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一切都是缘分-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六十一章 一切都是缘分

  第三百六十一章一切都是缘分

  诗文里经常会讲的所谓天真少女大概就是顾眠这等人,兴许连她自己都不会察觉,但是在其他人眼中,她的这种天然呆和天然萌是极其具有女性魅力的,足矣让很多人为之倾倒。

  才刚从医院里出来,顾眠就吵着要下地走路,就连被容谦抱着出院的一路上,口中更是没有停歇的时候,她的嘴就像是一台缝纫机,永远都不知道停歇,容谦有时候真的怀疑她到底有没有这种功能,还是这原本就是她的特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倒还真是有些不好办了,把她娶进门的时候,他怎么没发现,他娶过来的是一只能说会道的小鹦鹉,叽叽喳喳个不停,她自己倒还真是不嫌累。

  若非是亲眼所见,容谦还真当顾眠骨子里就是一个冷清孤傲的冰山美人呢!摇了摇头,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一般,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他可是都遭受了一万点伤害,最主要的一点是,每次受伤的点还都是因为顾眠。

  从出院的这一路上,顾眠的双手一直环绕着容谦的脖子,整个人像是掉进他的怀中一样,整个人就是一只活生生的考拉,说的好听点是树袋熊,虽然它们在名词的解释上还是有些差异的,但总归都是一种生物,所以,无论是怎样的她,总归都是她。

  “喂!你放我下来!”

  “容谦,你听到没有,你放我下来。”

  “你快点……快点放我下来……”

  顾眠一声接着一声的叫着,可她身下的支架却没有丝毫反应,好像真的把自己当成一个支架一样。

  虽然医院的空间很大,足矣容纳成百上千人,可顾眠的声音在走廊回响,仍然像是那平静之中的一声枪响,很快,他们两人也再次成为这里的焦点。

  不得不说,这也大概算是他们自身的优点之一吧,毕竟能被人永远关注也不失为一件坏事,毕竟这足矣证明他们自身的魅力值不小,这才能保重所有人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他们身上。

  “容谦,我知道你听到了,拜托你不要装聋子好么?”

  ……

  不管顾眠是怎样说,她甚至是同样的一句话换了好几种方式去说,可仍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她说话的声音越大,她身上的聚焦点反而越多,这会儿,看热闹的人已经有很多了,大有排山倒海之势。

  自己一个人说久了,尽管她说的再多,可无人响应以后,她也开始觉得很无趣,这整场闹下来,好像变成了她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戏,故事的男主角根本不存在,而看戏的人却不少。

  眼看着已经走出了医院的门,突然觉得空气一下子就畅通了,心情虽没有刚刚那么堵塞,但还是略微有些不爽,显然,夜晚的景色和带着微微凉意的风根本没有对她造成多大的帮助,反而增添了一丝凄凉之感。

  内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徒有悲添,对,就是这个词,用来形容她此刻的心境再合适不过了。

  直到把顾眠成功抱进车门的那一刻,容谦终于觉得如释重负了,虽然顾眠原本的体重并没有多重,但是也不知道是她刚刚故意的还是怎的,身子的重量竟然是往常的两倍。

  刚刚,一路走来,顾眠虽然爽了,但迎接她的也是一个悲痛,才刚看到车门打开,连车坐垫的一角都还没有看到就被容谦重重的摔在后车座上。

  顾眠吃痛,大声惊呼一声,“哎呦……”

  虽然只是重重的一击,可这伤痛带给她的打击倒是不小,还没等身上的伤好利索,这下倒好,又给了她重重的一击,让她根本喘不过气来。

  这一下可把她摔的不清,其实疼对于她来说倒是无所谓,主要是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这让她有些意想不到,也有些措手不及。

  顾眠首先把这件事情当成了是容谦对她的报复,似乎也只有这个理由说得通了,冷眼看了面前的男子一眼,用尽了她这一生当中所有的白眼,无限的朝他望去,可迎来的也只是容谦微微一笑,接着便没有管他,而是直接走向驾驶座。

  好啊!都整整一天了,还在这里跟她装聋作哑,她也弄不清楚容谦到底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只知道这个家伙一天到晚跟在她身旁,很让人讨厌。

  如果说时光可以改变一切,或者是上天垂怜她,给她一次特殊的待遇,给她一个机会,她定要用小仙女的魔法棒在他面前是个冷若冰霜的男子变成一头猪。

  而且,不单单是一头猪,一定要是野猪,蠢猪,还有烤乳猪……总之,世界上所有猪的种类,无所不用其极,都会被他占据。

  虽然这只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情,但是对于顾眠来说,哪怕只是想想都觉得过瘾,毕竟,这是她期待已久的愿望。

  多数时间仿佛一场闹剧,它承载着人们对生命无限的期望和梦想,但是时间又何尝不是一个悲剧呢?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时间是世界上很美好的东西时,却有另外一种人把它当成世界上最悲痛的毒药。

  车内的气氛不知怎的突然安静下来,顾眠摇下了一点车窗,顺着窗外遥遥望去路过的风景。

  耳旁一阵风吹过,她有些心神荡漾,不知不觉间突然怔住了,仿佛忘记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眼前是那般的明亮和平静,只想沉浸在此刻的时光,大脑也停留在空白的片刻,有瞬间空荡。

  过眼云烟,来来往往,人山人海,车水马龙,这繁华的大都市终究是这人世间当中最渺小的一角。

  人,是一样,车,也是一样,这世间的万物都是如此,它们只不过是这渺渺星河城的一粒尘埃,微小的稍微比眼睛,就会眨眼间被忽略掉,消失不见。

  刚刚还残留在嘴角上若有若无的微笑转眼间转瞬即逝,仿佛失去了本能的直觉,连笑容都不曾残留,只剩下片刻的呆滞还有若有所思。

  不久前才有些伤感,感叹起这世间万物,感叹起自己人生当中的悲哀,感叹起自己生命中的遗憾,感叹起这数不尽的落寞和空杯。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这一切的无可奈何归结到底都是源于人们在内心世界的挣扎。

  想得多了,而心中所想的也就自然多了,大脑和心脏始终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由你的感官,触觉,嗅觉所发出的一切信息,都会本能意识的激发到你的心脏,刺激到你的心里,由此而发出一定的想法,或者是直觉。

  这就是一个不可能改变的事实,又是一个人类身体的基本现象。

  对,有些事情终究是不可改变的,纵使她心里一直期望改变又怎样?纵使她在心中一直对其抱有美好的幻想又怎样,还不是到头来空虚一场。

  爱情终究不是个幻境,它需要让人活在现实当中,顾眠也很清楚这一点,总是在把自己当成童话故事中的公主,或者是十分幸运的灰姑娘。

  可是,她终究夫是白雪公主,也不是灰姑娘,更不是那沉睡千年万年的睡美人,她只是她,活在当下,活在当今的这个世界。

  车缓缓停进了容家别墅,可顾眠的思绪还未从外面的世界飞回这里,深情依旧望向窗外,保持久了这样一个动作,看多了各种各样的风景,眼前竟也不自觉眼花缭乱起来。

  从未觉得有一丝倦怠,这种感觉甚至让她很沉醉于其中,像是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像是那迷昏药一般,勾走了她的魂在不觉当中。

  容谦望着这样的场景许久,眉峰紧蹙了一下,神色有些凝重,回过头来望着顾眠。

  刚刚在路上的时候,他就一直透过车镜观察她的表情,观察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节变化,甚至想从她的脸上看清楚她在想什么。

  可是,终究让他失望了,他并没有看出顾眠脸上有任何的不妥,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替她有些担心,直到看到顾眠现在还持续这样的表情时,他是真的有些担心了,不知道在想什么,不由得发出一个单音节,“喂……”

  兴许是有些倦怠了,顾眠将自己若即若离的视线从窗外收回,将自己的头微微侧过去,45度的侧脸将她脸庞的弧度展现的十分完美。

  这一切都在容谦的视野当中,兴许是她的轮廓太完美无缺,又兴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太过于淡然,仿佛,淡然的让人一瞬间就忘掉一样。

  他的视线一直注视着她,想把脸上的表情和内心世界窥探的一清二楚,这样绝色的女子就在他眼前,是十分珍贵的。

  容谦不想忘记这样美好的时光,可又觉得眼前的顾眠太过于不真实,不真实的好像一瞬间就会在人间蒸发掉一样。

  容谦生怕这一切都会变成真的,他突然有些害怕顾眠会离开他,有些害怕这样的世界没有了她的日子,他该如何生存下去?

  他有些害怕这个世界不会再有她的身影,自己身边不会再有她的陪伴,别墅中没有了她的欢声笑语,他的身边会少了一个她。

  都说人生在世,难得遇到知你,懂你,爱你,疼你,惜你,怜你的人,可总是有那么多人,他们在茫茫人海当中相遇,却偏偏只遇到了他,这一切都是缘分,一切也只是上天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