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正面交锋-隐婚娇妻:老公-
隐婚娇妻:老公

第三百七十章 正面交锋

  没想到在这么短短几天不见的时间里,竟然会对一个人的心态产生极大的变化。

  虽然他知道顾眠是一个生性不争不抢,什么都不愿意说出口的女子,

  但是,在他身边这么多年来,她的性情终究是有了一丝变化。

  看到她在意自己时,他自然是很开心,可是,当他看到她怒气冲冲的走出办公室时,心中是有一丝窃喜,但同样也有一丝担心的。

  窃喜的是,他看的出来,很很在乎自己,但是,担心的是,他知道,她又生气了,又伤心了,又难过了,每每一段如此,他的麻烦又来了。

  顾眠的性子,他可是十分清楚,她就是那种极其不好哄的性格,无论说多少好话都没有半分用处,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他心中早已注定,即使他说破了嘴,也争取不了顾眠的半分同情,如果是运气好时还可以,但如果是运气不好,那么可只有他倒霉的了。

  不过,今天的顾眠和往日里还是不同寻常,身上没有半分狠厉的气息,也没有半分严肃感,虽然脸上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多多少少还带了一丝笑容。

  这是他往日里所不曾见到的,更是往日里从来没有的感觉,这样的感觉,没有了往日的冰冷,倒是平添了一份和蔼可亲,甚至是平缓之色,让他心中不禁缓缓放下了许多情绪。

  不同于容谦脸上十分泰然自若的表情,坐在一旁的张绮就显得十分尴尬,

  断然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中途会回来,更没有想到她会以这样一种姿态出现在她面前,双方的眼神火力交锋持久不下,但张绮却从未见到这样的顾眠。

  那是很凌厉的目光,其中还有着一份华丽的姿色让人不得不注意到她的存在,她身上的光芒难以掩饰,又有些让人移不开眼,十分夺目刺耳。

  不知是她眼花了还是怎样,总之,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是真的有些害怕了,这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也是她从未见到过的感觉。

  放眼世间,能和她相提并论的女人倒还真没有几个,更何况,她张绮本来就不是一个泛泛之辈,更不会和一般的女人相提并论,也不会和她们站在同一水平线上。

  起初,她也没有把顾眠放在眼里,放在心上,甚至认为她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女人,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容谦花费任何一丝一毫的精力在她身上,这样的行为在他眼中是极为愚蠢的,更何况,这个女人还让她感到痛恨。

  女人之间的感情一旦冲上头脑,便会很难受,即使是再聪明的女人,在爱情面前也会栽跟头,包括张琦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

  在面对自己爱的人和讨厌的人面前,她没有办法做到心如止水,更不可能看着这两个人,静静的站在一旁,她自己去当个没事儿人一样的,心平气和坐在那里,

  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她也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更绝对不会允许顾眠再一次挑战她的权威和威信。

  所有的人在她眼中都不足为患,不过都是一个普通的女人罢了,有什么值得她大费周章的,还不是分分钟就能够让她死在自己的手里。

  想到于此,张绮脸上的表情更是得意洋洋了几分,那好看的嘴角勾起一抹不可一世的笑容,像是随时都能够把顾眠压在心底一样。

  在她眼中,爱情是自私的,更何况,根本就没有什么作为卑贱之分,别人拥有的,她也同样能拥有,别人说的,她也能做,别人喜欢的,她也同样没有什么不能喜欢,喜欢了,就要努力去追求,爱了,就要义无反顾,永不放弃。

  她这个人一贯如此,一旦下定决心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好,根本不会中途放弃。

  虽然这样的一个战役是持久战,她在很久以前就做好了迎接这个战役的准备,可是实在没有想到一晃就是这么多年。

  一想到自己一个人有些勇气,一个人而忍受了这么多年的痛苦,和各种折磨甚至是各种空窗期的寂寞,眼下,她更不可能放弃。

  心里越是这样想着,要某种就更加显示出她对容谦的爱意,那样的肆无忌惮,那样的执着,那样的迷恋。

  这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毫不掩饰的爱意,也是她对于容谦毫不掩饰的感觉。

  当然,她从来没有说要掩饰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如此。

  同样,今天便是他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该做一次了结的时刻了,天时地利人和,她能占据可能为数不多,但是,既然上天安排了这么一天,她逃不开又躲不掉,为何不好好利用这次机会给她们一点教训呢?也顺便让她看清一些事实,看清楚究竟谁才是那个能够真正帮到他的女人,谁才会在他的事业上对他有一定的帮助。

  市长家的养女千金又怎样?顾家的千金大小姐又怎样?到头来这两个身份的终究是没在怕的。

  毕竟,所有人都不知道她的身份,而所有人对她的来历也是一无所知,对于这一点,她自己倒是十分自信。

  一直以来,她都不断的在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虽然也没有做到那么刻意,但是最起码,她的身份证就是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她相信,揭露她身份的这一天就快到来了。

  “原来是总裁夫人,真的是好久不见,看来,今日我倒是来得好巧,不过既然来都来了,有些事情是该好好说道说道。”来者不拒,用在此刻也是再合适不过,她喜欢迎接有挑战的事情,更何况是为了爱情。

  “张小姐想说什么?难不成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说清楚吗?都说张小姐口齿伶俐,心思缜密,如此看来,到底都是一些民间传闻,也不足挂齿。”面对张绮的咄咄逼人,顾眠没有半点犹豫,也没有半分疑惑,她镇定自若的犹如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将,完全没将张绮的话放在心上。

  张继并非泛泛之辈,这点,顾眠是知道的,凡是一个商场上的女强人也好,还是一个酒吧老板也罢,更何况她还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女人。

  这三点,对于哪一个男人来说都是致命的吸引力,可就是她的生命和她的种种与正常人不一样的感觉为她增加了许多看点,也成为了这商业圈里一个十分神秘的大咖。

  “还真是奇怪,顾小姐说的这些民间传闻我倒是没有听说过,难不成,是顾小姐道听途说?还是这些都是一些子虚乌有的事?”张绮似是有些大惊小怪的说道。

  “怎么可能是子虚乌有呢?况,且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说谎的人,这点,我在总裁是最有发言权的。”说完话,顾眠间接性的看了容谦一眼,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不理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正在一旁翻阅着手机。

  她很明显的感觉到容谦就是故意的,好啊!既然她想装作不知道,那么,她也就成全他。

  想演戏那还不简单,到底都是影帝影后的角色,看他能够演到什么境地,顾眠一边嘲讽的看了容谦一眼,一边默默的在心里说道。

  “哦,是吗?我倒是不介意别人是怎么说的,我倒是对顾小姐越来越好奇了,像顾小姐这样一等一的大美人,身边定是不缺追求者吧!”张绮故作不知道一般,好奇的问道。

  她迅速将话题扯到追求者这上面来,这点倒是让顾眠有些意外,她只知道这个女人有些手段,却不想还真有外界传闻那般伶牙俐齿,心思也的确够缜密,举一反三的能力到底还是有的,能将原本好好的话题迅速转移到最敏感的话题身上。

  人人都知道,顾眠和容谦的感情一波三折,这期间,经历过不少男男女女,分分合合,大起大落,各种曲折各种波折。

  一路走到现在,他们也实属不易,所以,当张绮再一次提到追求者这个话题时,容谦和顾眠的脸上都分别尴尬了一下,不过却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两人又像是十分默契一般又恢复自己的神态。

  “没什么多不多的,况且,对于我来说,感情这种东西不能强求,两情相悦自然是最好的结局,况且,现在我有了属于我的家庭,便也知足了。”

  一边解释的同时,她的脸上一边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就像是那雨后春笋般的阳光一样,看上去十分温暖,十分让人陶醉。

  既然别人对她不仁,也别怪她不义了,就算是她没有想伤害别人的打算,但是她也容不得别人站在她的头上欺负她。

  况且,语言这种事情是讲究魅力的,有些话说的好听了,会伤到自己,有些话说的难听了会伤害到别人,所以,她不如取一个折中的方式,刚好既不会太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别人。

  眼下看来,不伤害别人,似乎是不大可能,但是,她也顾不了那么多。

  许多事情,一旦做了就是做了,许多话,一旦说出口便没有挽回的余地。

  每个人都不是聋子和瞎子,他们能听到一切,看到一切,自然也能够用心感受到一切。

  所以,无论是你不经意间说了什么,或者是无意识之间做了什么,即使你再小心再谨慎,可它还是会对那个人的身体和两个人的心理产生一定的影响,这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也终究是抹不去的痕迹。