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孩子不能没有爸爸-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十五章 孩子不能没有爸爸

  更多精彩内容请看[我的书城网 ]

  第三十六章两个月为期

  沐凯德语重心长的话,让沐浅夏心尖一颤。

  她对容谦有感情,即使他给予她的微暖,只有薄薄的一点,像是冬日里的雪,很快就消融。

  但不可否认,这是支撑她走过三年婚姻的原因。现在,即使对他不再抱有丝毫的希望,但那种心底里的悸动,并没有彻底消散,只是被她强行冰封。

  然而,这个理由,还不足以令她改变主意。

  但孩子不能没有爸爸,这个砝码则重的很,几乎在稍一犹豫后,她心中的天枰就倾斜了。

  被养父母收养,这么多年过去,她也融不进那个家。小时候对于亲生父母的渴望,至今依旧记忆犹新。

  她不能让自己的宝宝,生下来就没有爸爸,处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

  “爸,谢谢您。我决定,还是再努力一点”沐浅夏深吸一口气,缓缓说出了自己的选择。

  哪怕最后的结局不变,至少她日后不会后悔

  “嗯,你能这么想就不错。”沐凯德欣慰的说,“没有过不去的坎,有需要可以找我帮忙。”

  沐浅夏嘴角动了动,最后只是道,“那我就不打扰您了,您早点休息,注意身体。”

  她想知道容谦和樊若水的过往,但不能拿这种小事麻烦养父。

  在沐家,她从小就养成了凡事依靠自己,不索要,减小存在感这次能求助,已然是走投无路,才说出口的。

  挂断电话,在床上辗转反侧许久,沐浅夏才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

  听到细微的动静,沐浅夏睁开眼,就看到正在换衣服的容谦。

  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干巴巴道:“你,你回来了”

  “换身衣服。”容谦少有的说了句废话,扣着扣子的手停顿一下,瞥了她一眼,问:“你身体感觉怎么样”

  他之前动作有些粗暴,记得她下身流了点血丝,去公司的路上,忽然想起来,就不由自主的调头回来一趟。

  直到进入卧室,看到她沉静的睡颜,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担心这个不安分的女人

  不过,既然都回来了,问一问也好。

  “啊还好。”沐浅夏竟然从他眼中看出了一丝关心,怀疑是自己昨晚睡眠不好,晃了眼。

  容谦眸光敛了敛,不准备再多说,直接告知道:“我走了,你也尽快回公司上班。”

  沐浅夏习惯性点点头,在他快要跨出门口时,蓦地喊人:“先等等,我有话和你说,三分钟就好。”

  她想要和容谦谈谈,有关于两人婚姻的事。

  即使这时候,都很识趣的,不多耽搁他的时间。

  容谦眉头皱起:“你要说什么”

  不等她出声,他泛出怒色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率先道:“如果是要离婚,就不用说了,不可能”

  沐浅夏秀眉拧起,视线定定落在他身上半响,其间有着探寻的意味。

  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坚持不离婚

  男人的责任感这绝对不可能

  容谦半响不见她说话,抬手看了眼手表,不准备再等,抬脚就要离开。

  沐浅夏见状,按捺住心中的犹豫,直接说明道:“我仔细想过了,可以先不离婚。两个月,两个月之内,我会努力经营这段婚姻,努力得到你的心,到时如果还是不行,即使没离婚,我也会离开。”

  最后一句,她说的决绝而坚定。

  两个月的时间,她的肚子也要显怀,几乎瞒不住怀孕的事。

  如果那时候他的心还完全在樊若水身上,不容许她的宝宝安全降世,健康成长,就没有丁点回旋的余地。

  不管有多少阻力,她都会想方设法离开这里。

  容谦眉骨隆起,显露着不悦:“没有两个月之说,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我身边。”

  沐浅夏冷淡一笑,扬声质问:“容谦,你觉得这样公平吗你自己每天和樊若水纠缠,全部感情都给了她,又绑着我不放,让我做个婚姻的空壳子,有意思吗我不是行尸走肉,看着你们,心也是会疼的”

  容谦之前是斜睨着她,听了这话,身体转过来,与她正面相对,深邃黝黑的眸中有莫名的光芒涌现。

  沐浅夏看不懂,辨不明,却大概知道,无非是他可以给她一辈子的婚姻,不可能给她爱情

  “若水的事,我暂时不能告诉你,照顾好她,是我的责任。”容谦薄唇轻启,偏冷的音调,带给她刺骨寒冷。

  沐浅夏心中又被刮了一刀,她相信,对于他来说,责任什么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之所向

  她和他之间,有婚姻相连,难道他对她没有责任三年甚至将持续一辈子的无情对待,是因为他心中没有她

  “你们两个之间,我不管。”沐浅夏握紧了拳头,压下心底浮出的悲哀,她能拿什么来管呢

  顿了顿,缓慢却坚定道,“我现在和你谈的,是两个月之期的事,或者不用两个月,我们现在就离婚,也可以。”

  “这就是你说的,心也会疼”容谦冷声反问,眉眼间蒙着一层冰寒。

  他还以为她当真会为此吃醋,心疼,甚至考虑过是否要告知她真相说到底,还是为了离婚

  沐浅夏低头,避过他锐利的目光,道:“麻烦你给我个说法吧,我今天是一定要一个说法的。”

  她不明白他怎么又提起这个问题,但真实感触揭开过一次,绝对不想再暴漏第二次,给他随意冻却的机会。

  “你是觉得,沐市长明天要回来,有了靠山,所以就可以和我谈条件了”容谦眼角危险的眯起,冷光闪烁。

  “你这么以为也可以。”沐浅夏淡淡道,她心中不无这种想法。若不是沐家和容家家世相当,当初那一夜后,她和他根本不会结婚

  就是现在,他不离婚,也未必没有她是沐家人,这点原因。

  既然用不用都是她的砝码,不用白不用。

  “好,我答应你,两个月。我倒要看看,你能怎么经营婚姻,怎么得到我的心”容谦含着怒气的话音落地,转身就走,不再在这片空间多停留一秒。

  刻意经营,而不是发自内心,因为她心中就没有他

  她自己都无情,又有什么资格逼问他的心里装着谁

  弯腰坐入车中,容谦心绪还未平复,就接到了严旭的电话。

  “容总,樊小姐她一定要见您。”严旭在电话接通的第一时间,就有事说事,干练阔利。

  容谦薄唇抿起一道不悦的直线:“这几天,由你在医院照顾好她。”

  他很少这么强调自己的命令,但短时间内,是真的有些累了,面对归来后的樊若水,从不像三年前那般轻松。

  她变了,但有变化的不止是她

  “我没忘记,只是樊小姐看着有发病的趋势,医生说这对于她的病情恢复很不利。”严旭陈述事实,没有提出建议。

  涉及老板的私人感情,他明智的不搀和太多。

  容谦眸色幽深几分,短暂的沉默后,道:“治疗病人,是医生的事。如果这点本分工作都做不好,他可以考虑换个地方了。若水的主治医生,再请更有本事的人来。”

  严旭听着他冷酷的回答,好似对樊若水并没有放在心上,全心全意对待的感觉

  不过,或许他在爱情上也是这么理智,毕竟对樊若水的紧张和关心程度,远远超过沐浅夏。

  严旭看了眼病房,正要应下,不准备再打扰时,又听到容谦低沉的嗓音道:“那项兽人星球的投资继续,可以再追加两个亿,唯一要求,若水作为片中主演,你尽快和导演商量,确定下来就告诉若水。”

  能安抚樊若水的,不独是他,还有她的事业。

  这点,容谦看的分明。

  “是,容总,我会尽力安排好。”严旭心下感慨就是大手笔,面上很淡定的应了。

  另一边,别墅中。

  沐浅夏在容谦离开后,瘫软在大床上良久,才重新凝聚起体力,起身到浴室中洗漱。

  不过三分钟,她推门出来,面上一片慌乱无措和恐惧。

  颤抖着手拨了秦蜜蜜的电话,她带着哭腔的声音,急切道:“蜜蜜,宝宝,宝宝好像没有了,都是我不好,昨晚我应该更坚定的拒绝”

  “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秦蜜蜜吓了一大跳,顾不得围聚在她身边,向她打听沐浅夏这位总裁夫人的同事,快速起身前往安静能说私事的露台。

  “宝宝好像没有了,我,我大腿上有血迹,睡衣上也,也有。”沐浅夏结巴了般,惊惶的跟秦蜜蜜说明情况,“昨晚,容谦他,他要我时很用,用力,宝,宝宝我该怎么,怎么办”

  她此刻是满心满眼的后悔,昨晚怎么就因为太过疲惫,就那么睡了呢如果能早点发现,或许去医院,医生就可以

  甚至,她态度更强硬些,不让容谦得逞,宝宝就没事了。

  是她没有保护好宝宝,是她害了宝宝

  沐浅夏陷入深深的自我厌弃中。

  秦蜜蜜呆了好一会儿,才猛然反应过来,急声道:“浅夏,先别怕,或许只是那处受伤了呢。你在家等着,我这就过去找你,我们一起到医院看看。”

  听到秦蜜蜜的说辞,沐浅夏就像溺水的人在呼吸困难之际,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亟不可待的问:“真的吗我这就去医院”

  [我的书城网 ≈ap;a;]第一时间时间为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