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内心的挣扎-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五十三章 内心的挣扎

  第三百五十三章内心的挣扎

  停滞了几秒钟,让自己的内心渐渐平缓下来,抬头望了望蓝天白云,一阵风拂过,散落在肩后的几缕头发挡住了她的眼角,这才没有让其他人看到她脸上的泪痕。

  或许是风大的缘故吧,竟然连流泪也可以这样变得不知不觉,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这样的感觉,真的不是很好呢!

  再次抑制住了自己的心情,外表虽然是个无其事的样子,脸上依旧和刚才的表情没什么两样,让人看不出她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此刻的内心已经痛到了极点,稍有不慎就会尽数爆发出来。

  可她一直知道,这样的感觉太过于难受,太过于仓促,太过于让她内心纠结。

  万分的疼痛感一时间全都被她压制在心中,许久不曾发泄出来,大脑已经有了从未有过的紧绷感。

  或许她是应该克制一下自己,或许这就是成长,又或许并不是什么事都能够随口说出来的,有些事会一直隐藏在内心,而有些人也会一直埋藏在心底,永存回忆。

  “王阿姨,多谢你这么多年来一直陪在我养父母身边,也正是因为你,我就放心了,这点钱你先拿着,必要的时候,就当是我这个做女儿的孝敬他们的,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了。”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钱夹中拿出一张银行卡递到王阿姨的手中。

  虽然她不方便做些什么,但是,最起码这点钱她还是出得起的。

  毕竟,对于她来说,她也能做到的事恐怕也只有这些了。

  但是,她知道,如果她把这张卡直接给沐凯德的话,他们一定不会收下的,所以也只好想出这样的办法。

  王阿姨怎么可能会要她的钱?连忙挥手拒绝了,嘴上更是惊慌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姐,这怎么使得?要是让老爷和夫人知道了……”

  “王阿姨,只要你不说这件事情,绝对不会有人知道的,况且,这也是我的一份孝心,你就收下吧!”她早就料到会如此,也知道王阿姨这个人不错,所以才敢放心把这些全都交给她打理,只要有她在养父母的身边,她也可以放心了。

  “这……”王阿姨的神情有些凝重,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可心中也一直在纠结。

  这个家已经冷落了一阵子了,以前有两个小姐在的时候家里还会热闹一些,虽然大小姐总是欺二小姐,但是如今想来,那时的生活现在也回不去了,这么大个房子终究是冷清了。

  “王阿姨,就不要再跟我推辞了,是我应该感谢你才对,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都是你一直在尽心尽力照顾老爷和夫人。”这些话,顾眠是发自内心说的,脸上带着无比的真诚,她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她,也是发自内心的感恩她。

  “小姐,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只是……这个钱,我实在是不能要。”王阿姨也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虽然说她的家境不如他们这些富贵人家,但到底,她也踏踏实实做人做了这么多年,老爷夫人以及小姐对她的好都是看在眼里,也体会在心上的,所以,不是为她应得的钱,她不会多拿一分。

  尽管顾眠说这个钱是用来孝敬沐凯德的,但是她心里清楚的很,老爷和夫人家根本就不缺钱,又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收下小姐的钱呢!

  “王阿姨,您就收下吧,算我求你了,从小到大,你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如今我已经嫁到别人家,做许多事情都有不方便的时候,可能时常会有照顾不到有父母的地方,你就替我好好孝敬孝敬他们,改天有空的时候我会再过来看他们的。”顾眠仓促的说道。

  时间过去了一分钟又一分钟,两人已经站在这里好一会儿了,再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这会儿在心里已经暗自有些着急,生怕阿姨的脾气还是和她一样,就是不肯收下这个钱,那她该如何是好?

  就在她无比紧张的同时,看到王阿姨脸色有所缓和,十分不情愿的接过她手中的卡,忐忑不安的心瞬间放到了心底,是一种释怀和解脱。

  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很舒服,很自在,虽然这其中她也不太清楚究竟是为什么,但是最起码,她是想用这些来弥补一下自己内心的挣扎和痛苦吧!

  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是一个十分朴实的阿姨,她的心不由自主的又飞到了云南边境,想到了那个淳朴的村庄。

  真好,有这样的人在他们身边,确实不失为人生的一大幸事。

  如果可以,她真的好想有机会能够在那样的地方生活,没有纷争,没有事实,没有那些所谓的利益纠葛,也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家人,邻里之间都是友好和睦的,他们用最淳朴最率真的性格,感化着周围的每一个人,互帮互助,幸福快乐的过完属于他们的一生。

  虽然,今天发生的一切没有自己预期中的那般美好,也没有得知她心中想问的问题,并不要紧,最起码她来这里的任务还是完成了,哪怕是尽自己的一份心意也好,多少这样做会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吧!

  再次恋恋不舍的看了眼那白色的洋房,心里默默许下了一个心愿,希望上天能够保佑这两个老人,让他们安详的度过晚年,无忧无虑,无灾无难,但愿如此吧!

  “王阿姨,那我养父母的事情就拜托你了,还希望您以后能够尽心尽力照顾他们,遇到有什么事情要提前给我打电话。”

  “好的,小姐,你就放心吧,老爷和夫人这边你不用担心,我会尽力照顾他们的,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嫁到别人家了,不比在自己家,您也要多保重。”

  虽然这番话说得语重心长,可是顾眠听到心中最是温暖,没有过多华丽的词藻,更没有恭维奉承的语言,而是出自于一个长辈对晚辈最真诚,最朴质的关怀。

  她觉得心中很温暖,又多了一丝甜蜜之感,仿佛像吃了一颗糖果一般,那种甜蜜的滋味在心中开始蔓延,只不过还是有些遗憾,如果能够有更多的人对她说出这番话,那该有多好啊!

  好了,她这是在干什么呀?既然任务都已经完成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么,她也该离开了。

  再在这里待下去,再回头观望几眼,她真的害怕自己会恋恋不舍会舍不得离开,到那时可就真的麻烦了。

  她承认,她经常会是以感情用事,但是,她不得不承认,在大多数情况下,理智远比感性要重要得多。

  因为,失去理智会让一个人变得疯狂,无所事事,甚至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而失去感性,最起码不会让他们伤害到自己。

  狠下心来,对王阿姨再次微笑了一下后,扶好自己的包包,迈开步子便要转身离开。

  “这……小姐不进去看看老爷和夫人了吗?来都来了……”见到顾眠要离开,王阿姨眼中也带着浓浓的不舍,最后朝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

  “不用了,看到他们最近身体挺好的,我也就放心了。”没有回头,强迫自己的内心稳定下来,继续大步向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

  尽管她一再的强迫自己,可那如黄豆粒一般的泪珠还是十分不听话的,从眼角中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直接下到地面上,那晶莹的液体在地面上,甚至还有斑斑驳驳的痕迹,像是那从天而降的露水,瞬间温润了整个大地。

  与此同时,她整个人都处于放空状态,身体也不自觉的开始游离,仿佛虚无漂渺,漫无目的,只是一股脑的向前走,不知要去向何方,也不知道该如此作为。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风能够带走她的思念,带走她内心的情怀。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雨水能够浇打在她的身上,掩盖住她的悲痛。

  如果可以,她都希望做这世间的一个不起眼的小生命,哪怕是小草一般也好,只拥有属于自己的快乐。

  尽管它们的生命是短暂的,但是,它们却是顽强的,它们带给人的却是无限的美好,让人们永远将它们记在心中。

  愿这世界有最纯真的美好,愿这世间有最正能量的爱,但愿在以后的日子里,世间的爱会越来越多。

  她也希望尽自己一份薄弱的力量,去拯救那些身在苦海当中的人,无论是贫困山区的儿童还是那些年老体弱的老人们,她都会尽自己一颗最真诚的心,去帮助他们,关怀他们,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也是有爱的,这个世界还是美好的。

  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所以,她不希望这个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人会体会到失去儿女的痛苦和失去父母的辛酸以及不能上学的苦楚,得不到正常教育的悲哀……

  在那一瞬间蹦出了无数种思绪和万千种感慨,以及她内心的真实想法,或许在不经意间,她的内心已经悄无声息的发生了变化,就连她自己也不曾察觉。

  “浅夏,是你吗?浅夏。”

  一个十分苍老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顾眠的脚步突然止住,就连自己的神情都不自觉的怔住,不敢相信她听到了什么,又不敢知道她此刻该做些什么。

  是该继续向前走,装作没听到,还是停下脚步回头面对这个她一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的人。

  纵使她曾经想过无数个他们两个之间把酒言欢还像过去那样,父女俩相谈甚欢的场景。

  可那样的场景在她心中还是觉得有些过于不真实,毕竟,如今的一切都早已经物是人非,而这里的沐家别墅也早已不复当初,变了儿时的模样。

  就在她怔神的时候,沐凯德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他们身边,王阿姨也是和沐凯德的脚步一同向他们前面走去。

  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顾眠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都静止了,一时间,不紧张了,只不过,不知道自己该有什么样的反应?

  是惊喜来的太突然还是无形之中给他添了一丝尴尬,又或者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

  或许,这各种的情绪在她心中凝结了千丝万缕,让她也不知道这究竟该做何举动,依旧是木讷的站着,尽量平复自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