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他说什么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五十一章 他说什么了?

  第三百五十一章他说什么了?

  经过两人长篇大论折腾一番以后,天色已经渐渐变晚,可酒吧中的光线还是一如既往的昏暗,这大概就是室内与室外的不同之处吧!

  可窗外的白色也日渐变成黑色,这也逐渐是需要一个递进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经历了漫长而又粗暴简单的对话,虽然道理都是那样言简意赅,但是对这两人来说,这其中就包含了不小以及别的意味。

  转眼间,天色已经由早上的晨光一直到夜晚的月光,时间过得真快,就在走出酒吧的那一刻,他就深深的感受到整个月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以及车上的那片光明感,似乎不同寻常,带给他一丝皎洁而美好的感觉。

  等容谦开车回到家以后,已经是晚饭的时间了,刚好赶上一家人坐在餐桌旁吃饭,放下手中的文件,将脱下的外套直接甩到沙发上。

  迈着稳健的步伐,直接拉过顾眠身旁的椅子,对顾眠笑了一下,紧接着,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容羽,见她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反应是,这才动起筷子。

  “你今天回来的倒是挺赶时间,怎么,今天没在外面应酬吗?”叶茜习惯性的望了眼客厅当中挂着的时钟,随口问道。

  还没等容谦回答,容羽就抢先应道,“这怎么可能?妈,你难道没有闻到,我哥从一进门开始,身上就散发着一种浓浓的酒气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法国的波尔多。”

  “你的鼻子是属狗的吧!”容谦冷眼看了容羽一眼,脸上没有一丝感情,淡淡的说道。

  这就是他们平时不在家的时候还想,现在回到家中,每天又这样吵吵斗嘴,真是吵死人了,就连吃饭都不得消停,容敬伟咳嗽两声后,十分无奈的说道,“好了,既然一家人都到齐了,赶快吃饭吧!”

  容敬伟的话音一落,餐桌上的气氛却是安静的不少,众人也都开始默不作声的吃饭,可这样的场景不过几分钟后,又被彻底打消了。

  “哥,你今天一天都干嘛去了?难不成一整天都在酒吧?”饭吃得差不多了,容羽又开始闲不住,总是想说点什么。

  “没干什么,就是见了一个人谈了点事情而已。”刚送入口中一只虾仁,漫不经心的,完全没有把容羽的话放在心上。

  “你去见谁了?是男的还是女的?我认识吗?哪天要不要介绍给我认识?”事实证明,容羽就是一个话匣子,一旦问题打开了,别,没完没了的一个劲儿的问着,无论是什么问题都会被她继续延伸下去,恨不得从自己的口中吐出花来。

  “你当然认识,而且,你们的关系还非同寻常。”他倒是没想到容羽竟然还要追问他这个问题。

  既然她那么想知道,不妨再透漏给她一些消息,看看她的反应也好,叫她平日里一副欠揍的样子,若不是看在她是他妹妹的份上,定会把这件事情的事情直接脱口而出。

  到时候看爸妈怎么收拾她,但话到了嘴边还是不由自主的停止了,毕竟兄妹一场,何苦让彼此为难呢!

  “哥,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着你这话里话外有别的意思啊?”不知道是不是她想多了,但是,她从容谦说话的语气中感觉到了一丝不祥的预感,听她这句话,好似她与那个人又认识,但是,又没有直接说他们认识,这不禁勾起了她一贯的好奇心。

  被他这么一说,容羽的心里都不自觉的紧张起来,难不成是自己有什么秘密被他发现了?不会这么凑巧吧?但愿她想的不是真的,毕竟如果那件事情被他知道的话,那么,她的好日子真的是到头了。

  “我说,你们俩到底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叶茜皱着眉头问道。

  她问的这句话恰恰也是顾眠想问的,夹在顾眠和容谦之间好一阵子了,听着这对兄妹俩你一言我一语,像两只斗鸡一样在旁边都来都去,搞得她都有些头疼了。

  一口饭也吃不下去,只是默默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十分木讷的盯着面前的这些菜肴。

  “爸,妈,我吃饱了,先上楼,你们慢慢吃吧!”一直坐在这里许久,他只觉得浑身不太自在,有些话想问容谦,可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大概是她自己做贼心虚的缘故吧,在这个餐桌上,一秒也不想多待,放下筷子以后便讪讪离开了。

  就在她刚刚放下筷子不久,而顾眠也逐渐吃饱,坐在一旁静静等候着容谦,两人像是约好一般,相互对视了一眼后便共同携手上楼。

  虽然顾眠倒是没想什么,反倒是容谦总觉得有些话是不是该是时候的问出口?可他又怕即便是问了,顾眠心里会有些负担,倒还不如不问。

  生怕两人再次因为种种小事吵架,所以,他的内心十分紧张,直到回到房间以后,两人之间的情绪才有所好转。

  “你今天怎么了?是有心事么?”回到房间以后,顾眠率先开口问道。

  “嗯?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想告诉我的?或者是想对我说的?”容谦望着他深邃而好看的杏眼,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有些期待她的回答。

  “啊?你是在说我?没有啊,我还想问你呢!到底怎么了?”从他一进门开始,就觉得他整个人的状态有些不对劲,虽然表面上没有显露出什么,可女人的直觉还是告诉他,绝不仅仅是光喝酒这么简单,而他的问题也有些怪异,这让顾眠不禁多了份警觉。

  “我倒是没什么事儿,就是今天和一个朋友出去应酬了,喝了点酒,这就是比较担心你会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自己一个人憋在心中,所以,本想问问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我觉得,但为夫的也可以想着为你分担一些。”

  “我能有什么事啊?就是整天呆在家中,听听歌,哄哄宝儿,要不就是和你那个整天十分顽劣的妹妹待在一起。”仔细回想这一天当中发生的经过,像是在流水账一般阐述自己一天当中发生所有的事,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些。

  “好了,也没什么事,就是关心你一下,听你这样讲,我也放心了,不过,她的性子可真是顽劣,你可不要被她带坏了,一旦有什么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就算是有什么天大的事情,我也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的,更何况,要是其他一些小事就轮不到你出马了。”尽管她心中有一些不好的预感,可她还是觉得自己的猜想有些多余。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顾眠知道这件事的可能性不大,况且,这件事本身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而他们两人又整日呆在家中,所以,定是她的感觉出了问题,只是想多了而已。

  “你这样说就好,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我带你回家。”温厚的手掌在顾眠那十分柔顺的头发上摸索了几分,像安抚小兔子一般安抚的说道。

  “真的?”总觉得容谦的话听起来是在说笑话,有些不确定,也没当做是真事儿,只是随意性的问了一句。

  “当然是真的,就知道你住在这里不自在,所以啊,等我最先处理完工作上的一些事情以后,就陪你和宝儿一起回家。”语气平缓地说出口,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十分温柔的望着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爸妈那里……”小心翼翼的说出口,目光却,一直盯着容谦的脸看,想看看他会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可事实上,还是她想多了,既然容谦已经主动提出这件事情就表明了他不会有丝毫的介意,反而说话的神情当中还有一丝期待。

  顾眠有一刹那觉得自己是不是看走眼了,不禁睁大眼睛,就连自己脸上那么好看的事我们也跟着上扬了几分,就差嘴角没有任何表情了。

  这件事情,她不是没有考虑过,但经过深思熟虑以后,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

  毕竟,容敬伟的脾气和叶茜的脾气都不是好惹的,况且,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确实有些无聊,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的话,那她还真是无聊。

  不过,好在容羽这段时间整日都待在家中,刚好有个人陪她作伴,所以,日子也没有从前那般无聊乏味,可尽管如此,她心中对自由的生活还是十分向往。

  一想到家中的后花园,飘荡的秋千,孩子玩耍的滑梯……再加上她为宝儿专心打造蹦床以及那些已经好久不见的鲜花,还有她最爱的可乐鸡翅糖醋里脊……

  想想都直流口水,过去的生活仿佛做梦一般在她脑海中飘过,若不是曾经拥有过,她真的以为现在自己是在做梦。

  “爸妈,你们就放心吧,他们不会说什么的,更何况我们又不是去了就不再回来了,依我看,有他们在这里才耽误事儿呢!”

  容谦说着便径直躺在那松软的大床上,双手交叉垫在脑后,目光呆呆的望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毫不经意的说道。

  “你瞎说什么呢!”顾眠娇嗔的说了一句话后,脸上顿时出现一抹异常的彩霞,那漂亮的红光洒在她的脸上,光彩动人。

  “我没说什么呀,我说什么了吗?”容谦反问道,脸上还带着一丝狡黠的笑容,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顾眠,想从她娇嫩的脸蛋上窥探出个究竟来。

  “你没说什么吗?”神情有些嗔怒,但是语气却还是有意无意的开着玩笑。

  “我倒还真没说什么,倒是你,不会真的想多了吧?”

  话音刚落,房间那边传来一阵低低的笑声,接着便是一阵嬉闹和,敞开怀的大笑,笑瞬间洋溢在整间漂亮的洋房中,十分悦耳动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