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能太主动-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能太主动

  第三百五十五章不能太主动

  天色已经渐渐有了转变,晌午的太阳高高挂起,将整个大理石的地面铺装成了金黄色,看上去暖洋洋的,就连庭院里的一草一物都充满光泽,像是刚刚刷过油漆一般。

  顾眠和沐凯德本来不想多谈,可这一谈上,两人不知不觉的深陷其中,尤其是聊到这样一个十分有意义的话题。

  不知不觉都聊了许久,一边闲聊的同时,他们的脸上愈发散发出那迷人的笑容,像是最纯真的表情。

  “爸,谢谢你,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做好的。”得到了沐凯德的支持,顾眠瞬间觉得心情放宽松了许多。

  这是她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沐凯德也十分支持她这么做,父女俩的心思不谋而合,十分默契。

  “好,好,你办事我放心,你也是,这两天也别太操劳了,事情办好以后,给我来个消息。”沐凯德一边点头微笑,一边示意顾眠。

  对于他这个女儿做什么事情,他总是放心的,从小到大,顾眠从没让他操心过,无论是什么事,大大小小的,即使是再麻烦,再复杂的事情,她都会整理得一清二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全部完成。

  “知道了,您也应该保重身体,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有一种预感告诉她时间不早了,既然事情都已经解决,那么她也不方便再在这里继续留下去了,毕竟容谦那边还一直在公司等着她,去晚了可不太好。

  就在她刚转身离开时,身后又突然想起了沐凯德的声音。

  “等等,浅夏啊,这张卡你先拿着,我也算是尽我的一份绵薄之力贡献给那些山区中的孩子。”虽然他的身体大了,眼神也不好使了,但是,心中却时刻记挂着孩子们以及那些贫苦山区的儿童。

  对他好的人他必当涌泉回报,更何况是那些善良童真的孩子,他们始终是无辜的。

  虽然只凭他的一己之力并不能改变什么现状,但是,他希望他的做法能够引起社会上更多人爱心人士的呼吁,能够给山区的儿童和那里的贫困人们带来更多的帮助。

  “爸,不用,您的好意,我替这些孩子们心领了,但是真的用不着。”得知自己父亲的心意,顾眠显然不会要他的这张卡。

  “不行,这件事还是一码归一码,你捐献出来的是你的,更何况我这个做市长的也算是体恤山区的儿童们,况且,我年龄也大了,要那么多钱也花不出去,没地方用,不如多做点善事,这样也能让我心安。”

  沐凯德说出的都是他真真实实的心里话,对于他来说,年纪确实大了,而他这辈子所攒下的积蓄也够多了,实在用不到那么多钱。

  更何况,风衣已经不在他身边了,也就把一切事情都看淡了。

  “爸,好,那我都听您的,事情结束以后,我一定第一时间就告诉您。”在听完沐凯德的心声时,顾敏突然理解了她面前的这个老人,心里发自内心的感激他,感恩他。

  “嗯,快走吧,别让容谦等久了。”再次拍了拍顾眠的肩膀,慈爱的望着她说道。

  “嗯。”脸上仍旧挂着淡淡的微笑,一边挥手,一边再次望了一眼那已经两鬓斑白的沐凯德,恋恋不舍的目光再次从白色的洋房上移开,这才头也不回的踏上属于自己的那条道路。

  再次低头时才发现时间真的不早了,眼看着她和容谦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可是偏偏在这个当口上,没有一辆出租车是空的,人来人往,不仅堵车,而且还打不到一辆车,让她心中开始焦急。

  这样站在原地干等着也不是办法,虽然这里和容氏集团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大概也就两三千米的路程。

  但是,要是这样走起来还真的需要花费好长时间,更何况拉刚刚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这会儿迈着步子加速走路时,才发觉自己的腿也就算了,而且脚掌也开始微微疼痛。

  心中不禁的抱怨几句,早知道她就不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了,自作自受到头来,还不是她要遭罪。

  容氏集团。

  刚刚开完一个周会的容谦显然对顾眠的处境全然不知,这会儿,他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悠哉悠哉的喝着林助理刚刚给他冲好的咖啡。

  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混合着淡淡的清香,果然,心情好的时候觉得周围一切事物都是美好的。

  看了眼窗外十分耀眼的太阳,他整个人也都懒洋洋的,身体全身瘫软在身后的舒适高级座椅上,恨不得全缩成一团。

  想到刚刚分别许久的小懒猫,他的嘴角不禁翘起,一抹微笑,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的温暖明亮。

  本来约好今天中午一起出去吃饭的,一想到他们中午来次浪漫的约会,下午逛街,晚上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回到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家里时,容谦的心情就不自觉大好。

  果然,没有父母的地方就是没有消炎的地方,更没有那个令他十分无奈的宇宙超级无敌讨人厌的容羽。

  自从容羽生病以来,这几日,他便一直都在家里,哪里有和顾眠亲热的机会,今日刚好可以圆了他最近一周的梦,获得属于他们两人的私密空间。

  越是这样想着,心里越来越激动,手上也闲不下来。

  先是拿起桌子上的铂金钢笔,又拿起刚刚有些温热的咖啡,最后,目光定格在桌面上的手机,反复定格了几次,仍然不停闪烁的消息时,心中开始愈发的着急。

  顾眠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约好11点半的,怎么到现在还没过来?难不成是路上堵车了?

  刚想给他打个电话,已经拨通了电话号码,最后按下退格键,把刚刚说出的那一排数字完好无整的全都清零。

  不行不行,他不能太主动,不能这样直接打电话,这样岂不是暴露了他的心思吗?

  一定要忍一下,等,一定要等顾眠先给他打电话,说不定一会儿电话就来了,或者是,会不会有一个惊喜,一开门便能看到顾眠的身影。

  心里就是这样想,就越激动越兴奋,肯定就是这样的。

  他的直觉向来很准,这次也许和他所想的八九不离十,搞不好那家伙现在已经到他们公司楼下,只不过没有上来而已,他这么着急做什么呢!

  按耐不住的焦急心情加上他心中的激动和喜悦让容谦此刻在高级座椅上坐立不安,时而翘起二郎腿,时而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好像一刻也闲不下来的样子。

  直到门外突然响起了几声清脆的敲门声,他的神情这才从潜意识里苏醒过来。

  迅速理了理自己胸前的领带,以飞快的速度放下手中的东西,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最终拿起一份文件摊开,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进来。”

  虽然手上一直拿着文件和一支钢笔,目光也正对着它们,但是心思却一刻也没有在它们身上,早就已经飞到了门外,想着顾眠今日会以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想着她进来第一句话会和他说些什么?会不会给他来一个甜蜜的拥抱?

  ……

  咯吱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而容谦的头却压得更低,恨不得将自己的头全然陷入那份文件夹中,就在他继续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时,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男声吸引了。

  “总裁……总裁……”林助理不禁喃喃自语的说道。

  不仅他觉得奇怪,就连助理也觉得很奇怪,总裁今天这是怎么了?是那份文件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那个文件夹真的有什么特别大的问题,以至于他的脸都已经贴在上面了。

  而且,从他进来开始,容谦连半点反应都没有,若是平时定会开口问他什么事,摇了摇头,再次小心翼翼的问道,“总裁,您是有什么事儿吗?”

  容谦再次确认他听到的声音的确不是顾眠的声音,这才极其不情愿的将头从那本厚厚的文件夹中移开,想到的刚刚丢人的举动,心情就觉得十分不爽,朝着林助理大声咆哮道,“你怎么起来了?谁让你起来的?进来之前不是要打报告吗?”

  林助理本来就觉得今天的两件事很奇怪,这会儿更是二丈不着头脑,不知道容谦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谁又惹他的大boss不爽了。

  也不敢直接与他反驳,只是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总裁,明明是你让我进来的呀!”

  听到林助理这么说,容谦倒也没再说别的,心里虽然已经尴尬到极点,可脸上依旧是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让林处理更加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容谦依旧拿出往日的态度,头也不抬的低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

  “没什么事儿。”直接脱口而出道。

  停下手中的动作,冷眼看了林助理一眼,接收到来自容谦危险的信号,林助理迅速回答道,“我就是过来取个咖啡杯。”

  说完后之前,拿起桌案上的咖啡杯讪讪离开了,一边走一边鞠躬,生怕容谦将会对他狮子大发火。

  直到林助理的身影已经脱离了他的视线,容谦仍然还未从刚刚尴尬的局面中缓过来,不经意间望向手机上的时间,这才发觉已经十二点了。

  不知不觉过去了半个小时,距离他和顾眠约定的时间也已经超出了半个小时,

  人怎么还没到,难不成中途出了点意外?一想到这个可怕的暗示,心中开始有了最坏的打算,也开始对他的老婆担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