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都无所谓-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六十五章 都无所谓

  第三百六十五章都无所谓

  楼梯间昏暗的灯光照射在两人身上,投射在地板上投射出倒影,一长一短,相得益彰,两人的倒影渐渐贴合在一起,宛若一对璧人,恰好时而天成,让人羡煞一旁,就连别墅中的仆人也悄悄的躲到了一旁,不愿上前去打扰这对佳人。

  看到卧室开着灯,顾眠一门心思的推开房门,刚看到那整齐的棉被以及整齐的衣柜,放在那所有的物品都是干净整齐的摆放在房间时。

  她的心情突然说不出的大好,不过在住院短短两天的时间,她就格外想念这里的房间,这里的一切,甚至是这里的每一个气息都是她所喜爱的。

  说实在的,比起医院那种重的消毒水味,这里的气温好闻的不得了,不得了。

  努力吸了一口气,只觉得鼻息间全是满满爱的味道,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甚至能够嗅到房间内淡淡的花香,淡雅别致,沁人心脾,这种感觉让她很放松,很舒服。

  想也没有多想,直接躺在那松软的大床上,身体呈大字型摊开,全身上下的重量全都压在床上。

  也不管那么多,也不管这张床是不是经得起她的重量,这是一味的放松自己,把所有的压力全都抛之脑后,只想着怎样陶醉和解压。

  见惯了她懒惰的模样,也见惯了她勤奋的模样,顾眠的每一个样子在逐渐形成都是记忆犹新的。

  有时,单单只是她的一个细微的动作,一个不经意间的神情,甚至是一个嘴角的抽搐,顾眠瞬间便会知道她心中在想什么,身体是否有什么异样。

  通过这些来观察顾眠并不难,所以,刚看到这只可爱的小懒猫一回来便瘫软在那许久未曾见到的大床上后,他便知道她是真的累了,也是真的想这里了。

  上扬嘴角,露出了一抹不经意间的笑容,好看的眉梢也微微上调,在没有人的地方独自心中窃喜。

  还好,还好,他很庆幸自己能够看到她如此幸福快乐的模样,他很庆幸自己能够和她共同拥有这里最美好的时光。

  这样怔怔的盯着顾眠,许久后,容谦再次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刚想转身出去,却听到一声低低的呼唤。

  “容谦,你别走,我有事和你说。”

  虽然声音极小,极其细微,可还是被容谦听得一清二楚。

  脚下的步伐蓦然止住了,脸上的表情也顿了顿,心中还是有一丝惊喜存在的。

  没有再犹豫半分,径直转过头,走到床旁,俯身望向这个娇蛮可爱的小娇妻,“怎么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休息。”

  “容谦,我是认真的,有一件工作上的事想和你说。”

  “工作上的事?”

  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脑中思索了片刻,只想到了这几个字,容谦极度敏感的问道。

  两人之前可是商量好的,从小宝儿出生以后,顾眠就暂时在家中带孩子,工作上的事情,容谦是没打算让她参与。

  即使她不工作也无所谓,就做一个全职太太,有什么不好的?这会儿怎么又提到工作上的事了?

  虽然,顾眠现在并未说清楚什么原因,但是,也不能够贸然打断她继续说下去了兴致,所以,容谦还是态度极好的问道,“怎么了?想工作了?”

  “也不是,就是……你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大学毕业那会儿,我和我养父一起去了云南的边境。”

  思考了许久,顾眠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毕竟这件事情也是该落实考虑一下了。

  想法永远是好的,但是落实起来却发现仍然面临许多困难,所以,光想不做是没有用的。

  当时,她的想法在好,可还是要落到实际当中,不然说的再多,不做有什么用呢!

  或许,时间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她知道,这些时间对于那些在山村中的孩子以及工地干活的工人,还有种地的农民来说,却是十分宝贵的,他们无时无刻不在饱受着夏日炎炎的煎熬,不再饱受着痛苦疾病的折磨。

  所以,她心里是极其失望,能够尽快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能够送出自己这一份爱心,去解救那身处于火深水热之中的人们。

  “嗯,那不是你的毕业旅行吗,听说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小村庄。”

  这件事,顾眠倒是还真和她说过,不过,只要是大大小小的事情,顾眠和他说过的,他大多数都记得,所以,这件事也包含在内。

  难道她要说的事情就和这个小村庄有关?还是和这个旅行有关?

  容谦心中也充满好奇,墨不做声,继续等待着顾眠说下去。

  “对,就是那个村庄,这两年,有许多事情要忙,也许忽略了这个村庄,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不知怎的,每每说到这里,顾眠的眼眶不禁有些泛着泪光,像是随时都能够溢出来一样,心中也开始涌起莫名的悲伤。

  或许,再美好的事物回想起来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伤感吧,因为它的对立面永远是那样残酷,永远和现实截然不同,永远都让她匪夷所思。

  “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在我面前,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看出她的为难,容谦也不想再让她吞吞吐吐,既然事情是她提出来的,容谦就有义务帮助顾眠解决问题。

  所以作为她的老公,无论如何,他都会支持她,帮助她,同样,他也希望顾眠能够相信他,把他看成可以支撑的后盾。

  得到了容谦的肯定,顾眠接下来所说的一些事情就容易多了。

  从她在云南的所见所闻,再到回来后的感慨以及她和养父之间,再到对那些人们出于的关心和帮助,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