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崴脚-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五十八章 崴脚

  第三百五十八章崴脚

  容谦微微上扬嘴角,动了动嘴唇,十分不情愿的将顾眠拉在身后,猛地拉起她的手掌,揽过她的肩膀,径直向楼梯间走去。

  “哎呀,你干什么呀?慢一点,慢一点招什么急?”

  “容谦,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这会儿又摆脸子给谁看呢?”

  “我真是受够了,你知不知道我一路走来有多累。”

  ……

  从进楼梯开始,从一层,十层升到十一层,再升到二十层。

  每升一层,顾眠就要嚷嚷几句,好似能够把她挂在嘴边抱怨的话全都张口就说出了一样,就算如此,心中还是觉得不解气,因为在这中间,容谦并没有搭理她,反而一句话都不说,目光也是平视,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垫起脚尖,努力向两人的身高做到平行,可,是无论她的脚尖怎样点地?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因为两人之间的身高还是有着极大差距的,并不是她翘起脚尖,再穿上一根高跟鞋就可以弥补的。

  这会儿把她累个半死不说,就连微微泛着红晕的脸颊更是通红一片,像是两只熟透了的苹果,看上去十分诱人可爱。

  不就是长得高了点嘛,在这里摆什么谱呀?谁都知道容氏集团是他们家的,可是,这在她看来总觉得有些不妥,这里不就是他的地盘吗?有什么好得意的?

  想想就觉得越来越不解气,虽然她承认她是迟到了,而且,她的确是在楼下站了许久,她也有些心不在焉,可是这一切都是她不知情的。

  况且,她也不想这样,再加上她本来就累了一中午,一路上没有遇到一辆空着的出租车也就算了,竟然连公交车也是堵在半当中,害得她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地方,若不是就开启导航,估计都会迷路。

  容谦不关心她也就算了,竟然还对她使眼色,从两人见面到现在,都没有说一句关心她的话,受伤,受到刺激的人是他好吧!怎么搞得好像是她欠了他的一样?

  好啊,既然他这样对她,那一会儿,容谦最好也不要怪她了,再次对着身侧那个冰冷如山的身影翻了个白眼,瞬间挺直腰杆儿,跺了跺自己脚下的步子,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再次瞥了一眼容谦那张可恶的嘴脸,迈着十分稳重的步伐,一步步迈出去。

  尽管脚下早已十分疼痛,可是她的面子告诉她,她必须要这样做,而且不单单是做给那个家伙看的。

  眼看着顾眠大摇大摆的从他面前,一晃而过,不禁皱了下眉头,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真是对这个女人没有办法。

  看着她那双十分灵活的脚踝以及稳健的步伐,大脑升起了一个问号,她刚刚说什么来着,一路走过来的?

  这么说,中午耽误的那一个多小时都是顾眠在路上耽误的,这样算起来,她的脚岂不是早就断了?

  怎么可能还像现在这样十分灵活,越来越搞不懂前面的女人,认为这其中定有别的故事,穷追不舍的一直跟在她的身后。

  随着她的步伐逐渐加快,容谦的步子也迈的变大,可是,女人的步伐终究是没有男人的步子大。

  所以,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两人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

  就在他们俩身前只相差三四米的时候,顾眠心里一个着急,才刚刚抬起脚,就一不小心右脚向侧面扭了一下。

  接着,疼痛感袭来,感觉到自己整个脚踝都不能动了,不过是一瞬间的寸劲儿,就让她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曾经她就是习惯性的,每次崴脚都是右脚,这一次也不是例外,而且总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发生,每一次崴的部位都一样。

  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考虑,由于鞋跟的高度所导致外的部位不一样,但是奇怪的是,她不管穿多高的鞋,无论是平底鞋,松糕鞋,粗跟鞋,细跟鞋,还是3到5厘米,5到7厘米,7到10厘米左右的高跟鞋,她可以说崴的位置都是一样的,基本上可以说是没有丝毫偏差。

  一瞬间蹲在地上,疼痛感让她的嘴角都不自觉抽搐起来,心里莫名其妙的心酸和委屈,眼角在一瞬间不自觉红了,泪水涟涟,满腹的委屈感一下子涌入心头,像是从天而降一般。

  容谦看着也心里着急,哪里还顾得上和她较劲,才刚刚蹲下,想把她扶起来时,却见顾眠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滑落在衣角上,噼里啪啦的往下落,像是拿下锅的饺子一般,速度更是快得惊人。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衣襟就已经湿了一大片,虽然没有抽泣出声,但是,她眼睛的红肿是骗不了人的。

  轻叹一口气,二话不说将她拦腰公主抱起,以飞快的速度向楼下走去。

  在此期间,顾眠一直将她的小脸埋在胸前的胸前,打湿了自己的衣服还不算,还把容谦的衬衫全部打湿了。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脚踝上的疼痛感渐渐有了好转,这才停止了抽泣声,勉强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眼角上的泪滴,无意间瞥到他们已经来到了大厅一楼,可却不想,发现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大,纷纷是在议论他们的。

  “那不是总裁吗?总裁抱着的人是总裁夫人吗?”其中一个手中捧着文件的小职员十分惊喜的说道,

  “真的是总裁啊,我就说刚刚怎么看到他们了。”站在她身旁不远处的另一个小职员有随声附和的。

  “真奇怪,我刚刚还看到林助理了,这会儿怎么却不见他的身影。”

  “他们两人关系也太恩爱了吧,就连进出楼层还要抱着,真是羡煞旁人,都让我嫉妒死了。”

  “就是啊,要是我什么时候结婚能碰到像咱们总这样的未婚夫,那该有多好,这辈子也就知足了。”

  ……

  随着这一声声议论声,顾眠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好像都是这群人议论的声音在她耳边回响,。

  还羡慕她?估计他们要是知道真相可能就不这么想了吧!

  表面上看起来他们两个是恩爱十分甜蜜的一对,可是在这当中,这其中又有谁知道她今天受了多大的委屈,又遭遇了多么倒霉的事情呢!

  上车以后,容谦一直通过车里的镜子观察一直被他放在后车座上的顾眠。

  虽然顾眠姿势是躺着的,但是还是觉得有哪里不舒服的感觉,似乎翻来覆去总是觉得很不舒服,脚踝更是动也不敢动一下,每每轻轻一扯动它,似乎就能够碰到那扭伤的位置,疼痛感再次席卷而来。

  可是,她不动吧,心里又十分难受,感觉身上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般,总是想翻过来掉过去的。

  纠结症再次犯了,纠结的情绪溢满心头,全身上下焦躁不安,可每每当她注意到容谦在暗中偷偷观察她时,原本娇嫩的身躯犹如触电一般静止,仿佛在一瞬间便冻结起来。

  时间一久,这样的动作也仿佛顺理成章,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冻结一次,在下一秒终于苏醒过来,像是那被预计好时间的机器人一样。

  容谦不自觉挑了挑嘴角,顾眠这一调皮而又让他没有办法的举动,心中真是无可奈何,偏偏又让他说不出来半句指责她的话。

  有一部分是出于自己的失误,另一部分也是因为他不忍心,原本计划好的事情在这一中午期间被突如其来的事情全部打断了,如果归结到底,还是因为顾眠没有把事情和他说清楚。

  如果她早一点告诉自己没有打到车,又没有坐上公交车的话,他就直接开车去接她了,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还白白赤手空拳的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就算是不穿高跟鞋穿平底鞋,也十分劳累啊!更何况,她的身体素质本来就不是特别好,怎能和那些天天出门在外逛街的强壮少女比呢!

  一路上,两人谁都没有说话,直到医院后,容谦再次拦腰抱起顾眠时,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和不舒服的感觉让顾眠低低惊呼了一声。

  一是因为容谦的手劲太大,容谦那骨节分明的手指勾得她有些生疼,好歹也是她那十分柔软娇嫩的皮肤,怎么可能经受得起这般折腾呢!

  二是因为顾眠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刚刚的困意差点让她睡着,所以,容谦的这一举动彻底是把她从睡梦当中拯救过来。

  可是,对于他的做法,顾眠并没有丝毫的感情,而且还带有一次明显的怨恨,他现在真的什么都不想去,想什么也不想做,不想说话,不想吃饭,不想喝水,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快回家睡觉。

  只要一想到她那十分柔软而又厚重的松软大床上,她就迫不及待的流口水了,也真是难为她了,第一次会被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味道,甚至是没有任何畏惧的东西流口水。

  都说人的主观意念会对一个人的思想以及行为产生相对应的控制,此刻,她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这主观意识的厉害。

  不要说对其他的事情有所幻想了,就连她自己都未曾置身于其中,像是做梦一般,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仿佛只要稍稍一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到天旋地转,所有的世界都在大脑中自行运转。

  这一切都是未知的,也是新鲜的,但同时又是让他迷茫的,可是不管结果如何,她都已经深深陷入其中,只是想适应这当中的环境,一直睡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