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二月七号-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六十章 二月七号

  第三百六十章二月七号

  “顾眠……顾眠……”

  ……

  当顾眠的耳畔再次传来一阵一阵的呼唤时,她终于有了一丝意识,动了动手指,神色却依旧没有醒来,或许,她真的是太累了,从她昏睡前到现在,算起来已经足足有十五个时辰了。

  而在她睡眠的这段时间里,她除了说梦话不说,还一直呜咽着什么,从她的面部表情上来看,应该是遭遇了什么很可怕的事情,可无论她叫的有多么大声,无论容谦在她的耳畔呼唤多少遍,病床上的女子丝毫未有要苏醒的迹象。

  她像个没事人一样,倒是把容谦急坏了,每时每刻都守护在她身旁,就连公司的事情都没有处理,而是放手不管,把这一切全权交由林助理打理,虽然容谦今日有些生林助理的气,准确的来说是有些吃醋,但是,容谦还是肯定他的办事能力的,他十分信任他,所以,把公司上的事情交给他,容谦也算放心。

  “嗡……嗡……”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发出一阵震动声,兴许是震动的声音和感应太大,以至于手机在原地来回打转。

  不要说顾眠了,就连容谦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二话不说,立刻拿起手机,在手机停止震动后,本能的看向顾眠的方向,在确认她没有事情以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手机放回原位。

  还好,还好,顾眠没有被吵醒,不过,她也真是够能睡的了,这么大的声音都没有醒,能将睡觉做到如此境地的也就只有她了。

  直起腰,坐回原位,仔细观察着顾眠脸上的表情,就连一个细微的变化也不放过,不知道这个小笨蛋在想什么?是不是做梦又贪吃了?

  盯着她许久,脸上不觉间浮现出宠溺的笑容,她熟睡的模样还当真是十分可爱呢!尽管容谦已经盯着她看了十几个小时,却从未觉得厌倦过,这样的面孔就是百看不厌,这样的顾眠让他不忍心离开。

  一连盯着她看了几分钟,却不料床头柜上再次传来,“嗡……嗡……”

  容谦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用顾眠的话来说就是像吃了翔一样,胃里翻滚着近些日子以来吃的五味杂陈,似乎在下一秒钟,它们就会翻涌而出。

  可那手机震动像是不听使唤一般,一直在想,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估计也被它磨没了性子,更何况是像容谦这样极其容易发火的男人。

  到底是谁这么不识抬举,偏偏在这个档口给他一遍一遍的打着电话,依他看是不想活了。

  刚想打开手机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睛的家伙,不料床上的女子这会儿是真真实实的被惊醒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顾眠十分不情愿的睁开双眼,还有些惺忪,不知是眼睛睡肿了还是怎的,怎么总是这样困倦,仿佛睡多久也睡不醒一样。

  打了两个哈欠过后,顾眠开始观望起四周来,奇怪,她这是在哪儿,虽然这里的床也很柔软,但是不如家里的舒服,她可是一个极其认床的人,无论走到哪里,不管是在朋友家里也好,五星级宾馆也罢,凡是那里的床不能让她满意,便只有两种结果了。

  要么是她彻夜不眠,要么是她根本就不会再继续住,当然,这种情况也只适用于第二种。

  奇怪,她这是在什么地方,几乎是在完全睁开眼睛是同时,脸上也带着少许不耐烦的表情,有一丝懵懂的意味,又带着一丝十分不爽的感觉。

  一方面是出于她刚刚做的梦,本以为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却不想竟是镜花水月,虚惊一场,她那美美的梦就这样被打碎了,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只觉得十分不爽。

  可惜,真是可惜了,她的好梦就这样被人扰了清静,如果那是真的该有多好,或者,就一直让她在睡梦中度过吧!如果可以,她倒是真的希望如此呢!只不过上天不给她这个机会,刚刚做了一连串的噩梦也就算了,竟然还被这可恶的手机震动声给扰了清静,若不是看在这铃声帮自己逃脱噩梦的情况下,她是断然不会这样原谅他的。

  刚刚伸了个懒腰,呼吸间,立刻嗅到浓浓的医院味,并不是因为这间病房充满消毒水味,她住的这间所谓的高级病房根本不存在什么消毒水味,她之所以能够感觉到这里是医院是因为她独特的感官和她本能的反应。

  来这里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她当然熟悉这里的一切了,甚至就连这里的床,她都已经熟记于心它的感觉,怎么说呢!软是软,不过,这柔软当中却不带任何弹性,一般人当然是感觉不出来,但是她当然另当别论,像她这种身子骨极为挑剔的人对任何事物都是相当敏感的,怎么可能会不在乎床呢!

  床就是她的休息之本,没有一个好床,她的睡眠质量就得不到保证,她的睡眠质量不好,她的精神状态就不佳,她的精神状态不佳,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动力,总之,这就是一个恶性循环,一直循环,一直循环……

  所以,她的世界里,没有一张好床是万万不能的,她宁可不要什么名牌包包和衣服,不要各种世界极品美食,她都必须要有一张绝鼎好床。

  亏她这样一个对生活品质要求很高的人竟然会在一张丝毫不曾满意的床上睡了很久,无非只有这一种可能了,那就是在医院,因为没的选,况且她又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是在哪里进行的,所以,只有这一个选择了。

  刚动了动肩膀,只觉得酸痛,浑身软绵绵的,似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奇怪,她这是躺了多久,怎么感觉身子和脸都浮肿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特别是当她看到容谦那双十分欠揍的眼神和十分欠扁的神情时,她的心情就更差了。

  天煞的,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一醒来就看到他那张十分欠扁的脸蛋,真是扫兴。百度或手机上搜:木━木━书━吧━网书城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真不知道这家伙有什么好愁眉苦脸的,明明应该是他愁眉苦脸好吧!真是一连串倒霉的事情都发生在她身上了,她就不应该和他待在一起,一和他待在一起就会让她的身心健康受到影响,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喂!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宝儿还在家等我一起吃饭呢!”实在不愿意看到她眼前的男人,住院前的一幕幕至今还在她眼前浮现。

  “我的姑奶奶,你省省心吧!宝儿要是等你回去一起吃饭,估计早就饿死了。”容谦真是不理解她的思维,这都什么和什么,还想和宝儿一起去吃饭,难不成她真的想让宝儿陪她个一宿后再吃饭啊?就算她想,他还不同意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在容谦想着顾眠会不会意识到这个问题时,顾眠还是问出可口。

  “什么意思?难道你不觉得自己睡了很久么?”嘴角微微向上扬起,宛若是在看向一个弱智嗯表情,真是不可思议,现在他已经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了,她这下应该懂了吧?

  “有么?”有些犹豫的问出口,声音连一点底气都没有,就连她自己都无力反驳容谦说的话。

  难道她真的睡了很久,久到这么可怕么?摇了摇头,还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她明明记得昨天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是下午,现在也才不过是晚上,应该没有多久啊?

  不行,她还是不太相信,侧过身子四处张望了一般,确信无疑,现在的确是晚上,明明就没我多久,哪里用搞的这么夸张。

  “今天是二月七号。”看到顾眠一脸茫然和好奇的样子,容谦又向她透漏了一条信息。

  “二月七号怎么了?”用得着特意和她强调这个数字么?顾眠十分不情愿的撇了撇嘴。

  果然是笨蛋,笨蛋就是笨蛋,孺子不可教也,这么简单的问题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如果说她就是容氏集团总裁的夫人,估计会被笑掉大牙。

  容谦也实在是懒得和她说别的了,说多了都是浮云,还不如让她自己慢慢琢磨去。

  二月七号,脑海中努力搜索着二月七号,总觉得二月七号有什么要做。

  ……

  对了,就是二月七号,她和第一夫人的老板预约了做美容,现在已经几点了,肯定是不能去了,如今她还没有下床,好端端的计划就这样泡汤了,明显的有些不开心。

  不对,她是二月七号预约的,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是二月六号去找的容谦啊!“等等……你刚刚说今天是几号?”

  “二月七号。”冰冷的口吻一如既往,容谦这次终于可以确信顾眠还不至于傻到这种程度。

  “那我?”

  容谦没有回答她,只是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她说的话,虽然顾眠除了这两个字以外什么也没说,但是,顾眠的心思他还是了解的,早在她神色发生变化的时候,他就知道顾眠终于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