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男人的嫉妒-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五十六章 男人的嫉妒

  第三百五十六章男人的嫉妒

  容谦开始有些坐立不安,再到后来直接在办公室内原地打转,来来回回的走着。

  在这短短的二十分钟之内,就看了不下30到40次手机,每一次都在观察着顾眠的信息,无论是手机的短信还是未接来电,他都时刻关注着顾眠没动静,时刻盯着手机,生怕直接一个不小心会错过或者是漏掉过免的任意一条短信或者是未接来电。

  那样的话,他真的会非常后悔,时间1分1秒的过去,在办公室内钟表的滴答声音敲打着他的心旁,他的心也跟着钟表的声音左右摇摆,每一下都运动着自己的内心,好似在敲击着他的内心更像是在激荡着某一处。

  原本他的肚子还咕咕叫,想吃点东西,对中午的午饭充满了未知的惊喜,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突然觉得自己已经不饿了,早已经把饿的问题抛到九霄云外去了,看来精神食粮远远要比身体上的要强大的多。

  现在都已经什么时候了,哪里还顾得上吃饭,根本就未曾想过这个问题,他的心思一直在顾眠的身上。

  从11点半一直等到现在,差不多已经快等了一个足足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不停的站在窗户上向楼下望去,希望可以看到这些心中期盼已久的身影,在他第五次多少窗口的时候,再也按耐不住心底那早已泛滥的激动情绪,直接拨起那个早已熟烂于心的手机号码。

  对方传来嘟嘟的响声,可是手机没多久后,仍然显示无人接听的状态,也不知道顾眠现在在哪,现在怎么样了?在做些什么?到底有没有朝着他公司的方向前进?难不成真的有什么危险吗?

  按照顾眠做事情的方式来看,她不是一个不遵守承诺和约定的人,既然答应他的事情就一定做到,况且就算是真的有问题也会事先通知他,最起码都会给他打一个电话。

  可没有打电话就算了,现在连顾眠的电话也更是打不通,更别说能找到这个人了,甚至都联系不到,心中开始多了几分颤抖。

  曾经的悲剧他也不想再发生一次了,那是触及心底的痛,那种钻心的痛感让他这辈子不想再次体会,也祈求上天不要再让他体会一次是最大的痛苦,这算是上天对他最大的惩罚了。

  重重叹了一口气,一分钟也在这里待不下去,他不敢想象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也顾不得那些放在衣挂上的外套,直接拿起手机向楼下奔去。

  十楼,八楼,六楼,四楼……直接到一楼的时候,他的心情才渐渐有所缓和,不似在楼梯间中那么紧张,一路下来,他一直黑着脸,眉头更是紧蹙着,脸上的表情早已冰冷到极点。

  就连和他一同在楼梯间的人都不敢和他说话,只是默默的低着头,也是看到容谦出去以后,才三言两语的交头接耳。

  ……

  尽管都是一些他不想听到的话,不过确实听惯了,早在几年以前,公司里的传闻对他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只不过近些年来比前一阵子好了不少,不过,这在他看来,并没有成为什么好的事情。

  因为,他们关注的焦点只不过换了一个方向而已,从前说他冷血霸道暴力,现在更多的是关注的花边新闻以及和顾眠之间的关系。

  直接无视这些消息,径直大步迈到前厅,有些想那些没用的消息到处都寻找一下他身边重要的人。

  可就在刚刚走到大厅时,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是林助理还能有谁?

  也只有她今天穿了一身浅粉色的西装,估计这种颜色只有她才会穿把,所以,一眨眼便认出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单单是从背后看了一眼,就觉得他应该是和一个女生交谈,因为每当他和一个女生交谈的时候都是双手插兜里,一副自信十分坦然的模样。

  好吧,他承认,他在正经时候还是挺有魅力的,但是,偏偏他正经的时间好像有些不太对,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差,以至于眼里容不得沙子,根本就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去思考问题。

  他现在急得大脑发胀,整个人都处于半昏半醒的状态,可林助理却在旁边和小职员不断嬉戏打闹,两人还有说有笑的,总是在聊着什么共同的话题,这让他心中很不痛快。

  若是放在以前,定会直接上去把他拉过来,或者是直接开除,要不是看在林助理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份上,早就把他踢出容氏集团了。

  “哈哈……”

  ……

  一阵笑声过后,容谦心中的怒火好像被点得更加旺盛了,就在他爆发出来的前一秒突然感觉,这爽朗的笑声听起来很熟悉。

  虽然是一个男声,一个女声,两种声音夹杂在一起,可是他怎么听都像是顾眠的声音,忍不住停止了脚步。

  回头观望一眼,虽然前方有林助理的身子挡着,但是,有一种直觉告诉他,那就是顾眠。

  二话没说直接冲到两人面前,果然,在距离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近时,他也更加坚信了自己心中的这个判断。

  没错,和林助理一直在交谈的人就是顾眠,她今日穿了一件水蓝色的上衣,配了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尖头方跟的高跟鞋。

  穿在身上的这些东西全部都是他一手亲自置办的,所以说,比起顾眠,他自己却更熟悉女人衣柜里的东西,当然,也只属于她一个人。

  因为,从结婚以来,她衣橱中的大件到小件几乎都由他自己亲自置办的,而顾眠每次上街也会买一些东西,但是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东西,现在也都屈指可数。

  现在虽然有些生气,但好在对顾眠的担心也直接受到了影响,原本颤抖的那颗心此刻可以好好的放下了。

  可不管怎么说,自己担心她这么久也的确是事实,况且是他自己等了一个小时,直到现在才出现,而且刚一到他们公司就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这样的场景着实有些让他消化不了。

  当着这么多员工的面,他又不好意思直接发火,毕竟这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们三个人,怎么看都有些毫无违和感,毕竟他是一个集团的总裁,碍于这层身份和面子,想想都觉得尴尬。

  在容谦的身影从他们的身后一点点向他们靠近时,前方的两人仍然还未察觉,依旧我行我素。

  “还真别说,你还挺适合这套粉色西装的,显得你整个人的气色都好了许多。”顾眠盯着林助理身上的粉色西装,真切的说道。

  “是吗?那多谢夫人夸奖,你说的这句话,我真的太爱听了……”话音刚落,又是一阵低声的轻笑,并且两人越说越放肆,竟然毫不掩饰,在这大厅人来人往当中,很自然的交谈着,全然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看他们的目光。

  不过说真的,他们两人在一起倒还真挺聊得来的,从林助理见到顾眠的第一面起就觉得他十分有亲和力,两人之间也很有共同语言。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后,两人都交谈十分自然,久而久之就成了好朋友,这也是在无形当中形成的结果。

  所以,今日当林助理下楼要出去送文件时,刚好看到了风尘仆仆赶来的顾眠。

  见到容氏集团的稀客,就把自己手头的任务和顾眠来他们集团的原因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只顾着两个人打招呼。

  “按照我说,你的眼光可比容谦强多了,你看他整日的西装不是黑色就是,咖色,要不然就是藏蓝色,除了这三个深一点颜色的西装以外,就连唯一一件浅色的西装还是白色,真是没有一点生活气息,没有一点情调,更没有浪漫的情怀……”一边说一边摇着头,好像一张口就能说出容谦几十个不是来。

  林助理本想接下这话,他的身高本就比顾眠高,所以,他一抬眼就望向一直站在他面前的人,眼神瞬间冷下来。

  不知道他们总裁什么时候来的,是不是已经站在这里有一会儿了?

  心中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中又开始庆幸,还好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说,否则他的小命真的是不保了。

  当他偷瞄了一眼容谦,见他脸色十分难看时就知道多多少少,他们的事情,总裁都已经知道了一些,朝着顾眠急眉弄眼了一番,想给她一些暗示,可是顾眠哪里会知道。

  没有理会林助理此番作为是什么意思,还以为他是眼睛哪里不舒服?这在停止了对容谦的抨击,关切的问道,“小林,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去看医生啊?”

  “没有没有,多谢夫人关心。”林助理脸上也有一丝尴尬,此刻还哪里顾得了那么多,只是希望顾眠能够立刻领会他的用意。

  可他们两个人的心思根本就不在一个点上,所以,双方都没有领会对方的意思,而要按照自己心中的方向发展。

  “那不行,你在容谦身旁工作,他的工作也有那么多,你身为他的助理,一定要替他打理很多事情吧!如果再不注意自己的身体的话,迟早有一天吃不消的。”顾眠十分诚恳的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那个已经周身散发嫉妒和冷气的容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