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倾国倾城-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六十二章 倾国倾城

  第三百六十二章倾国倾城

  或许不经意间的抬眸,你便会遇到今生期许,于顾眠而言,眼前的这个男人再也不是她当初初识的他,现在的这个男人,带给她更多的安定,更多的是一种家的感觉。

  兴许连她自己都不曾发现她对家有些这么大的期许,虽然眼下的生活中,她有很多的不满足,也有很多的抱怨和不解,但她也时常会想,这一切似乎都是正常的,她应该知足了。

  从什么都不曾拥有再到拥有了全部,这不单单是物质上的拥有,精神上的拥有似乎占据了更高的一层。

  她如春风般的带着洒脱的笑意,正像是那夏日中的向日葵一样,迎着太阳缓缓升起,四面向阳,展开它最美丽的笑容,努力绽放出最美丽的花朵,在这样万物复苏的季节,给了冬日一丝不一样的温暖,也给了容谦一次不一样的心意。

  爱是一种选择,不爱,也是一种境地,这两者之间,有的人没有办法权衡他们之间的力度,但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爱或者是不爱当中的一些矛盾体。

  有些时候,在他们自认为看来,他们对对方的感情只有一段话,再也不是当初那份心境明了,但是,其实他们骨子里又何尝不是爱着对方呢?

  其实,这就是一个循环,就是世界上最小的问题,顾眠这会儿已经想得十分清楚了。

  她对于容谦的感情,或许是有情分的,又或许是无奈的,更多的还是爱和包容吧!

  两人在一起,虽然没有生活多少年,但毕竟他们一起经历过生生死死,一起经历过荣誉与共,一起经历过欢声笑语,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人的命运就好像是一个被捆绑在一起的导电体,没有了对方的存在,自己这一方也会变得枯燥无趣。

  唇角上扬,就连她自己也未发觉脸上的笑意是那般明朗和明快,这早已让年轻的男人失了魂魄,双眼更是直勾勾的盯着她,一丝都没有离开过。

  这样的举动在两人之间显得异常的平静,没有任何一丝尴尬在里面,也没有任何一丝波澜在里面。

  他们从才开始的惊魂未定,到现在的和谐安宁,仿佛一切都过得都是那么自然,一切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场结果。

  蓦地,车后的鸣笛声将两人从车内不一样的思绪当中叫醒过来,两人不约而同的下意识别过头去,这才注意到,他们车的不知何时早已停了一辆灰色的迈巴赫。

  双方皆是皱起眉头,容谦看向顾洛的眼神也是直勾勾的冷了几分,像是能够透过这层坚固的玻璃直接看到后车内的人一样。

  半晌过后,对方摇下车窗,顾眠和容谦这才看清楚,那辆车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顾洛,那一副欠揍的笑容,十分得意忘形的晃荡在两人面前。

  顾眠倒是没说什么,对于他这个不务正业,整日里有些看起来浪荡的公子哥,早就习以为常了。

  所以,他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出现在他们家里并不奇怪,况且,谁人都知道,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名车更是一台接着一台,今天买这个,明天买那个,就连车库都已经不计其数,更何况是车库里停的车了。

  所以,对于他新换了一辆限量款的银灰色迈巴赫,她倒也觉得习以为常,脸上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只是淡淡的回给了顾洛一个笑容,算是有礼貌的问好。

  和顾眠的反应稍微有些落差,容谦的反应倒显得有些不合乎常理。

  不知怎的,像是中了邪一般,恶狠狠的瞪了顾洛几眼,走下车,没好气的说道,“你来干什么?我家又不是你的菜市场,想到哪里逛就到哪里逛。”

  顾洛倒是也不急不恼,缓缓摘下墨镜,动作十分悠然得体,一副飘飘然的模样,仿佛云淡风轻一些食物存在他的掌控,意料之中。

  对于能像这般镇定自若的反应,顾洛并没有生气,也并没有恼羞成怒,反而唇角不自觉的上扬,勾起了一份十分好看的笑容,邪魅的说道,“哟,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容大总裁生气了?看来他的胆子确实不小啊,要不要兄弟我帮你教训教训啊!”

  到底是没个正形,容谦也懒得搭理他,直接甩开顾洛搭在他肩上的手,十分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修长雪白的手指。

  真不知道这个顾洛怎么长的,偏偏生得一副好皮囊就罢了,连皮肤也是这么白皙,再看了看顾眠的皮肤,同样是白皙。

  可是,这兄妹俩还是有些差距的,真是应该把他们兄妹俩的身份调换过来,一个男人长得如此白做什么?又不是参加选美比赛,还不是看起来娘娘腔。

  “小谦谦,你怎么嫌弃我呢?你怎么会嫌弃我呢?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了?你为什么不嫌弃我呀?”顾洛一边对着容谦说着,一边不断的向他抛着媚眼儿,神色之间都充满媚态,像是那狐狸精上身一样,让人说不出的怪异和奇怪的感觉。

  总之,他们就觉得身上痒痒麻麻的,像是钻了无数只蚂蚁一样,十分不舒服。

  这话才刚刚一出口,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要喷出水来了。

  虽然周围的气氛很冷,冷空气吹袭着每个人的身体,那刺骨的寒风就在耳旁刮过,但是顾眠却一点感受不到冷,她从未想过这样的一番话竟然会从她的亲哥哥口中说出来。

  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别有一番意味的看了他一眼那个作死的脸,默默的叹了口气,她也无能为力了。

  而且被吓得不轻,脸上的表情早已麻木,像是傻了一样,站在一旁,定定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手更是木讷了,差点就要吐了出来。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顾洛这么恶心的时候,以前就算他再恶心,也不会有此刻的做为,此刻就是寸草不生呀,一点活的余地都没有给自己留。

  当然,对于他们的反应,顾洛的心里也是备受打击。

  顾洛只不过是想制造点笑话调侃一下这两人之间的氛围,可惜,这两人却把他当成了调侃的对象。

  不过,既然他的目的达成了就好,虽然看出两人之间的气氛还是有些尴尬,他又继续努力的卖弄着,“怎么了?你们俩是不是也觉得我倾国倾城,举世无双啊!”

  倾国倾城,举世无双,亏他自己还能想得出来,顾眠简直没有办法拿这两个词和一个平日里看起来那么英姿飒爽的男子放在一起,这是给她内心一个赤裸裸的打击啊!

  想不到自己那平日里温文儒雅风流倜傥的哥哥竟然也会有如此一面,如果让外人面前或者是记者媒体知道,估计这也是颜面扫地吧!甚至连顾家都抬不起头来。

  还好在场的只有他们三个人,并且都不是外人,否则,她都替顾洛感到害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顾眠和容谦先是惊奇了一会儿,两人相视一笑后,接着便是不约而同的掩嘴大笑了一声,在看到顾洛那十分诧异的目光后,这才缓缓收起了笑容。

  “哥,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是不是精神有什么不正常?”顾眠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受什么刺激了?我哪里受什么刺激了?你哥哥我好得很,难道你看不出来吗?英姿飒爽,意气风发,活脱脱一个潇洒英俊的风流倜傥男儿啊!”说着说着,语气还认真起来,一直在强调他没有受刺激,生怕别人不信一样,缕缕自己的头发,抬头挺胸。

  “还英姿飒爽,意气风发,我看你是练了九阴真经吧!”容谦冷嘲热讽的说道。

  真不知道今天是见了什么鬼了,见到顾洛这副死德行,容谦就忍不住的想嘲讽他。

  平日里见惯了他大男子主义的气概,偶尔也见过他几次嬉皮笑脸的样子,可容谦还是头一回见到他如此不要脸的模样。

  “哎,你怎么知道?”话锋一转,顾洛阴阳怪气的问道。

  顾洛一边说着,脚下的步伐缓缓向容谦靠近,在所有人都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迅速出手,掐住容谦脖胫大动脉,双眸也瞬间变得阴狠下来,满眼的杀气,刚刚的阴柔之气荡然无存,有的只是冷血和冷冰冰的目光,让人难以置信他的转变之快。

  “哥,你这是怎么了?发什么疯?快点松手啊!”顾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只知道刚刚还好好的一个人一眨眼就变成这样,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看到顾洛这样着魔的样子,顾眠甚是着急,她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入魔这样一说吗?

  大脑越发的麻木,就连有些事情也想的不是那么明白和清楚,总觉得冥冥之中好像有种力量在牵引着她的思绪,越想越害怕,越来越觉得不可思议,自己仿佛掉进了那寒潭深渊当中,走也走不出来,渴望找寻一个光明的稻草将自己从无尽的黑暗之中拉出去。

  用力,再用力,顾洛将手上的力度掌握得刚刚好,他的目光时刻紧盯着容谦,一秒也没有放过,可是手上的力度越来越紧,也越来越用力,脚下的步伐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有力,稳稳地站在地面上如坐针毡,像是脚下的鞋里扎了钉子一般,紧紧的扎在地面上,一动不动。

  漆黑的夜空当中闪烁着点点繁星,可就是在这样美好的景色里,此刻的景致却显得十分渗人,让他们背后不禁发凉。

  魔鬼的黑暗,用来此刻享受现在的场景最合适不过了,如果说眼光可以杀人的话,此刻,容谦的眼光早已将他面前的顾洛杀个千百回了。

  可他的直觉告诉他,顾洛对他没有任何的杀伤力,所以,他不光是在赌,他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肯定。

  这么多年来,他的判断极少有失误的时候,偶尔有也是因为他面前这个可爱的小女人。

  所以,刨出去这一层面的情感来说,他对其他事物都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确定,就算不可以做到百分之百的确定,他也可以做到9999。

  “哥……”

  “哥……”

  ……

  不多时便只能听到这样一栋诺大的别墅当中回荡着这几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