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阳光正好-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六十七章 阳光正好

  第三百六十七章阳光正好

  越是这样的现象总会显得许多人多情,就会凸现出许多人的寂寞和孤独,这大概就是他们诠释自己内心的想法最好的时刻了。

  没有人可以看到,也没有人可以听到,只有他们自己能够聆听自己的心声。

  当然,张绮属于这一类人,但是在她的心中,却固执的认为容谦和她同属一类人。

  感情当属最强势也是最脆弱的,它可以让一个一直以来平平静静的人变得疯狂无比,也可以让一个张牙舞爪的人一瞬间变得安静下来。

  这大概就是爱情的神奇之处,世界上并不缺少这类人,可就是有太多的人不甘,为什么?为什么要饱受寂寞和孤独的痛苦,为什么他们要成为成全别人的人。

  但凡是感情,都是自私的,这没有问题,可感情的自私往往会伤害到其他人,纵使他是圣人也好,魔鬼也罢,也不能辜负了爱你的人的真心。

  这种做法无疑是把他们逼上了绝路,甚至可以说是亲自给他们吃下了带有千万剧毒的毒药,这种被心爱的人折磨的滋味怕是许多人理解不了也感受不到的。

  好在这样的人不止她一个,好在世界上并不缺这样落寞又感伤的人,好在他们都属于意中人,张绮突然很感谢容廷,无论他是一个好人也好,坏人也罢,但在她的眼中,早已把容廷看成了她的朋友,她的盟友。

  或许在别人眼中,早已把她和容廷这种人判了死刑,可扪心自问,他们又做错了什么,到底有什么错?

  他们只不过是在努力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们在努力追逐他们想要的幸福,如果世界上有公平可言,他们也和这世间的一众人一样,他们也是一个人,也是一个平凡的人,为什么所有人给容谦和顾眠给予鲜花和掌声,给他们的却是无尽的谩骂和指责。

  如果连爱一个人都有错,那还有什么是对的?

  无论是容谦也好,容廷也罢,总之,在她看来,这对难兄难弟的关系实则就像是一层纸一样。

  纵使他们表面维持着容家兄弟的关系,可是,她看得出这其中的波涛汹涌,也看得出他们两人对同一个女人伤心,有时,她也时常会想,自己为什么不如那个女人那么好命可以得到众多男人的青睐。

  当然,也许会有人说她绮三娘还少得到别人的青睐吗?每天在她的酒楼中进进出出的人不计其数,更有许多商业名流就是奔着她的名头去的,就想一睹她的倾城容貌,一睹芳容。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在她看来,这样一群凡夫俗子怎么能和容谦相比,怎么能和那翩翩公子相提并论。

  一尘不染,用来形容他最合适,他就像是她心中的神,不可以任由世人亵渎,当然,她也痛恨那些已经将他亵渎的人,包括顾眠。

  爱情是一种特殊的情感,它就像是一种带有剧毒的慢性毒药,开始逐渐渗入皮肤的那一刻,就是毒性蔓延到你的身体之内,埋下了种种的祸根。

  当然,这种毒什么时候发作你也不知道?它只是潜意识的藏在他的心里,一旦它的这种潜意识被激发出来。

  别说什么新的刚来到,旧的就忘掉,这么多年过去了,匆匆人海,她见过了多少感情分分合合,大喜大悲,说到底,这些又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恍惚间才觉得手腕间的酸痛不断传来,这才将自己怔住的神情收回来,听着电话那头嘟嘟的响声,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傻的到底是她自己吧!容谦心中到底是不会有她,但凡他心中有一丁点儿她的位置,就不会挂断电话。

  夜晚总显得那般伤感,眼角的泪滴簌簌沿着她完美的外轮廓掉落在冰凉的地砖上,世间薄凉之人最叫人伤心,最让人心寒。

  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她苦笑,端起茶几台上的高脚杯,看也不看一眼那酒杯中半透明的鲜红液体,一饮而尽。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今朝有酒今朝醉,当真是应了那句古话,开始的时候,她还有些不理解,现在到好,她也将自己置身其中,就像是走进了一个大大的迷宫,一直在里面绕圈子,却始终找不到能解脱的出口。

  转眼间的功夫,天边升起了一抹亮光,坐在摇椅上的女人缓缓起身,顺手摘下一直披在她身上的channel披肩,轻轻移动着脚下的步伐,向卧室方向走去。

  刚走出几步远的功夫,嘴角便扯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好,顾眠,既然你对我不仁,也不能怪我对你不义了。

  容家别墅。

  在自我的世界中折腾了一宿的顾眠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醒的,总之,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容谦已经离开了,虽然大脑中犹存昨日因为募捐的事情发生的种种不快,可说到底,她还是有些冲动了。

  迎着衣橱的方向慵懒的抻了个懒腰,迷迷糊糊的大脑也逐渐清醒过来,开始思考今天的规划,硬的不行还得来软的,想来想去,这件事能帮到她的也就只有容谦了,昨天说的也只不过是一时的气话而已。

  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想到这里,急忙穿上拖鞋,连睡衣都没来得及换下,直接向楼下跑去。

  里里外外跑了个遍后,未发觉自己想要看到的身影,她突然有些失望,闷闷不乐的走到餐桌旁,努力提起自己有气无力的嗓子,“张嫂,总裁呢?”

  “夫人,总裁一大早就出去了,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估计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听到张嫂这么说以后,顾眠没再说话,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些话,说了又有什么用呢?

  一个人的早餐有些寂寞,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更别提现在是否有人能听懂她说的话了,十分没有胃口,餐桌上的菜只动了几口,就连她平日里最爱吃的水晶虾饺也仅仅吃了一个,一大桌子的菜几乎没有动过。

  他不会因为她昨天说的话生气了吧?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如果真的生气了,那她的事情可能很难办下去了,这样的话,还不知道要耽搁多长时间呢?现在,她只要一想到那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孩子们,她的心里就十分难受。

  算了,女人总不能一直活在强硬之中,怪不得男人都喜欢撒娇的女人,看来这句话说的果然没错,有时候,软弱一点也没有错。

  她算是看出来了,纵使世间的情爱是最美好的事情,可她也不能一度的消费,有时,她的所作所为是因为仗着容谦的宠爱,也正是因为她知道容谦对她的爱是无私的,是毫无保留的,所以,她的脾气才会日渐上涨。

  有时,顾眠自己也知道,她的所作所为有些过分了,过度消费的爱情始终走不长远,这也不是靠一个人能维持得了的,长远的爱情需要两个人的精心呵护,永远指望一个人永远无条件的包容你,理解你,那是不可能的。

  调整好心态,将视线转移到那阳台上开得正好的小花,嘴角露出一丝甜美的笑容,心中不禁感叹道:阳光正好。

  这世间的万物又何尝不是呢?美好的东西总是会被世人感叹,同样,人们也十分享受这些,人生在世,活着的一天就要好好活着,就要努力将每一天都过的美满,充实。

  “张嫂,帮我把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全都打包一下,对,别忘了热一下,我一会儿给总裁送过去。”顾眠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这些容谦爱吃的菜和糕点说道。

  “是,夫人。”

  精心安排完自己的任务,突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好似所有不愉快的事一下子都烟消云散了。

  本来应该二十分钟就到的路程却因为堵车硬是耽误了半个小时,等顾眠急急忙忙赶到容氏集团楼下的时候已经九点了,好在这个保温饭盒是新买的,没用几次,那保温效果可是一等一的好,要不然她可白折腾这么久了。

  好歹顾眠也是堂堂容氏集团的总裁,所以,这一路下来,十分顺利,她几乎是畅通无阻的就来到了容氏集团的顶层办公室。

  刚出电梯口,就听到一群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在说什么,起初,顾眠也没放在心上,她是听到有人提到了总裁两个字才认真起来的。

  “哎……你看到了么?她好漂亮啊?”

  “就是,身材还那么好,依我看,她可比那些明星都漂亮多了。”

  ……

  顾眠起初还美滋滋的,以为这些小姑娘是在说她,可越向前走,她越觉得不对劲,因为走了这一路,这些人根本就没看她,视线一直注视着不远处的前方。

  奇怪,那不是容谦的办公室么?越想着,她的好奇心越重,越来越不安的心情在心底徘徊,不知是她多想了还是怎的。

  算了,来都来了,况且,这也许是那些小职员瞎说的,或许人家只不过是有公事而已,不管怎么说,她这个正室在这里还是能挺起腰杆的。

  努力深吸一口气,放平心态,将抬头挺胸,走路也带着风,好似一个商场上霸道的女强人一样,不得不让人注意到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