急了。”容谦笑着说道,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仿佛是在说一个与自己并无任何关联的笑话。

  容廷听后只是冷哼一声,并没有再说话,依然是想听听容谦最终到底能说出什么话来,二来是对他所说的这件事也开始充满好奇,但在好奇的同时,他内心也是在忐忑不安,或多或少的紧张还是存在的。

  毕竟,看他的表情并不像是在说谎这说明,容谦定掌握了他什么把柄,否则也断然不会如此。

  容谦将容廷的反应看在眼里,也看在心上,心中自知容廷定是没有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更没有想到他会犯什么样的错误,那好,既然如此,他也是时候该出牌了。

  轻咳了几声后,端起桌面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润润喉咙,这才开口,“说吧,我妹妹的事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容谦说话的语气极为平缓,就连声音也没有半丝波澜和起伏,好似一个平静之水的画面,可是心中却已经波涛汹涌。

  虽然如此,他还是很好的将自己的内心掩饰下了,毕竟,他久经商场这么久,连这点隐藏自己内心的想法都控制不了,枉费他能够在这里站稳脚跟。

  容廷原本正坐在沙发上安歇,将头依靠在沙发的后垫上,眼神直直的望向那昏暗的灯光,直到听到容谦说的话的那一刻,容廷心里突然咯噔一声,好像剧烈的颤动了一下。

  本来心思就十分复杂,这一整天的原因也正是因为和容羽之间的感情,让他焦躁不安。

  可万万没想到,容谦来找他竟然也是因为这件事,这说明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心中随着后果不堪设想,可还是故作淡定,轻笑一声,缓缓端起放在他面前的酒杯,低头小酌一口,大口大口的咕嘟着那暗红色的液体。

  没多大一会儿的工夫,几口咽到肚子里,便觉得喉咙间火辣辣的,兴许是喝得太急躁太过于猛烈的缘故吧,一直将自己的头深埋在于那透明的高脚杯中间,也唯有此,才会让别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怎么?被我说中心思了?这件事情你是当事人,应该最有发言权,我想听听你都是怎么说的。”看到容廷的反应,他基本上可以断定容廷定是知道这件事的,虽然,他极力让自己表现的很平静,但是,他还是从中看出了一丝破绽。

  容廷的经验果然太少了,他的这种招数用来对付刚进公司的小职员还好,但如果在他面前耍别的心思,可就有点大错特错了。

  再也懒得看他脸上的表情和心中的那些小心思,因为在容谦此刻看来,容廷心里的全部想法都已经被他猜得一清二楚,他现在定是在想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吧?

  “没错,虽然这件事情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很清楚,就是普通的兄妹之间的感情,再无其他任何关系,至于其他的,也不会有。”

  容谦倒是没想到容廷会这么痛快的答应,还以为他会和自己辩解上一番呢,现在看来,倒是省去了一些麻烦,也浪费了他的一些口水。

  不过,这样也好,既然如此,接下来的事情便会谈得很痛快,他也没有必要拐弯抹角了,虽然他说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清楚,但是他看到的却不是这样的。

  他觉得,有些时候,女人的心思他不太了解,但是,男人的心思他却可以看得很透。

  尽管容廷没有多说一个字,更没有表明他们之间的关系以及他现在的想法和态度,但是,从他的眼神以及不经意的举动之间,他大概可以猜到,如果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定是假的。

  所以,他敢断定,容廷现在的心情应该是无比复杂的,至少心乱如麻,已经乱作一团了吧!

  抱着有意思看热闹的心理解决,翘着二郎腿,口中还不断哼着小曲,完全不像是在谈一件很严肃的事,反倒像是在看一场精美绝伦的戏。

  事实和他想的差不多,容廷的确心乱如麻,整个大脑当中像是对极了五颜六色的色彩,黑的,白的,红的,绿的……

  总之,全部的色彩已经占据了他的大脑,脑电波甚至都嗡嗡作响,随时都有可能通过大脑窜出来一样。

  “我不管你们之间有关系也好,没有关系也罢,但是,我妹妹喜欢你,这件事已经成了铁板钉钉的事实,我不希望除我们几个人之外,只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包括我的父母,如果你敢多说出去一个字,我保证你会在公司死的很难看。”

  “我说,你是不是想多了,我躲着你妹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再去招惹她呢?更何况,我说出去这件事对我有什么好处,还不是丢的我和你妹妹的名声,我有必要这样做吗?”

  “别的我倒是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她是我妹妹,所以,我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包括上次她私自去酒吧找你的事情,我想其中的缘由你应该很清楚了,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但是记住,这是你欠她的。”

  容谦很不情愿的撇了撇嘴,在心里早就已经翻了无数个白眼,真是不明白了,这段事情明明也不是他愿意发生的,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可既然已经发生了,更何况都过去了,容谦还有什么拿这件事好在这里说他的。

  更何况,这件事情按照道理说起来本来就和他毫无半分的关系。

  虽然,导火线是因他而起,他也承认,容羽的确是来找他的,但是,起初,他对这件事也是毫不知情的,更不知道从他前脚出门以后,容谦后脚跟在他身后,不是都说不知情者无罪吗?可他怎么看来,容谦定是要死死地抓着这件事情不放呢!

  无奈的放下酒杯,目光怔怔的盯着容谦,一脸严肃的说道,“我想有一点你搞错了,这件事我再重申一遍,这些都是容羽情愿这么做的,没有人逼她,也不是我逼她这样做的,她做的这些事我都毫不知情,而且,在她惹麻烦的同时,也给我增添了许多麻烦,如果你有在这里和我浪费口舌的时间,倒不如回去好好开导开导你的妹妹。”

  说完的同时,他还再次强调了一遍,“如果容总真的能这么做的话,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了,我在这里提前感谢总裁了。”

  容谦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迷之微笑,看起来非同寻常,那就可以说是一抹自信的微笑,又可以说是一抹危险的微笑,可不管怎么说,容廷刚刚的一番话,他是真真的听到心坎里去了。

  这句话当真的一点也不像是容廷说的,不过,倒是有点容谦大开眼界。

  由此看来,他还真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

  从感情上讲,他会认为虽然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但最起码也已经朝夕相处了多日,更何况从名义上讲,说他们是兄妹情分一点都不过分。

  可在面对这种事情上,他竟然将责任完全抛向了一个柔弱的女孩,自身更是没有承担起大男子该承担的本分责任感,着实让容谦感到很失望。

  “这个忙我可以帮你,但是还是有一个前提,从今以后离我妹妹远点,更不要对她动一点歪心思,否则,我这个做哥哥的是不会放过你的。”说话的同时,瞳孔不断放大,幽黑的像是一个无底洞一般,寻常人更是轻易不敢对视容谦此刻的眼神,一不小心便会深深沉陷其中,再无翻身之地。

  “那是,有你容总坐诊,我这个小小的总经理怎么可能在您头上动土呢,更何况,只要您管好您的妹妹,我相信一定不会有意外情况发生的。”

  虽然在有些事情上,他还是很勤劳的,但他骨子里确实是一个十分懒惰的人,与他毫无任何关系的事情,多一分也懒得去管。

  更何况,在他眼中,这件事还是一个极为大的烂摊子,谁愿意收拾就去收拾,反正他是不愿意把精力花费在这件事上。

  “看这么说起来,对我妹妹好像真的一点都不在乎,难为她对你这么上心,看来,她真的是傻到家了。”目光一直紧盯着容廷,在察觉到他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时,容谦能补偿的将手伸向了衣兜中,在容廷毫未察觉的情况下,做了一个早就事先预备好的动作。

  “有些事情,我的态度已经表明的很明确了,容总为何还要再次让我表明立场呢?更何况,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容总难道真的毫不知情吗?”

  从刚刚话题开始的时候,他就觉得,容谦是故意在找他麻烦,他明知道他心中喜欢的人是谁,也明知道他对顾眠的感情有多深。

  可容谦就装作不知道一般,仍然把他转移到他的妹妹身上,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容谦对他赤裸裸的炫耀。

  若是往日里,他定会因为容谦的这个举动而气个半死,搞不好会当面和他撕扯起来。

  但是经过时间的沉淀,他的棱角也被磨平了不少,只是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悄无声息的笑了笑,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十分坦然的将刚刚那口十分不愉快的气咽在了心里。

  没错,自始至终,他心里都只有顾眠一个人,纵使顾眠已经多次向他表明过她的立场和她的苦衷以及她的态度。

  无疑,顾眠给他的所有的答复全都是统一的答案,那便是他们今生再无可能,但是,放下一个人,其实说放下就能放下的,这不是他能控制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