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不平衡-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不平衡

  第三百六十九章不平衡

  从现在的观点来说,她的心情和之前真的大不相同,也许,曾经的她会因为一点小事和容谦产生分歧,甚至闹得不可开交,但是,现在对她来说,总归是和之前有所差别的。

  或者曾经也好,现在也罢,所有的事情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变得风轻云淡,烟消云散,而这一切的源泉归结于此都是因为她的心情和之前大不相同了。

  一边走出去的时候,她一边下着台阶,一边在心里默默想着刚刚她目睹的一切。

  奇怪,难道她就这样甘愿认输嘛?算了算,明明她才是正室,明明那个女人才是应该仓皇而逃的人,可是为什么?她却是出走的那个人呢?越是是这样想着,心里越是不平衡。

  总的来说,到底都是一个女人,和她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无非就是长得不同罢了,还不是一张脸,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两只耳朵,她又没有比自己就多出来些什么,又何有畏惧她之说呢?

  真是的,毕竟都已经正面交锋过这么多次了,她有什么可怕的。

  就算是要怕,明明也是张琦那个女人怕她才对,按照先来后到之分,张绮才是他们之间插足的第三者,这种人才是更值得被人唾弃和指责的。

  无论从哪个层面来讲,她始终都是占优势的,所以,对她来说,站在一个道德的制高点上,从上向下看,这个运作过程当中,她还算是那个光明磊落的人。

  虽然,别人可能不道德,但总归来说,别人有别人的想法,她总不能以自己道德的底线去要求别人,反正世界上什么人都有吗?

  直到看到周围的人还是对她充满好奇的目光时,大脑瞬间清醒了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走进了电梯,紧张感一下子冲进了大脑,拼命摁上去的键子,可是无论她怎么按电梯,却一直往下走。

  眼看着距离楼下的数字越来越近,马上就要到楼底了,顾眠的心情也瞬间感觉被浇了一盆冷水。

  她才刚刚想明白,没有必要逃的,她就应该进去抓个现行,就算是容谦丢人也好,张绮丢人也罢,总归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无论是什么结果,对于她来说都没有什么最坏的结果,不是吗?

  不管是对他们任何人来说,容谦到底是她的老公,如果在公司里发生这样的事,总之,会有人让他吃不了兜着走的。

  不用她出面,光是容敬伟就会好好教训他这个儿子,想想瞬间觉得心里有了底气。

  她也是好一段时间没有与她这个公公交流交流了,也许今天都是个好机会,伸手活动了一下手指,感觉筋骨舒展了许多。

  心情想想就是大好,就在她想着的时候,电梯门已经缓缓下降到了一楼。

  眼看着电梯门一关一合之间的过程当中进来了许多人,刚看到许多人都带着诧异的眼光看向她时,顾眠无奈的笑了笑,露出一丝很尴尬的笑容。

  她也不知道该怎样跟这些人解释,但其实也没有必要和他们做这些无用的解释,对于她来说,这些事情只有她自己懂得就好。

  无视他们的眼神和各种恶意的表情,尽管他们完全展示了顾眠在这群人心中是有多么的渺小和不堪,或许在这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没有把她这个总裁夫人放在眼中。

  当然,这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根本就不认识她,站在最前方的顾眠挺了挺自己修长而纤细的身子,修长的脖颈姣好的西装领的修饰下显得完美无瑕,更好突出了她的优势。

  细腻而光滑的皮肤在楼梯间的反射中闪闪发光,像是那美颜相机中自动形成的ps视角,就算是p图,都十分生动。

  扬起高傲的下巴,挺胸抬头,将自己一身的紧身装凸显的玲珑有致,完美的身材和姣好的面容迅速在电梯间里成为了所有男性和女性的聚焦点。

  可偏偏不巧的是,当电梯在某个楼层时,身后的人蜂拥而至,差点将顾眠挤出了电梯门外,好在她即使稳住了身子,否则,脚踝都要被这双十厘米的细高跟鞋扭断了。

  头发披散着,有些乱码七糟的,身上的衣服也凌乱不堪,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世界灾难一样。

  可不是吗,再次和之前一样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出去的时候,发现其他几个人的眼神果然都变了。

  顾眠只好装作没看见一样,一层,两层,三层,随着楼层向上升的过程当中,她的心跳指数也不断加快。

  奇怪,眼看着电梯都已经过了这么多层了,怎么她身后的这些人还是没有要出去的打算?

  真是一群扫把星,她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本来一个人好好的呆在电梯当中还算自由自在,可是自从这些人来了以后,她不得不注重自己的形象,再怎么说她现在也算得上是公众人物,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的。

  可不得不说,参与的多了,自然也就累了,所有的事情都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而时刻要保持着自己的形象以及举止的优雅,确实是一种很难得的行为。

  如果将这其中养成一种修养和习惯还好,可如果将她这样一个散漫自由惯了的人突然放在这样一个十分端庄公共场合,确实让她有些不太适应。

  她突然开始有些佩服起那些无论什么时刻都保持着良好心态以及华丽外表的明星了。

  说起现在的当红明星,还真是时光变迁,娱乐圈便是一个洗尽铅华的大染缸,一转眼,就算是当初再红的明星也可能烟消云散,变得过气。

  时光在变,这些人也在随着时光在变,他们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就像是当年大红大紫的樊若水此刻早已销声匿迹,退出了人们饭后闲聊的话题当中,哪里还有她的半点身影。

  想想她确实也怪可怜的,不过就是一个痴心妄想的女子罢了,终究还是死在了爱情和名利的道路上。

  虽然那都是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的事了,但是,她现在想起来就是觉得那些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就发生在眼前,还是那样真切,

  那个女孩的脸到现在,连她的轮廓依旧记得十分清晰,就连她脸上明媚的笑容和那无辜的眼神,顾眠现在回想起都觉得清澈了许多,再也不似最开始那般浑浊。

  不禁在心中感叹一句时光过得真快,尽管是脑海中出现的人影是她当初最为憎恶最为厌恶的人,樊若水甚至夺走了她的一切,做出了一些伤害她的事情,那是极其过分,也是极其令人厌恶的。

  可是,现在想想,当初的厌恶之感和当初嫉恶如仇的心情在心中也慢慢淡化了,似乎觉得一切都不是那么重要。

  果然应了一句话,许多事都抵不过时间,时间的轨道还在每个人的心中留下了或深或浅的印记,但是,终究也会有被时光淹没的一天。

  总有一天,你心里最深的伤痕会被渐渐抚平,也会有一天,你心中那最纯真的笑容也会有一天变得视线模糊。

  当电梯再次发出一声明亮的声响时,这才将她从迷迷糊糊的视线当中苏醒过来。

  在所有人诧异的神情当中,顾眠迈着矫健和自信的步伐,婀娜多姿在办公室的方向走去,举手投足之间带有了一丝属于她的魅力和优雅。

  她就像是那好看的风铃一般,甚至脚下的步伐就是那风铃发出的清脆响声,虽然只是再简单不过的踏步声,却还是十分悦耳动听,带着不同寻常的音色,

  她整个人都那发光一样,自带闪光的特效,将所有人的聚焦点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她一个人身上。

  尽管穿着是那样的普通,尽管是那样的低调,但是,这样一身行头以及她那奢华的大牌服饰根本掩盖不了她全身的气场和周身散发出的光芒。

  正能量果然是一种让人自带光环的事情,自信的力量果然是强大的,尽管顾眠的心是那样的渺小,她的身材也是那样的娇小瘦弱,但是,她周身的气场一点也不比一个大男人弱,那明亮和明晃晃的光芒甚至掩盖过了办公室内所有人的气场,她就像是那天空中最闪亮的一颗星,以独特的方式缓缓移动的办公室门前。

  好吧,顾眠加油,深吸一口气,当她再次走到总裁的门前时,心情不再似之前那般紧张了,反而多了一丝平静和安稳。

  就这样,她在所有人有着好奇目光的注视下肆无忌惮的推开了那扇阻隔她视线的大门,双手自然的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若无其事的只身走进门去,还不忘轻轻将门关上,动作熟练的让人看不出一丝端倪,仿佛她才是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有些事,来得快,去得也快,有些感情也是一样,像是前一秒你还对这个人都有着抵触的情绪,但是下一秒,当你再次看到她那张熟悉的脸庞时,就会产生不一样的心情。

  很显然,这不是她发生的变化,而是你的内心发生了变化。

  即使明知道对方不可能因为她的改变而产生任何的转变,但是她还是保有一丝幻想和试试看的心态。

  笑脸相迎,尽量让自己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平和一点,平淡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张小姐,刚刚给你们留了不少时间,这会儿,相比有什么事情你们也该谈完了吧!”

  不要说张绮没有想到顾眠还会再次回来,就连容谦也对顾眠的这个举动十分差异,看不出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眉头不自觉的上扬了一番,手中紧握的笔依旧没有因为顾眠的到来而停下,始终带着不一样的心态,对这个女孩全身上下打量着,想看看她到底玩的什么新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