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无声胜有声-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六十六章 无声胜有声

  许多事情一旦有了心结,便很难再打开,许多人也是一样,一旦有了心结便很难再解开。

  总归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可不见得所有的道路总会有通的时候,这到底还是四通八达,还是五湖四海还是四海为家,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

  就像我们生活当中也是一样,有着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心,甚至一切都是不一样的。

  就是这人与人的不同事物与事物的不同,才造就了这个五颜六色,五彩缤纷,五彩斑斓的世界。

  容谦伤心的点完全不在于顾眠的内心想法到底是怎样的,也不是在于她和他说话的语气以及态度等等。

  这些,他都可以忍受,甚至连最苦难的事情,就连过度的劳累他都可以忍受,但是他唯独忍受不了的是,顾眠怎么能这么说。

  怎么能轻易把无所谓这三个字说得冠冕堂皇,信誓旦旦,又怎么能把找其他人说的这样理所应当,仿佛她所说的这一切事情都与他本人无关一样。

  无所谓,好一个无所谓,这怎么能让他觉得无所谓呢?

  他们到底是夫妻,他是爱她的呀,难道顾眠感受不出来他的心意吗?怎么可能感受不出来呢?

  如果连无所谓这种话她都可以说的如此坦然,那他们之间的感情当真就是那样不值得一提,现在想想,倒真是有些浪费了呢!

  当然,伤心归伤心,他并不能将心里所想的一切,全都脱口而出,顾眠伤害了他,但是,他不能再做出伤害顾眠的事。

  想想,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像他这样一个平日里八面威风的狮子竟然会在一个乖巧的兔子面前乖乖服软,并且心服口服。

  这一切都是他心甘情愿的,说出去怕是所有人都不会信吧,更不要提那些媒体记者了,这也是他自己所没想到的。

  爱一个人就会爱到如此地步,如果是换做以前,无论是谁敢和他这么说话,不要说轻则被他赶出家门,重则可是要被他毒打一番的。

  他始终相信顾眠对他有感情,同样也可以包容她对自己的方式和无理取闹,因为他懂,他懂她在内心世界的真实想法。

  他也知道,被一个人拒绝的无奈与孤独,可是,他想告诉她的是,她永远都不会有孤独的一天,因为不管其他人如何,他永远都会站在她的身后。

  时间一久,连他的脾性也被磨练了不少,原本的锋芒早就已经被磨平了,无论从前是多么锋芒毕露,无论从前是多么锋利的刀刃,但是在顾眠面前,便会变得迟钝无比。

  就像是老虎亲手拔掉了自己的朝阳一样,既让人觉得心酸,心疼,又让人觉得是心甘情愿。

  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同样也不需要借口,他这么做,也愿意为顾眠这么做,是因为他爱她,他觉得顾眠值得他的这份爱,同样他也认定了顾眠。

  所以,一旦做起什么事来也会毫无保留,义无反顾,将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爱她的情景当中。

  眼前的女孩十分安静的躺在床上,侧过脸庞,让人看不清楚她在想什么,长长的睫毛散落在眼尾形成一抹好看的弧度,像扇子一般扑哧扑哧的扇着。

  灵动的大眼睛,时而眨一眨,时而紧紧闭上,仿佛一个安静的美少女,同样,这样柔弱可怜的她,这样无限脆弱的她让容谦感觉到无比心疼。

  世界上有许多值得歌颂的事情,但是,在容谦的心中,爱情是值得歌颂的,也是值得被歌颂的。

  相信有爱情在的世界中,这个世界才算是能够得到真正的爱,能够有真正的平衡男女之情,才会做到真正的平等。

  当然,他不愿意相信这个行动是在某些物质方面或者是精神层面的,但是,他更愿意相信这只是两个人心中最大的平等就够了。

  对一个人好,也许不需要什么理由,也不需要更多的回报数据,这就是他个人的想法,这也只是他自己对爱情的定义。

  当然,他愿意为顾眠这样做,愿意无条件的为她这样做。

  再次轻轻的看了顾眠一眼后,容谦就头也不回的转身径直向门口走去,就在躺在床上的人儿以为容谦就要离她而去时,早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容谦,你给我等着,只要你今天敢踏出这个房门一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明天我就带着宝儿离开。

  这是顾眠心中对自己说的话,说话的同时,她的双手也不禁攥紧,那一双粉拳像是随时都能够击中对方的胸口一样,信誓旦旦的被她护在胸前。

  事实证明,顾眠想的完全就是多余的,容谦根本就没有弃她而去的打算,他只不过是过去把房门关上而已。

  轻轻掩上房门后,他十分温柔体贴的将落地窗的窗帘拉上,一抹柔和的月光照射在他修长的身影上,那圣洁的月亮像是知道他心中的爱意,所以,月光照射在容谦身上停留得格外长。

  顾眠也不知怎的,在她生气的同时,心里对于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有着一些期待和期许。

  她也不知道她想让他干什么,总之,心里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但有一丝甜蜜和异样的感觉。

  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她紧闭双眼,隐约中能感觉到在她耳旁的热气,她心里再清楚不过,只有容谦身上是这种让她能够感觉熟悉而安心的味道,这是任何人所代替不了的感觉,也是她早已习惯和依赖的感觉。

  淡雅的香气进入她的口鼻之间,仅仅是轻轻吸了一口,便觉得心中十分安定,似乎自带凝神静心的作用。

  容谦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轮廓上来回摩挲着,甚至想要抚平她脸上的一切伤痕,抚平她心里的一切不完整。

  纵使她的脸再光洁平整的同时,她看起来还是那样年轻美貌,但是,容谦深知,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砺,她的心早已经伤痕累累,早已经疲惫不堪,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或许,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便是给她完整,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便是让她能够有一个依靠有一个值得依靠的肩膀,有一个可以依赖的人,有一个可以依赖的家。

  无声胜有声,大概就是说的此时此刻他们之间的这样一种相处方式吧!

  的确,有时,不说话比说话更有说服力,有时,动作比语言更有魅力,有时,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不是用嘴说说,而是用实际行动去包容她,安慰她,理解她,给她你所能给她的一切。

  “累了就早点睡吧!”

  顾眠原本是有些困倦,身体也很疲劳,所以,当她一沾到自家那柔软的大床时,身体也是十分坦诚,仿佛有些不听使唤,大脑也不受控制一般。

  早就有了想睡觉的打算,所以,一直也一直是迷迷糊糊的,她隐约感觉有人在和拉说什么,特别是在听到容谦说的这句话后,就好像服用了大片安眠药一般。

  这一会儿的功夫,说睡就能睡过去,不过,她的脑海中还是存留一丝清醒的意志的,本以为容谦会向她解释,本以为容谦会和她道歉,本以为他会说许多让她想听或者是能够让她听进去的话。

  可是,他并没有,容谦什么都没有说,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容谦就用他那温暖的大手来回摩挲着她柔软的秀发。

  头顶的温度渐渐从手掌心传到她的心里,这种感觉很温暖,很舒服。

  久而久之,她渐渐失去了知觉,就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已经不知道了。

  直到顾眠缓缓入睡以后,容谦这才轻手轻脚的离开,看了眼的时间,也顾不得其他人有没有睡觉,直接朝着林助理的电话号码拨过去。

  电话铃声一直响着,直到他拨打第三遍电话时,另外一端终于接听了,“喂,总裁。”

  电话那头传来了林助理很不情愿的声音,虽然带着极其疲惫困倦的心情,但是,他依旧要自己保持时刻清醒的状态。

  容谦也知道这样做很不地道,身为上司,体谅下属也是干部的职责,可是,他手下的这些员工被他呼风唤雨惯了。

  当然,这也不能全怪他,谁让他们进错了集团,跟错了老板。

  没有办法,这是天注定的事实,容谦也改变不了什么,毕竟在他心中,他的小娇妻是万万不能得罪的。

  ……

  “好的,总裁,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尽快办的。”

  不过三言两语的工夫,容谦就将整件事情交代清楚,虽然林助理听的也是稀里糊涂,但是,他大概明白了容谦的意思,所以,一早便暗自在心里把这件事记下了。

  不知怎的,看到顾眠心情不好,容谦的心情似乎比她更多了几抹愁容,默默点起一根烟,取过一个酒瓶,拿起一盏明晃晃的高脚杯,径直向大理石阳台走去。

  凄冷的背影背对着所有灯光的一切场地,目光一直望向窗外,像是随时能够读懂这世间的一切万物。

  该怎么说呢!他这一生是孤独的,也是备受温暖的吧,或许这两者都有。

  当然,这两者带给他的境遇和这两者在给他的感受也是大不相同,他就像是这满天繁星当中的一颗,虽然自身的光亮很渺小,很微弱,但是在照亮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照亮他。

  不多时,手机铃声响起将他再次带回到了现实生活当中,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但是,他却记得格外清楚,虽然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就是她,最起码也有百分七八十的把握就是那个女人。

  心中在犹豫接不接的同时,大脑中不知怎地闪过一个念头,最终还是缓缓接听了电话。

  “喂!容总,好久不见,这段时间你过得好吗?”

  不过才短短几天不见的时间,张绮对于这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就已经痴心妄想到一定的境界,恨不得朝思暮想,日日夜夜都能相守在一起。

  就连容谦也十分佩服她的执着,有时真的不知该怎样说她也好,就是这样死皮赖脸的女人,他想过无无数的方法来折磨她,但是,他知道,他必需要时刻谨记一点,张绮给过他好处,他断不能过河拆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